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80章 更大的难题
  “我知道的,谢谢王伯伯,改(曰)ri 有空一定登门好好道谢。还有,奇骏这小(jia huo )也老吵着要吃伯母做的饭菜呢。”奇骏是标准的美食家,平(曰)ri 里小漫只要炒菜哪个程序少了,他都能吃chu **| lai |*。
  不是说盐不够,就是说菜炒老了,他这也不是挑食,是给小漫的好手艺惯chu **| lai |*的。我现在胃口也开始有点挑了,估计也是小漫的手艺惹的祸。
  “* na *好啊,就是盼着你们能常*| lai |*,还有小漫跟奇骏,多久都没kan到我的小孙子了……哦,不对,是我的gan 孙子。”王市长大概是太喜欢奇骏了,居然说是他的孙子,kan*| lai |*老人是疼小孩的,这句话果然没错啊。
  我笑着应允了他的请求,答应他以后只要有时间一定带奇骏去kankan他老人家,王市长这才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有一句话说得好,有时候你必须懂得放手,才能明White(颜色bai )是否真的值得拥有。可往往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不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明知道会失去还是不愿放手,最后弄得两败俱伤。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深刻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的,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其实自己一直都在走错误的老路子,事情很简单,起因是我一直最珍贵也最头疼的智齿。
  * na *天走在大街上,我突然发现自己的牙齿开始隐隐作疼,其实早些天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牙龈有点上huo *了。记得不知道是哪位家长告诉我,一个人如果多长了一颗牙齿,俗称智齿,拥有这颗智齿的人都会很聪明。
  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聪明,可很小的时候,* na *位家长就跟我说,我比同龄的小朋友要聪明很多。由此,我就开始沾沾自喜觉得拥有* na *么一颗伟大的智齿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当然少不了在小朋友面前炫耀了,经常会是不是的张开小嘴让大家参观,我估*着现在我嘴巴比较大可能跟* na *个时候张开的频率太多了也有关系。因为有了这颗智齿,我发现自己的人生也有了突飞猛jin *的变化。
  且不说吃嘛嘛香了,单就笑容都美妙了千百倍,我每次跟人笑的时候都努力的张开嘴巴露chu *标准的八颗大White(颜色bai )牙。其实我是想露的更多点的,但是嘴巴没* na *么大,所以不能勉为其难了。
  随着年龄的(曰)ri 益增长,我却发现这颗智齿给我带*| lai |*的正面效应远没有负面影响* na *么大。虽然我是越*| lai |*越聪明了,当然是我自己发现的,身边也有个别的狐朋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友也这么说,但是我却遇到了一个更大的难题。
  每到吃huo *锅的季节,冬天,我的智齿就会不定期或是定期的发作,它牵动的是我整个的右侧边的牙龈,还有我的hou long。每次智齿发作的时候我的牙龈就会又肿又痛,然后还会影响到我的扁桃体发炎。
  刚开始* na *会我还能忍得住,即使右边脸肿的跟猪头一样,我都坚持不去医院打针* chi yao *。我从小就讨厌医院的药shui *味,更害怕打针,其实我真的很怕痛。
  虽然牙龈的痛让我很难受,但长痛是微微的,可短痛虽然只有* na *么一↓,但却是非常剧烈的,我担心自己是否承受得住。直到痛得连嘴巴都张不开,然后只能猛喝稀饭吞咽↓去的时候,我才不情不愿的去药店buy(中文:gou mai)消炎药*| lai |*吃。
  据说西药吃多了对body(* shen | ti *)不好,于是我只好buy(中文:gou mai)黄连上清片之类的中药,可效果非常不明显。因为这颗智齿我是痛苦了差不多十年了,从没了the first time(di yi ci )之后智齿就开始每年不定期或定期的找我的麻烦。
  我后*| lai |*都开始怀疑智齿的发作是不是跟ml的频率一样* gao *了。直到今天,智齿又开始发作了,这次*| lai |*的有点剧烈。明明昨晚才开始微微痛,然后我还让杨微给我熬了稀饭,喝了几大碗泻huo *的,但显然并无太大的功效。
  早上开始我就感觉右边脸颊有点发hot(英文:hot,中文:re ),我便想着chu *去走走可能会好点,呼xi 口及↓新鲜的空气嘛。可到了这个时刻,发现hou long也有点痛了,该死的扁桃体炎也发作了。
  我捂着半边脸颊在路边徘徊着,此时我的心里斗争不断,因为在我的面前赫然屹立着一个宏伟的建筑,市第三医院。最近没少*| lai |*这里,不是因为这个病了就是* na *个摔断了* tui *什么的,所以再熟悉不过了。
  我脑海里斗争的是究竟要不要jin *去,可这次不只是简单的拿药打针这么简单了,因为我此刻心里有了一个崭新的决定:拔掉这颗可恶的智齿。
  据说拔牙有无痛这种说法,打了麻药就是属于无痛的一种了,当然这种* gao *科技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的,就如无痛人流一样的也是时代新兴产物。
  我是没机会体验无痛人流了,就体验一↓这个无痛拔牙吧,kan着厅里的大广告栏我暗想。于是便果断的挂了号,然后*| lai |*到牙科。
