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97章 玩旋转木马
  小漫当然不能理解我的苦心,虽然她曾经也是一个现代都市女* xing *,但就这个问题上*| lai |*说,她还是比我要逊色了。不过我也从不跟她争辩,做父母的都有自己教育小孩的一套,每个父母的教育方式都不一样,这个不能要求她们都一致。
  “爸爸,你就要走了,是不是很多知心话跟妈妈说啊?奇骏不听了,我回房里堆木偶去。”奇骏突然站起*| lai |*kan着我们说,大大的眼睛很可爱的眨巴着,仿佛kan透了我们的内心一样。
  这样的孩子,呵呵,我摇了摇头,跟小漫相视一笑。平(曰)ri 里都没有见他这么乖过,这一回不知道是怎么了,不过也幸好奇骏的主动离开,然后其他二个女人都不在,确实是我跟小漫难得的温馨时光了。
  “秦,你这一去要多久啊,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想你的。”小漫偎依在我怀里轻轻的说。我的心忍不住一阵疼惜,其实我何尝舍得她们呢,只是这条路是我的必经之路,如果要想从头*| lai |*过,这样的方式是最好不过了。
  可以说去南珠是我创业的一条捷径,我当然不会放弃的,只是要离开这些可爱的女人这么久,我还是很舍不得。“乖,我一忙完* na *边,得空就过*| lai |*kan你们,以后等发展稳定了,还把你们都接过去,好么?”
  我只有尽量安慰这个爱我至深的女人了,身边女人* na *么多,只有她给我生了一个儿子,当然我也格外的疼惜她。小漫听了我的话,忍不住甜蜜的笑了,我kan着她美丽的面容,忍不住深深的低↓了头。
  早晨的阳光特别的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懒懒的洒在我们的身上,好似万道光芒照样着一切。这一天注定是忙碌的,陪着奇骏去游乐园玩了一个上午,这个小(jia huo )自从kan过狮子以后,就一直对它恋恋不舍,每隔一段时间都要*| lai |*kan一次。
  这次我们去的就是我撮合了张一顺和全莉的* na *个游乐园,虽说是新建的,可是一应设施还是俱全。很多好玩的道具甚至是以前的游乐园都没有过的,奇骏一时兴起,吵着嚷着要去坐旋转木马。
  其实这个木马的游戏我们是从不同意让奇骏去玩的,因为这个孩子从小就有点贫血。其实我们也带他去医院kan过医生,医生只说要注意营养均衡,这么小的孩子也不建议特别的补血,担心承受不了。
  所以我和小漫一般都会在平(曰)ri 里的饮食中多buy(中文:gou mai)一些补血的材料吃,长此以往,倒也没发现奇骏有什么body(* shen | ti *)上的不良状况。只是在一次玩旋转木马时,我们发现他的脸色苍White(颜色bai ),而且↓*| lai |*后,站都站不稳。
  后*| lai |*针对这个情况我们有请示过医生,医生说是贫血造成的,只要注意多休息,不要做旋转或转圈的运动就好了。听了医生的话,我们也没有作过多的担心了,所以从* na *以后我们就不让奇骏玩旋转木马这样的游戏了。
  只是这次奇骏的态度比较坚决,他死缠着我们要玩* na *个木马,都怪这些个木马跟别的游乐园的不一样,五颜六色的像七彩彩虹,特别的漂亮显眼。尤其是在旋转的时候,我们只能kan到一道道彩光经过,真是美极了。
  奇骏会心动也是情有可原的,我们拗不过他,想到都这么久他都没有chu *现头晕的现象了,应该没有多大事情。于是我和小漫商量了一↓,就同意了让奇骏去玩。
  也可能是我们太宠爱奇骏了,不忍心kan到他失望的表情,从而忽略了小孩子的body(* shen | ti *)所能承受的范围。所以当奇骏从木马上摔↓*| lai |*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
  本*| lai |*小漫是要陪着奇骏一起坐木马的,但奇骏死活不让,他kan到别的小朋友都是自己一个人坐,所以他也要独立独行。
  奇骏从木马上摔↓*| lai |*的* na *一刻,我们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眼前爆炸了一般。我们的头都开始晕眩起*| lai |*,然后我一个箭步chong *个上去,扑到奇骏身边,慌忙抱起了他。
  “奇骏?儿子你怎么了?奇骏……”kan着怀中儿子惨White(颜色bai )的小脸,我慌得急忙叫起*| lai |*。可是奇骏jin 闭的双目只有睫mao *微微的颤动,其它没有一点回应。
  “奇骏,奇骏怎么了?”小漫连忙扑了过*| lai |*,她跑到我身边hands(*yong * shou *)去*奇骏的脸,吓得声音都发抖了。我当机立断,抱起了奇骏就往外chong *,只是在我转身之际,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不过此刻的我已经*| lai |*不及思考了,因为目前最jin 迫的情况就是奇骏的生命已经危在旦夕,其它都不重要了。我和小漫打了的士车赶到最近的一个医院,kan着医生抬着担架过*| lai |*把奇骏放了上去,然后推jin *了手术室。
  我和小漫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跟着jin *去,在手术室的门边医生挡住了我们,“请你们谅解一↓,这里是手术重di ,不要打扰医生做手术。”
  我赶忙拉住了小漫就要甩开医生的手,然后把她揽到了怀里,“我们不要急,奇骏会没事的,他一定吉人天相,会没事的,放心吧。”我几乎是在喃喃自语了,因为连我自己都没有把我奇骏会不会醒过*| lai |*。
  小漫在我怀里轻轻的啜泣着,她的脸上挂满了泪shui *,眼睛里也满是凄楚的神色。“秦,怎么办?奇骏没有呼xi 口及了?怎么办?如果奇骏有不测,我也不想活了。”小漫说着又痛苦chu *声。
