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94章 关系确定
  天不从人愿,居然被一个失了恋的男人拉着我*| lai |*buy(中文:gou mai)醉了,只是人家盛意拳拳的,我也不好意思不去啊。于是,我和张一顺这小子,就面对面这样坐了差不多一个↓午了,说好了去喝酒,他倒跑到这自助餐厅*| lai |*大吃特吃了。
  本*| lai |*男人吃东西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正如女人希望在吃饭前化好妆一样,其实化不化妆不都是要吃饭的。而且我很佩服女人的一点,即使涂了重重的口Red(* hong *),她也能在吃饭的时候不沾到一点儿痕迹。
  这就是功底,扎实的功力,可张一顺估计是没这天分了,他狼吞虎咽的吃完你了一叠炒饭外加几个油炸鸡* tui *。现在他又朝着一盘油腻腻的炒粉jin *攻,吃的脸上,手上,连脖子上都有食物的踪迹。
  我kan着他吃的时候,奇怪的是自己居然不想吃了,然后他吃的越多,我就越没有胃口。所以说同* xing *相斥,异* xing *相xi 口及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我面前坐着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估计这饭菜再怎么没有味道,我也会吃的津津有味。
  张一顺当然不知道我肚子里的小九九,他还在拼命的朝着面前的食物jin *攻着,他以为光靠吃就能平息内心的痛苦。只有拼命的靠着咀嚼的动作,才能忘掉被人甩的耻辱。
  这个时候我是不方便说话*| lai |*提醒他这种做法是极端错误的,因为一旦我说了,他估计会把我当作他嘴边的* na *盘食物*| lai |*处理掉得。所以我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所谓沉默是金,我必须得* gao *调的发扬,不是么。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我不耐的再一次kan了手机,时针指xiang ↓()午六点半,也就是说我已经陪着他在这个自助餐厅里坐了整整四个小时。yu (谷欠)哭无泪是我此刻的真实写照,我多么想能chu *现一个天仙般的人儿*| lai |*结束这一切恶果啊。
  话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我没有想到在这个小自助餐厅里也能碰到熟人,虽然我和她才见过几次面,并不是太熟,不过我们的关系却基本是确定了。
  全莉率先kan到我的,她微笑着小碎步朝我走*| lai |*,站定在我身边。我也kan见她了,可以说我的整个人是为之一振,不光是精神有了劲头,就连眼神都特别的欢喜。
  张一顺还不算后知后觉,没有想到他在埋头苦gan 的同时也是在时刻注意观察周围的动态的。所以全莉前脚才在我身边站稳,我还没*| lai |*得及说话的时候,张一顺这小子刷的站起*| lai |*了,他直瞪瞪的kan着全莉。
  我惊讶极了,因为全莉此时也目瞪口呆的kan着张一顺,两人虽说不是今口 han 情脉脉的注视着,但至少也沉默了很久,而且眼波流转处净是我kan不懂的东西。我自动自发的理解为这是一种叫做一见钟情的东西在作祟。
  然后我是在忍受不了长时间的被忽略的zi wei ,便率先打破了魔咒,“两位介不介意坐↓*| lai |*聊呢?这么站着kan人也ting *累的不是?”
  我是开玩笑似的说的,话才说完,全莉就惊醒过*| lai |*,她赶忙在我身边坐了↓*| lai |*,然后一脸不好意思的低↓了头。反观张一顺,倒是当当方方的在原位坐↓,而且两眼还是目不转睛的kan着全莉。
  这两人绝对不是我想的一见钟情* na *么简单,要么是早已经认识,要么就是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我这厢在肚子里猜测着。不过猜测始终是虚拟的,可以雷同,纯熟巧合,所以我放弃了继续猜测,准备一探个究竟。
  “呃,这个,全莉?”我又一次主动问道。
  “啊?秦哥?你怎么在这里呢?”全莉恍若如梦初醒的kan着我,眼神比较的慌乱,连手脚都好似没di 方安置了,我眼睛初步判定了此女子绝对有蹊跷。
  “你跟他认识么?”我hands(*yong * shou *)一指张一顺,这头色狼,这个时候了,都还死盯着人家不放,难怪人家会害羞。
  “认识……”全莉仿若蚊子嗡嗡叫般,声音小的我几乎听不见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kan*| lai |*从这小妮子嘴里是探不chu *什么信息了,要↓手也只能找张一顺这头色狼了。
  “你……”我正准备开口,没有想到张一顺突然站了起*| lai |*,然后跟我丢了一句,“你chu **| lai |*一↓,我有话说。”说完就昂首ting *xiong 的走了,我呆了一↓,☆ɡao 扌高☆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还是跟过去kan一↓的好,省得他没事发疯。
  “你自己抽吧,我不要,说吧,怎么了?你跟人家姑娘对上眼了?”我没好气的问,kan着站在面前的张一顺,这小子居然抽起了烟。
  “话说一个万里无云的↓午,我陪女朋友到美容店做美容,突然她因为美容师不小心扯了一根她的头发大发脾气,在我劝说都无用的时候,然后一个天使般美丽的女孩子chu *现了,”张一顺说到这里,还感叹了啊了一声,好像是在造剧情气氛。
  “女孩太美丽了,太善良了,太……”他又停顿了一↓,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一个精准的词汇*| lai |*形容这个他心目中完美的女孩,我忍不住了,是在拿他没办法,“你说后面吧,我想听重点,”让他这么绕*| lai |*绕去,何时才到重点啊。
  “重点就是我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名字,但却对她一见钟情了,可惜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张一顺泄气的kan着我说。我有些莫名其妙,他到底因为什么对人家一见钟情啊,难道就因为她太美丽和太善良?
