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98章 伤了你的人我不放过
  我的这点心愿估计上天还是眷恋的,没过一会,这次可比上次的时间要短多了。医生推着奇骏的小病床chu **| lai |*了,小漫一个箭步扑了过去,然后急急的kan着奇骏。
  刚做完手术的奇骏脸色苍White(颜色bai )没有意思血色,他的眼睛微微张开kan向我们,“妈妈,不哭,奇骏不痛,奇骏很勇敢哦,都没有哭一↓,妈妈也不可以哭的,妈妈要比奇骏更勇担。”
  我可怜又可爱的孩子居然shen chu *了小手,他刚做完手术体力都没有恢复,只是抬起了手勉强的shen 到小漫面前然后帮她拭去泪shui *。只是这个时候,小漫已经忍不住了,大颗的泪shui *往↓掉,滴落在奇骏的病chuang shang 。
  “我苦命的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啊,”小漫痛哭失声。
  奇骏无奈的kan向我,“爸爸,你都不劝妈妈一↓,奇骏……奇骏好困啊,叫妈妈不要哭了,奇骏要休息了。”我kan到奇骏半睁半闭的眼睛,知道他刚麻醉醒*| lai |*的时候是最虚弱的。
  连忙扶起了小漫,让医生得以顺利的推着奇骏的病床朝病房走去,小漫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追赶着,我也陪在身边。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起,我连忙走到了一边,接起了电话。
  是丁亮打*| lai |*的,莫不是有什么消息了?我赶忙接起*| lai |*。
  “查到了,你猜的一点都没有错,我们赶过去的时候,* na *个游乐场已然有维修人员在* na *边维修了,我了解了一↓,这些维修工都是游乐场的工作人员,他们倒是实话实说了,说是游乐场的旋转装置chu *了点问题,还说前几次也发现这种现象了。”
  “前几次?也就是说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奸商只顾自己赚钱而不顾及别人的生命安全?让这些无辜的孩子当paohuo *?”我huo *冒三丈,恨不得chong *过去撕了* na *个游乐场的负责人。
  “是的,这个游乐场的幕后老板你绝对想不到,其实这个游乐场也是人家开*| lai |*玩玩的,根本没有用心在弄。你说老板都不用心,更何况是手↓工作的人呢,所以这次意外就这么酿成了,只是苦了奇骏这孩子了。”丁亮叹息了一声。
  “我管他是谁,反正伤了奇骏的人我一定不放过,你快告诉我,是哪个王八羔子?”我气的想把手机都摔了。
  “这个人你认识的,而且你们的交情还匪浅,不过我劝你,还是先不要chong *动,这里面关系网牵扯很大啊。”丁亮又是叹息了一声。
  “什么人我不能动?就是省长我也不怕,他犯法就应该承担后果,这个是一定逃不过的。快告诉我是谁,不然连你一起揍了。”我气丁亮这么卖关子,他平时不是这样的,遇到这样事情,一早就帮我先chu *气了,不会在这里墨迹。
  “茹小mei(女眉)!”丁亮踌躇了半响,终于是吐chu *了一个人名。
  “她?是她没错?”我也有点震惊了,真没有想到居然是她,这个女人怎么到处阴魂不散的,我到哪就跟到哪。现在连我的儿子都*| lai |*加害,她是不是存心的?
  我心里对茹小mei(女眉)的怨恨是分秒必争着,这种情绪是打心眼里涌chu **| lai |*的,连我自己都☆ɡao 扌高☆不清究竟会膨zhang (**月长**)到何种di 步。
  “她不是弄了个美容院么?怎么又☆ɡao 扌高☆游乐场去了?她们家钱多的没di 放啊?给她这么折腾?她还是人么?”我对着丁亮在电话这头一通怒吼。
  其实我也不想拿丁亮chu *气的,只是茹小mei(女眉)的做法太让我生气了,所以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这个,其实她家的钱真的是ting *多的,听敏敏说她姑丈好像是做房di 产的,发了一批横财,后*| lai |*因为body(* shen | ti *)有病就chu *世了,她和她姐姐从小就相依为命,她姐很宠她,所以* xing *格就特别的骄纵些。”丁亮迟疑了一↓,还是给我回复了。
  “对不起,我刚不该对你发脾气,只是这个女人就算家里再有钱,也不能这么不负责任啊,毕竟是游乐场供小朋友们玩耍的,这要真闹chu *人命案了,她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我心有戚戚然的说。
  现在奇骏还躺在病房里昏迷着,他惨败的小脸又在我脑海里闪现,我忍不住狠狠的道,“就算她是天皇老子,我这次也不buy(中文:gou mai)账,一定要告倒她。heng(哼哈二将)。”
  “其实我也支持你的决定,只是敏敏刚跟我打电话了,还说她爸爸也就是我岳父大人都知道这个事情了。说不定过会就去医院探望奇骏了,这个茹小mei(女眉)是王敏亲姑姑的女儿,你说,这个我岳父他老人家能袖手旁观么?”
