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7章 美女如云
  kan到这两个大小孩,我们都忍不住哈哈笑起*| lai |*。
  第二天上午,我陪奇骏到公园里玩耍,好巧不巧的碰到了廖小琴和小军也在* na *边。奇骏kan到小军,兴* gao *采烈的跑过去,拉着他的手要他陪他玩。小军kan到我们过*| lai |*,他礼貌的朝我叫了一声,“亲叔叔。”
  “乖,”我笑着**小军的头,一段时间不见,仿佛又长* gao *了点了。“小军长的真快啊,好像又长个了啊。”我笑着跟廖小琴说。
  “这孩子就是成天不吃饭,喜欢吃零食,你kan这个身子板都没奇骏结实呢。”廖小琴有些疼惜又有些恼怒的说。其实廖小琴这么说有点夸张了,任凭谁都知道一个六七岁的小孩怎么去跟一个三岁多的小孩比呢。
  但奇骏确实饭量比较大,一餐要吃一大碗饭的,而且从不挑食。据叔父说我从小也不挑食的,儿子这点随我。现在的小孩子多半都是挑食的(jia huo ),所以家里如果不放点零食是根本应付不了孩子的**的。
  我能理解廖小琴的想法,所以也笑着说,“其实只要孩子什么都吃点,营养也均衡了,这个时候的孩子多动,是胖不起*| lai |*的,瘦点反而更好运动呢”廖小琴听了我的话,突然转过头*| lai |*奇怪的kan了我一眼。
  我迎着她的目光kan过去,不知道她为何这么kan我,突然她在我的注视↓玉面泛Red(* hong *)了。她今天穿一件鹅黄色的lei si边的休闲衬衣,**是一条同色系的裙子,披散着卷发,整个人都散发chu *一种慵懒致命的xi 口及引力。
  不得不说,廖小琴的打扮是非常迷人的,特别是* na *一双mei(女眉)眼,近kan之↓,睫mao *又浓又密,眼睛shui *汪汪的。我都感觉自己快要陷jin *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奇骏的喊叫声,“小军哥哥,你怎么了?”
  我和廖小琴听到声音赶忙跑过去,之间小军卡在一个游戏玩具里chu *不*| lai |*,他弱小的身子可怜兮兮的窝在里面,一动都不能动。这个游戏我小时候玩过,jin *去容易chu **| lai |*难,没有一定技巧是不容易chu **| lai |*的。
  而且小孩子一般都喜欢钻jin *去,如果没有大人在边上,他一旦急于chu **| lai |*,只会越卡越jin ,所以这个游戏其实是相当危险的,我个人不推荐小孩子玩。不过因为玩过无数遍了,所以我心知肚明如何能快速的解围。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小军,你不要着急,妈妈给你想办法啊,你不要哭啊。”廖小琴急的拿chu *手机就要拨电话。
  我赶忙制止住了她,让她收回了手机,然后说,“其实这个游戏不难的,你先跟奇骏到一边等着,我*| lai |*想办法,小军一定没事的。”
  “真的?真的没事么?* na *全靠你了。”廖小琴感激的kan着我,然后搂着奇骏到一边去。
  我深呼xi 口及了口气,这回可是在佳人面前挽回面子的最好时机,可千万不能匡瓢啊,更何况小军还在这里受苦呢。我仔细观察了↓这个游戏道具,发现它是交叉jin *行的,只要小军的身子顺着这个交叉的走势慢慢移动身子,稍微倾斜↓就chu **| lai |*了。
  于是我把这个方法告诉了小军,告诉他一定要冷静↓*| lai |*,平静的就像在走平di 一样。没想到小军很受教,他马上就领悟了我话中的意思,我在旁边扶着他,他在里面灵巧的转动身子,不chu *一分钟,他就从这个复杂的游戏道具里chu **| lai |*了。
  “妈妈,”小军chu **| lai |*后,先是朝我感激的一笑,然后扑到了廖小琴怀里。
  “小军,没事就好,可把妈妈担心坏了。”廖小琴语毕又对我说,“今天要不是你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真是多谢你了。”
  我摆了摆手,只要小军平安没事就好,奇骏也用一种很崇拜的眼神kan着我,估计这会子我在奇骏的心目中暂时可以盖过奥特曼的风头了吧。呵呵,我儿子可是很崇拜奥特曼的哦。
  “爸爸,我饿了,”奇骏突然自动的抱着我的* tui *说,他是见我和廖小琴彼此都不说话,只是互相对视着,可能觉得无聊了,所以嚷嚷道。
  我一kan时间,妈啊,都快十二点了,是该回去了,↓午还要陪杨微去试礼服呢,可不能迟到了。我赶忙跟廖小琴告别了,然后带着奇骏回了家。
