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99章 新的玩伴
  奇骏kan的* gao *兴的叫唤起*| lai |*,“是给我的?爷爷,我早就想要这个机器猫了,你怎么知道的啊。”这小(jia huo )对机器人和机器猫都感兴趣,他身边谁不知道啊。
  “这个是秘密不告诉奇骏,*| lai |*,跟爷爷一起玩好么?”王市长把机器猫放在了奇骏的病chuang shang ,然后开动了机关,这个机器猫居然喵喵的叫起*| lai |*,然后还shen 个懒腰,做体操。
  “真好玩,爷爷,真好玩……”奇骏果然是爱不释手,他眨巴着大眼睛kan的津津有味。
  “呵呵,好玩是吧,* na *以后爷爷每天和机器猫一起陪着奇骏,这样奇骏就不孤单了,你说好么?”王市长笑眯了眼,这哪里kan的chu *是在办公室叱咤风云的人物啊,跟一个平常家庭的老头子差不多。
  “好啊,好啊,有王爷爷陪着,奇骏一定会恢复的很快的,到时候就能chu *去外面跑步上学了,爷爷,你答应了奇骏的,一定要每天*| lai |*哦。”奇骏shen chu *小手指头跟王市长拉钩。
  “你这孩子,爷爷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哪里有时间天天陪你玩啊,真是没礼貌哦。”小漫在一边笑着说奇骏。
  “没事,没事,陪奇骏就是我最大的事情了,是不是,奇骏?”王市长乐呵呵的说。
  安享天伦之乐其实是每个老人的心愿,老*| lai |*得子说的也是这个道理,没有一个老人会不喜欢小孩子的。只是我感觉王市长对奇骏的关爱已经超乎了平常老人对待小孩子的* na *种疼爱之情,仿佛要跟多更深刻点,但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上*| lai |*。
  王市长走后,奇骏还闹了一通不小的脾气,他老追问我们,“王爷爷为什么要走啊,他说过陪奇骏玩的,说话不算话。”奇骏撅起了小嘴,不* gao *兴的说。
  有时候小孩子的脾气是*| lai |*得快也走的快,这不,等我们还在为怎么哄他烦恼的时候,他已经找到新的玩伴了。
  这个时候推jin **| lai |*一个小病床,躺着一个小女孩子,kan起*| lai |*也是刚动过手术的样子,比起奇骏*| lai |*,她的起色明显更差。我kan着她苍White(颜色bai )的脸,也是忍不住一阵心疼,这个可怜的孩子。
  跟着病床一起jin **| lai |*的是一个中年妇女,kan起*| lai |*像是女孩子的妈妈。只是这个妇女穿的很朴素,而且有点灰White(颜色bai )的头发,kan起*| lai |*又好象是小女孩的nai (*&女乃*&)nai (*&女乃*&)。
  小女孩被医生放到了病chuang shang ,她还昏迷不醒着,所以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毫无知觉,只有美丽的小脸上流漏chu *一脸的痛苦。我的心禁不住揪痛起*| lai |*,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受这样的罪。
  然后我听到医生跟中年妇女嘱咐了几句话,“病人刚做过手术,一定要注意多休息,还有情绪不能再激动了,像刚才的情形你都kan到了,要特别注意这一点。”
  妇女捋了一↓额角的头发,显得憔悴的脸上有些木然的神情,我注意到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隐忍的表情。但终究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最终点头认可了医生的话,虽然对于她的表情我感到惊讶,不过鉴于大家都是初次见面,也就没多问。
  “爸爸,这个姐姐多可怜啊,奇骏都比她好多了,有爸爸妈妈陪着,可小姐姐的爸爸妈妈呢?”奇骏抬起头kan着我,又指了指小女孩的位置。
  “她有妈妈陪着啊,和奇骏一样都有妈妈。”小漫笑着** fu ***了一↓奇骏的头,轻轻的说。
  “不对,奇骏的妈妈是漂亮的,可小姐姐身边的阿姨都可以做我nai (*&女乃*&)nai (*&女乃*&)了哦,怎么会是她妈妈呢?”奇骏迷惑的搔了搔头说。
  “奇骏,不能这么没礼貌,你跟小姐姐都还不认识,虽然同情她是可以的,但不能问太多哦。特别是人家的家务事,我们不知道的就不要乱说话哦,知道了么?”我赶jin 对奇骏说。
  在奇骏说了* shang * mian *的* na *句话后,对面病床的中年妇女突然抬起头chong *我们的方向尖锐的瞥了一眼。我心里一惊,赶忙对奇骏说了以上的话,就当是代表孩子给她赔罪了。
  毕竟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没必要因为口舌之争而惹仇怨,再说我一向也不是喜欢惹事的人。奇骏听了我的话,感觉到我的不悦,便也不再说什么了。中年妇女终究还是没有发问,不知道是不是她休养太好的关系。
  不过我隐隐的觉得她跟小女孩之间远不是我们想的母女或者其它关系,因为是有特殊的别的联系,只是我也不想过多的去猜测了。不过奇骏倒是老实了一会,他可能是kan到同病房有跟他一样可怜的小朋友吧,所以不忍心吵醒人家睡觉。
  奇骏呆在病chuang shang 乖乖的kan小人书,这个小(jia huo )除了*着他的机器猫就是kan小人书了,虽然不认识什么字,但图画还是能理解的。
  我趁着奇骏自己呆在病chuang shang 的功夫,跟小漫说了一声要chu *去有点事,尽快就回*| lai |*。我是想自己再去一趟* na *个游乐园,毕竟我还是对里面的状况充满了怀疑,也不是对丁亮的办事能力不放心,只是有些东西必须自己亲身经历了才会更放心。
  等我再次*| lai |*到游乐园的时候,已经是↓午五点多了,这个时候游乐园已经没有多少↓朋友在玩耍了,所以显得有些寂寞萧条。我装作漫不经心的走了jin *去,先是随处kan了kan,然后才慢慢转到奇骏摔到的* na *个旋转木马的位置。
  这个时候木马已经被重新固定好,kan起*| lai |*跟刚开始一样的好端端的,但我心里的这根刺却久久的不能***。一想到是这个木马害的奇骏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chuang shang 不能动弹,我就一阵冒huo *。
  心里有点冒huo *的同时,我搭在木马上的手就qing bu zi jin 的用了点力,只不过稍微使了点劲,突然发现木马就这么随着我的power(*li dao*)开始往外移动。我一惊,这不是刚修好了的么?怎么还是这么不堪一击?如果换做了别的小孩子坐上去* na *又会如何?
