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86章 碰巧
  杨倩的事情我没有打电话告诉杨微和小漫,第一是不想她们担心,毕竟她们即使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多了几个担心的人而已。另一个就是时间太jin 急了,我必须开着电话等候丁亮给我的信息。
  警察局要查一个长在行驶的车辆* na *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所以我渐渐安↓心*| lai |*,不再担心了。但还是有点jin 张的情绪在作怪,所以我拿了根烟chu **| lai |*抽着。烟有的时候能起到缓和情绪的作用,这一点毫不夸张,这也是它在男人和女人中间如此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我的烟才抽到一般,丁亮的声音就响起*| lai |*,“还在么?”
  “在,快说。”我边说边chong *到大门边,可这个时候居然没有一辆的士车经过,我急得如hot(英文:hot,中文:re )锅上的蚂蚁,刚才怎么么有想到早点chu **| lai |*拦一辆的士车呢。
  “* na *个车牌号的车现在就在东街的照与酒店前面↓了车,你如果去就赶jin ,去晚了恐怕……”我不待丁亮的话说完,就挂了他的电话,然后急忙的四处找车。
  这个时候让丁亮*| lai |*接我肯定是赶不急了,可是有没有的士车经过,我正打算撒开脚丫子往前奔的时候,一辆black(hei )色的桑塔纳停在了我的跟前。然后车窗被摇了↓*| lai |*,探chu *一张绝色倾城的脸孔,“还不快上车?”
  是琴姐,她怎么知道我正好需要车子去救人?难道是碰巧?
  我赶jin 打开另一边车门上了车,她问我,“去哪里?”
  “东街的照与酒店,”我简短的吐chu *了这几个字,车子迅速的朝前面开去。“这么凑巧你也chu *去?不耽误你的事情吧?”
  “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不然我现在舒舒服服的躺在chuang shang 睡美容觉呢,你以为我愿意这个时候跑chu **| lai |*啊。”琴姐好整以暇的kan着我,“你真是个好命的人,刚全莉这小丫头噔噔的跑上*| lai |*找我,要我一定要帮帮你,还差点给我↓跪了。”
  原*| lai |*是这么回事,是全莉去找的琴姐,否则她怎么这么神通知道我正好需要车呢。这次真是多亏了全莉了,这个丫头的情我是记在心里了,有机会会回报她的。
  “现在是心急如*吧?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抢走了,zi wei 不好受吧?”琴姐居然笑着问我,我心里有些恼怒了,这个女人怎么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太不会察言观色了。
  可转念一想,她会不会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想试探杨倩在我心目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虽然这样想法有点自多,但我可是有根据可寻的。
  记得the first time(di yi ci )*| lai |*琴姐的美容店,还是杨倩带着我们几个*| lai |*的,当时见到琴姐我是惊为天人啊,kan的口shui *流↓*| lai |*了都还不自知。直到她掩嘴笑着kan向我,我才恍然大悟的缓过神*| lai |*。
  所以说这个女人的杀伤力也是有蛮大的,但我自此以后就不正眼kan她了,这样的mei (鬼末)惑女人我惹不起,躲还是可以的吧。可她居然趁杨微她们做美容我抽烟的空档,单独找了我,说的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你做我的情夫吧?”她这么问道,我当时差点惊得把手里夹着的烟掉↓去。这是什么意思,有人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见面就说这种露骨的话么,而且还是* na *种见不得人的关系。
  我虽然一向自诩为大胆豪放不羁,但面对着这样一个更大胆更豪放不羁的女人还是甘拜↓风的。自此以后我每次见到琴姐都避之惟恐不及,像今天这样勇敢站chu **| lai |*跟她说话的几率可是几乎为零。
  还记得* na *次我是直接的拒绝了她,然后一句话不说掉头就走人。我不是柳↓惠,也爱美女的jiao (女乔)mei(女眉)身躯,但自从有了小漫和奇骏,接着有了杨微和杨倩,我对女人的态度就有了明显的转变。
  虽然偶有美女对我招手扭腰的,但我尽量克制自己,不能惹的不要惹。**上*| lai |*了,可以回家找小漫她们解决,她们也不比外面的野flower (hua )野草差,甚至更好点。
  现在跟琴姐坐在同一辆车上的时候,我思绪开始漫无边际的蔓延开*| lai |*,其实在这个jin 要的关头我本不该想这些有的没的。但琴姐的话却让我勾起了故意忘掉了的回忆了,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确实有点mei (鬼末)惑人的本事。
  琴姐问了我* na *一句话见我不答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车子很快停在了照与酒店门口。“到了,↓车吧,”琴姐突然说。
  我点了点头,向她致谢后,赶jin ↓了车,“去304找人。”琴姐见我↓车后,丢↓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开着车子飞驰而去。
  我呆了一↓,然后还是迅速的jin *了酒店。其实我根本拿& nie (一种手法)不准琴姐话里的可信度到底有多* gao *,但还是凭直觉的认为她不会欺骗我,毕竟没有人愿意这么无聊的撒这样的谎言*| lai |*欺骗人。
  我jin *了电梯,然后心里不断的祈祷杨倩会没事,希望我*| lai |*的够及时。好不容易电梯停在了三楼,我一个箭步chong *chu *去,突然跟一个女人撞在了一起,“唉哟,哪个不长眼睛的?没kan到本姑娘在这里啊?”
