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81章 死命令
  “你现在的状态不能拔牙,是不是这两天开始发炎了?牙齿痛?”
  医生知道这些并不奇怪,但我好奇的是为什么我不能拔牙,“请问,我今天为何不能拔牙呢?我的牙齿是痛得很厉害呢。”
  “牙齿在发炎所以不能拔掉,必须等炎症消失了再*| lai |*考虑拔牙。如果现在强行帮你拔了,会有后遗症的,到时候炎症一起并发了,就会麻烦。”女医生淡淡的解释道,她仿佛已经kan多了生老病死,所以讨论我的病情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
  这个时候即使我的心里对她有再多的欣赏,也都化为乌有了。她解释的虽然有点道理,可她不是医生么,我只想拔掉颗牙齿而已,难道还要跟给我牙齿不痛了再*| lai |*拔掉?如果我不痛了,肯定就不想拔了。
  所以我必须趁现在痛得厉害的时候赶jin 拔了,她不是医生么,难道连这点办法都没有么?我心里有些不* gao *兴了。
  虽然美女是用*| lai |*疼的,可美女医生确是给我们病患者解决痛苦的,她有责任为我排除疾病。想到这里,我说,“现在就拔了,我不想再拖↓去了。”我的口吻很坚决,有点↓达死命令的意思。
  我的话才说完,女医生突然朝我kan了一眼,这一眼包今口 han 的意思很多,有惊愕有不解也有一点恼怒。大概她做医生这么久没有遇到过敢当面对着她gan 得病患吧,我心里暗想,她不shuang XX大XX是应该的。
  可我也非常的不shuang XX大XX啊,我就是想拔颗牙,有这么难么?“你坚持要拔牙我也没办法,不过由此引起的并发症我就不负责了。”
  kankan,这是说的什么话,在她手↓chu *了事情她倒可以不负责了,再说了不就拔颗牙么,能chu *什么大事情呢?我有点藐视的眼神kan着她,真不知道外边两位小护士怎么kan到她一幅* na *么敬仰的神情,我kan她也不怎么的啊。
  女医生说完后,kan我没有回答,就再问了一遍,“你还是坚持要拔牙么?”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以此表明我的决心。
  “* na *好,你躺好,我先给你上麻药,然后再实施拔牙,你有没有任何的药物过敏?”女医生问我。
  我想了想,自从上次受*伤jin *医院,医生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我说不知道,结果医生什么也没说就给我注she 了麻药了。这次我还是这么回答,她会不会更加恼怒我呢?
  “我不知道什么药物过敏,”我还是这么回答了,她的秀美又是微微一皱,然后又kan了kan我。我发现只有在她感到为难或者气恼的时候才会正眼kan我,其他时候她都是对着空气和冰冷的器械在说话。
  “* na *行,你先躺好,我先给你注she 麻药,然后等十分钟我们再jin *行↓一步。”女医生尽职尽责的提醒我。我又一次点了点头,不是我不愿意说话,只是刚才张嘴的动作坐太久了,我的嘴巴身不得再张开了。
  重新躺好后,kan着女医生拿chu *了一个细长的针管然后xi 口及取了一些药液,再后*| lai |*她就让我再次张开了嘴巴。我不忍心再kan了,这刺jin *去的可是我的嘴巴啊,肯定非常的痛吧。
  我心里确实的忐忑不安着,然后闭jin 了双目,虽然眼睛是kan不到她的动作了,可心却感受的更深了。我觉察chu *有一个细细的针尖头慢慢的缓缓的刺jin *了我的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里,然后是一阵小小的刺痛感,接着又开始有点肿zhang (**月长**)。
  我正想开口询问,她提醒我,“现在在注she 麻药,不要说话。”我赶jin 不敢问了,然后乖乖的等着她注she 完。奇怪的是,到后*| lai |*却是越*| lai |*越肿zhang (**月长**),有点痛了,我忍不住###了一声,她猛di 一抽,针尖头就从我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里chu **| lai |*了。
  这个时候我的右边脸颊都有点麻麻的了,女医生又开始摆弄着台上的器械,准备给我jin *行↓一道工序了。我kan着她摆弄的有一些钳子,棉球,还有一把小锤子。天,她用这个锤子是*| lai |*做什么?难道想把我的牙齿捶碎在我嘴里,然后我吐chu **| lai |*就好了?
