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07章 不秒杀就不错了
  男青年的告饶声还继续的在车内响着,丝毫没有停止过,“姐姐,你不要送我去做监狱啊,我家里的nai (*&女乃*&)nai (*&女乃*&)年纪大了,我也是从小了没了爸MD穷孩子,你就原谅我一次吧,求你了。”
  “就放了这孩子吧,ting *可怜的”“是啊,这么小的年纪,也不懂事,就饶他这一次吧”
  周围的人都参与jin **| lai |*了,她们居然是站在男青年* na *一边的,毕竟车上多的是家庭主妇,她们的心是最慈的,难怪现在都说主妇的钱是最好骗的。刚刚这个男青年就不应该找一个年轻的女人↓手,如果找了这些个说话的人,一定无往不利。
  我有些坏心眼的想着,当然不是说真的支持男青年去偷这些主妇的钱了,只是气她们就算是同情心| fan lan (形容太多了)也要用在该用的di 方,对待一个小偷用的着同情么?
  接↓*| lai |*就kan女人的了,kan她如何整治这个小偷,我有些幸灾乐祸的等着kan好戏。从女人一脸震惊从容的脸上,我早就kanchu **| lai |*她应该是腹中有计策了,不然也不会这么从容不迫,这个女人有点不简单。
  “你叫王小虎,今年十八岁,九岁就跟着外面的混混chu **| lai |*讨生活,在十六岁以前,jin *拘留所二十一次,十八岁前没再失手过,父母双亡,是由nai (*&女乃*&)nai (*&女乃*&)** fu **养长大,可惜nai (*&女乃*&)nai (*&女乃*&)在去年也过世了,这些资料我没说错吧?”女人开始说话了,声音还是* na *么有力从容。
  不仅我心里一惊,连周围的人群都张大了嘴巴,这个女人是在背书吧,这些我可是在* gao *中时候gan 过的事了。自从大学毕业后,我就没再* na *闲工夫背书了,而且记忆也没有* na *么好了。
  kan着女人嘴里滑溜的说chu *这些资料*| lai |*,我真的怀疑她的脑袋是不是机器做的,可以程式化的启动。周围的人群跟我的想法估计是不谋而合,再kan男青年,也是张大了嘴巴,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kan着抓着他的女人。
  “不用太惊讶,你的档案在我脑海里早已经熟记了,还有你的这张脸,我做梦都会时常梦到。”女人难得打趣了一↓男青年,这是什么意思?她一早就认识男青年?可kan着这个小偷此时目瞪口呆的样子,我可不认为他也认识这个女人。
  “你,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他此言一chu *,车上的人都不禁唏嘘起*| lai |*,kan*| lai |*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了。小偷刚刚实施的博取众人同情的戏码落幕了,估计此时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于他了,望着他的眼睛不jin *行秒杀就不错了。
  “我?你不知道我是正常的,不过kan在你虽然窃取但也有点职业道德的份上,我今儿个可以放你一马,但你保证必须绝不再犯。”女人的态度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有点惊讶她的话,什么职业道德?为什么要放他呢?心里的chong *突使我忍不住的走向前,“这位小姐,你既然已经抓住了小偷,就把他扭送公安局或者痛揍一顿得了,为何要轻易的放掉呢?你就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再去偷东西?”
  小偷我是见多了,想想* tui *上* na *个时候挨的疼痛,我可说是对小偷恨之入骨了,所有的小偷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都是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改不了吃屎。所以我这个时候站chu **| lai |*说这些话还是有我的立场的。
  女人kan到有人不赞同她的做法,她抬起头kan了kan我,眼神当然是带点奇怪了,一般人是不会理解我为何这么激动的。
  “王小虎犯案近十年,没有偷过超过四十岁以上人的钱财,你知道是为什么?”她没有再kan我,而是kan着王小虎的眼睛说。
  奇怪的是,王小虎在她的注视↓,居然低↓了头,一脸的不自然。是啊,我刚才也正纳闷呢,他要是偷周围* na *些家庭主妇的钱包,肯定早就到手了,何苦现在还要受这么多人的White(颜色bai )眼呢。
  “因为他有职业道德,有最根本的做人原则。”女人这么严肃的说chu *这些话,我居然忍不住噗哧一声笑chu *声*| lai |*,其实不止我想笑,周围的人群哪个不是带着kan好戏的样子在观战呢。
  但女人可不理周围* na *些人,她kan到我居然当场笑chu *声*| lai |*,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我一眼。我冤拉,又不是我偷她的钱包,她对这个小偷都比对我要好,敢情我最近的mei (鬼末)力真是直线↓降啊。
  “他从小父母双亡,nai (*&女乃*&)nai (*&女乃*&)带大他的,家境贫苦,才走上了这条不归路,这也不能全怪他。他不偷年纪大的人的钱物,是因为他也知道上了岁数的人都比较的辛苦,他很孝顺他nai (*&女乃*&)nai (*&女乃*&)。”
  女人说完居然放掉了一直扣着男青年的手腕,“这↓你明White(颜色bai )了吧?我放一个人是有原因的,虽然一个人曾经犯过错,但不代表他就不会改过自新,我们应该时刻给人自省的机会,否则这个社会只会越*| lai |*越black(hei )暗。”
  女人的话才说完,车上居然响起了一阵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掌声,然后我突然kan到男青年双膝着di ,他不停的对着女人磕头。“快起*| lai |*,你这是做什么。”女人忙蹲↓去扶起了男青年。
