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88章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王敏这一哭,王伯母和王市长都赶jin 跑过*| lai |*拥住了她,然后好言安慰起*| lai |*。我趁机跳到台上,猛di 拉住了这个陌生的女人,“亲爱的,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要找的是我,我才是孩子的爸爸,既然你都追*| lai |*了,我们走吧,我以后都不离开你了。”
  说着我聚集了点真气在手掌上,然后迅速的在陌生女人身上点了几个*道,让她暂时不能说话,只能任由我摆布了。
  这边哄哄乱乱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王敏的哭声还在继续,丁亮一筹莫展的站在旁边接受众人的唾骂。然后突然见到这场景象,都惊呆的kan着我们,忘记了吵闹和骂人。
  冯俊伟这么英ting *的男人此刻也傻呆呆的站在* na *里,虽说他是主持兼主婚人,可这个时候也☆ɡao 扌高☆不清发生了什么状况。
  我把这个陌生女人搂在我怀里,然后kan了一↓台↓,杨微也有点诧异的kan着我,她当然不会相信我突然莫名巧妙的就多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有爱情的结晶了。不过以她的小脑子必定会认为我是在帮人定罪。
  * na *么这个罪魁祸首就是丁亮了,所以她有些担忧的kan着他,我觉得此刻的情景我和这个陌生女都不能久呆,谁知道再呆↓去会chu *什么岔子呢?所以我搂着她跟丁亮匆匆的说了一声,“我先chu *去办点事,然后再回*| lai |*,你们继续啊。”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拿怀里的这个女人该怎么办,毕竟我和她根本说不上认识,如果丁亮chu **| lai |*这个事情就好办多了。只是这样的情景,他的大喜(曰)ri 子,他又怎么能tuo *身呢。
  所以现在就剩↓我和陌生女两个人了,kan着她愤怒望着我的眼神,她大概也是心不甘吧,没有想到精心设计的一场砸局居然让我这个第三者轻而易举的化(jie kai)了。
  我无奈的在她身上点了几↓,我跟叔伯学的点*法一般人也是解不开的,不过过了六个时辰,*道自己也会(jie kai)。只是常人维持一个姿势六个小时,除了是睡觉外,我想没有谁会受的了。
  当然我也不想对这个陌生女使用如此残暴的整人方式,况且我跟她无仇无怨,虽然她的行为确实让人感到厌恶。陌生女(jie kai)了*道后,就迅速的离开了身边好几步远,她大概是担心我对她又又不利的行为吧。
  我好笑的kan着她惊恐又不甘心的眼神,她也是个没胆的女人嘛,相比生命受到的威胁,刚刚自己的阴谋没有得逞的不甘心也算不得什么了。但是本大爷没有害人之心,所以她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你,你不要过*| lai |*,不然我就叫人了。”陌生女kan到我朝她迈chu *一步,突然惊恐的大叫起*| lai |*。
  其实这个di 方非常隐蔽,能有什么人*| lai |*呢,人都到婚礼现场去了,她就算是喊估计也没人愿意搭理她的。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况且我也没* na *个闲情逸致,我还要回去继续当我的伴郎呢,不过有几句话我必须说清楚,只是不知道小姐愿不愿意听在↓说呢。”其实我都这么说了,她不停也得听了,只是chu *于礼貌,我还是要征询↓她的意思。
  “你说吧,”陌生女jin 张的kan着我的一举一动,还从*| lai |*没有人如此的重视过我呢,我有点沾沾自喜的想到。
  “结婚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大事,你跟丁亮有什么前仇恩怨我管不着,但新娘是我的sister(* mei mei *),你如果就这样算了便也罢了,如果还继续jin *去捣乱我第一个不饶过你,你听清楚了?”我虎着个脸对陌生女↓达了命令,这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对一个美女这么凶呢,有点过瘾的说。
  陌生女kan我的眼神更惊恐了,此刻我在她的心里估计就跟一个大恶魔一样,可能她还会以为我是混black(hei )社会的。只是让她见过black(hei )影和颜如玉的手段,她估计都不想活在这个世上了。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当时丁亮跟我相亲但却早已有了女朋友,我心又不甘而已,所以我朋友就跟我打赌让我去婚礼上狠狠削了丁亮的面子,这,这才*| lai |*的。”陌生女低着头嗫嚅的说。
  我暗自好笑,原*| lai |*事情的真像既然是这样,仅仅因为心有不甘,然后跟朋友打赌,所以才鼓着勇气*| lai |*到婚礼现场砸场子。Ta Ma的,都是些什么狐朋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友啊,她这么一闹,传chu *去她自己以后可怎么找男朋友嫁人呢?
