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91章 吓到我了
  茹钟娟惊愕的眼神一直在我身上打转,她倒是镇定,没有惊叫chu *声,只有两手jin jin 挡在xiong 前的动作泄漏了她内心的不安。我一如既往的站着,反正她没有开口叫我走,* na *我就没必要躲开,不是么?
  接着我注意到浴池里放满了shui *,shui *面上还飘着几多gan flower (hua ),这女人倒是ting *懂得享受的,知道泡澡对女人有益。她刚才一定是躺在里面泡澡了,然后听到我拉开帘子的声音,所以↓的站起*| lai |*。
  本*| lai |*她躺在shui *里我是见不到什么的,可她一站起*| lai |*,我就什么都瞧见了。所以这也怪不的我,是她自己要主动站起*| lai |*让我kan的,不是么?
  估计有这样龌龊的想法的也只有我这样人了,人至贱则无敌,shui *至清则无鱼,我不愿做* na *个清shui *,所以还是做贱人好了。茹钟娟此时顺手抓了一条mao *巾围在了xiong 前,当然mao *巾的长度是足够让她围住大半个身子的。
  她忙完这一切,我目不转睛的kan着她忙完,然后她杏眼yuan *睁的kan着我,“你kan到什么了?说。”
  这叫我怎么说呢?该kan到的都kan到了,不该kan到的也全都kan到了,所以我无法回答她这么具体。我索* xing *不语了,让她自己去猜吧,反正猜对了我也不会给奖品,我不亏。
  “你这个人,jin **| lai |*也不敲一↓门,怎么这样啊?”她又jiao (女乔)嗲的说。她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 lai |*自己*| lai |*这里的目的了,我突然说,“你能不能先chu *去一↓,我想方便,急得很。”末了我还加了这一句。
  “讨厌”她裹着浴巾匆忙从浴池里走chu **| lai |*,然后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凉凉的丢了一句,“以后有男人在家里,洗澡最好是锁上门,这样大家都安全。”我这么说的时候,茹钟娟肯定是气恼了,因为她突然用力踹了我一脚。
  我* na *涨涨的尿意就这么被她一脚给踹没了,她chu *去后,我愣是半天没拉chu **| lai |*,真不知道多个几次这样的,我会不会得膀胱炎。然后我胡乱漱洗了一番,就除了浴室。
  我chu **| lai |*的时候,见到茹钟娟已经坐在饭桌上等着我了,她倒是好绅士风度,没有先用餐,而是等我*| lai |*了再用。
  我坐↓*| lai |*,她递给我一瓶果酱,我吃鸡蛋是不用这些东西了,便婉谢了,“咦?”我惊愕chu *声。
  “怎么了?”茹钟娟奇怪的问我,怎么吃个饭还能发chu *这种声音,她觉得奇怪。
  “太好吃了这蛋虽然凉了,可真是恰到好处啊,你做的?手艺真是太好了。”我不住的夸赞道,然后几口就解决了两个鸡蛋。
  “你夸错人了,还真不是我,是我管家做的,我可不会做饭。”茹钟娟实话实说,虽然不是她做的,不过这个手艺确实不错。她kan到我喜欢吃鸡蛋,突然kan了自己盘子里的鸡蛋一眼,然后夹到了我的盘子里。
  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人家碗里的鸡蛋我怎么好意思吃呢,再说了我跟她也不是很熟是不是。但茹钟娟执意要我吃,我也没办法了,所以* na *天早上我一口气吃了四个鸡蛋。
  然后肚子饱了,我也有力气说话了,于是突然想起一件最jin 要的事情*| lai |*,“* na *个,茹医生,我请问一↓,为什么我今天醒*| lai |*会是在你家里呢?”我这句话其实问的太不是时候了。
  茹钟娟吃完了最后一口早点,才心满意足的抬起了脸kan向我,“你喝醉了,我带你回*| lai |*,不然你要去哪里?睡大街上?”她斜睨了我一眼,* na *意思是她如果不收留我我就只能睡大马路上一样。
  但我心里可不这么想,兴许我喝醉了,杨微她们见我可怜,说不定就放过我了,不跟我算账了。* na *么今天我就是在自己家里醒*| lai |*,也不用担心以后没饭吃的(曰)ri 子,多美妙啊。
  这些话我是不能跟茹钟娟说的,女人之间难免有嫉妒心嘛,但我想问的也不是这个,索* xing *我就问明White(颜色bai )点。“昨晚我们……发生什么了么?”
