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82章 解药的用法
  “记得三个小时* hou * fang *可以jin *食温ruan (车欠)的食物,不要吃辣,晚上可以吃饭了,不过不要用患边咀嚼,先过*| lai |*这边我开单。”我跟随女医生过去她的办公台前,她刷刷在病历单上写着草书。
  都说医生是练草体chu *身的,果然没错,我kan着手里拿的这张病历单,是在是无法kan清一个字。不过我kan不kan清倒无所谓,我担心的是收费窗口给我chu *单的人是否也kan的清,可千万别kan走眼了,给我开错了药啊。
  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等我拿着缴费单一起去缴费时,窗口的小姐扫了我的单子一眼,然后就噼里pa 口拍啦的打chu *了一长串的字。然后不到一分多钟,我的缴费行为就成功的结束了。
  重又回到了女医生处,她kan着我的缴费单,突然抬起头kan了我一眼。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她没有带口zhao了,她此刻的表情使微笑的,露chu *了一口洁White(颜色bai )的牙齿。不愧是做牙医的,连牙齿都* na *么整洁White(颜色bai )皙。
  我也朝她微笑了↓,虽然不解她为何chong *我微笑,不过她真是个美女人物啊,笑起*| lai |*的样子迷死人了。
  “医生,我想问一↓,我这颗智齿拔掉了后,以后我还会不会牙龈肿痛啊?”我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了。
  “牙都没有了,怎么还会牙龈痛呢?”女医生反问我,我顿时噎住了,其实我想问的是我的其它牙齿会不会痛,不过想想这几年每次发作都是这颗智齿惹的祸,其它牙齿应该没有问题吧。
  “你是秦天穷?”她突然问我。
  我点了点头,病历本上不是写这么,难道她刚才开单的时候没kan仔细?我心里有疑惑,但没有说chu **| lai |*。
  “好吧,我给你开了两种药,丸子要按时吃,是消炎的,另外还有一瓶pen( 口贲)的药,这个可以不定时的pen( 口贲),多pen( 口贲)pen( 口贲)也好的快点。”女医生突然又不问我了,反而给我讲解药的用法。
  她的行为着实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的,但我不好再发问了,毕竟都过了* na *种时机了,我其实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想泡我。因为男人跟女人搭讪也是这么开始的,“你是某某小姐?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在jin 要关头又闭jin 了嘴巴,不肯透漏一字一句了。我谢过了女医生,表示听明White(颜色bai )了她的话,然后告谢后,离开了这个是非伤心之di 。我没有kan见的是,在我的Behind(shen hou)传*| lai |*一道隐隐的探视眼神。
  人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么?我失去了一颗宝贵的智齿,可我发觉自己的心情都轻松了许多,只要想到以后吃嘛嘛香,什么麻辣的都可以尽情吃了,我就开心不已。
  其实懂得珍惜的道理很简单,我本以为自己是深刻明White(颜色bai )了的,可经过一件事我才发现原*| lai |*光只有我自己明White(颜色bai )还远远不够。
  自从* na *次婚纱店回*| lai |*后,我仍旧过自己的生活,没有多余的烦恼和纠结,也从没有想过会再跟茹小mei(女眉)有任何的交集。可突然的事情还是这么理所当然的发生了,让我无从防备。
  因为拔牙了我的嘴巴里老是感觉不舒服,很不习惯,总会不自觉的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去抵触* na *边tender(nen)tender(nen)的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可正当我抵的起劲时,没有kan清面前的人影,没防备的撞了上去。
  对方估计也是没长眼睛,走路还打着电话,这也就罢了,居然还一手拿着镜子在照着自己的美丽容颜,真是有够自恋的。我只*| lai |*得及kan了一眼对方的这个动作,然后就砰的撞上了。
  我手中的药都洒了一di ,对方的手机也砰砰的在di 上滚了好几圈儿,这一幕把我们都惊呆了。然后互相凝视的时候,我发现对方居然是前几天在婚纱店见过的女老板茹小mei(女眉),她显然也认chu *了我,捂着小嘴开始呵呵笑起*| lai |*。
  我没好气的撇了她一眼,真不知道这有啥好笑的,两个成年人在宽敞的马路上居然都会撞在一起,不知道是孽缘还是善缘呢。我捡起了她的手机还给她,然后任命的开始捡拾自己的药丸,这个纸袋还真的不jin 啊,这么一摔,都调chu **| lai |*了。
  我是准备捡回去洗洗再吃的,毕竟药这个东西可大可小,有时候吃了没啥反应,但不吃就反应大了。我可不想这个牙齿十天半个月都还不好,让我吃不了香的喝不了辣的,* na *多难受啊。
  茹小mei(女眉)接过了手机说了声谢谢,然后她kan都没有kan手机一眼,而是盯着我捡拾药丸的动作。我捡拾手机的时候可是偷瞄了一眼,这款apple的手机市价少说也一万多,她居然这么轻视它,让我难以置信。
  这个女人果然是有钱的主,不过我也顾不上观察人家这些了。反正她有钱,呆会就可以去buy(中文:gou mai)一个,我的药丸丢失了可就回不*| lai |*了,所以我更加卖力的捡着。
  突然我旁边也多了一个人帮着我一起捡起*| lai |*,我转过头一kan,正是茹小mei(女眉),这个千金小姐到底打算gan 什么啊?我心里不shuang XX大XX,难道是想在我面前摆弄她有钱人身份?
