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8章 屈服在女人的***之↓
  想了想,我也笑的千jiao (女乔)百mei(女眉)的说,“有些东西明知是罂粟也要去尝试么?难道就不会用大脑思考↓?”其实我暗di 里指的是茹小mei(女眉)她就是有毒的药,即使我有心也不会轻易的去碰触,这可是要命的事。
  杨微在一边kan我们一*| lai |*一往的,早就kan的有些坐不住了,她见我们的huo *药味越*| lai |*越重,赶忙说,“你们啊,都别争了,小mei(女眉),其实秦过两天就要去南珠了,他估计是接受不了你的盛情了,以后吧,好么?”
  杨微这么说一*| lai |*不伤了彼此的和气,二*| lai |*也为我挣得了面子,这不是委婉的帮我拒绝了嘛。就知道杨微是向着我的,kan我跟陌生女人在一起她也不会像杨倩一样大吃风醋,这才是我喜欢的女人。
  我心满意得的一笑,然后用力揽住了杨微的肩膀,挑衅似的的朝茹小mei(女眉)一笑。这丫的,估计现在气的嘴都歪了,只是她也没让我们瞧见而已。
  我反观茹小mei(女眉),她居然奇怪的笑了,不仅在笑,而且口里还说,“原*| lai |*如此,* na *真是后会有期了!”
  什么后会有期?她不是一↓被我们气傻了吧,也罢,这可能是人家挽回颜面的一点充气场的话罢了。我没再顾着研究茹小mei(女眉)这个奇怪的笑是*| lai |*源于什么目的,因为王敏又在大呼小叫我过去了。
  我跟杨微说了一声,赶忙感到王敏* na *边,这妮子居然指着丁亮大声跟我说,“秦哥哥,你kan他,他,他欺负我。”
  姑nai (*&女乃*&)nai (*&女乃*&),这个时候你可是母凭子贵谁敢欺负你啊,不躲着你让着你就不错了。不过这些话我可没敢说chu *口,我要说了,这里不黄河| fan lan (形容太多了)才怪,单kan她现在这个样子,就有沆瀣一气的趋势。
  我再kan一旁的丁亮,这老小子苦着个脸委屈的呆在一旁,活该,谁让你先上车后补票的,这就是我的真实写照啊。我心里还是有点幸灾乐祸的,谁让他丁亮这么块就☆ɡao 扌高☆定了美人,比我的speed(*su du*)还神速呢。
  这老小此刻委屈个小脸耷拉着,两道焦急又慌张的目光打在我脸上,估计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了。我当然不能辜负他的期望了,于是我转脸望着王敏,然后说,“敏敏,到底怎么回事了?你说清楚啊。”
  王敏抽噎着,低低的说,“我说要穿v领的米黄色婚纱,可他非得说要穿* gao *领的white(* bai se *)婚纱,你说结婚这辈子我就只有一次,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 lai |*jin *行,我宁愿不结了。”
  王敏的激动情绪我是kan在眼里的,丁亮这老小子敢情还不知道女人这辈子最kan重的就是结婚这档子事了。其实也不奇怪,在我们男人眼里,虽然结婚也只打算结这么一次,但却没有女人kan的重要。
  像戒指啊,婚纱啊,房子啊,这些物质的外在东西男人通常都没有女人kan的重要,其实也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心里,但事实就是如此。
  不过,我突然知道症结在哪里了,结婚是人一辈子的大事,虚荣心当然每个人都会有的,王敏此刻估计也不完全是虚荣心了,她本*| lai |*就比同龄女孩的身份*| lai |*的jiao (女乔)贵,自然想法和观点就同别人不一样了。
  和女* xing *争辩是不明智的,无论这个女* xing *是不是明智。我当然不会傻的去跟王敏争论这个婚纱用* gao *领还是v领的合适,是white(* bai se *)还是米黄色周正,我把矛头对准了丁亮。
  男人不欺男人,天都欺,这句话都不知道是谁说的了,但我还是深刻赞同的,特别是kan到丁亮这张很欠揍的委屈小脸时。
  “敏敏说的是真的?”我问他,然后他重重的点了点头,yu (谷欠)言又止的kan了王敏一眼,**嗫嚅了几↓,终是什么都没说。果然是屈服在女人的***之↓了,我最鄙视这种男人了,虽然我偶尔也会屈服* na *么一两↓。
  “* na *你为何不同意她的想法?”我又问。
  这↓他知道摇头了,还急急的说了chu **| lai |*,“我爸妈都是警察chu *身的,她们现在退休了,可她们特保守,是一定接受不了除white(* bai se *)以外的颜色作为婚纱的,况且v领也开的太低,到时候走光了怎么办?”
  我听了丁亮的话,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然后就kan向王敏。
  她立刻意会了我的意思,也大叫起*| lai |*,“可是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怎么能老是拿大人的意见*| lai |*衡量我们,而且你都答应我了,结婚的事都听我的,这个时候又反悔了,我……我不结了。”
  王敏一说完,丁亮的苦瓜脸就更甚了,他求救的眼神kan向我。还不都是你自己惹的祸,既然做不到就不要乱答应人家女孩子嘛,这↓上了车了,你还想让人家↓车不成,我用眼神朝丁亮抛chu *了这个意思。
  他鉴定的摇了摇头,意思是绝对不让王敏↓车,* na *不就结了,我心里暗想,既然不想让人家↓车,就得buy(中文:gou mai)票啊,这个就要根据人家女孩子的意思坐了。
  我重又朝丁亮说,“敏敏说的你也听到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说不定你爸MD思想也开通了呢,不是还有很多人都luo 婚么?我们至少还穿了婚纱不是?”
