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04章 师父救我!
  其实不奇怪我会这么想,一般人如果经历过死亡边际的就会知道,当你快要死亡的时候,你的脑海里会突然闪现过去很多个片段,即使是一些不相gan 的人和事你都能窜连起*| lai |*。
  这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么?我真的kan到了很多人的影子,还包括了一些久不曾见面的人。冷颜玉?是她,这么久没有见到她了,本以为自己可能都忘记了这个人,只是没有想到在临死前还能想到她的样子。
  可能这个女人在我心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吧,只是我自己不愿去承认而已,这不,临死前的影像不正证明了这个事实么。其实这个时候与其说我要挣扎,不如说我gan 脆在等死了,我已经对生不抱任何希望了。
  但意外的是,我闭上了眼睛等了良久,都没有听到榔头敲到自己头上的声音,而且我的身上也没有一丝的痛楚,不会这么快就直接升天堂了吧。早知道自己做了很多好事,死后是一定能上天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
  “你傻笑什么呢?还想不想活命了?一点防卫措施都没有,真是活回去了。”一个熟悉的女声清脆动听,只是有些冷冷的。
  我立马睁开了眼睛,天,面前居然站着冷颜玉和black(hei )影,还有一个半大小孩,陈子昂?他怎么也*| lai |*了。今天这是什么大(曰)ri 子啊,不该聚在一起的人都聚到一起了,我*了*后脑勺,幸好还安然无恙。
  我知道是冷颜玉救了我的小命了,kan到躺在身边一动不动的男人,就是他准备在背后偷袭我?可是这个人我不认识啊,我朝冷颜玉笑着道谢了,也不跟她计较她chu *言不逊的事情。
  人家可是救了我一命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也不是White(颜色bai )痴,当然知道感恩图报的。谢完了冷颜玉,也没有顾得上kanblack(hei )影一眼,反正他什么时候都是冷冰冰的,不kan也罢。
  我索* xing *蹲了↓去,仔细的研究这个躺在di 上的男人,我跟他无冤无仇,彼此也不认识,他为何要置我于死di 呢。这个问题是我一直想不明White(颜色bai )的,这个人我确实没见过,这一点我非常确定。
  然后我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嘴角边有颗black(hei )色的痣,猛di 想到了今天↓午在茹小mei(女眉)的房间里kan视频上的维修工,* na *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人和一个中年男人。我想到这里,赶jin 站起身*| lai |*,然后注意到陈子昂头上也戴着一顶鸭舌帽。
  我shen chu *手去准备扯↓*| lai |*,没有想到一段时间不见,这个小子的功夫jin *步很大,我一↓扯动作居然扑了个空。虽然一次没有得手,我倒是被他挑起了斗志,于是又欺身过去再次探向他头上的* na *顶帽子。
  “师傅,师傅,快救我,这个人要谋害你徒di 的* xing *命……师傅”陈子昂突然大呼小叫起*| lai |*,眼kan着我就要够到他头上的鸭舌帽了。他此举不仅让我停止了继续捞取的动作,而且连围观的另外两人也不经一惊。
  其实这个时候我是有点惊讶的,因为我没有想过对陈子昂这小子不利,这个小不点真是不懂知恩图报。想当天,如果不是我给他说情,他哪能拜black(hei )影为师呢,现在跟他借个鸭舌帽都不给,真是的。
  我这厢气呼呼的想着,陈子昂还在大呼救命,身子还躲到了他师傅的后面,装的ting *像* na *么回事。冷颜玉则冷冷的kan着这一切,也不作任何动作,只是言冷旁观,并不说话。
  其实我的这一连窜的快速动作在大家kan*| lai |*可能真的成了要夺陈子昂* xing *命的凶手了,我想要的是陈子昂头上的鸭舌帽,但在大家眼里我shen chu *手往他头上探去的动作就成了要杀他了。
  所谓门槛,过去了就是门,没过去就成了槛;所谓怀疑,只要一天没经证实,就永远都是假象。所以我停了↓*| lai |*准备为自己的行为做一次深刻的解释。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black(hei )影朝我chu *手了,虽然我只*| lai |*得及做最后三分之一秒的反应,但也足够我躲过他突然的一击了。kan*| lai |*这段时间不仅陈子昂有所jin *步,我这么东奔西跑的也jin *步了不少啊。
  有些得意的kan着black(hei )影,能够在他手底↓避过一招两招的,我还是ting ** gao *兴的。只是black(hei )影的脸却black(hei )的跟个煤炭似的,他心情估计很不shuang XX大XX,一双眼睛pen( 口贲)huo *似的盯着我kan。
  我被他愤怒的眼神kan的mao *mao *的,再加上还有一个mao *头小子在旁边做着鬼脸,我可不认为black(hei )影真是为了他的徒di chu *面的。
  这老小子,一直就对我跟冷颜玉的事情耿耿于怀,此刻借此机会好不容易可以修理我一顿了,没有想到计谋却没有得逞,他这心里能好过么。其实我也是想给机会让他fa xie 一↓,心里好舒服一点,但此刻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没时间让他fa xie 啊。
  我把求救的眼神kan向冷颜玉,“我只是想借陈子昂头上的帽子用一↓,最多一分钟,我就还给他了。”我的话一说完,冷颜玉立马有了反映,这姑娘对我还真不错,她的眼神冰冷的扫向了black(hei )影。
  这丫的估计从娘胎里chu *生开始就是冷颜玉的应声虫,人家姑娘只不过扫了你一眼,就乖乖的听话,然后对着自己的徒儿大声说,“还不把帽子给他。”
  我虽然很惊喜这样的结局,自己辛苦了半天什么都没捞着,还差点丢了* xing *命,可人家姑娘才一个眼神就有人乖乖的送上*| lai |*了。我真感叹这个世道的不公平,谁说现在男女平等了,我kan就一点都不平等。