  “姐姐,我这次受教了,以后一定不会再去做小偷,我一定好好学门手艺,然后自食其力,姐姐,谢谢你了,对了,我该怎么称呼姐姐呢?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王小虎朝着女人又是一阵鞠躬。
  “谭晓丽,这个是我的名,我也期待你将*| lai |*能有机会感谢我,呵呵。”女人笑着说。还真是毫不谦虚呢,帮人不求谢都不知道,居然这么直接就说了。
  “这就好了嘛,肯改过自新的人我们肯定是要原谅的。”
  “是啊,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心眼ting *好的,这个社会要是多几个这样的人就好了”
  “唉,这个男孩子也怪可怜的,对了你叫小虎吧,阿姨这里有一百元钱,你拿着去buy(中文:gou mai)点东西吃吧。”一个大妈级的女人突然站chu **| lai |*给了王小虎一百元。
  然后周围的人群自动自发的纷纷从自己腰包里掏chu *钱*| lai |*,或十元或五十元,都还ting *大手笔的,至少比打发叫flower (hua )子强多了。王小虎起初还推辞说不要,但周围的人群都太hot(英文:hot,中文:re )情了,几乎是半强迫的把钱塞到了他手里。
  我目瞪口呆的kan着这一切,kan着王小虎有些为难的表情,还有女人一脸的笑意,我突然感觉这好像一场* gao *明的骗局。
  先是女人假装被王小虎偷,之后再抓住他,然后不经意间演chu *一场人间真情的戏码感动了众人,接着让周围的人心甘情愿的从自己腰包里把钱掏chu **| lai |*。
  这可真是最* gao *明的偷窃手法了,即不犯法,还能让众人心悦诚服,获得大家一致的认同。我心里有些为这二人的演戏*真程度而感到佩服,但此时我是不适合站chu **| lai |*拆穿她们的,毕竟我手里没有一点合用的证据啊。
  于是我继续潜伏着,不动深色的观察接↓*| lai |*的戏码,kankan这二人还有何把戏要施展chu **| lai |*。只是在众人都募捐完毕后,王小虎捧着一大叠的人民币,对着众人又是鞠躬又是道谢。
  再之后,汽车停了,王小虎率先走了↓去,女人没有↓车。我想着这个时候离医院还很远,故也没有↓车,继续回原位置坐着,我的视线当然还是盯在这个叫谭晓丽的女人身上了。
  名字俗气,人倒不俗,而且骗人的手段也不俗,估计这两人要么就是老搭档了,要么就是精心策划的这chu *戏码。现在的骗子真是层chu *不穷,特别是每年huo *车站的小孩子特别的多,都是被人训练好了专门骗取人家同情的。
  你说一个小孩子穿的破破烂烂的碰着一个碗过*| lai |*向你讨要,你就算明知是骗局都会给钱的。为啥呢,第一人家太小年纪,你不忍心让小孩子站在面前苦着个脸哀求不休,她们一般收不到钱是不会走人的。
  谁家里没有这么大的孩子呢,所以没有几个能*ying *的气心肠的,即使真有个别的。轰走了小孩子,估计也要受周围人的White(颜色bai )眼兼责怪了。所以现今这个社会骗子当道,不分男女,老幼的,照谭晓丽所说,王小虎还真是有职业道德的骗子了。
  我这个时候其实有点困意了,所以就稍微的打了个瞌睡,我满以为这个女人不会* na *么快↓车的。但当司机叫着站台名的时候,我听到是自己的目的di 到了,赶忙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伊人早已经离去。
  这个时候说不伤心是骗人的,我伤心的是眼kan着一场骗局在面前上演却无力去阻止。气的是自己kan着* na *么多个纯洁善良的人群的钱被他们骗走,却没有chu *声戳破她们的骗局。
  现在人去楼空,我还能怪谁呢?唉,只好有气无力的站起身*| lai |*,↓了车。
  “车到山头疑无路,柳暗flower (hua )明又一村”这句话原*| lai |*真是有道理的,就在我垂头丧气暗自懊恼的↓了车后,奇迹chu *现了。
  我说的奇迹不是别的,正是谭晓丽,虽然我☆ɡao 扌高☆不清楚她chu *现医院的用意是什么,但刚刚才感觉走丢了的人突然就chu *现在自己眼前,所以我心里还是蛮兴奋的。
  正当我打算朝她快步走过去的时候,她的面前却chu *现了一个人影,我有诧异,便停住了脚步,kan*| lai |*人是谁。果然是不chu *我所料,*| lai |*人赫然是王小虎,两人果然碰头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选择在医院这个圣洁的di 方*| lai |*分赃款。
  此刻我心里的怒huo *是肯定的,连按着电话的手都开始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不已,我是有把电话打给丁亮的chong *动了。这两人明显的就是在骗取了众人的同情之后,准备在这里碰头然后开始分得*| lai |*的不义之财。
  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丁亮呢,让他派手↓过*| lai |*捉拿这两个罪犯,思考再三后,我还是没有打通这个电话。其实也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自己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这种感觉也说不上*| lai |*是什么。
  只是在想起印象中* na *张短发贴耳的英ting *的玉面,我就心里一动,都这个时候了,还为美人而折腰,我有些暗骂自己的心ruan (车欠)。不过目前首要的是盯jin 这两个碰头的盗窃份子,这次可不能让她们溜了。
  我悄悄的向前两步,想听清楚她们说些什么,可是因为距离太远,我竖起耳朵也是一句都听不清楚。这个时候我瞄到了正好她们旁边有几辆大货车,就转而绕到了她们Behind(shen hou)的货车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