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203章 口shui *可以止血
  “讨厌,人家不是说的这个,你故意的”茹小mei(女眉)笑着骂我,然后kan到我固执的眼神,她突然两眼滴溜溜的一转,我预感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两排贝齿还真的jin jin 的咬着我的一块胳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然后一阵刺痛从我胳膊处传*| lai |*。
  这女人还真咬,是属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吧,我直觉的想挥手打掉她的纠缠,可突然又听到了一阵低低的啜泣,“一会,就一会,让我咬一↓,我要fa xie ……”茹小mei(女眉)又开始哭了,她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nai (*&女乃*&)nai (*&女乃*&)的,你要fa xie gan 嘛咬我的手臂啊,你自己没长两个啊,我没好气的翻了一↓White(颜色bai )眼。虽然不是特别的痛,但我估计已经溢chu *鲜血了,肯定是破皮了,幸好刚才没有shen 过脸去给她咬,破相就更不好了。
  “你真好,我,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茹小mei(女眉)在fa xie 够了后,终于是放开了我的胳膊。我赶jin 抽回*| lai |*kan了一眼,MD,居然真的chu *血了,這一吓咬的还真重啊,是*| lai |*真的了。
  “我给你止血吧,口shui *可以止血的,我妈妈说的。”茹小mei(女眉)又欺身过*| lai |*,我有点害怕她的靠近,直觉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不相信我啊,你kan你都流血了,多可怜啊,*| lai |*吧,让我帮你止血,绝对就不流了。”她可怜兮兮的表情kan向我。拜托,我会流血也是拜你所赐好不好,还这样kan着我,好像被欺负的是她一样。
  可手臂上的血还在往外汩汩的冒,我这个不怕血的男人也禁不住开始有点发颤了。想到或许她真的有好的法子,便shen chu *手去kan她怎么弄。令我惊讶的是,她突然替↓头*| lai |*,shen chu *了小香舌,轻轻的在我的伤口处一↓↓的* tian * 舌忝 *舐着。
  我突然忍不住想呕吐的感觉,kan着自己的鲜血在她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上粘着,然后被她一口吞jin *了肚里。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经历过没有,就跟亲眼kan着一个食***在慢慢的吞噬一个活生生的物体一样的恶心。
  可茹小mei(女眉)却把这个动作做的很精致唯美,她仿佛在欣赏一个美丽的物件* na *么的细心专注。我想抽回手臂,她牢牢的两手拽住了不让我动弹,然后继续* tian * 舌忝 *舐着。
  我索* xing *背过头去不再kan她,闭上了眼睛,开始体会到有一种(su)酉禾(su)酉禾麻麻的感觉传遍body(* quan | shen *),很舒服。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好像**就如潮shui *般袭*| lai |*,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body(* shen | ti *),有些发抖。
  茹小mei(女眉)可能没有感觉到我内心的***澎湃,她还是专注的一↓↓的* tian * 舌忝 *舐着我的伤口。突然我转过头去,就kan到她低xiong 吊带睡衣里什么都没有穿,我这个角度可以一览无余她的美丽壮观波涛汹涌。
  而她的小粉舌还一↓↓的在我的伤口处打转,我禁不住kan的有些心yang (羊羊羊)难耐。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扯住了她的身子往我这边一带,然后重重的堵住了她的香唇。
  她的嘴里还带着一丝的血腥味,这个在我刚才kan着有些恶心的味道,此刻却异常刺激的充斥着我的心田。它仿佛是一丝调剂品,让我的味觉更*(咸心)min gan ,我拼命的在茹小mei(女眉)的嘴里* tiao dou *着。
  她耐不住,开始慢慢的###,我的手穿过她薄薄的睡衣,然后直接攀上了* gao *峰,开始** fu ***rou弄。
  女人的body(* shen | ti *)是shui *做的,很快就融化在我的body(* shen | xia *),任我予取予求。***过后,她躺在我怀里,满足的chuan xi着,“你真木奉(bang),是我见过最木奉(bang)的!”
  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听到这句话当然是有反应的,毕竟哪个男人在事后不想听到这样的夸赞呢。所以我又忍不住的攫住她卖力的表演了一回,爆发后我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昏睡过去。
  记不得多久,醒*| lai |*的时候,茹小mei(女眉)已经在吃晚餐了,我kan到桌子上还有另外一份完好无缺的放着,知道* na *是为我留的。正好这个时候我肚子也咕咕叫起*| lai |*,运动了一↓午,可是滴shui *未jin *呢,便走过去,毫不客气的开始吃起*| lai |*。
  “睡醒了?辛苦你了,只是这里没材料,要不然炖个汤好好慰劳一↓你。”我听着这话,怎么老感觉好像自己是被保养的小White(颜色bai )脸,然后每(曰)ri 乞讨着主人的赏赐呢。
  “几点了?我要回家了。”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她哈哈一笑,然后腆过脸*| lai |*,“还回去作甚,在我这里住↓*| lai |*算了,这里什么都有呢。”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还有未办的事情,不过家里还是必须要打个招呼的,也不知道奇骏在医院怎么样了。* na *小子闹将起*| lai |*可是很难哄住的,想到这里,我打算吃完饭后赶jin 打个电话给小漫问问情况。
  当然我也不会忘了时刻盯住* na *个摄像画面的,这个可是破案的关键呢,如果不chu *意外,今晚应该会有点收获。
  要命的是,又跟茹小mei(女眉)上床了,这层关系是越扯越不清楚了,还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继续缠着自己呢。罢了,等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就收拾了行李到南珠去,想到去南珠这件事,我突然响起*| lai |*一个人。
  我跟茹小mei(女眉)说chu *去打个电话,她听了我的话,微微挑了↓眉头,“为什么不在这里打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让我听见啊?还是跟哪个女人打呢?”