  这个世界是从不缺美女的,特别是外表kan起*| lai |*单纯善良的女人,因为自从韩国风在中国流行后,整容就成了时尚,装鳖也成了潮流。很多物质女人为了追求所谓的荣耀都懂得怎么样适时的伪装好自己,等待机会chu *击。
  不是我要诽谤女人,而是事实真的如此的,当然女人也有很多真的单纯善良的,不过这样的女人最容易被男人给欺骗。张一顺口里的全莉确实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单纯善良,很可爱,可我真不知道她居然有男朋友了。
  “你对人家一见钟情了?”我好奇的问道。
  “不仅仅是一见钟情,我都决定非卿不娶了,只可惜,她不喜欢我,她已经有爱人了。”张一顺垂头丧气的说。
  我这个时候最纠结了,听了半天还是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张一顺为何这样。“你喜欢她的原因是什么?”
  “她的聪明机智,大度宽容,当我前女友对着* na *个美容师大发雷霆的时候,她*| lai |*了,很温* rou *的几句话就** fu **平了女友的怒huo *,她不畏强势接手了别人的工作,经过她的巧手,连前女友都不住称赞她手艺好。”
  “你说这样一个美妙的女人,我能不倾心相许么?我跟她表White(颜色bai )了,可她kan了我一眼,仅仅只有一眼,虽然只有一眼,但我心愿已足了。我等她↓班的时候,我kan到一个男人开着小桥车*| lai |*接她↓班,她早已罗敷有夫了,我没希望了。”
  张一顺总算是大概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我没有想到全莉的成长如此之快,短短几天她居然能从容自如的应付* na *些难缠的顾客了。不仅如此,她还hot(英文:hot,中文:re )心帮助同事,她的确是单纯善良的,张一顺这小子眼光还是不错的。
  只是令我万万想不到的是,全莉怎么会有男朋友呢?她还* na *么小,* na *么年轻,我总觉得以她的* xing *子是不会想现在谈男朋友的,毕竟她的事业才刚开始起步不是么?
  张一顺说有一辆小车*| lai |*接全莉↓班,这个应该是真的,真是kan不chu **| lai |*她还钓了个金龟婿。虽然说现在有车的不一定都是豪客,但能* na *么空闲的开着小车*| lai |*接全莉上↓班的一定不是凡人了。
  至少我目前就做不到* na *么自由,给人打工的几个有* na *么自由的时间呢。
  电视里常常上演着你情我爱的长剧,也听多了世人的爱情故事,可这事真发生在身边了,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张一顺的话确实是让我吃惊了一把,我没有想到他用情如此之深,本*| lai |*以为他是因为失恋拉着我*| lai |*陪吃的。可现在kan*| lai |*,他是因为甩了一个女朋友但却追不回一个爱人而痛苦呢。
  其实只要男未婚女未嫁都是有机会的,全莉现在有没有结婚,只是有个男朋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张一顺就是太死脑筋了,都没开始争取,没有实施行动*| lai |*追求,怎么就知道不行呢。
  我平素最kan不得这种优* rou *寡断的* xing *格的男人,想爱就去爱,这是我的一贯作风。于是我握住了张一顺的胳膊,然后语重心长的说,“你是真的爱全莉么?她现在是我认的gan sister(* mei mei *),你可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lai |*。”
  我这话说的有些重了,其实张一顺也gan 不chu **| lai |*什么chu *格的事情,最多就是纠缠全莉一↓,估计还不知道他敢不敢呢。我暗自笑自己太jin 张了,果然张一顺眼神一黯,“你* gao *估我了,我还真不敢对她怎么样,我kan着她都有点jin 张。”
  这就是假话了,如果kan着全莉都jin 张,刚刚是谁眼巴巴的盯着人家kan不眨眼呢。这多亏了有我在旁边,要不然,这小子的眼神估计是把人家给生吞活吃了不可。
  男人,食色* xing *也,这说的其实也没错啦,只是这个色要kan针对什么女人,像我,也不是什么女人都沾惹的,首先必须是感觉,感觉对了,才能jin *行↓一步。
  这感觉说*| lai |*就话长了,可以说是一种kan不到*不着,但你却时刻感受着的东西,可以说是两人交往必不可少的一样必备武器。很多情侣往往就是因为感觉不对了,发现自己活着他人不是所想的* na *个谁了,于是就产生了分手的杯具。
  张一顺对全莉可谓是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感觉,只是这小子过于自卑了点,在全莉面前全然无fan kang 的心理。而且作为一个男人始终得有抗争的心里,遇到自己中意的女子,即使对方有男朋友,只要一天没结婚,都还可以追求的。
  “* na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啊?想着人,又没有实际行动?”我有些kan不起张一顺了,作为一个都市里的男人,未免活的太悲剧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想跟她说,又担心她会拒绝我。”张一顺垂头丧气的低↓了头。
  我摇了摇头,忍不住感到一阵无奈,这还是我认识的* na *个意气风发的他么。“这样,我帮你去试探↓全莉的反应,kan她是否真的有男朋友?”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