  “噗哧”茹钟娟听了我的话,居然差点把口里的牛nai (*&女乃*&)给pen( 口贲)chu **| lai |*,* na *头一个受害的就会是我,通常pen( 口贲)东西一定会是对面的人首当其chong *的。我庆幸了一把,还好她修养够好。
  “你说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觉得会不会呢?”她把这个问题丢给了我。
  妈啊,果真如此,* na *我们昨晚一定是颠倒鸾凤了,怪不得我今天早上醒*| lai |*body(* quan | shen *)跟散了架似的,kan起*| lai |*昨晚状况还是蛮激烈的。只是kan不chu *这个女人居然有着本领,我浑身酸痛,她倒是没事人一般坐着。
  “还有要问的么?一次问完,我可还要上班去。”她突然站起*| lai |*,居* gao *临↓的kan着我。我慌忙中也站起身*| lai |*,然后嗫嚅着,“* na *你昨晚怎么没有醉?我们喝的应该差不多吧。”
  我心里非常不甘心,虽说酒后**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不能阻止,但为何她跟我喝一样的酒,她还可以扶着我回家呢。想到呆会我回家要面对众女的拷问,我就忍不住的脚发ruan (车欠)了。
  “你真的要听真相?”茹钟娟突然神秘的一笑,然后认真的问我。
  我也郑重的点了点头,士可杀不可辱,怎么可以连一个女人都喝不过?
  “因为我后*| lai |*喝的是White(颜色bai )开shui *。”茹钟娟丢↓这么一个爆炸* xing *的消息。
  啊?这个消息的确具有爆炸* xing *,我醒悟过*| lai |*的时候,茹钟娟已经拿起了包准备chu *门。凭什么?凭什么她喝White(颜色bai )开shui *,我就要喝酒?谁规定的?
  突然一把huo *从我心里深处冒了chu **| lai |*,一个箭步,我chong *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臂,“你是故意的?”我恶狠狠的说。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茹钟娟笑的有点玩世不恭,这个女人要是生作男人,一定是个***型。她的坏笑恰到好处,让我觉得自己昨晚就像是被人***了的小娘子一样。
  天知道我昨晚虽然睡了茹钟娟,可脑海里一点残留的记忆都没有,我就算是想破头脑也想不chu **| lai |*到底两人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虽然说酒后乱* xing *没错,但也不至于像我这般做了事情却什么都想不起*| lai |*吧。
  我内心的惶恐是可想而知的,偏茹钟娟还这幅模样,我气急了,索* xing *一把搂过她,然后狠狠的亲了上去。拜她所赐,现在我的智齿没有了,所以吃嘛嘛香,连上huo *都没有了,亲吻起*| lai |*也特别的舒服。
  茹钟娟被我强吻的* na *刹* na *,还有点挣扎不安,但很快她就反被动为主动,用香舌死命的勾住我,jin jin 不放。她的小手灵巧的钻jin *了我的睡衣里,这套睡衣是她专门为我准备的,只是不知道她这里怎么会随时有男人的衣服。
  不过这个时候我是没有空想这个问题了,因为她的小手仿佛有魔力般在我身上四处煽风点huo *。我的***| lai |*的又快又猛,让我怀疑昨晚她是不是没有喂饱我。
  一把握住了她的qiao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然后狠狠的& nie (一种手法)了几把,接着我移动到了她的腰间,她今天穿的是一件丝质的休闲衣,我很轻易的就从她的衣摆处慢慢钻入,然后一路** fu ***,到了她的背部。可恨这个丝质衣服太贴身,我的手不好**。
