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89章 慢* xing *自杀
  因为是露天的舞会现场,所以现场气氛很是hot(英文:hot,中文:re )烈,一对对的男女相拥着在蓝天White(颜色bai )云↓翩翩起舞,这种感觉又是别有一番zi wei 在心头。搂着茹小mei(女眉)纤细的腰肢,这个时候我心里倒真是有了一点欣赏的zi wei 了。
  她长得实在不赖,小巧的鼻子,大大的眼睛,Red(* hong *)唇微张,吐气如兰在我眼前。茹小mei(女眉)见我盯着她kan,忍不住jiao (女乔)羞的低↓了头,这种yu (谷欠)拒还迎的姿态我太熟悉不过了。通常这个时候我就会开始jin *攻了,首先是轻吻,接着** fu ***,再……
  我还没有*| lai |*得急继续往↓想,突然一个人chong *过*| lai |*拉开了我搂住茹小mei(女眉)纤腰的手。这股力量*| lai |*的太猛,我一↓都没有反应过*| lai |*,茹小mei(女眉)同样也是如此,难道又*| lai |*了个砸场子的。
  我们都错愕的kan过去,只见杨倩怒气chong *chong *的站在我们面前,她的愤怒快要pen( 口贲)huo *的眼睛可是直直的瞪着我,kan都没有kan茹小mei(女眉)一样。
  再kan周围,不知何时,杨微和小漫带着奇骏也*| lai |*到了我身边,只怪刚才太沉浸在旖旎的幻想中,以致于没有及时发现敌情,所以导致了自己现在深陷泥潭的苦境。
  我心里是非常苦的,所以男人不能背着自己的女人偷腥啊,我只不过万幸这一支舞蹈跳完众女没有发现我而已。我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可上天为何这么严酷的折磨我呢。
  现在恼怒这些已经是有点晚了,茹小mei(女眉)倒是非常自觉,她见眼前怒气chong *chong *的过*| lai |*,反而主动放开了搂住我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然后闲闲的呆在一旁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般,我扫视了她幸灾乐祸的表情,突然明White(颜色bai )了一件一直以*| lai |*不明White(颜色bai )的事情。
  茹小mei(女眉)从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我就对我非常的感兴趣,而且态度一直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起初我真以为她是对我感兴趣亦或是无聊拿我寻开心也说不定。但现在kan*| lai |*完全是我自多了,其实人家从一开始就kan不惯我有众女服侍,所以打算替女人抱一箭之仇。
  这个一箭就是这么简单,她故意当着众人的面让我难堪,大庭广众↓借众女的手狠狠扇我几巴掌,这不是最重的惩罚么?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削面子,无异于是慢* xing *自杀啊。
  我真想不到茹小mei(女眉)恨我至此,都怪自己太粗心了。可眼前的情况是,众女都怒气chong *chong *,一发不可收拾了,我该怎么做才能挽回这个已经快失控的局面呢。
  想到刚才的事件,我已经搂着一个怀了我的爱情结晶的女人离开,现在又搂着另一个女人在翩翩起舞,这个时候又有三个女人*| lai |*寻仇。估计我的新闻明天都能登报纸头条了,今天确实是大大chu *了一回风光啊,比新郎还风光。
  头开始剧烈的痛起*| lai |*,可众女不知道我内心的矛盾和纠结啊,她们是眼见为实,我无话可说啊。
  “你太对不起我们姐妹三了,说好了陪着我们的,可现在,你居然在陪这个狐狸精跳舞,你,你太让我失望了。”杨倩深沉的指责。
  “秦,刚才* na *个女人的事我知道是丁亮的责任,可现在你无视我们大家,搂着别的女人跳舞,总不会又是误会了吧?”小漫也气哄哄的说,说实在的,这几个女人都不是好惹的主,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呢?告诉我们,我们能理解的。”杨微算是很公道的了,这个时候还在为我着想。
  我其实是有苦衷的,这一切都是被茹小mei(女眉)设计陷害的,可这些话我即使说chu **| lai |*,她们会相信么?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相信么?我觉得不会,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了,她们的心里已经认定了我是一个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的男人。
  “你快说话啊,急死我们了。”杨倩不住的催促我。
  我苦笑一↓,然后对身边的茹小mei(女眉)说,“这就是你要的结果,你满意了?可以走了么?”茹小mei(女眉)jiao (女乔)mei(女眉)的一笑,然后说,“你现在被她们批判着,我怎么舍得走啊,要kan到你没事我才安心的。”
  她说完还chong *我抛了个mei(女眉)眼,这个死女人,她话里的意思太明显了,不kan到我落魄,被众女削的体无完肤她是不会离开的。kan到周围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人都兴致盎然的观kan着这一幕,毕竟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不是每时每刻都有,她们自然要抓jin 机会了。
  “天穷,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这个时候王市长排开人群走了jin **| lai |*,他有些担心的kan着我。
  我还*| lai |*不及说话,茹小mei(女眉)就抢先说道,“王伯伯,你怎么*| lai |*了?你去* na *边休息一↓啊,这里没什么事情的。”
  “小mei(女眉),你怎么也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市长又问。我心里一惊,难道王市长也认识茹小mei(女眉),而且kan他喊她名字的样子,好像很熟捻,莫非两人原本就是认识的。
  我*| lai |*不及细想,这个时候杨微走前一步,大略的讲了这里的事情给王市长听,我这边脑筋转的飞快,突然拉住了茹小mei(女眉),“小mei(女眉),你为何要这么对我?不就是你昨晚跟我示爱不成,我拒绝了你,你也用不着想这个法子*| lai |*对付我吧?”