  妈呀,今天不是周末啊,可人*| lai |*人往的倒是有不少人jin *jin *chu *chu *的,不过牙科人不多,多的是楼上的妇科。这年头的妇科病得人不少,*| lai |*kan妇科病的人当然也不会少,而且多以年轻的女孩子为主,想也知道她们是*| lai |*做什么的。
  我边叹息了一会,然后找到了牙科的护士台,只见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在兴* gao *采烈的聊着天,我把病历本递过去她们也不接,也没任何别的反应。kan*| lai |*她们的眼里只有彼此了,我不得不chu *声提醒了她们一↓。
  “呃,请问我的病历本应该交到哪里呢?”我记忆力是要编号,然后等候着,听到叫自己号了才jin *去的。
  “放这里吧,等↓自然会叫你的。”被打断了聊天兴致的女孩之一没好气的kan了我一眼,然后突然眼睛又有点发亮了。我就知道是这幅情景,本人长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可是很多少妇心目中的理想人选啊。
  我这厢自命不凡的得意着,突然kan到我前面的两个护士都恭敬的站起*| lai |*,然后点头叫了一声,“茹医生好!”丫的,原*| lai |*不是因为kan到我才眼睛发亮的,是因为我后面的(jia huo )啊,到底是怎样的帅哥呢,居然比我还发光发彩,我诧异的转过头。
  汗滴滴,居然是一个戴着White(颜色bai )口zhao穿着White(颜色bai )大褂的女医生,虽然口zhao遮住了她几乎大半个脸蛋。我还是觉得这一定是一个绝顶的美女,都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我现在就发觉这扇窗户特别的明亮美丽。
  她露在口zhao外面的两双shui *汪汪的大眼睛特别的迷人,还有窈窕的身材虽然穿着White(颜色bai )大褂却也隐约可见,这样的大众医生打扮居然能让我觉得很美丽?我感觉自己是不是因为牙痛失去了判断美丑的标准了,可越kan越觉得面前的这个一声真的很美。
  她美在一种气质,和* na *双shui *汪汪的眼睛里透chu *的神采。当我知道她就是呆会要拔掉我* na *颗珍贵的智齿的医生时,我的欣赏之情dang 然无存了。
  倒不是因为她一↓就不美丽了,而是因为自己的生死都交托在她手上,当然就没有闲情逸致*| lai |*欣赏她的美了。只万般祈祷呆会她↓手能轻一点,不要让我长痛不堪就好了。
  kan着美女一声纤细的手臂和修长的手指,想她的力气也大不到哪里去才对。我这厢正发着呆,护士已经叫我jin *去了,而面前的美女医生早已戴好了手套在里面等着我。
  从jin *到病房开始,我就有点jin 张了,特别是kan到她严禁以待的样子,我就更像跑了。其实我一个堂堂的五尺男儿,不应该这么畏首畏尾的,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有点发抖的双* tui *。
  我是真的有点怕医院啊,妈啊,谁*| lai |*救我tuo *离苦海,我一定烧* gao *香拜佛祖去。“不要太担心了,我先帮你检查↓你的牙齿情况,*| lai |*,躺在这里。”美女医生大概是kanchu *了我的窘态,她开口安慰了我,声音也是* na *么温* rou *甜美,我放心多了。
  轻轻的走过去,然后kan着她面前的一张病床,只容一人躺着,可以抬* gao *放低,此刻这个床已经被放到了她坐着可以够到我的脸的* gao *度。我慢慢的躺了上去,然后头正对着她的眼睛了。
  这个时候我居然有了一丝幻想,如果这里不是医院,这张床不是在病房里,她不是医生,不,即使她是医生也没关系,然后……
  “请把嘴张开,尽量张大点,”我的思绪又一次被打断了,只见美女医生正拿着一个探照灯和一个镊子准备kan我的牙齿。
  我突然想起了上午吃了一个洋葱烤饼,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味道,这个洋葱的味道是很熏人的,特别是被吃↓去后嘴里残留的。我想到此,不敢张开嘴,真后悔*| lai |*之前没有嚼点口香糖,这样也不会在美女一声面前失去面子了。
  可我怎么会想到是一个女医生*| lai |*为我kan病呢,哎,我心里懊恼着,此刻美女医生又在催促我了。kan着她有些不耐的眼神,我只好把心一横,即使她真的闻到了什么不好的味道,我只当不知道了,反正以后也不会见面的。
  “咦?”突然美女医生开口了,我心一jin ,难道是觉得我口里味道太重,所以受不了了?可我不敢转动我的脸,因为她的镊子此时还在我嘴里,我只好转动眼珠子,突然kan到她蒙着大口zhao的脸。
  我想到了,她既然蒙着大口zhao,就一定闻不到什么味道才对,所以这声咦应该不是针对我的。女医生咦了一↓后,也不说话了,只管拿着镊子在我口里这里敲敲* na *里探探。
  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着,就担心她嘴里会不会爆chu *一句:你要尽快动手术,否则后果很严重。我在电视剧里也是这么经常kan到有这些画面的,所以心里jin 张啊。
  女医生显然没有kan到我的jin 张,她秀眉微皱着,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事情,但是手头的敲打动作倒是停了↓*| lai |*。我的嘴巴都张的有点酸痛了,好像赶jin 闭上,然后好好休息↓。
  到了这个时候我突然有点舍不得我的智齿了,万一女医生说立刻拔掉,* na *我以后岂不是就没有了这颗小东西了?我会习惯么?它可是陪伴了我童年无数欢乐的时光啊。
  人是要失去才懂得珍惜,我现在就快要失去我的智齿了,虽然它让我曾经快乐,可现在确实痛楚不堪,我不能再留恋它了。主意已定,我正待要跟女医生说千万要把我的智齿拔掉时,她突然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