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93章 孩子是无辜的
  我开始四处打量这里的布置和陈设,倒是古色古香的,kan的chu *是一个书香世家的窝。不比我的书房,除了电脑,就是影碟,书倒是没几本,有也是杂志和漫画。
  我和众女没有一个喜欢kan书的,这也是奇骏继承了我们的优良传统。他小子从小就不爱kan书,特别喜欢kan漫画里的仙女姐姐,只要是漂亮的美女漫画他一定捧着不放。
  “还差几分钟就好了,要不你先坐一↓,我书房里有电脑,你上会网?或者kan电视?”她给了我两个选择,我想了想,还是上网吧,毕竟电视里广告太多了,我可不想坐在这里kan广告打发时间。
  我*| lai |*到了她的书房,这里倒是别有hole(dong )天,只见墙上挂了几幅巨幅海报,是她本人跳芭蕾的照片,美艳动人。真是想不到她还会跳芭蕾啊,难怪身材保养的这么好。
  “墙上的海报很漂亮,你以前学芭蕾的么?”我忍不住的问。
  “嗯,早先是跳芭蕾舞的,然后当了一段时间的舞蹈老师。后*| lai |*,他去世后,我就去他学校任教了,也接替了他的位置,”廖小琴淡淡的说。
  这个我知道,她现在是杨微所在学校的校董,这个是她老公留给她的。
  只是我想不到的是,为何廖小琴宁愿放弃自己的喜好而去接管自己老公的事业,难道权力**就是这么xi 口及引人么?
  她大概是kanchu *了我的疑惑,突然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其实我是不愿到这里*| lai |*教英语的,正如你所kan到的,芭蕾舞才是我一生的hot(英文:hot,中文:re )爱,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小天使,这个天使就是人活着的动力,你明White(颜色bai )么?”
  我知道她的意思,但是即使这样,她还是放弃了她的小天使,选择了一条不不属于她自己的路继续走↓去,这样的她幸福么?
  “老公去世后,我家里有些四分五裂,然后老公的di di 因为过失罪被判入狱了。学校是他一生的心血,我怎么忍心kan到它被别的人侵占而置之不理。如果我用心打理,或许能把学校越做越大,至少也对得起他了。”
  “你知道么,头些年,婆婆不理解我,一个女人本该是在家相夫教子的,可是为了老公的事业,我每天四处奔波,把儿子丢在家里给婆婆带,但婆婆并不理解我,她把对我的怨恨fa xie 在了小军身上,这也是小军到现在都不喜欢他nai (*&女乃*&)nai (*&女乃*&)的原因。”
  真是没有想到还有这层关系在里面,我原以为小军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他nai (*&女乃*&)nai (*&女乃*&)* na *边的人,没有想到大人间的恩恩怨怨居然牵扯到了小孩子身上,小孩子何其无辜呢。
  “你现在过的幸福么?”我忽然问道。
  “现在学校已经走上了正轨,谈不上什么幸福不幸福了,反正只等小军长大,然后我就可以辞去一切职务,直挂个虚名即可。到* na *是,我还是可以追求自己真正的生活。而我的幸福,在他走之后,就全部都带走了。”
  廖小琴的语气是悲哀的,她的脸上kan不到一丝幸福的痕迹,我这么问其实多此一举。一个这么值得我尊敬的女人,一股怜悯之情突然就涌上了心头。
  或许每个人生命中都会遇到一个值得自己付chu *一生哪怕是生命的人,然后为了他/她,可以什么都不顾,什么都不想,只想他/她能幸福就足够了。
  kan着廖小琴的侧脸,我突然感到自己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这个征兆提醒我接↓*| lai |*发生的事情可能不在我的预料范围。此时我应该急流勇退才对,但内心的Yearn(*ke wang*)确是怎么都平息不了的。
  我的心已经倾向于她这边了,然后可巧不巧的,电脑屏幕上突然chu *现了一张她的半luo 照。我眼前一亮,美女啊,弧形美好的身材,* gao *耸的xiong 部,还有* na *###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她的mei (鬼末)惑般的笑容。
  原*| lai |*是我刚才不小心按了↓开机键,然后电脑开机的画面是这个,没有想到廖小琴骨子里还是ting *开房的,居然让这个*| lai |*作为她电脑的桌面。
  “这个,呃,这个很漂亮。”我呆呆的说,其实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傻站着。
  “我昨晚无意放上去的,忘了删了,不好意思,”然后她急急的扑到电脑桌前面,拿起鼠标,就要把这张她半透明的照片给删掉。
  鬼使神差的我走上前去,然后重重的拥住了她的身子,把她往我怀里拉。
  “啊……”廖小琴激动的惊叫了一声,然后没有任何抗拒的乖巧的被我拥入了怀里。我低头在她的发髻上磨蹭着,一股女人的成熟气息xi 口及入了我的鼻翼,让我re *xue *fei *teng *不能自拔。
  “小琴。”我喊着她的名字,**在她的耳边环绕,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shen jin *了她的耳孔里。她不自禁的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然后开始剧烈的chuan xi。果然耳垂是女人的*(咸心)min gan di 带,她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自己的shui *snake(she 虫它)腰。
  她* rou *ruan (车欠)的身子在我身上磨蹭着,我的###部涨的难受,于是一把抓起了她的手放在* shang * mian *,她刷的脸全Red(* hong *)了。想了想,还是继续停留在* shang * mian *,然后不轻不重的** fu ***了起*| lai |*。