  此言一chu *,不仅我自己傻愣了,我想不到自己反应如此之快,旁边的众人也都傻了眼呆kan着这一幕。茹小mei(女眉)自己也傻了,她想不到我这么直接的就把昨晚的事情捅了chu **| lai |*。
  毕竟女孩子家家的是要面子的,其实我也不想做的这么绝,可都是茹小mei(女眉)*我的。她要不是纯心kan我chu *笑话,能在旁边帮衬我说几句,我也不会落得如此田di ,既然我都↓shui *了,没道理让她还站在岸上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吧。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成了女孩子示爱男孩子拒绝?”
  “对啊,刚才kan了还以为是男人琵琶别抱呢,”“是啊,这事情整的,越*| lai |*越有kan头了。”
  “就是啊,我们先不管了,先继续隔岸观huo *吧,反正也没我们什么事情,只是这个女孩子这回丢脸丢大了。”
  “秦?你说的是真的?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昨晚就缠着你了?我就说嘛,老感觉这女滴思想不单纯,没有想到这么厚脸皮,真是失敬失敬啊。”杨倩不会放过痛打落shu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机会,她笑的张狂。
  茹小mei(女眉)的脸确实是挂不住了,她这厢尴尬的不行,又无从辩驳,毕竟我说的是事实啊。而且她即使辩驳了,估计成效也不大,因为这里的人都先入为主了,认定是她纠缠我的。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女声*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了jin **| lai |*,“小mei(女眉)?”我一kan妈啊,怎么给我拔牙的女医生也*| lai |*了?她kan起*| lai |*一脸的愠怒,当然这股怒气是chong *我而*| lai |*的。
  “你怎么这么傻啊,明明是姐姐喜欢这个男人,你代姐姐去跟她说的,谁知道这个男人居然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了,算是姐姐kan瞎了眼,以后我们都不要理这个丑男人了。”茹钟娟*| lai |*到我们面前,一把拉起了茹小mei(女眉),然后推开人群走chu *去。
  这一幕真像是一场闹剧,我置身其中都是目瞪口呆,更不要说众人了。所以众人都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王市长说话了,“好了,没事了,都是误会,大家都散了吧,回去开席了。”这句话无异于是镇定剂,众人都从云里雾里的状态恢复了,纷纷说着走开去。
  我还呆站着,杨倩狠狠的kan了我一眼,然后也走先了。剩↓杨微和小漫也没有逗留太久,她们有一肚子的话留着回家慢慢跟我算账。
  我低着头,知道王市长肯定要批评我的,可没有想到他一开头就是安** fu **我不要担心。
  “今天的整个事件都不怪你,都是小mei(女眉)* na *孩子我平(曰)ri 里太jiao (女乔)纵她了,她爸妈去世的早,留↓巨大的家产给她们,所以她也整(曰)ri 里无所事事的,自己整了个婚纱店,这不,敏敏的婚纱还是她* na *里弄的。”
  听了王市长的话,我才恍然大悟,原*| lai |*茹小mei(女眉)的后台就是王市长,其实也不全是,她靠的是老一辈给她留↓的巨额财产让她可以肆意挥霍。
  难怪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什么样的事情都gan 的chu **| lai |*,真是比王敏还霸道。这样的女人我可不敢娶jin *门当老婆,幸亏昨晚当面拒绝了,否则现在更难堪的是自己了。
  王市长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心里也好过了一些,这可是头一遭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对一个女孩子难堪的。其实茹小mei(女眉)跟我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我也无意为难她,可就怪在她当中让我↓不*| lai |*台了,为了避免呆会晚上回家让众女审讯的局面,我只有自保了。
  “小mei(女眉)和你很熟么?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王市长突然有点迟疑的问我,我有些疑惑不知道他这样问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心里其实是以为他可能觉得我会对茹小mei(女眉)不利,所以先打探↓内情。
  “我们认识不到几天,您放心,我不会对她做chu *什么过分的事情*| lai |*的。其实我和她只是普通的朋友,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呵呵。”我赶jin 表明清White(颜色bai )之身。
  王市长听了果然放松了情绪,他哈哈笑着,“小mei(女眉)这丫头就是好胜心强了些,为人倒是不坏的,不过你也不要跟她过于接近了,毕竟她从小jiao (女乔)生惯养的,估计你也吃不消她这套。”
  我听了连忙点头,心里想的就是这样的,谁愿意跟这样的天子jiao (女乔)女混在一起啊,而且这个女人忒难缠,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王伯伯,茹小mei(女眉)* na *边还得麻烦你帮我去劝说↓,我担心这次她肯定对我一件很大,我怕以后……”我担心的是她还会*| lai |*找我的麻烦,所以先跟王市长请了个情,希望能借他的口帮我说说。
  “这个当然,你放心吧,过会我就去劝劝* na *个孩子,敢情的事情可不是死心眼就能办成的,是不是?”我不住点头,真是说的太对了,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啊,说chu **| lai |*的话特精辟。
  这一场婚礼↓*| lai |*,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还记得到后*| lai |*,丁亮居然神神秘秘的把我拉到一处,他jin 张的样子让我kan了只想笑。
  这小子刚才有难他没有站chu **| lai |*为我解围,亏的我头先还奋不顾身的ting *身而chu *为他扛了一个债,太不够意思了。我正想诉说他几句,没有想到他倒是先开口了。
  “兄di ,头先实在对不住了,要不是有你帮忙我都不知道怎么ting *过这一关,真是太感谢你了啊。”丁亮不住跟我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