  我的心又何尝不是揪痛着,都怪自己不该纵容奇骏的小玩心,如果不让奇骏上* na *辆木马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只是这个时候再责怪我们的过失,已经为时已晚了。
  “秦,如果我们不让奇骏坐木马该多好啊,如果他不上去,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如果……”小漫又在喃喃自语。我连忙*了*她的头发,安** fu **她,“不要担心了,会没事的,奇骏这么可爱,上天不会忍心从身边夺走他的。”
  这个时候我脑海里突然闪现了刚才的一幕,* na *个已经tuo *离了原本位置的木马,木马的身子有些微微的倾斜,就是在奇骏摔↓*| lai |*的时候chu *现这个状况的。
  奇骏这么小的身子,即使真的摔↓*| lai |*也不会让木马偏离原本的位置,他没有这么大的拉力。而在他摔↓*| lai |*后,我背着奇骏转身离开的刹* na *,眼角余光kan到确实是木马已经斜斜的挂在了轨道上。
  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在一个正规的游乐园chu *现才对,所以我心里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游乐园的保全措施做的不够多位,所以才引起了奇骏摔↓*| lai |*的事故。奇骏肯定不是自己摔↓*| lai |*的,应该是木马的某个固定位置松懈了,才引起了奇骏的摔倒。
  只是现在我苦于没有证据,而且又担心奇骏的安危,所以没有心情去追究这件事情,更何况小漫现在在我怀里哭的痛不yu (谷欠)生的样子,我也不好离开。可我也不甘心就这样放过这个肇事主,于是打了个电话给丁亮。
  我打电话的时候是放开了小漫到一边去打的,这个事情不适合让小漫参与jin **| lai |*,毕竟她还是少知道的好。这个社会太多阴暗面了,如果可以,我情愿为自己的家人挡掉一切可恶的东西。
  “怎了么?在哪里啊?”丁亮春风得意的声音穿到我耳里。听到了他的声音,我突然有了一股心安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多数人都有这种感觉,当你最无助的时候如果能跟最亲近的人通个电话,你会觉得好很多。
  “奇骏chu *事了,你现在有空么?”我低沉的说道。“什么?chu *什么事情了?快告诉我在哪家医院,我这就过*| lai |*。”丁亮在* na *边huo *急huo *燎的,这小子也一直很疼奇骏的。
  “你先听我说,我们是在春华游乐园chu *事的,当时奇骏在玩旋转木马,后*| lai |*就不小心掉了↓*| lai |*。我怀疑这个木马有问题,你帮我查↓这个游乐场的安全措施是不是做的不到位,所以才导致了今天的事故。”我把心里的想法说给丁亮听。
  他在* na *边急的大叫,“你放心吧,这个事情交给我了,我一定查个shui *落石chu *,敢欺负我gan 儿子的人还没chu *世呢。”
  丁亮放chu *豪言壮语,我被他逗得心情稍微好点了,想到还有小漫需要我照顾,于是匆匆给丁亮嘱咐了几句,让他一有消息就立刻打电话给我,然后收了线。
  “你给谁打电话了?是不是微微她们?”小漫见我回*| lai |*,稍微止住了哭泣,抬头问我。她一脸的泪flower (hua ),女人真的是shui *做的,才一会儿的功夫,早已哭的是梨flower (hua )带雨的样子。
  我忍不住的把小漫揽到怀里,疼到了心坎里,“没有,我不像她们担心,所以谁都没有告诉,刚只是打给丁亮,说几句,没事了,放心吧。”
  “嗯,我也不赞成告诉微微她们,多一个人担心也没啥好处,只是徒增人忧伤罢了。只希望这次奇骏没事,就是让我短寿几年我也愿意啊。”小漫想到伤心处,又难过的哭起*| lai |*。
  所谓可怜天↓父母心,说的就是我们这样的情况了,小漫身为一个母亲,伤心是在所难免的,只有当了爸MD人,才能深刻体会做爸MD苦啊。
  “别说这样的傻话,你可是要陪我White(颜色bai )头到老的,到时候你先老了,我怎么带你去游山玩shui *啊,”我刻意逗小漫笑着,她是笑了,确是苦笑的kan着我。
  “我们还能一起去游山玩shui *么?如果奇骏这次就这么走了,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心安。”小漫的语气是深深的悲痛,我此时的心情也是沉重的,好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了。
  我们一起chong *了过去,然后急急的问,“医生,我孩子怎么样了?他tuo *离危险了么?”医生早已习惯了病人家属的急迫心情,他不jin 不慢的说,“已经tuo *离危险了,但还需要住院一段时间,留院察kan。”
  听了医生的话,我们无疑于是吃了一剂定心丸,小漫的脸上终于展露了一丝笑容,“我儿子呢?他不是应该chu **| lai |*了么?我要jin *去kankan他。”
  医生笑着拦住了我们,“一会就会chu **| lai |*了,我们的医生还在处理善后,请你们耐心等待一↓。”说完,又jin *去了,两扇门在我们眼前嘭的关上了。
  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自己也是操着手术刀的医生啊,这样就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 lai |*拯救自己的孩子了,而不是这么gan 等着受着时间生不如死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