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83章 给她一个kiss?
  只是我奇怪了,茹小mei(女眉)知道我名字不假,可她姐姐怎么也会知道呢?她这么问,是不是表示她曾经跟她姐姐也就是* na *个美丽女医生说起过我们的事情呢?可她为何要这么做,我们加上今天总共才见过二次面而已啊。
  我百思不得其解,茹小mei(女眉)倒是大大方方的说chu *了我心中的疑惑,“你一定很奇怪我姐姐为何会知道你名字吧?”她又朝我抛了个mei(女眉)眼,这个女人从*| lai |*不好好说话,老是喜欢先电人。
  “我可是在我姐姐面前老夸你的哦,说你怎么怎么好,长得也帅气,你kan我对你可好吧?”她腆着个脸凑到我跟前,“有什么奖赏没?”
  这样子的她,Red(* hong *)唇微张,杏眼微睁,想要什么奖赏?难道是希望我给她一个kiss?
  “你说笑了,其实我没你说的* na *么好,我们只不过见过几次,谈不上有好感吧。”我索* xing *也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chu **| lai |*。
  茹小mei(女眉)听了,又是轻轻一笑,然后转过头去kan向远方,“其实有的时候人的感情就是这么的奇怪,不在乎时间的长短,只要知道他是自己心目中想要的就行了。”说罢,她突然就低↓了头。
  我kan的有些吃惊,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对我的好感已经升华到喜欢或者认定终身的di 步?这发展也太快了吧?她了解我是个怎么样的人么,还有我的家庭背景以及我的生活状况。
  况且* na *天我是带着杨微去的,也就是说她明明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还说chu *这样的话*| lai |*。其实我是没有跟她说清楚,我还有小漫和奇骏,甚至还有杨倩这朵野flower (hua )。
  我心里纠结着要不要现在就彻底的打破了她的幻想,让她也不要再对我迷恋了,虽然我是个好男人,可我确实无福消受这么多美女的好意啊。想到此,我决定还是对面前的这个女人坦White(颜色bai )我的一切,虽然我也从没有打算期满过任何人。
  “呃,怎么跟你说呢,其实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你真的犯不着在我身上lang费你的感情了。还有,我现在的工作都还没着落,所以也没有心思去想* na *些事情。”我这么说了,表示我既不黄金了,也没有黄金,相信她必定会放弃我这颗假钻了。
  茹小mei(女眉)听了我的话突然噗哧一声笑chu **| lai |*了,她指着我,哈哈笑个不停。这又是什么状况,我懵了,这女人不会是被我的话气昏了头了吧,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我犹疑的kan着眼前有点陷入疯疯癫癫状态的女人,开始有点想溜走了,毕竟跟个疯女人呆在一起可不安全。我还没有实际行动起*| lai |*,突然茹小mei(女眉)猛的扑了过*| lai |*,抱住了我的身子。
  我想要的当然也不只有这些,可在hands(* shuang * shou *)到达了她的大* tui *和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时,我突然感觉这一切是不对的,*| lai |*的太快了。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么一个信息时,我的手终于停了↓*| lai |*。
  这可是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拒绝一个美女的邀请啊,虽然心里是不舍的,但至少制止了一场巨大风暴的*| lai |*袭,也算是大功一件。茹小mei(女眉)见我停↓了** fu ***她的动作,她好奇的张开了眼睛,然后Red(* hong *)唇也离开了我的嘴巴。
  这个女人是天生的妩mei(女眉)种子,她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微微扫过了Red(* hong *)唇,然后mei(女眉)眼如丝的kan着我。我被她kan的心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控制不住就想按到了死劲的操她。但理智还是存在的,它提醒我此时绝对的不安全,还是安分守己的好。
  一*| lai |*我不清楚茹小mei(女眉)真正的身份,她Behind(shen hou)到底有怎样的背景,二*| lai |*她的*| lai |*意不明,她明明知道我有老婆孩子了,还这样肆意妄为,她到底图什么呢?
  所以在我还想不chu **| lai |*这些事情的真正原因时,是不适合跟眼前的女人有jin *一步的接触的。罢了,就当是一次艳遇吧,浅尝辄止即可。
  我虽这么想,但人家茹小mei(女眉)未必也如是,她的眼神瞟了我一眼,這一吓可把我刮的冷冷的了。我虽然没有gan 倒她,她也不用这么幽怨的眼神kan着我吧。好像是泫然yu (谷欠)滴的样子,我最kan不得美女流泪了,特别是为我而流泪。
  想到这里,我赶忙说,“今天天色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不然儿子kan不到我会哭的。”我这么蹩脚的借口,连自己都不能信服。此时天空尚且明朗,而且奇骏哪里会时刻需要我,他需要的是有人陪他玩就好了。
  茹小mei(女眉)又笑了,大概是kan到我慌乱的样子感觉很好玩,她轻轻的说,“你就这么讨厌我么?我其实只想对你好点,你也……怪可怜的。”她突然这么跟我说,我一惊,不明White(颜色bai )她的意思,我为何可怜呢?
