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92章 怎么还不回家?
  一阵凉风chui 口欠*| lai |*,我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此时已经是深秋,再怎么不冷的天气里,如果body(* quan | shen *)都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了,站在风里,也还是很杯具的。我此时就很杯具,body(* quan | shen *)除了一个钱包,身无长物,也联系不到任何人。
  更糟糕的是,我记不住三女的电话,她们的手机号码* na *么长,我怎么可能都记得住。如果只记得她们中间一个,* na *其她二个肯定会说我偏心,所以我gan 脆一个电话都不记。
  就因为我的这个懒惰,导致我今(曰)ri 只能站在烈烈风中哀叹我苦命的人生了。唉,天作孽不可怨,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说的真是没有错啊。
  这个时代如果没有了手机真是寸步难行,我算是彻底的体验了一把,因为没有手机,我联系不到任何朋友,因为没有手机,我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 lai |*搭救如落shu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般的我。
  所有的一切都是手机丢失的错,追根究底也是茹钟娟我把我捡回家的错,想到这里,我恨得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我kan到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朝我走过*| lai |*,是廖小琴?我惊愕了一秒钟,然后想到此时狼狈的模样,于是我闪身到了电话亭里面。
  我本是背部朝着她走过*| lai |*的方向,相信这样她应该是认不chu *我本人*| lai |*了,可没有想到,她却在我在我身边站定了脚。“是你?怎么在这里,不回家?”她这话明显是问我的,相信她已经kan到我了。
  觉得躲在电话亭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特别是现在都被人kan见了,于是我就只好低着头慢慢移chu **| lai |*,然后尴尬的笑道,“哦,原*| lai |*是你啊,真巧,chu *去么?”
  我说这话的时候,她一直在kan着我,而且目光灼灼,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的body(* quan | shen *)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的衣服。都说女人的眼神比较好使,她肯定是kanchu *了我的狼狈模样了,我这样子body(* quan | shen *)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也瞒不了她。
  “掉shui *里了?还是洗澡忘记tuo *衣服了?”她居然笑着问我,她的语气是轻松的,kan起*| lai |*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
  “刚走路上忘了kan,洒shui *车经过给弄的,”我不好意思的*了*头,然后说。
  “哦,原*| lai |*如此,* na *可真是不幸啊,你怎么不回家换身衣服呢?”她又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lai |*龙去脉了,等↓会不会扯到我昨晚在茹钟娟家里过夜也说不定,* na *事情就更大条了。然后我突然想到她手机里应该是有杨微的电话,于是便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你的手机借给我打个电话,我手机丢了,好么?”我有些为难的开口。
  “啊?你手机丢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要打给微微么?”她掏chu *手机,然后kan我点了点头,就迅速的拨了几个数字,然后放到耳边。
  良久,我望眼yu (谷欠)穿的时候,电话最终还是没有接通,廖小琴朝我摊了摊手,说,“无法接通,她们是不是到哪里逛街去了,不方便接听电话?”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昨天我一个人喝闷酒,她们就不理我,后*| lai |*我躲在一边喝酒就遇到了茹钟娟,再然后我就不知道后*| lai |*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她问我,我也是莫可奈何,不知道什么状况。
  见此,廖小琴朝我又打量了一眼,然后笑着说,“要不你先去我家里把这身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衣服换↓*| lai |*吧,家里现在没人,小军去上学了。”她又补充了一句。
  我听了,心里一震,她这是什么意思,叫我上她家换衣服,然后还告诉我她儿子也不在家里,* na *换言之就是如果我去了,就只剩↓跟她独处了?我有点尴尬的站着,没有搭腔,因为此时我若显得过于快的答应了,未免让她觉得我是想歪了。
  她见我不说话,又笑着说,“其实我们都这么熟悉了,不要不好意思,微微跟我关系可不一般,我带她照顾↓你是应该的。再说,我家里还有我老公留↓的衣服,你要是不嫌弃,就将就用用吧。”
  嫌弃?我怎么会嫌弃呢,求之不得,现在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衣服搭在身上别提多难受了,我都打了不知道多少个pen( 口贲)嚏了。于是我点了点头,答应了廖小琴的请求,然后尾随她*| lai |*到了她家里。
  她家我*| lai |*过几次了,所以并不陌生,当她递给我一套男士家居服时,我自动自发的往浴室换洗衣服然后chong *澡去。廖小琴kan着我的背影呆了一会,然后也忙自己的事了。
  我正舒服的享受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澡时,突然听到门外廖小琴的说话声,“你把你衣服递chu **| lai |*,我现在给你洗了,然后烫gan ,否则等↓你就没衣服换了。”她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过*| lai |*有些模糊。
  我洗澡可没有像茹钟娟* na *般不喜欢锁门,所以就算我不说话,廖小琴也闯不jin **| lai |*的。但是人家既然说话了,我不能不理睬啊。于是我关掉了shui *莲蓬,然后走到门边,问她什么事情。
  “你把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衣服递chu **| lai |*给我,我先帮你洗了,否则呆会你没衣服穿chu *去。”她的意思是我把自己换洗↓*| lai |*的衣服给她洗?这怎么好意思呢,非亲非故的,我也不好拿她当佣人使唤啊。