  这个女人太厉害了,谁要是把她娶回了家,估计想三妻四妾* na *是White(颜色bai )(曰)ri 做梦了,在她*视的眼光中我感到无比的郁闷。这还没娶回家呢,虽然我也从*| lai |*没有这个打算,但是她这样摆明了是以我女朋友,不,应该是以我老婆自居了。
  我扫了她一眼,不想搭理她,便独自走到了外面,但我临走前还给她丢了一句话,“别忘了kan着监视画面,或许今晚就有行动了。”
  今晚的天气确实不错,漫天星斗的,月光* rou *和的洒满了di 面,显得特别的宁静又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我先是打了个电话小漫,电话响起后,是杨微的声音。
  “喂,秦,你现在在哪里啊?”杨微的语气有些微的焦急。
  “我在外面有点事情,可能要过两天才能回去,现在奇骏怎么样了?”我当然不能跟她们说我在茹小mei(女眉)这里,要是说了,估计我也不要想回家了。
  “是这样啊,奇骏刚痛的苦恼个不停,小漫在安** fu **他,这个* tui *怎么到晚上就开始痛呢,White(颜色bai )天还没事情。”杨微心疼奇骏。
  “可能是伤口快要愈合了,所以开始yang (羊羊羊)痛吧,如果他哭闹的厉害,就找医生*| lai |*给kankan。小孩子的事情马虎不得,有什么情况还是找医生*| lai |*kan比较放心点。”我这个时候想chong *过去kankan奇骏到底如何了。
  可一想到还没有抓到害奇骏躺在chuang shang 的幕后black(hei )手,我就忍住了,为了后面的小朋友不会受到这个恶魔的伤害,我一定要揪chu *这个black(hei )手。
  “嗯,我知道的,你们也真是的,gan 嘛瞒着我和倩倩啊,还是我主动打电话给小漫她才告诉我的。不过我总感觉奇骏这次摔到不是意外,一般大的游乐场虽然也偶有事故发生,可也没这么离奇的。”杨微细细的跟我说。
  她一定是听了小漫的说话,所以也有点怀疑奇骏的这次摔倒有问题了,我身边的女人可都不是吃素的,让她们顺藤*瓜↓去估计也要*到这个游乐场*| lai |*。
  “嗯,你就别担心了,这个事情我已经请丁亮给我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你放心吧。代我好好照顾奇骏,他如果找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嘱咐了杨微几句,然后收了线。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后,我又想起了徐静,她现在估计也在等我电话吧。本*| lai |*说好是等王敏和丁亮的婚礼已结束我就跟她去南珠工作,可现在这个情况*| lai |*kan目前这两天是走不了。
  于是我又拨通了她的电话,才响了了两↓就被人接起*| lai |*,“喂?你哪位?”电话里传*| lai |*雄厚的男声,幸好我没有先chu *声叫名字,吓死我了。
  我怔了一↓,赶jin 说,“我是徐静的同事,麻烦您叫一↓她听电话。”我这样说,也是因为☆ɡao 扌高☆不清对方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是她老公还是她情夫。像徐静这种**的女人一定有很多男人垂延三尺,关键就kan她接受与否了。
  所以我还算是礼貌的发问,没有想到对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把电话掐断了。握着嘟嘟作响的电话,我确实呆住了,这算怎么回事,我又不是徐静的什么奸夫,对方何必这么动怒还要挂我的电话呢。
  这小子忒没礼貌了,我心里气不过,又拨过去,没有想到手机关机了。敢家压根不愿意搭理我,一句话都没说过,就被人摁断了了电话,更绝的是还关机。
  从*| lai |*没有吃过这么大的(bie)屈,我心里确实是气愤极了,横kan竖kan,自己也不是* na *种wei suo专门打sao (马蚤)扰电话的主啊。今天被人挂断了电话,确实是不shuang XX大XX啊,我只差没对着天空大声呼唤了。
  于是我的郁闷之情一时涌上了心头,然后不想这个样子被一直盯着摄像画面的茹小mei(女眉)kan到。我往前走了几步,盯了一个↓午的摄像画面了,我当然知道哪里有摄像头,哪里在控制范围之外。
  我走到了一个角落里蹲↓,这里是摄像头找不到的范围,茹小mei(女眉)就是想盯着我估计也没折了,想到她愤怒的表情,我心里总算是平衡了一点。
  人就是很奇怪的生物,当自己快乐时希望有个人在身边分享,当自己难过时,也不希望kan到别人独个快乐。我点燃了一根烟,其实我只有在心情不是很好的时候才会抽烟,这个是用*| lai |*解闷的。
  我不会上瘾,只是偶尔会想起罢了,跟一般的瘾君子不一样,他们是以此为生,我只是过把瘾。虽然抽烟不犯法,不过抽烟还是污染空气的,所以我这个时候抽烟是正确的,因为身边没有一个人。
  只是我想错了,在我的Behind(shen hou)有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近,但我太专注于自己的思绪了,所以没有kan见。直到对方举起了一个很大的榔头朝我锤过*| lai |*,我因为感觉到一股劲风袭*| lai |*,才想起要回避。
  只是此时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就到我头顶的榔头,这一↓敲↓*| lai |*,我不脑浆迸裂也要成植物人昏死过去一辈子了。我从对方的眼睛里仿佛kan到了自己不久的将*| lai |*躺在病chuang shang 拉屎拉尿都要人服侍的悲惨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