  难道她的* na *些朋友都不为她考虑一↓么?只是逞一时之快,现在这样的人真是太多了,完全不考虑以后的事情。我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叹息了一声。
  “你准备怎么办?回家么?要不要我帮你叫辆车?”的确,这个di 方可没有的士车经过,我倒是可以好心的在丁亮* na *便借辆车给她运回去。
  “不用了,我叫朋友*| lai |*接我,其实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本不愿*| lai |*趟这趟浑shui *的,谁让我跟朋友打赌了呢。哎,你放心吧,以后我都不会*| lai |*了,今天还要多谢你了,谢谢。”陌生女倒是很客气的跟我致歉跟道谢。
  还是ting *有教养的嘛,难怪刚才kan到我挟持她的行为会感到害怕,估计也是一良家妇女型的小家碧玉。她本是做不chu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都是她的朋友给撺掇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说,“如果你拿我当朋友,以后尽量远离* na *些狐朋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友,她们只会害了你,对你的绝对起不到什么帮助,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对一个陌生女人说这些,可能是有些同病相怜吧,毕竟谁没有年轻过呢。我年轻的时候也**了一些不可靠的人,然后吃了很多苦头,可能是不想这个陌生女走我的老路子吧。
  她朝我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说,“嗯,我以后会尽量减少跟她们接触的,你,你真是个好人,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见吧。”
  我点了点头,kan着陌生女在我的面前渐渐走远,然后我心有感触的想到,自己今天算不算是又做了一件好事呢?想到这里,我心满意足的笑了。
  不过在我转过身kan到了一个女人的时候,我已经笑不chu **| lai |*了,kan着对方巧笑倩兮的模样,我的笑容就这么僵*ying *在了脸上。
  又是茹小mei(女眉),她怎么阴魂不散的,难道整天没事gan ,就转跟踪我好玩?我有些恼怒的kan着她,也不说话,kan她想怎么样。
  “你倒是艳遇不断啊,走了这个*| lai |*了* na *个,说吧,你到底有几个女人,我帮你分析一↓。”对方闲闲的说,真是吃饱了撑的,怎么对我的si 禾厶生活这么感兴趣呢。
  我没理她,觉得也没必要回答她这些无聊的问题,我索* xing *避过她朝婚礼现场走去。
  可这丫的,居然闪身一挡,就拦在了我的面前,其实以我的身手,要想阻止她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我的轻功怎可轻易在人前显露呢。所以我就呆呆的站在* na *里,等着她↓一步的动作。
  当然了,如果她实在胡搅蛮缠的,我也不会客气,该打还是会chu *手的。茹小mei(女眉)大概没有猜到我肚子里的诡计,她还是闲闲的笑着,这眼神kan得我浑身不自在,好像被人剥光了衣服kan一样。
  “怎么,躲我?你可是答应了我的,今天要答应我一件事啊,你忘记了?”茹小mei(女眉)这么一说,我还真记起了这个事情了,什么嘛,我都没有一点好处就要答应她一件事,当时真是昏了头了,万一她是唬我的,其实我的身世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呢?
  我心里这↓懊恼啊,都是这个女人惹的祸,算了,反正事情都到这di 步了,shen 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还不如大大方方的shen chu *头去让她砍了。
  “说吧,什么事情,我kankan再说。”我gan 脆的说。
  “哦?kankan再说?你昨晚可不是这么说的,你答应了我的。”还真是固执啊,*ying *要我承认昨晚的承诺。“好吧,你说吧,姑nai (*&女乃*&)nai (*&女乃*&)。”我求饶了,谁让我是个禁不起磨的主呢。
  “这还差不多,好吧,我就不逗你了,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只需要动动脚就能完成。”茹小mei(女眉)kan着我笑道。这是什么状况,动动脚?让我背着她全场跑一圈还是?我心里有点麻麻的,她不会提chu *什么怪异的请求吧。
  “你这么kan着我gan 嘛,我又不做非法的事情,呆会会有一场舞会,我要做你第一个舞伴,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茹小mei(女眉)大声笑起*| lai |*。她是被我的怂样给惹笑的,天啊,我这样的伟岸男子,居然会被一个小女人整的这么狼狈。
  正所谓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古人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所以我们做事的时候多听听先人的一些遗命还是ting *有根据的。女人难缠,有时jiao (女乔)美可人,有时却又**大胆,更多的时候对男人予取予求,男人是天底↓最苦命的人啊。
  我这厢喊苦命也没用,现在茹小mei(女眉)已经提chu *了她的要求,而且说实在的,这个要求比起我刚刚在脑海里浮现的* na *幕场景实在是容易多了。要我背着一个妙龄少女全场走一圈我可没有* na *么大的勇气啊。
  认命的点了点头,然后跟随茹小mei(女眉)jin *入了婚礼现场。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居然全场都响起了优美的音乐,然后是一对对的男女互拥着翩翩起舞,我尴尬的站在当di ,不知道作何反映。
  可茹小mei(女眉)动作多块啊,都快赶上救huo *队员了,只见她一个跨步,就到了我身边,然后挽起了我的手臂,笑盈盈的kan着我,一副奸计得逞的小样模样。我这个时候在四处找寻杨微的身影,还有其他几个女人。
  这要是让她们kan到了不杀了我才怪,本*| lai |*今天的第一场舞我准备跟杨微跳完,然后再轮流跟众女共舞的。现在这样违反了秩序,几个女人不一起pao轰我才是假的。
  所以有的时候一个男人不能拥有多个女人,虽说可以享齐人之福,但灾祸*| lai |*的时候,所承担的是也齐人之祸啊。
  这个时候我是躲不过了,众女我也没kan到一个,趁这个机会赶jin 跟茹小mei(女眉)把舞跳完了,然后再去找她们赔罪,兴许她们说不定都没有kan到这一幕呢。我心里打着小九九,然后接受了茹小mei(女眉)的邀请,拥着她*| lai |*到了舞池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