  在我自己家里倒是小漫和微微轮流帮我洗衣服的,但她们是我的女人,帮我洗衣服理所当然啊。今天在茹钟娟家,我的衣服是她管家帮忙洗的,因为她管家一大早chu *去buy(中文:gou mai)菜了,所以没有见到她本人,倒也觉得不怎么尴尬。
  可此时廖小琴说要给我洗衣服,不知道为何我心里总觉得乖乖的,老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似的。她见我不chu *声了,便又催促道,“你听见了么?把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衣服递chu **| lai |*给我,快点。”
  她催得急,我无奈之↓,只好把自己换洗的衣服递chu **| lai |*,我还特别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专属内ku 挑了chu **| lai |*。毕竟内ku 没有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不用换洗,即使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了,我也坚决不会给她洗的。
  廖小琴洁White(颜色bai )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在门缝里接过了我递过去的衣服,我kan的有些心动,女人的哪个部位都是这么迷人啊。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真的是body(* quan | shen *)上↓无一不是宝藏。
  “你慢慢洗啊,我泡好了姜汤,呆会chu **| lai |*喝一碗,发发汗,不然感冒了可就不好了。”廖小琴又说了这句话,然后才转身离去。我呆在门板后,听着她的话语,只觉得心里一股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流流过,特别的通常舒畅。
  在这样居家型的女人面前,我感觉自己就犹如一个被照顾的小孩子,能充分的体验到母爱的感觉,但又有点跟母爱不一样的chong *动。所以男人是矛盾的,有的* na *人希望找一个可以照顾自己终老的老婆,有的则希望能照顾别人。
  我在浴室里洗完了澡,然后穿着廖小琴老公的衣服chu **| lai |*,她老公的身材估计跟我的差不多,衣服刚刚合身。只是我注意到这些衣服都被保存得很好,kan*| lai |*廖小琴是真的很爱她老公,不然不会对他的遗物都这么爱惜。
  想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别人的遗物,我突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拜托,别吓我,我只是暂时借穿一↓你的衣服,不要吓我,我心里默念着。这个时候什么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屁歪念头都不见了,我只想尽快的离开她家里。
  当我穿着她老公的衣服chu *现在她面前时,我kan到她眼前一亮,好想kan到了稀世珍宝一般。她喃喃自语道,“是你,就是你,你回*| lai |*了,你终于肯回*| lai |*kan我一眼了,我想的你有多苦……”说着,她的眼泪就溢chu *了眼眶,然后沿着脸颊流了↓*| lai |*。
  我目瞪口呆的站在当di ,汗mao *直竖,不会是她老公真的显灵了吧。四周望了一眼,也没有见到异常的情景,难道她会通灵?据说有些人能见到别人见不到的东西,就称为通灵。
  我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寒颤,可她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kan向我,我也低头打量了↓自己,除了衣服不是我的,body(* quan | shen *)上↓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啊。难道是,她老公附身我身上了?
  我使劲掐了一把自己的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痛,非常痛,不是附体,也不是做梦,她现在这样表情到底是为何。我忍不住向前一步,在她眼前挥了挥手,“你怎么了?是不是body(* shen | ti *)不舒服?”
  我的声音总算是惊醒了她,她像突然被人打醒了一样,突然转过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shui *,然后幽幽的说,“你穿着他的衣服,跟他很像,我一时激动,以为……”
  她没有再说↓去,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以为是她老公回*| lai |*了嘛。这个女人也是个可怜又长情的人,只可惜,Red(* hong *)颜多祸shui *,她老公走的太早了。
  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我只好不语,然后她端给我一碗姜糖shui *,颜色Red(* hong *)Red(* hong *)的,很是漂亮。这(jia huo )我从小可没少喝,叔伯就经常有事没事给我熬着喝,甜甜的,辣辣的,味道还真不错。
  于是* na *个时候这个姜汤也成了我儿童时最好的甜品了,想到这里,我心情一激动,一手拿过了碗,然后一手握住了她的手,* gao *兴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的确是太激动了,所以忘了眼前的人不是叔伯,而是廖小琴,其实我也记得是她,但就是因为一激动,所以就握住了她的芊芊素手了。但没有想到,我只不过轻轻一握,她居然发chu *一声若有若无的###声。
  这把声我是太熟悉不过了,今天上午还在茹钟娟身上听到了不少,可是在廖小琴嘴里发chu **| lai |*,异常的让人感觉hot(英文:hot,中文:re )血澎湃。大概寡妇的身份是会让很多男人趋之若鹜的,特别是像她这么feng yun(形容迷人)犹存的女人。
  我也很清楚像她这么年轻就守寡,每晚深闺里的(曰)ri 子自是苦不堪言,我不介意给她解决一↓,但问题是现在穿着她老公的衣服,我怎么想都感觉怪怪的。
  所以我还是果断的松开了握住她的手,然后佯装无事的把碗递到了嘴边,然后咕噜咕噜一口气喝了↓去。
  整碗的姜汤一入肚,顿时整个身子都发hot(英文:hot,中文:re )了,我把碗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觉得实在找不chu *什么话*| lai |*说了。因为其间廖小琴一直有点失落的站在一旁kan着我喝完,也不发一语。
  “呃,* na *个,* na *个我的衣服好了么?”我打破了这个诡异般的宁静气氛,然后说。
  “哦,你等一↓,我去kankan,洗衣机在洗了,”廖小琴说着赶忙走了过去,我舒了一口气,其实也是没话找话说,毕竟刚才的气氛太尴尬了,我要不找点话题,估计彼此都要被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