  陈子昂见到自己师傅都↓命令了,只好情不甘心不愿的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摘↓*| lai |*然后拉着个小脸给我递过*| lai |*。我心情大好的接过了帽子,然后蹲↓去戴在了这个yu (谷欠)杀我的男人头上。
  完全吻合,他正是* na *个修理木马的有痣男人,我把帽子扯了扯,又往↓遮盖了一点,这↓就更像了。我说当时他gan 嘛老扯帽子呢,敢情是想蒙住自己的大半个脸jin *行不法的勾当啊。
  我心里怒骂了一声,此刻这个男人已经被冷颜玉撂倒了,我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方法,但却希望这个男人能立刻醒过*| lai |*,因为我有很多话要问他。
  “他还活着吧,可以让他醒*| lai |*么,我想问问他。”我朝冷颜玉说道。我的要求她向*| lai |*是不会拒绝的,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只见她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也没kan见她怎么点的,只是凌空* na *么指了两↓,这个男人就豁的睁开了眼睛。
  他第一个kan见的当然是我了,因为我正蹲在他的面前,kan到我后,他的神色明显的慌张起*| lai |*。然后他的手动了一↓,我还以为他是想kankan自己的四肢是否还健全,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black(hei )影的动作更快。
  只见black(hei )鹰一动,躺在di 上的男人的手又ruan (车欠)绵绵的垂了↓去,“真是不自量力,在我面前玩这套,”black(hei )鹰说着还撇了撇嘴,然后扔掉了拿在手里的暗器飞镖,不屑的说。陈子昂在旁边作死的鼓掌,大赞他师傅的武功好。
  我几乎是目瞪口呆的kan着这一切,刚才自己又死里逃生了一回?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可kan着di 上静静躺着的还发着森冷光芒的飞镖,我又不得不信。
  原*| lai |*这个长着一颗痣的男人是有武功的,而且功夫还很* gao *,这就能解释为何我在摄像视频里没有kanchu **| lai |*他有作假的痕迹了。原*| lai |*每一次游乐园的措施chu *现问题都是园内的修理工过去查kan的,而我一直没有想到问题就chu *在这里。
  正所谓(曰)ri 防夜防,家贼难防,怎么都没有想到是他们在作怪,↓午的视频里没有kan到可疑人物的chu *现,我就该有点觉察了。只是自己太大意了,没有想到这些。
  可当时我是kan着这个有痣男人修理* na *个木马的过程,他几乎是一丝不苟的完成了整个步骤啊。而后我还kan到他的手在木马上使力了一↓,可木马却没有丝毫的移动。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借力打力?他已经练到了最* gao *境界了?虽然kan着是用劲去掰木马,可他暗di 里确实以一股power(*li dao*)稳住了木马,然后另一股power(*li dao*)则jin *行了摧毁的动作。
  所以这一切在我们kan*| lai |*他是在试探木马有没有固定好,检查安全* xing *能,但其实他是在毁灭自己刚刚完成的劳动成果。我真是太大意了,几乎被他给骗了,这一次要不是他们三人的到*| lai |*,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心里的疑团揭开后,心情也好了不少,我笑着对black(hei )影说,“你又救了我一次,真是多谢你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我说的都是废话,人家在意的不是我的道谢,他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女人,只要这个女人勾勾小手指,他飞蛾扑huo *也愿意去。
  只可惜我不是这个女人,而且也永远都不可能让他为我这么做,所以我的废话说完后,black(hei )影没有一点表示也是在我情理之中。我又转向冷颜玉,“你们怎么会*| lai |*这里?”
  “还不是为了跟踪他,要不然这大半夜的谁愿意跑chu **| lai |*chui 口欠冷风。”冷颜玉抬眼kan了一↓di 上躺着的男人。此刻他也kan到了冷颜玉,面色惨败,仿若死灰状。
  难道他们认识?我心里一动,如果冷颜玉认识这个男人* na *就一切都好办了,也不难揪chu *幕后的black(hei )手。我当然不会以为这个男人就是主导这一切的阴谋者,他一kan就是一个武艺* gao *强的杀手罢了,一般真正的始作俑者不会* na *么明目张胆chu *现的。
  “你认识这个人?他为什么要杀我?”在问冷颜玉这个问题前,我几次三番的瞟着di 上的* na *个男人,可人家根本不甩我,* gao *傲的很。于是我没辙了,才问起冷颜玉。
  “他是我暗夜组织↓的头领,只是前段时间叛变了组织,独立了chu *去。我还要拿他回去问罪。”冷颜玉kan着我冷冷的说,“至于他为何要刺杀你,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应该跟他这次接的任务有关系。”
  我心里一惊,难道是又有black(hei )社会盯上了我,可我最近循规蹈矩的没有犯什么错啊。更不要说得罪什么人了,到底是谁yu (谷欠)将我置于死di 呢。
  “这样吧,我把他拿回去审问,耗在这里也没什么结果chu **| lai |*,耽误大家的时间而已。更何况秦少的时间一向宝贵,里面还有一个窈窕美女在等着你回去吧。”冷眼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有些恼huo *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