  “人家虽然是luo 婚,但没有穿的这么*bao & lu*啊……”“你敢说?你再说?”王敏凶巴巴的。
  真是没有想到王敏凶起*| lai |*的样子还真是有巾帼的气势,连丁亮这等伟男子都不吭一声了。
  正当我们纠结在此的时候,杨微跟茹小mei(女眉)过*| lai |*kankan怎么回事,微微问清了这里的情况,然后笑着说,“有能工巧匠在此,你们都不善于利用↓,真是lang费了小mei(女眉)这个人才了。”
  啊?对啊,怎么没有想到呢,茹小mei(女眉)设计婚纱* na *可是一等一的好手啊,在业内都是被人广为称赞的。虽然我也才是第一天认识她,但听闻她的名号可是很久了,不过都是杨微她们给念叨的。
  “真的么?茹姐姐会帮我么?我不想穿* na *个* gao *领的white(* bai se *)婚纱,太土了,这样穿chu *去我倒宁愿不结婚了。”王敏气鼓鼓的说。
  “说什么傻话呢,能不结婚么?你们都有了爱情结晶了。以后这种话可不许再说了。”杨微安慰王敏道。
  “是啊,今天可是大喜的(曰)ri 子,不要愁着个脸了,给我点面子,都不要争了,微微和敏敏跟我jin **| lai |*里间,我们商量↓改动kankan。”二女尾随茹小mei(女眉)jin *去里面试衣服了。
  我和丁亮这才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有茹小mei(女眉)在,今天估计就要倒大霉了,依照王敏的* xing *子,不把这里闹个天翻di 覆才怪。我倒是真☆ɡao 扌高☆不懂了,当初介绍王敏给丁亮认识不过也是一时兴起罢了,没有想到两人果然就修成正果了。
  只是现在kan*| lai |*,这两人的差异还是ting *大的,无论是思想还是行为方面,都存在着较大的横(gou),这以后结婚了,吵吵闹闹是难免的,只希望不要弄chu *大娄子就好了。
  “这丫头够难应付的,是不是?你以后可要准备做忍者神龟了。”我笑着对丁亮说。
  他倒放↓了他的苦瓜脸了,而且说到王敏突然一脸的笑意,“其实敏敏多数时候都是很可爱的,她特别喜欢笑,一笑就有一对小酒窝。今天要不是考虑到我爸妈,我都愿意ting *她的话了,其实结婚穿什么我都不介意,主要是跟谁结婚。”
  我听了心里也ting *认同的,绝对想不到丁亮还有这等觉悟,只希望王敏能及时明White(颜色bai )他的内心真正想法就好了。
  “听说你就快要到南珠去了?* na *里可不好混,我一个师哥在* na *边的警局当差,说是* na *里治安非常乱,小偷小*的是常见,还有杀人的事件屡屡发生,你不担心么?”
  “这个我还真不担心,我唯一在意的是* na *里究竟适不适合我*| lai |*发展,只想尽快壮大自己的事业了,不想再一事无成↓去。”我深深的感叹,这也是我目前*| lai |*说最重要的事情了。
  “嗯,* na *也好,男人嘛,总该是要多吃点苦头的,否则怎么叫伟岸的男人呢。哈哈。”丁亮跟我对拍了一↓手掌,我们彼此哈哈大笑,只有男人才真正的明White(颜色bai )男人啊。
  丁亮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说,“你到* na *以后,可以去拜访南珠市的警察局副局长,他叫叶宇,是我的同门师哥,虽然我们几年不见了,但感情一直很好。我稍候会打电话把你的情况告诉他的,有什么事找他帮忙就对了。”
  我感激的拍了拍丁亮的肩膀,这才是好兄di 啊,一切尽在不言中。正说着,三女都chu **| lai |*了,杨微和茹小mei(女眉)走在前面,她们一脸的笑意,我们知道事情是yuan *满完成了。
  然后王敏惊艳登场,我们kan的眼睛都直了,只不过一个多小时,王敏身上的婚纱彻底改头换面了。
  * gao *领的white(* bai se *)婚纱已经被改成了v领带雪纺边的米色,其实也不是绝对的米色,white(* bai se *)和米黄色相间,主调还是white(* bai se *),只是多加了米黄色的滚边,显得这个婚纱更是别具特色。
  王敏也* gao *兴的在原di 转着圈儿,然后兴* gao *采烈的喊着,“老公,你帮我kankan,这样该是不是漂亮多了?是不是?”
  丁亮连忙点头,确实如此,虽然还是v领,可因为多了一层雪纺边遮掩着,显得既xing *gan *又不*bao & lu*,既* gao *贵又大方。这↓不仅老人家* na *边能交代过去了,连王敏自己也是喜欢的不得了。
  我们都点头称笑,可算是领教了一回茹小mei(女眉)的好手艺了。“小mei(女眉)为敏敏的婚事,可算是尽心尽力了,一般人都还求不到她*| lai |*亲自动手呢。”
  “谁让我跟你们的交情深呢?是不是?”茹小mei(女眉)明明是对着杨微说的,可她话里话外的我老感觉是chong *着我*| lai |*的。是我自多,而是此女的眼神老是有意无意的瞟向我,不误会都难。
  而且我男人的第六感向*| lai |*都是ting *灵敏的,虽然初识茹小mei(女眉),但她的绝代风姿确实是很多女人都望尘莫及的,说对她不心动* na *是假的。但这个女人不仅背景雄厚,而且为人也很是神秘,不仅没人知道她真正的后台,连她的家人都无从知晓。
  之所以说她背景雄厚,是因为在这个di 段能拥有这样一个* gao *档的婚纱店,没有身价百万是拿不↓的。单kan她一个年轻女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耐,而且她的一举一动都透漏着* gao *贵的神态,不是富家千金就一定是官家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