  于是我不耐的放开了她,她迷茫的眼神的kan向我,不明White(颜色bai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朝她shen chu *一个手指放在她唇间,然后作了一个嘘的动作。
  我让她背部朝向我,然后jin jin 的拥住了她,我的脸部jin 挨着她的侧脸,hands(* shuang * shou *)在她的xiong 前四处** fu ***探索,她轻轻的###起*| lai |*。这一声###仿佛一副催情剂,我的**轻易的被勾起*| lai |*了,而且越烧越旺。
  “等↓,其实我骗了你,昨晚你跟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突然给我丢了这么一句。什么?我惊愕的望着她调皮的笑,本*| lai |*我以为昨晚被她***了,所以今天才这么勤奋卖力的想在她身上讨回*| lai |*。现在这样,叫我情何以堪啊。
  “* na *为何我今早醒*| lai |*的时候body(* quan | shen *)酸痛?”我问chu *了心中的疑问,这种征兆倒是很像我平(曰)ri 里跟三女疯过了头所产生的后遗症,所以昨晚我应该也是跟她狠狠的疯狂了一把才对啊。
  “哦,你说这个啊,哈哈,实在是抱歉了,你昨晚醉的太厉害了,我扶着你可你老是乱动,然后在路上跌了好几↓,不过你人* gao *马大的,摔几次也算不得什么。然后在上楼时,我没扶稳你,你就……”说着她突然心虚的kan了我一眼。
  “我就怎么了?”我着急的追问。
  “你就从我家三楼滚↓楼梯了,所以估计你的伤痛是* na *个时候造成的吧,你kankan,你背部还有淤痕呢,这些都可以证明昨晚我没把你吃了,放心吧。”茹钟娟嘻嘻笑道。
  我yu (谷欠)哭无泪,听完了她的话,这让我怎么放心呢?本*| lai |*以为昨晚跟她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我才放纵自己一大清早的就跟她玩chuang shang 游戏,可此刻知道了其实昨晚一切都是虚构的,这叫我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我真的觉得茹钟娟估计是上天派↓*| lai |*折磨我的魔鬼,她就是一个恶魔,不打倒我誓不罢休。我呢就是可怜的米老鼠,我杯具的人生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认命吧,给姐当压寨夫人吧。”她说着又扑上*| lai |*,然后于我纠缠在一起。
  一上午的荒唐时光,最终什么都弥补不了,我忐忑不安的行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呆会回家要面对的众人责问的眼神我的心里就禁不住死劲的抽起*| lai |*。正想着,没有注意到路边有洒shui *车经过,然后pen( 口贲)了我一身都是shui *。
  天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不急着赶回家换衣服都不行了,我加快了脚步,没有想到到了家门口,怎么按门铃都没有人应我。难道她们集体抗议我的归*| lai |*,所以怎么都不给我开门。
  本*| lai |*我是有钥匙的,但是昨晚一通乱跌也不知道钥匙跌到哪里去了,不仅是钥匙,连手机都不见了,这些也是茹钟娟告诉我的。她还内疚的跟我说,要不要陪我去buy(中文:gou mai)一个新的手机。
  我心里气的不行,这女人把我捡回了家,却丢了我几乎全部的家当,幸好还有一个钱包在。我想了想,就走到外面的小区公用电话亭,拨通了家里的固话,响了好几声,都没有人过*| lai |*接听电话。
  我奇怪了,家里固话应该有人接的啊,如果家里有人不可能不接电话吧,何况我是用公用电话亭打的,没道理会知道是我打的。我不死心的再投了个*ying *币,还是没人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