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06章 不东风月的女人
  茹小mei(女眉)就是一个不懂得欣赏shui *品的女人,怎么就会kan上black(hei )影呢,我还是感到不解得很。
  “对了,你得给我个期限啊,到底什么时候能帮我把这事办成了?我好心中有数。”茹小mei(女眉)kan我独自发呆,她又欺身过*| lai |*问,我真是服了她了。
  “你给我一个周时间吧,我先找到他人再说。”我随便编了个时间,反正一个周以后我一定不在这里了,随便她去折腾吧。
  “* na *好,就一个周的时间,到时候你可不要又给我找借口啊。还有,如果你这件事办成了,我真的会告诉你一个大秘密,是关于你身世的。”茹小mei(女眉)突然又用很奇怪的语气说道。
  身世之谜?这句话我已经不止一次从茹小mei(女眉)的嘴巴里说chu **| lai |*了,只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此刻又提起这个话题。
  我原本以为她之前所说的都是假的,目的只是为了陷害我,让我陪她跳舞而已。所以在我差不多开始忘记这件事的时候,她居然又提起了。
  虽然现在的心情非常的混乱,我压根就不想相信茹小mei(女眉)的这些话,但心里隐隐的还是有一丝期盼。如果茹小mei(女眉)说的是真的,* na *么我的身世的确就有可疑的di 方。
  我是叔伯一手** fu **养大,从*| lai |*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只是听了叔伯的描述,然后加上自己的理解。还有一直放在我房间的父母的照片,因此才对父母的影像有了一点模糊的认知。
  可是从小缺少父爱和母爱的我是多么渴盼能再次见到自己的亲人啊,再享受一回天伦之乐,我心愿已足已。所以我宁愿选择相信茹小mei(女眉)的话,这丫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拿这话*| lai |*要挟我,她绝对是知道点什么的。
  想到这里,我kan着茹小mei(女眉)认真的说,“这次没有骗我?如果我真给你找到了black(hei )影,并且让他*| lai |*见你,你就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茹小mei(女眉)微微一笑,“* na *是自然,凭我的mei (鬼末)力,他还不眼巴巴的赶过*| lai |*么。”
  “你别* gao *兴太早了,black(hei )影可不是一般人,我早跟你说过了,到时候别后悔,哭鼻子的人可不是我。”我不是吓唬茹小mei(女眉),有时候把black(hei )影*急了,估计他辣手摧flower (hua )的可能* xing *都有。
  特别是以茹小mei(女眉)不依不挠的* xing *子,* na *black(hei )影还不得让她给*得发疯啊,别说他* na *个冰人,连我都开始受不了这个女人了。
  “* na *个不用你担心,我自有妙招,到时候,哈哈”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居然发chu *开心的笑声。
  我摇了摇头,兀自一个人往外走去,就让她笑个够吧,这个疯婆子。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一二点了,我也不想回家,家里的人估计都睡↓了吧。然后想到一天都没有去kan奇骏了,不放心他,还是得去医院一趟。
  可就在我赶往医院的途中,我发现了一件有些让人气愤的事情。因为已经是深夜了,所以夜巴上的多半人都已经昏昏yu (谷欠)睡。其实这个时候的人本就不多,所以我们都不用担心安危的问题。
  反正站台到了,司机也会招呼我们↓车,况且每个人都记着自己的↓车时间,还有几个站,所以都放心的在车上打瞌睡。我则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一连窜事情睡不着,所以一直在车上正襟危坐着,保持着清醒的姿态。
  估计这个时候整个车上就我跟司机是清醒的,其他的男男###都有些不清醒了吧。我注意到就在这个时候,前排的一男一女以很奇怪的姿势在交流。
  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女滴睡着了,而男滴突然醒了,然后男滴欺身到女滴上方,以外人的姿势kan过去,当然就是两人在亲hot(英文:hot,中文:re )了。
  但我的huo *眼金睛发现了一个事情,在男滴以外人难以觉察的诡异speed(*su du*)接近女滴的时候,其实他的手也正悄悄的快速的shen jin *了女人的包里。
  这个时候我可不认为男人是在跟他的女朋友寻乐子了,女人的双目jin 闭,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正在跟男朋友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幸福模样。但是,这个时候女人还是没有一点清醒的迹象。
  所以我很快就断定这一定是一起偷窃案,如果她们真的是男女朋友也没必要趁女朋友熟睡的时候偷翻她的包包吧。再说了即使是翻找东西,也不用这幅诡秘的姿态啊。
  这个男人的眼珠还在四处滴溜溜的乱转,就担心自己的小动作被不相gan 的人发现了。但是整车的人都睡的跟在自己家里一样,谁有闲工夫去管这档子事呢,整个车最清醒的就属他,我和司机了。
  司机大叔估计也正急着赶回家躺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被窝里做美梦吧,所以也是一声不吭的兀自开着车。估计他即使kan到了眼前的这幅景象也不爱管这闲事了,我在男青年偷瞄周围的动向的时候,也早就装chu *一副假寐的样子。
  我的目的无非是让这个男青年更大胆的追求自己想要的,只要整车的人都没人关注他的小动作,他↓手就会更大胆明显,到时候抓他一个现行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么。
  所以我此时的心态就跟瓮中捉鳖是一样的,就等着男青年从女滴包里掏chu *一个什么值钱的东西。然后我* gao *喊一声,“捉贼!”这多英雄气概啊,我这辈子还真没做过这样见义勇为的事情。
  也不是我不想做,而是发生在我周围的事情要么都是有人抢着在做了,就是人家压根就不需要我的帮忙。现在的男男###都多厉害啊,被社会锤炼的多精明啊,哪里还有需要别人帮助和*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手的余di 。
  学校的老师都提倡家长应该让自己的孩子早(曰)ri 学会独立,只有早(曰)ri chu **| lai |*见识社会上的各种各样事情,(曰)ri 后才不会弱懦胆小怕事。其实这也是让孩子们提早认识这个世界的一个有利途径了。
  孩子如果只是一味的生活在父母的襁褓中,就永远都会长不到,以后所有事情都要靠家长*| lai |*打点了。我就亲眼见到一个读大学的男孩子,大约都有二十*| lai |*岁了,连吃个shui *煮鸡蛋都要自己的妈妈帮着剥壳。
  这个是我无意之间kan到的,当时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觉得替这个做妈MD不值得。养儿一辈子,到老*| lai |*还要帮着张罗一切,人生还有何意义,这样做,是否也是在间接的残害自己的儿子呢?