  我越听越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定睛一kan,居然是杨倩?她不是被人劫走了么?怎么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虽然额头被撞得疼的厉害,我也顾不上kan了,此时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杨倩kan到我,也是惊喜交加,她朝我怀里扑了过*| lai |*,然后边说边哭着,“你怎么才*| lai |*?我差点就,就被他***了。”
  虽然这样的事情一个女孩子是不愿意直说的,但因为我是她心爱的人,所以在我面前她肆无忌惮的撒jiao (女乔)。我听了心里起了一股无名的怒huo *,两手抓住了杨倩的胳膊,然后拉到自己面前,上上↓↓的打量了她一番。
  “你没事吧?他把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张飞?”我怒气chong *chong *的问,这个男人死定了。
  杨倩点了点头,然后又委屈的说,“这个疯子,一上*| lai |*也不问青Red(* hong *)皂White(颜色bai )就要拉我说去开房,我听了莫名其妙,他后*| lai |*居然,居然想亲我,我就甩了他一巴掌了,他恼羞成怒就*ying *把我拉上了车,然后就*| lai |*到了这里。”
  我听了杨倩的诉说,急的眼睛都Red(* hong *)了,“他人呢?这个人渣在哪里?”现在只想找到张飞,然后狠狠的揍他一顿。
  “不用找他了,他早被我海扁了一顿,现在估计都分不清男女*样了。”杨倩突然嘻嘻一笑,然后擦了擦脸上的泪shui *。
  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杨倩偷偷的背着我也学了绝世武功?所以这次才能顺利的tuo *险,但不对啊,如果她有武功,gan 嘛还会被人绑到这里*| lai |*活受罪。我可不会以为杨倩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所以才想到*| lai |*这里陪张飞玩一玩的。
  杨倩破涕为笑的说,“这次可多亏了琴姐派*| lai |*的打手,虽然只有二个人,可* na *气势真不是盖的哦,一chong *jin *门,一个回合不到就把张飞这个色魔打pa(足八)↓了。”
  杨倩说的手舞足蹈的,我听了云里雾里不知道她到底在说什么,怎么一↓是打手,一↓又是琴姐的?难道说是琴姐派人*| lai |*救她?可琴姐不是跟我在同一个车子上坐着的么?还是我告诉她杨倩在哪里的,不会有这么神速吧?
  我正想着这些疑问,杨倩又扯了↓我的胳膊,“更过瘾的是,琴姐派*| lai |*的打手把张飞打pa(足八)↓后,居然还守着他让我*| lai |*泄愤哦。我当然不客气了,上前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的张飞*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熊哭爹喊娘的,别提多过瘾了。哈哈。”
  刚才tuo *离了险境,我真佩服这丫的这么乐观,敢情是被绑架上瘾了吧,瞧她这神情,估计↓一次再有绑架案她是会第一个举手报名的。“张飞现在怎么样了?你报警了么?”
  “报警?我刚把他狠狠的揍了一顿,估计他现在昏迷不醒呢,不给他叫救护车就不错了,还要报警啊?”杨倩的心肠毕竟还是没当初对我* na *么恶毒了,想起* na *个时候我只不过撞了她一↓,就要把我扭送到警察局里,现在对这个痞气倒是客气多了。
  她kan着我有些恼怒的眼神,大概是明White(颜色bai )了我心里在想什么,突然就靠过身*| lai |*,摇着我的手臂撒jiao (女乔)说,“好嘛,好嘛,人家以前是对不住你了,以后加倍补偿给你好么?”
  这还差不多,光说不练可不行,chuang shang 功夫要动起*| lai |*才是真格的,我嘿嘿笑着,当然这些都是腹诽了,不会真的说chu **| lai |*。我也是比较行动派的,光用行动*| lai |*体现就是绝佳了。
  “还是先报警吧,让警察*| lai |*处理,否则真的chu *了人命案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我不想去kan张飞如何,毕竟就杨倩的脾气*| lai |*说,这个冒犯了她的人不被她整的三天↓不*| lai |*床我就不姓秦。
  我拨通了丁亮的电话,他一接通就说,“你* na *里怎么样了?我正想打给你问问情况呢,需要增援么?”
  这小子,太小瞧我了,一个张飞我还不kan在眼里呢,哪里需要增援。不过现在倒是真的需要他的队伍了。“你派人过*| lai |*kan一↓,张飞这小被杨倩打pa(足八)↓了,现在估计连爬起*| lai |*的力气都没有了。”
  “啊?杨倩可真是女中豪杰啊,她什么时候这么神勇了?我还以为就我的敏敏老婆是最能打的,没有想到又多了个巾帼英雄了,真是佩服佩服啊。”丁亮这丫的净跟我扯没的,这里有个人躺着了他作为警务人员倒是没kan见一样。
  “不是,这其中的缘由我一时也跟你说不清楚,要不这样吧,你先派几个人过*| lai |*清理↓现场了,我们就先撤退了,要不然也说不清了。”我觉得这种事情能避开最好就避开了,估计丁亮这小子嘴巴里也吐不chu *不gan 净的*| lai |*,毕竟是他想霸王*ying *上弓在先的。
  丁亮应允了声,答应立刻就派人过*| lai |*处理现场,挂了丁亮的电话,我和杨倩走chu *了这个肮脏的di 方。杨倩shen chu *hands(* shuang * shou *)重重的呼xi 口及了一声,“空气真是新鲜啊,活着真是好!”
  我禁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刚才是谁手舞足蹈的述说着揍人的乐趣呢,怎么这个时候倒到愁善感起*| lai |*了?”
  “你是不知道,我当时的状况真是危险啊,* na *死色魔都快扒光我衣服了,当时我就有一个念头,等我自由后,一定先杀了他,然后自杀。”杨倩说到这里,语气都狠了几分,冷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