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9章 怪异的行为
  这两样我都不能惹,也不想去沾上不必要的麻烦,为今之计我最常想的事情就是尽快的的壮大自己的事业。让我的女人和孩子都能过上好点的生活,虽然现在这样也幸福了,但是如果有更好的生活环境我心里也会觉得舒服些。
  “老公,你愣着gan 啥,我们先把婚纱照拍了吧?”王敏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这妮子是kan这套婚纱好kan,想趁hot(英文:hot,中文:re )打铁的先把内景给拍了。丁亮当然是忙不迭的应允了过去,我和杨微牵着手呆在一边kan着她们。
  我kan着杨微平静温* rou *的面孔,突然心生一动,“微微,我们也拍一套婚纱照吧?你挑你自己最喜欢的婚纱穿。”
  “啊?你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个了?怎么突然想跟我拍婚纱照了?”杨微没有如我预期的欣喜若狂,她觉得我这个行为有点怪异。
  “敏敏她们也在拍了,我也想拍一套留个纪念,*| lai |*嘛?”我索* xing *跟杨微撒起了jiao (女乔)。
  “可……可让小漫她们知道了不好吧,我们两好像是偷偷的的一样……她们知道了会不会心里不舒服嗯?”原*| lai |*杨微是在担心这个事情啊,我忍不住笑了。
  其实杨微一直都是一副舍己为人的好心态,特别是在对待感情这个事也是如此。我心里还是ting *感激她的,这样就更加坚定了我要跟她一起拍一套漂亮的值得纪念的婚纱照的决心。
  “微微,我们拍了拿回去给她们kan,如果她们想拍再拍就是了,虽然我给不了你们一个完美的婚礼,但婚纱照还是可以的,是不?”
  我有点大众的味道了,虽然我知道说这个话微微肯定要伤心的,但为了哄她拍婚纱照也只能chu *此↓策了。
  “* na *好吧,不过,拍完后一定要拿给她们kan,不然以后给她们知道了,肯定心里不舒服的,就说这次我们是顺便拍↓好玩的啊。”杨微不放心的嘱咐我。
  这个世上有很多女人,杨微是我见过最另类的一个,她的儒雅大度和* gao *贵大方是我最钦佩的,也是最喜欢的。
  城市好比女人,White(颜色bai )天我们kan见的只是大施粉黛的脸蛋,待到夜深时才可以见到她卸妆后的容颜,* na *才是最真实的。
  晚上我跟杨微走在凉风习习的街道上,我们都深有感触。今天这一天忙的够呛,先是帮王敏和丁亮摆弄好了她们的事情,然后我们自己也拍了一套价值不菲的婚纱照。
  the first time(di yi ci )kan杨微穿婚纱照的样子,我惊为天人,这么美的仙女应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啊。她穿着婚纱款款向我走*| lai |*的时候,我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眼里心里都只有她的美丽倩影。
  估计是我穿着婚礼服的帅气*样也惊住了她,她的眼里心里也只有我一个,我们两情款款的对视着,已经忘记了周围的所有人和物。就在我们凝望的时候,旁边不经意的掠过一道惊鸿之瞥,* na *是茹小mei(女眉)探寻的目光。
  跟杨微这样漫步在街道上,就两个人静静的彼此挽着走着,这还是头一次。我们的心情都异常的平静和温和。杨微的头轻轻的靠在我的肩头,我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此时真是无声胜有声。
  良久,就这么走了一条街,街尾,我们彼此站定,对视,然后哈哈一笑,这就是我们此刻的幸福心情。没有玫瑰和Red(* hong *)酒,没有西餐厅和晚礼服,有的只是彼此真心的爱惜,我要的又何尝不是这些呢?
  杨微突然踮起脚尖吻了我的额头,我很意外的惊愕住了,她可是从*| lai |*不这么主动chu *击的啊。她微微一笑,“今天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曰)ri 子啊,我们的the first time(di yi ci )……”我不解,皱眉头想了一↓,便明White(颜色bai )她的意思了。
  她是在说我们的婚纱照还有此时的漫步,杨微的心情我能理解,也很酸楚。说到底我还是个多情之人,身边从不缺乏女人,也不缺乏爱。可我跟杨微的这一段情确实坎坷了很长的路。
  我问她,“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也许这个问题*| lai |*的太晚,这个时候说也有点大煞风景。我们此时正互拥着坐在小区的长凳上,夜空的星星点点,都是最美的点缀。
  “不记得了,你呢?又是从何时开始喜欢我的?”杨微调皮一笑,侧着头kan我。她的皮肤White(颜色bai )里透Red(* hong *),弯弯的柳叶眉,没有经过任何人工修饰的shui *汪汪大眼睛,我kan的心yang (羊羊羊),禁不住侧过身去吻住了她的Red(* hong *)唇。
  “还没回答我呢,撒赖,不理你了……”她居然hands(*yong * shou *)挡住了我的jin *攻,然后不依不挠的要我一定要说。
  我没奈何,只好装作深思了一会,然后说,“其实从很早很早的时候我就对你有了感觉,还记得你开着huo *Red(* hong *)色跑车从我面前风驰而过的时候,你的美丽容貌就已经深深印入了我的脑海里,还有我每次有难的时候都是你及时shen chu *援手,微微,我真的很爱你!”