  kan着我的疑问的眼神,她又接着说,“其实我很早之前就认识你了,只是你没有听说过我而已,我还知道你不少秘密哦,呵呵”茹小mei(女眉)的说话越*| lai |*越* gao *深了,我不禁开始怀疑这个世道女人扣仔的手段也太* gao *明了吧,居然用到身世*| lai |*作骗局了。
  “* na *你说吧,你知道我什么秘密,统统告诉我,我也好自己琢磨一↓,不用老是对你疑神疑鬼的,”我说着,见她面色不悦,赶jin 又补充,“任何一个男人见到一个对自己莫名其妙就亲hot(英文:hot,中文:re )起*| lai |*的女人都会觉得奇怪的啊,你设身处di 为我着想一↓。”
  “哈哈,我就不告诉你,你说我跟你说了我有什么好处啊,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可不gan 。”茹小mei(女眉)嘟起了小嘴,不依道。
  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她既然不愿意说,* na *就作罢,我站起了身,准备走人了事。
  可我前脚才准备站起*| lai |*,茹小mei(女眉)的后脚就跟了过*| lai |*,又重重的抱住了我。我有点不耐了,虽说我是好男人,脾气可不怎么好,我反手掰开了茹小mei(女眉)的hands(* shuang * shou *),我是用了三成的power(*li dao*)的,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都有点发Red(* hong *)了。
  可是她却固执的又shen 过hands(* shuang * shou *)*| lai |*,以我的shen 手* na *要避开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轻松的避开了去。她这次倒没有再穷追不舍了,而是垂着hands(* shuang * shou *)委屈的kan着我。
  “姑nai (*&女乃*&)nai (*&女乃*&),你就饶了我吧,你找别人玩好么?我实在没有多余的心力跟你玩了。”的确我现在牙齿痛得要命,没说一句话就是活生生的撕裂啊,你说我能有心情么。
  刚在都接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感染到我的牙齿,糟了,* na *团棉flower (hua )球呢?我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仔细的在嘴里四处扫she 了一翻,可是没有kan到* na *该死的棉flower (hua )球了。难道是刚才太***了,所以吞jin *肚里了?
  我这↓汗的简直想撞墙死了算了,考虑要不要找个医生问问生吞了棉flower (hua )球jin *肚子里会不会有生命之虞呢。茹小mei(女眉)可不管我这些,她kan着我的神情仿佛刚刚占了便宜的是我一样,特别的委屈。
  如果这个时候有路人经过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力ting *她,毕竟她是一个弱女子,而我是个* na *么* gao *大俊廷的伟男人。我当然是不允许有这种情况发生的,所以我义不容辞的把茹小mei(女眉)拉到了一边。
  “我跟你清清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清清楚楚,你要明White(颜色bai )这一点,虽然你说知道我的唠什子秘密,可你既不对我说明,我也没什么好知道的了。所以,请你还是回到自己的生活世界里去,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明White(颜色bai )么?”
  我不知道茹小mei(女眉)有没有听清楚我的话,总之我该说的意思都说清楚了,我准备转身走人。
  “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么?你不关心你的爸爸妈妈么?”茹小mei(女眉)见我意已决,使chu *了杀手锏。
  我一惊,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爸妈早已过世多年,跟她有什么关系呢?可茹小mei(女眉)既然说的chu *这种话,她就一定有相当的证据,否则也不会无聊到撒这种不着边的谎言了。
  我直视着茹小mei(女眉)的眼睛,说,“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吧。”我打算是妥协了,只要是不是违背做人道德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
  她这才满意的笑了,然后继续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很简单,王敏婚礼* na *天你必须答应我的一个请求,绝对不违反你的做人道德,好么?”
  我想了想,虽然☆ɡao 扌高☆不清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兵*| lai |*将挡shui **| lai |*土掩,我怕什么。再说她也是有身份和脸面的人,总不会在人家的婚礼上大闹一场吧。所以我放心的答应她了,点了点头。
  “* na *就这么说定了,你要记得自己的今天答应我的事情哦。”茹小mei(女眉)kan着我调皮的一笑,我kan着就觉得好像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似的,似乎她设计了一个全套等着我去上钩。
  这个世界上没有抛弃人的梦想,只有抛弃梦想的人,再牛*的梦想也抵不住###似的坚持。这句话我记不清在哪里kan的了,但是仔细想想后,觉得非常的有道理。
  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梦想,只是这个梦想在我们长大后就渐渐被现实所淹没,因为种种原因我们不再坚持自己的理想了。这所谓的世俗化,让我们都感到心疲力尽,无力抗拒了。
  但梦想还是存在的,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再牛*的梦想都抵不住###似的坚持。想到还有几天就要去南珠了,我的内心就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支撑着我,好像整个人都有了力量。
  王敏的婚礼在明天举行,我和杨微一致商量去装修↓自己的门面,毕竟这可是好朋友的婚礼,当然不能失礼于人前啊。可我和杨微去还不行,杨倩和奇骏也要一起去,这↓,我们一家人都浩浩汤汤的chu *发了。
  首要的就是去女人常去的di 方,美容面做脸,其实这个做脸的功夫实在太繁琐了,而且耗时又久。我本不愿做这些的,可拗不过杨倩的盛情相约,便只好答应了她们。
  于是我们一行四人外加一个半大小孩子都齐齐整整的坐在了美容院里头,奇骏当然不能做脸了,我们给他想了个节目,让他自己kan杂志。奇骏不肯一个人坐在会客厅里kan,他小大人似的躺在美容椅里跟我们一样躺着。
  人家美容院幸好今天比较清闲,有多余的位子让他躺着,不过这小(jia huo )自己一个人玩的倒是不亦乐乎了。
  我们没空理他了,特别是杨倩,她边做着头发还在嚷嚷,“你可要认真点啊,别给我做不好了,我可是常光顾这里的,如果做不好,肯定投诉你。”给杨倩做头发的是一个有点面生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