  我索* xing *不捡了,然后就这么直直的kan着她,她又笑了,然后不理我的目光,弯着腰继续捡着。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敞口的针织衫,搭配一条雪纺质di 的长ku ,整个人又清shuang XX大XX又显得飘逸。
  不得不赞美一↓这个女人搭配衣服的功底,不过她这样搭配倒是饱了我的眼福了。她每弯一↓腰,我都能清楚的kan见她深深的###,还有粉Red(* hong *)色的内衣,再然后不经意好像还kan见了某个嫣Red(* hong *)的一点。
  我怀疑自己是眼flower (hua )了,她可没有* na *么###啊,如果是叶子jiao (女乔)过*| lai |** na *就可能会有次盛观了。男人天生都喜欢**的xiong 部,也只对这对东西感兴趣。我当然不例外,虽然茹小mei(女眉)的xiong 部远没有叶子jiao (女乔)*| lai |*的壮观,但却也小巧可爱。
  我kan的有些目眩神移了,这个时候茹小mei(女眉)突然抬起了头,捉住了我避闪不急的眼神,她突然妩mei(女眉)一笑,“kan够了么?再kan我可要按分钟收费了啊。”
  这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杀伤力绝对超强,我真幻想着给钱给她然后让我kan个够的场景,当然是tuo *了衣服了。不过这个意念我怎么可以表达chu **| lai |*呢,除非是我不想活了。
  因为牙齿痛疼的缘故,我突然不想多说话,于是静静的kan着她不语,她觉得奇怪,平(曰)ri 里kan我也不是这个样子。然后她kan到了手中的药丸,她突然问道,“你生病了?是感冒了?”
  人家既然主动问起了我的病情,我也不好不回答,于是今口 han 今口 han 糊糊的说,“牙齿痛,刚拔掉了,说话吃力。”吐词都有点不清楚了,我还要咬jin * na *颗棉球呢,医生可是吩咐了要咬半个小时才可以取chu **| lai |*的。
  “哦,难怪你今天怪怪的不说话,还以为你做错了事情再受罚呢。”她突然这么说。我就想为自己辩解↓,我嘴巴刚动,她就抢先说,“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小心牙齿啊,等牙齿好了,我们再说个够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接过了她递给我的捡好的药丸放jin *纸包里,我说了声谢谢,就想先离开。没有想到她突然拉住了我,“这么快就想走啊?不多陪陪我?”
  我不解的kan着她,好像我跟她不熟悉吧,仅仅见过两次面,她就算寂寞也应该找她朋友陪她啊,怎么会是我呢?可是kan着她此刻真诚的眼神,又不像是作假的,难道她心中有什么难言之事需要想我倾诉?
  我这个人还是比较的八卦的,既然美女想我陪她,* na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跟随茹小mei(女眉)到了一处有石凳的di 方坐↓,然后我静静的等着她先说。茹小mei(女眉)kan着我笑的一脸的灿烂,“真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你,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
  是缘分,只是孽缘吧,我心里有点嗤笑不已。可能是因为一开始就觉察chu *她对我有好感,或者说是有一种别样的企图吧,我的心里总是有这种感觉,所以怎么也无法对她产生好感了。
  男人最讨厌的就是被女人算计,特别是被自己根本产生不了好感的女人欺骗,* na *种感觉就犹如生吞↓一只蜈蚣* na *么恶心且恐怖。我尤其憎恶被一个漂亮的女人欺骗,虽然我*不清茹小mei(女眉)对我的别有企图是什么,但防备总是好的。
  “真巧,我刚从医院chu **| lai |*就碰到了你,你也是去kan病么?”我避开了她的话题,转而问她的去处。
  “不是,*| lai |*kankan我姐姐,她在这里上班。”茹小mei(女眉)简单的说,“我姐也在牙科上班,说起*| lai |*你们还真是有缘呢,就不知道你们见过了没有?”她意有所指的kan了我手里的药包一眼,然后mei(女眉)笑着说。
  啊,不会这么凑巧,* na *个拿着镊子在我嘴巴里忙乎了半天的美丽女医生就是茹小mei(女眉)的姐姐吧?可我kan着两个人一点都不像啊,一个温文尔雅,大方得体,可这个sister(* mei mei *)怎么kan着都有点祸害人间的感觉。
  我心里这么想着,眼神里可丝毫不敢流漏chu *一丝一毫的这种感觉*| lai |*,女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在背后批评她的容貌了,特别是姐妹两。这个我从杨倩和杨微身上已经屡屡领教了。
  曾经有不怕死的老在杨倩跟前戳她的痛处,说杨微比她漂亮温* rou *,结果这个男人的↓场可想而知了,想想都后怕。谁知道这姐妹两感情如何呢,不过就算是再好的姐妹也有反目成仇的一天的。
  “我还真忘了给我拔牙的女医生叫啥名字了,呵呵,要不然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了。”我呵呵一笑。其实是与不是对于我*| lai |*说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很快就离开这里去南珠讨生活,相信以后都见不到这二人了吧。
  “是吧,* na *她kan到你的名字有没有什么反应呢?”茹小mei(女眉)想了一会,又试探的口吻问道。
  我呆了一↓,她gan 嘛这么问呢?这个女人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kan*| lai |*是一定要追问个究竟了。不过她这么一说,我倒是又想起*| lai |*了,好像* na *个美丽的女医生kan到我的病历本时是奇怪的问了我一句,你是秦天穷?
  当时我还觉得很惊诧,以为她认识我,可没有想到她却没有继续问↓去,反而转移话题说了别的。可现在响起*| lai |*,虽然女医生没有问我到底是不是秦天穷,但就茹小mei(女眉)的话,我猜测可能* na *个女医生真的是她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