  虽然是打了麻药,可*ying *生生的从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里拔chu *一颗牙齿*| lai |*,应该还是很痛得吧,重要的是我老感觉这颗智齿长的特别的个大,而且又有韧* xing *。我这厢感觉自己的这颗智齿一定没有* na *么容易chu **| lai |*,这边女医生又开始准备妥当了。
  “张开嘴巴,我kankan麻药有没有到位。”女医生示意我张大嘴,她拿着一把镊子重新放jin *了我嘴里,然后突然又说,“有感觉么?”其实我正纳闷呢,她的镊子明明是放jin *了我嘴里,怎么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没有一点感觉,你用力点试试。”我回答道。“这样呢?”她又问。我重又说,“还是没啥感觉,你用点力啊。”
  我觉得女医生就是没有男医生这么占优势,她们的力气比较jiao (女乔)小,所以很多工作都是不能独自完成的,像现在只不过kankan我牙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痛不痛,都不能完成。我心里很纠结,越*| lai |*越不相信她的技术了,真后悔不该答应她拔掉牙齿啊。
  其实主意是我自己定的,但我却把责任推到了她身上,“可以了,我们jin *行↓一步吧,你的麻药起作用了。”女医生重又淡淡的说。
  我心一惊,最残酷的时候到了,终于要开始拔牙了,我又一次闭起了眼睛,深恐kan到血淋淋的画面。其实拔牙是在我嘴里,即使张着眼睛我也什么都kan不到。这个时候我只感觉有一个什么钳子在我嘴巴里使劲的搅动着。
  她的动作虽然是蛮* rou *和的,但我这个时候的感觉是特别的灵敏的,只觉得她每一↓动作都是打在我的心上。我能感觉到一把刀在割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声音,还有* na *种痛彻心扉的恐惧感。
  估计她是没有这种感觉的,因为她一↓一↓的很从容,而且她的眼神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闪躲。幸好打了麻药,否则让她这么一搅动我估计肠胃都要翻chu **| lai |*不可。
  我正jin 张着,突然又听到她咦了一声,这个时候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她又怎么了?“你这颗牙齿长得ting *坚固的,很难拔动,你稍等↓,我去找把打点的锤子*| lai |*。”说完也不等我反应,她叫了外面的护士让去找把大锤子。
  起先我还怀疑自己是听错了,可kan她又吩咐护士的时候确定了是说的锤子没错。天啦,我拔颗牙还要劳动锤子chu *面么?她有没有当我的嘴巴是吃饭的工具啊,居然要用锤子jin *去砸。
  光是想到* na *个场景我就忍不住的双* tui *开始打颤了,我决定还是不拔了,所以两* tui *自动自发的开始着di 准备↓床。可就在这个时候,护士小姐偏偏拿回了一把较大的锤子,至少比之前的要大好几倍。
  我真是后悔的想撞墙,这个赤脚医生,不会真的是想拿锤子*| lai |*敲我的牙齿吧。kan着女医生接过护士手中的锤子然后朝我一步步的走*| lai |*,我的心都停止了太哦动了。
  “躺好,马上就要jin *行了。”女医生开口说话了。
  我只好躺好,然后不敢再闭眼睛了,开玩笑,如果此时再闭上估计我心里都要发麻了,还是kan着她操作比较舒服点。我kan到她拿着一个锤子和一个尖针一样的东西朝我的嘴巴方向移过*| lai |*。
  “再把嘴巴张大点,尽量大点。”她又说,还要怎么大啊,我都已经张到了最大了,神啊,救救我吧。
  “不要的动。”女医生又说。我没动啊,只不过心里jin 张,所以body(* shen | ti *)有点颤动而已。不知道是不是麻药开始消退的缘故,我只觉得牙齿* na *一块开始有点隐隐作痛了。
  特别是她拿着锤子和尖针在敲打我的牙齿的时候,我的↓颌都发chu *了咚咚的敲打声,而且每一↓都震得我的脸不住颤动。她突然朝外面叫了一声,然后一个护士跑过*| lai |*,她让护士托住了我的↓颌,这样敲的时候就不会不住颤动了。
  护士用两个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托住了我的↓颌,然后她又开始敲打了,这次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的没* na *么厉害了。到底是行家,知道怎么样做是会避免更大的损失的。我听着* na *一声声的敲打声,离我的大脑是如此的接近我,我的心又禁不住开始发抖了起*| lai |*。
  “痛……”我开始无意识的###着,确实是很痛啊,真的痛到了我的心扉里了。到底是哪个欺爹的说不痛得,* na *我现在的感觉又是什么,如果这都不能算是痛得话。
  我见过女人生孩子,在别的医院不小心见到的,她们的叫喊声我至今都难以忘记,而此刻我就有这种感觉了,我想大声的喊chu **| lai |*,希望能缓解↓内心的不安。可这一点Yearn(*ke wang*)都是奢侈的,我根本发不chu *声音了。
  不得不说美女医生的手劲还是很大的,从她↓手之狠就kan的chu **| lai |*。而且她有点麻木不仁了,也可能是职业习惯了,总之她现在的动作震得让我痛不yu (谷欠)生。
  世上最大的恐惧不是死亡,而是提前知道了自己死亡的过程,然后不得不遵循这个过程慢慢体验死亡的感觉。
  我现在就有这种感触了,耳边听着一声声的敲击,感觉自己的↓颌都要被人敲↓*| lai |*一样。就在我真的快要崩溃的时候,敲击声停止了,然后无任何痛楚的,女医生告诉我,“好了,***了。”
  我的眼睛刚刚已经不自禁的闭上了,此刻猛然睁开*| lai |*,然后kan到女医生从我嘴里shen chu *的镊子上夹着一颗带血的牙齿。这个就是我宝贵的智齿么?可现在kan上去,血糊糊的,也kan不chu *什么特别之处*| lai |*啊。
  女医生没有让我能多瞻仰一↓我的牙齿,她放到了盘子里,然后拿chu *一个white(* bai se *)的东西,我也没kan清是什么,就放到了我的嘴巴里,好像就是拔chu *智齿的di 方。她又拿chu *了一个浸满了药汁的棉球也塞到了刚才拔chu *智齿的di 方。
  “半个小时后,自行把棉球拿chu **| lai |*,现在你闭jin 嘴巴然后把刚刚的* na *个棉球压jin ,尽量咬jin ,这样止血快点。”女医生警告我不要太轻率了,她是kan到我如释重负的表情。
  “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么?”比如要戒烟戒酒,戒女色之类啊,我暗想,应该会有的吧。
  “你倒ting *积极,要是刚刚也有现在这么坦然就好了,你刚刚jin 张的差点让我的手都拿不稳钳子了。真是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这么怕痛的。”女医生说着居然笑弯了眼,之所以知道她在笑,也是因为她shui *汪汪的大眼睛现在呈现的是月牙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