  所以在见到这个男青年yu (谷欠)图谋不轨的行为时,我已经↓定了决定这档子事我是管定了。且不说男青年的父母是否还健在,单就老人家养大这么大的孩子也不容易,怎么都不能让他走上犯罪的道路。
  我心里的想法男青年是不知道的,他一门心思的正用在了偷取身边女人的财物上。然后我见到他诡异的一笑,估计是*到了什么值钱的物件了,所以我更加不放松的jin 盯着。
  其实以我的身手和观察能力不去做警察是辜负了这个社会对我的栽培了,以我敏锐的hole(dong )察力,这点小儿科的事情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还有我对男青年的观察,他估计是惯偷了,只是不知道为何到现在还没有蹲大牢。
  因为在我的心里,只要是偷东西的贼,就没有不被抓住的一天,纸包不住huo *说的不也就是这个理么。我嘿嘿一笑,kan*| lai |*马上就要抓住这个贼了。可就在男青年的手从女滴包包里shen chu **| lai |*时,情况有了大转变。
  我其实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事件发生的,但我居然漏掉了一个最最重要的人,她原*| lai |*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
  在男青年的手抓着一个粉Red(* hong *)色的钱包快要缩回去时,我也准备付诸之前的计划大喊捉贼的同时,一个White(颜色bai )皙的手迅速的shen chu **| lai |*抓住了男青年还握着钱包的手。
  我再一kan,这个被偷的女人已经醒*| lai |*,她此刻一脸的盈盈笑意,不仅完全清醒的状态,而且还一脸都不慌张,仿佛一切都了然于xiong 的样子。
  丫的,自己是失算了,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比自己想象的要精明,估计她在男青年↓手的同时就发现了对方的不轨行为。这事要是搭在一般的女人身上,估计都会大喊小叫的,可这个时候光喊是没用的,因为人家不会相信,也没证据可以抓住这个男青年。
  所以女人的一招险棋是走对了,kan着有些恼怒和恐惧表情的男青年,反观一脸微笑表情的女人,这女人长得可真标志啊,我实在找不到其它的语言*| lai |*形容了。
  真的是非常标致耐kan,一头利落的短发有些俏皮的搭在耳边,她的两撇眉mao *十分英ting *的*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两鬓,这是一个巾帼英雄般的人物。如果放在古代,估计又是一个flower (hua )木兰在世。
  kan她刚刚chu *手的动作和果断,我可以断定她从事的职业估计跟警察有点关系。
  “你,你gan 什么?放开我。”男青年其实年纪还小,最多也就是二十chu *头的样子,他开始嚷嚷。其实这个时候最不该嚷嚷的就是他了,因为他手里还抓着从人家包里掏chu **| lai |*的钱包。
  “放开你?你觉得这种可能* xing *大么?”女人漫不经心的说,她的声音如同她人一般,果断有力,清脆悦耳。
  “大姐,算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也是初次犯错,↓次一定不敢了,而且我确实是走投无路了,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nai (*&女乃*&)nai (*&女乃*&)等着我回去照顾呢,你就饶了我一回吧,求你了。”
  男青年眼珠子又是滴溜溜的一转,突然采取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跟女人告饶兼哭求着。这个时候夜巴上的其他客人也被这个状况吵醒了,都睁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呵欠四处张望,不知道在她们睡熟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青年既然是惯偷了,当然撒起谎*| lai |*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我一眼就kanchu *了他的眼神麻木着,虽然语气很*真。但他忽略了眼睛才是人心灵的窗户,他的眼神里可没有半点痛改前非的意思。
  这个事情要是落在我身上,我一定抓住小偷狠狠的揍他一顿,即使不忍心送他去坐监牢,但**折磨一定是少不了的。
  又想起了上次在菜市场遇到的* na *个小偷,不仅骗了我一张Red(* hong *)票,最后还把我的* tui *都打折了。所以现在骗子实在太多,有时候真是分不清真假了,每个人都必须洗亮眼睛kan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