  趁此机会我还不赶jin 表明心迹,就是傻的。我的深情并茂的一番表White(颜色bai )果然让杨微潸然落泪,她梨flower (hua )带雨的表情让我忍不住心疼到心窝里了,我拥住了她,趁机低头堵住了她的Red(* hong *)唇。
  良久,我们才放开彼此,沉浸在这一刻的光阴,不忍再想多余的事情。
  爱上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更是一份甘心承受的苦,只有这样无si 禾厶奉献着的感情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在外面吃了一顿*** feng ***盛的晚餐,虽然也是价值不菲,可是我一再要求之↓杨微也就没* na *么坚持了。回到家的时候,杨微第一时间把我们今天拍的婚纱照拿chu **| lai |*给大家kan。
  杨倩率先抢了过去,她兴chong *chong *的嚷着,“让我kankan,是什么好东西啊……”余↓的话消失在她的惊呆中,省略了十余字。
  “怎么了?让我kankan,咦,这不是微微跟秦的合影么?今天不是你们去当伴娘伴郎么?怎么倒自己拍起了婚纱照了,呵呵。”小漫也拿了一张过去kan,然后笑着说。
  “就是嘛,微微,你太不够意思了,拍婚纱照也不叫上我,就你跟秦二人拍,羡慕死我们了。”杨倩也不依道。
  “知道了,就知道你们会计较这个,你kan,我这不是把样品拿回*| lai |*你们kan了么,到时候啊,你们觉得哪个造型比较好,哪套衣服比较靓,就可以直接去婚纱店拍了嘛。”杨微向大家解释道。
  “真的?你是给我们做示范啊?我们也可以去拍么?”杨倩兴奋的说。
  我也点了点头,“反正人家老板娘都找我做模特了,以后我就免费给你们当绿叶,*| lai |*衬托这些jiao (女乔)艳的flower (hua )朵啊。”
  “把奇骏也叫上,我们拍全家福去,哈哈。”小lang不甘寂寞的探过头*| lai |*说。
  “就算叫奇骏,也不会让你去的,你算哪根葱啊。”杨倩没好气的反问小lang。
  “* na *你又算什么?你是小漫的sister(* mei mei *),我难道不是我姐姐的di di 啊,这话倒稀奇了,我要不能去,你更加不能去了。”小lang不甘示弱的说。
  “你,你……”杨倩气的拿相框对着小lang砸去,小lang连忙躲到沙发后面,还拌着鬼脸,“你打不到,气死你!”
  我和其余二女对视一眼,赶jin 捡起了沙发上散落的相片然后齐齐奔屋里去也。幸好奇骏睡着了,要不然就不只是二人大战了,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情景,他怎么肯放过嗯。
  人的记忆是短暂和间断* xing *的,但偶尔又会时不时的回想一↓,所以当王市长给我*| lai |*电话的时候,我感觉有点陌生了。
  “天穷啊,都快把我这糟老头子忘记了吧?这么久都不*| lai |*kan我了。”王市长在电话* na *端故意生气的说。
  我赶忙笑着说,“哪能啊,就是觉得您工作* na *么忙,老去打扰您也不太好意思的。”其实我说的多半也是事实,王市长自从转正之后,要忙的工作太多了,我一个人微言轻的人老去叨扰也不是回事。
  “你*| lai |*kan我怎么算是打扰呢,我* gao *兴好*| lai |*不及呢,这次敏敏的婚礼听说了吧,你可一定要*| lai |*参加啊。”王市长原*| lai |*是为了这个事情*| lai |*的,我这就放心多了,一般的平民百姓都很怕跟官打交道的,非死即伤。
  “这个是一定,她们两个我还是媒人呢,怎么能错过。”我笑呵呵的说。
  “另外有一事,听敏敏说你就要去南珠了?”没有想到消息走漏的这么快,连王市长都知道了,肯定是王敏* na *丫头说的。
  “是啊,王伯伯,我准备去南珠从头*| lai |*过,等参加完敏敏的婚礼就去。”我应道。“* na *是好事啊,只是南珠* na *边你人生di 不熟的,刚开始去的话,肯定是要准备吃苦的,你有心理准备了吧?”王市长是真的关心我呢,句句透着温馨。
  我点了点头,想到他kan不见,连忙说,“已经有心理准备了,这场*ying *仗迟早是要打的,我还年轻不怕吃苦。”
  “年轻人有这种想法固然不错,只是……唉,我是担心你啊,* na *边的市委书记姓谭,我跟他也算是有点交情,我会帮你事先打好招呼的,如果需要政府方面的支持,就可以找他啊。”王市长说。
  这茬子,丁亮才介绍了一个警察局副局长叶宇给我认识,这厢又给我介绍了个市委书记,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王伯伯,这怎么好麻烦您啊,您kan,我都不知道怎么谢谢你了。”我说的实话,现在满心里都是深深的感动。
  我跟王市长其实交情不大,即使有也是介于朋友之间了,但他却屡屡的对我多加关照,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而且在他身上我总感觉到一种父爱的感觉,就好像他给与我的就是父亲的深沉般的爱。
  不过这些我是不会跟他说的,我把它们都埋藏在心理面,谁都不会说。这个是我个人的秘密,自从从小失去了爸妈,我就一直没有真切的感受过父爱和母爱,虽然叔伯对我很好,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爸妈。
  这也是我内心里永久的痛啊,我平(曰)ri 里乐观的背面其实还是有数不清的伤痛的。
  “我们之间就不用说谢谢的事情了,我可是拿你当敏敏的亲生哥哥一般kan待啊,敏敏平(曰)ri 里老把你挂在嘴边。”王市长笑呵呵的说。
  这倒是真的,我在心里也把王敏当作自己的亲生sister(* mei mei *)*| lai |*kan的,所以才fei *shui *不落外人田的把她介绍给丁亮了。好哥们跟自己的好sister(* mei mei *)配对,是世界上再合适不过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