  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想到又有小孩子会跟奇骏一样摔倒在di ,我就不能忍受。于是我索* xing *用力一拔,就把木马拔离了它原*| lai |*的位置,然后ruan (车欠)pa(足八)pa(足八)的掉在了di 上。
  其实我真的没有费chui 口欠灰之力,虽说我的power(*li dao*)比平常的男人都大了* na *么一点,但是这个木马也太不堪一击了。我现在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就是想这个游乐场有事,希望能爆chu *更大的事件。
  今天奇骏摔到这个事情,我是没有向警局报案的,只是si 禾厶底↓叫丁亮帮我跟查,其实刚开始我只是猜测,并不敢肯定。所以才让丁亮不要声张,后*| lai |*是丁亮告诉了我关于茹小mei(女眉)是这个游乐场的幕后老板的事情,所以我有所顾忌了。
  跟茹小mei(女眉)并没有多大的交情,但跟茹钟娟的***,还有王市长的面子,我想到这些就没有马上付诸行动了。但现在kan*| lai |*,今天上午的事情没有被曝光,所以这个幕后的black(hei )手不死心,想利用木马事件*| lai |*发动更大的轰动。
  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幕后black(hei )手是绝对的对游乐园不利的,制造这么多的事件就是为了kan这游乐园垮台。亦或者这个人本*| lai |*就是游乐园的一份子,一直阴谋潜伏着,等待时机爆发。
  我这么肯定的原因肯定是有的,刚发生过意外事故的游乐场,本应该是戒备森严。而且对于刚发生过事故的游乐措施,肯定是检测再检查,以求放心的,可事实相反的是,这个木马刚刚被我轻而易举的推倒了。
  即使茹小mei(女眉)再不不务正业,多么不想经营这家游乐场了,也不会拿自己的声誉甚至生命*| lai |*赌吧。这一起事故要是再发生的话,我相信别的人就不会有我这么好说话了,到时候关掉游乐场是事小,说不定茹小mei(女眉)这个负责人都要坐牢。
  我不认为茹小mei(女眉)蠢到如此的di 步,或者说她有恃无恐到这个程度,即使王市长知道了也不会包庇她了。所以我就几乎肯定的认为这个幕后black(hei )手一定是对游乐园不利的,就希望kan着一幕幕惨剧发生,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至于这个幕后black(hei )手究竟是谁,他还会有怎么样的阴谋,我就不得而知了,其实这些都是茹小mei(女眉)该担心的问题了。我正准备转身掉头而走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
  “*| lai |*了?怎么不jin **| lai |*坐坐?”我掉头四处kan了kan,没有发现周围有熟悉的人。不过这个声音我倒是非常熟悉的,不正是茹小mei(女眉)本人么?
  “怎么了?你知道我在哪里?”我其实不意外她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估计王市长也会跟她说奇骏的事情,即使王市长不说,王敏也会告诉她的,毕竟她们是表亲不是么。
  “你说呢?我要是不知道你在哪里,怎么请你jin **| lai |*坐呢?”茹小mei(女眉)的声音mei(女眉)到了骨子里,她* rou *情似shui *的说。
  我现在奇怪的是她怎么知道我在哪里,还让我jin *去坐坐?莫非,她也在游乐场?如果jin *去坐坐,当然是直接chong *游乐场老板的办公室去了,我想到这里,禁不住冷笑了一↓,正好我想找她算一笔帐。
  于是我不再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抓住一个游乐园的员工问了一句,“你们老板在哪?”对方本*| lai |*是不愿搭理我的,可是kan我抓着他衣领的架势,还有我气势汹汹的表情,就ruan (车欠)不垃圾了。
  他不仅明确的指明了董事长的办公室位置,还好心的提醒我董事长今天心情不好,要我不要轻易招惹她。呸,我暗啐了一口,现在心情不好的是老子,不找她麻烦算是轻的了,就kan她能拿我怎么的。
  于是我抬头昂首ting *xiong 的往前走去,然后几个转弯,就kan到了董事长的挂牌办公室。我毫不犹豫的敲开了门,只是里面的情景让我为之一振。
  现在才明White(颜色bai )断指* rou *的真正今口 han 意,如果说一个男人怒气chong *chong *的去找一个女人问罪,而这个女人又不想正面跟这个男人chong *突,* na *么该怎么办呢?最好的办法就是学现在茹小mei(女眉)所表现的。
  门其实没有上锁,随着一声jiao (女乔)脆的“请jin *”,我很自然的推开门jin *去了,却kan到茹小mei(女眉)纸着一条吊带睡裙睡眼惺忪的坐在沙发上。她的两条* tui *交叉着,我甚至能隐隐的kan到她大* tui *根部的black(hei )色xing *gan *小内ku 。
  说不激动是假的,只是这个时候我更愤怒,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无视我到了这个di 步。我满以为她会正襟危坐的等着我*| lai |*兴师问罪,或者诚惶诚恐的向我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