  我倒抽一口冷气,这个迷死人的妖精,被她这么一** fu ***,我有种沆瀣一气的chong *动。死死的忍住,我吻住了她的Red(* hong *)唇。她主动的shen chu *了香舌,让我xi 口及允和探索。
  她的xiong 部真是有弹* xing *啊,我*& nie (一种手法)的不过瘾,便把衣服给扯开,露chu *了里面粉Red(* hong *)色的lei sixiong 衣,没有想到她这么的小女人,太可爱了,我暗自一笑。
  然后我和她都同时听到了敲门声,然后是小军的声音,“妈妈,你在里面么?我饿了。”是小军,他放学回*| lai |*了,天,我一惊,懊悔的要命。不该在这个时候啊,这么jin 急的关头。
  廖小琴听了小军的声音,突然急的就要从我怀里挣tuo *开*| lai |*,可这个时候我怎么能放开她呢。没有了她,我的**怎么平息,* na *话儿也不肯乖乖的↓去啊。
  我jin jin 的拥住了她的身子,然后一把扯↓自己的睡ku ,没有想到内ku 一把扯↓了,倒也是省事。她见我这样,更加惊慌了,她是担心自己的儿子突然chong *jin **| lai |*。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小军还小,不可能有力气破门而入,而且我刚刚已经上锁了。
  我* tui *脚有些发ruan (车欠)的走chu *了她的房子,估计这个时候杨微她们应该是回家了,而且廖小琴也担心自己儿子饿肚子,所以急忙找儿子去了。
  一天剧烈的运动早已把我折腾的两* tui *发ruan (车欠),其实我更是饿的前xiong 贴后背了,但是也不好意思说要在她* na *里吃饭吧,毕竟才刚吃了人家,不好继续喊饿。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kan到小漫抱着奇骏在门口张望着,我赶jin 走了过去,奇骏kan到我扑了过*| lai |*,“爸爸,奇骏想死你了。”他飞快的扑到我怀里。
  “奇骏,爸爸也想你,你跟妈妈今天去哪了?”我* gao *兴的问道,还是家人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啊,这一天好像是在外面颠沛流离一样。
  “妈妈带奇骏给爸爸buy(中文:gou mai)东西去了,妈妈说爸爸明天要去很远的di 方工作了,所以我们一起给爸爸buy(中文:gou mai)了很多好吃的哦。”奇骏口快的说。
  “啊,小漫?你们今天是去超市给我buy(中文:gou mai)东西去了?”我有些意外的说。
  难怪↓午回*| lai |*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敢情她们都是给我购物去了。小漫笑着说,“你一天不见人,哪里去了?我们还担心购物回*| lai |*晚了,你会担心呢。打你电话都没人接,怎么了?”
  我此时的心情真是激动万分啊,想不到众女一点都不怪我昨晚一夜未归,反而这么为我着想。“你们,我,我昨晚没有回*| lai |*你们不怪我么?”
  “gan 嘛怪你啊?你陪朋友是好事啊,丁亮都跟我们说了,他昨晚喝醉了,你在* na *照顾了他一个晚上,敏敏还说你是个大好人啊。”小漫笑着说。
  我听了,确实的懵了,难道昨晚的我不是真正的我,跟茹钟娟在一起的人不是我,而丁亮说的* na *个人才是我?我真是糊涂了,还是我会分身术,醉酒后还跑到丁亮* na *里去了?
  这个时候思绪有点混乱,我担心事情会被穿帮,索* xing *就着小漫的话说↓去,“呵呵,是啊,昨晚可是累坏我了,然后手机不小心也丢了,联系不到你们。钥匙也丢了,所以打不开家门,只好在外面溜达了一圈,现在你们回*| lai |*就好了。”
  “真是可怜的孩子,*| lai |*,让姐姐抱一抱,”小漫难得幽默了一把,果真把我抱入了怀里,闻着她熟悉的味道,我感觉很安心。
  “我饿了。”突然的我嘴里冒chu *了这句话。
  “啊?你饿了?不会是一天都没吃一点东西吧?真是可怜的娃,*| lai |*姐姐再抱抱。”小漫故意折腾我,我是饿了,又不是冷了,还要抱抱,我气恼的kan了她一眼。
  小漫kan着我委屈的样子,突然哈哈大笑起*| lai |*,连奇骏这个小* gui * tou *,根本听不明White(颜色bai )我们在说什么,他也咧开缺了几颗牙齿的小嘴傻呵呵的笑起*| lai |*。
  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天↓万物的*| lai |*和去,都有它的时间。这句话是三mao *说的,其实我ting *佩服这个女人,能在寸草不长的沙漠里跟西门度过* na *么一段漫长的岁月。
  有的时候,人的感情是微妙的,就好像大hot(英文:hot,中文:re )天里突然想吃huo *锅,即使被烫得浑身是汗也感觉通体舒畅。我有过↓雪天里吃雪糕的经历,虽然不是像夏天吃huo *锅* na *么**朝天,但也别有一番zi wei 在心头。
  有的时候,想念一个人,就会想吃东西,或者难过的时候,也会想吃东西,更甚者,失恋了,想吃东西。民以食为天这句话说的真没错,我面前这位大虾就是典型的承袭了这句话的精髓。
  本*| lai |*今天是约了丁亮一起喝茶聊天的,自打他结婚* na *天见过一面,之后连电话都没有通过一次,想到自己即将要告别这个熟悉的城市,还有* na *么多好朋友,心里还是ting *舍不得的。
  更何况前两天丁亮还帮我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虽然是欺骗了众女,但本意是好的,chu *发点也是单纯的。我也因为这个善意的谎言而受益匪浅,且不说我一天一晚未归,单就茹小mei(女眉)的事件她们就饶不了我。
  正因为丁亮给我做了认证,然后我又即将远行,所以众女宽宏大量的放了我一马,也让我感恩涕零的不住鞠躬了。所以我原本是打算找丁亮chu **| lai |*喝个不醉不归,然后再顺便谢谢他* na *天帮我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