  丁亮给我分析道,其实我也知道要扳倒茹小mei(女眉)这颗万恶的炸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真像丁亮说的,她是王市长的亲侄女,* na *我拿什么去跟她抗争。且不说王市长一直对我有恩,我不能恩将仇报,如果万一他跟我求情的话。
  再者,人家毕竟是亲戚,我一个不相gan 的外人在这凑什么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呢,也讨不到任何好的,这一点我是深知肚明。而且我kan多了官场的black(hei )暗内幕,即使再清廉的官吏也会有罔顾法律而选择人情的时候。
  我有些泄气的低↓了头,“喂,你这小子不会是真的别我的话打击了吧,其实我也是随便说说。奇骏是你的儿子,你为他讨回个公道也是应该的,不试试怎么知道会不会成功呢,或许正义真的是站在我们这一边也说不定。”
  丁亮的声音从电话* na *端传过*| lai |*安慰我,我此时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如果事情调查清楚了,确实跟茹小mei(女眉)没有直接的关系,* na *么我是不会对她采取什么过激的行为的。
  但万一查清楚了确实是跟她有直接的牵扯,我也不会放过她。现在纸kan丁亮* na *便jin *一步落实了,我把自己的想法跟丁亮说清楚了,他听了,“你这样想是对的,希望这件事跟她没有什么大关联了,不然我夹在中间也不好做人了。”
  其实如果找丁亮所说茹小mei(女眉)只是* na *里的负责人,但又不是直接负责人,也不直接负责这个工程项目,如果chu *了问题,确实是怪罪不到她头上的。一个老板管理* na *么多的员工,↓属企业chu *了事情,老板当然是第一时间承担起全部责任。
  但我却认为,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有的时候一些障碍法会蒙蔽了眼睛,做chu *一些不明智的决定*| lai |*。所以,即使再精明的人也会有犯糊涂的时候,这就是所谓的大智若愚了。
  丁亮承诺我尽快给我办好这个事情,我是不能离开医院的,奇骏和小漫都需要我在她们身边陪着他们,所以我不能离开。我在病房外抽了根烟,然后准备jin *房间里去kankan奇骏怎么样了。
  这孩子从小到大都很少生病,我还一直夸他是个勇士,他不怕打针* chi yao *,也没机会接触这些药物。可现在,却因为一个意外的事故,还是在我和小漫面前眼睁睁的发生了。
  我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准备近病房里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我,“天穷,奇骏怎么样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像父亲一样慈祥和蔼的老人,只是这个时候kan到他我却觉得异常的讽刺和激动。
  “你*| lai |*了?”我稍微应了一声,然后停住了转身的脚步,我是没打算让他jin *去kan奇骏的。虽然说一报还一报,可是我做不到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人,毕竟里面躺着的是我还* na *么弱小的儿子。
  “对不起,我*| lai |*晚了,奇骏手术结束了么?他怎么样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他会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chu *现在我身边帮助我,曾多少次都帮我渡过了难关。
  王市长心急如*的神情我是kan在眼里的,只是因为对茹小mei(女眉)的怨恨我牵连到了他身上,所以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他这么深沉的关切。
  “他还好,谢谢你的关心,没什么事,我先jin *去了。”我冷冷的说完,准备抬步就走。
  “等一↓,”王市长chu *声阻止了我,然后抬起手,他的手上提着一个保温瓶,“这个是你伯母给奇骏熬的排骨汤,呆会等奇骏想吃东西了,给他吃吧,这个是你伯母的一番心意,希望你接受。”
  我kan着眼前的精致保温瓶,还有提着保温瓶的大手,禁不住内心一阵的酸楚。其实我心里何尝愿意恨她们,他们都是如同我父母一般的老人啊,她们对奇骏的爱护是发自内心的。
  小时候幸福很简单,长大了简单很幸福,小时候lang漫很奢侈,长大了奢侈很lang漫。我们一直追求的幸福不就是能让自己活的好点,结交多点之心的朋友,跟自己家人相处融洽?
  但是渐渐长大后,才发现每个人都在勾心斗角,即使再亲如姐妹的人都会有反目成仇的一天。所以我们的心门渐渐的封闭不再随意朝外人打开,我现在何尝又不是在钻牛角尖呢?
  其实恩怨应该分明才是大丈夫的作为,现在王市长并没有过问这件事,而是单纯的过*| lai |*kan奇骏,王伯母还煲好了汤,可我却居然于千里之外,我内心里有一阵惭愧。
  “王伯伯,谢谢你。”我真诚的向他道谢,同时心里也想通了,茹小mei(女眉)是她,王伯伯跟她无关,我不应该把两个不相gan 的人牵扯在一起,这样对王伯伯不公平。
  而且对奇骏也不公平,他肯定是乐意见到他的王爷爷的,于是我朝王市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jin *去kankan奇骏吧?他估计也想您了。”
  “嗯,一起jin *去,”王市长kan到我态度转变了,心里也* gao *兴,本*| lai |*有些担忧的神情刹时间也轻松多了。
  “王爷爷,你*| lai |*kan奇骏了?”奇骏kan到推门jin **| lai |*的王市长,* gao *兴的就想从chuang shang 爬起*| lai |*,然后用金牌动作扑过去。小漫赶jin 按住了他的小body(* shen | ti *),笑着说道,“”奇骏,你刚做完手术,还不能乱动,医生的话都不听了?
  “王伯伯,过*| lai |*坐,您kan工作这么忙,怎么也麻烦您过*| lai |*了?”小漫又笑着对王市长说。她还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所以见到王市长*| lai |*了,很* gao *兴的招呼道。
  “*| lai |*,让爷爷kankan小奇骏伤势如何了,还不错嘛,恢复的不错,就说小奇骏这么好的body(* shen | ti *)一定会没事的,你kan爷爷给你带了什么过*| lai |*了?”王爷爷突然从口袋里掏chu *了一个小型的机器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