  世界不会在意你的自尊,人们kan的只是你的成就。在你没有成就以前,切勿过分强调自尊。这是比尔盖茨说的,这个伟人可是连弯腰捡拾五元钱的时间都没有,他说过他弯腰捡拾这五元钱的时间远可以创造比五元更多的财富。
  他是不屑于捡拾这五元钱,也确实是没时间,可我有大把时间,如果天上真的掉↓一元一元的*ying *币,我也愿意弯腰去捡拾的,即使自己用不着,我也可以捐赠给受灾灾区啊。
  而我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跟自己的自尊做拉力赛了,在这场自尊的拉力赛中,我虽然是勉强夺回了自尊,但却输得一败涂di 。
  我跟杨微准时*| lai |*到了王敏和丁亮的婚纱摄影室,这个婚纱店真是不错,不仅格调优雅,而且窗台处还摆满了兰flower (hua ),咋一kan去,还以为到了flower (hua )di 海洋。在试穿礼服的时候,鼻子还能闻到淡淡的兰flower (hua )香味,在这里的人无不通体舒畅了。
  我不得不佩服这家店老板做生意的手段,不仅能留住新顾客,而且还能xi 口及引*| lai |*老顾客,何乐而不为呢。
  更奇妙的是在后头,我没有想到婚纱店的老板居然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其实一般婚纱店的都是女老板,只是这个女子不仅年轻而且还很……美丽,能在杨微和王敏面前让我觉得美得夺目的女人这个世上也找不chu *几个了。
  女老板名叫茹小mei(女眉),人如其名,jiao (女乔)mei(女眉)万分。她的交际手腕真是* gao *明,不到十分钟,二女就被她哄得团团转了。女人都是爱美丽的,特别是遇到这样一位懂得打扮和包装的大师,二女肯定是心悦诚服的了。
  我和丁亮倒像是没事人般的kan着,虽然丁亮才是男主角,不过目前*| lai |*说好像不需要男主chu *场。我有些无聊的kan着茹小mei(女眉)给杨微测量她的礼服后摆,丁亮早已过去帮王敏捶腰捶背了。
  这妮子最近因为怀孕的缘故,脾气很差,对丁亮非打即骂,偏生的这个老小子居然逆*| lai |*顺受的,连一句怨言都没有。我们kan的是目瞪口呆,都想着(曰)ri 后一定要跟王敏讨教一↓怎么管教老公的,当然我是用不着了,众女对我是惟命是从呢。
  我无聊的时候居然就想起了廖小琴,之前中午的时候她显然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要走,Red(* hong *)唇yu (谷欠)语还羞,仿佛要跟我说点什么,又难于启齿般。我都被她☆ɡao 扌高☆糊涂了,她有时候是若即若离,有时候却判若两人。
  可能是担心寡妇门前是非多吧,所以做什么事情都要三思而后行,即使她跟我其实都还没*| lai |*的及发生点什么事情,这个也是我一直最遗憾的。真想* na *天忍不住了,直接就把廖小琴给上了,也不用念念不忘的了。
  我这厢思想邪恶的叉叉着,我的眼睛突然kan到了一处美景,然后就移不开了。天,* na *是雪White(颜色bai )的山峰么?还是* gao *原的丘壑?何其壮观,何其妖艳。
  只见茹小mei(女眉)正半蹲在杨微面前给她的礼服↓摆穿针引线,她的手真是巧,针线在她的手里穿梭自如。不过令我着迷的可不是她穿针引线的本领,二十透过她低垂的lei si雪纺衫,我kan到了她xing *gan *的black(hei )色内衣,还有……
  她是故意的吧,xiong 口向我这边倾斜着,大半个xiong 部都被我kan光光了,甚至是拿嫣Red(* hong *)的模糊一点。之所以觉得模糊是因为距离太远,而我最近又用脑过度的缘故。
  正当我觉得kan的不过瘾之时,突然她抬起了头朝我的方向kan*| lai |*,然后她又附耳过去跟杨微说了几句话。接着杨微也朝我kan过*| lai |*,神情* gao *深莫测。我心里一惊,这丫的,不会是跟杨微告密说我偷窥她xiong 脯吧?
  我担心的事情有点发生的迹象了,只见杨微kan着我的方向点了点头后,茹小mei(女眉)突然千jiao (女乔)百mei(女眉)的朝我走过*| lai |*。她边走还边甜蜜的笑着,这不是成心的想【gou && yin】我么?我心里暗想。
  “秦先生?你可否介意过去一↓?”我的心怦怦的跳起*| lai |*,这可是从没有过的现象啊,一个陌生女人只不过在我面前单独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就开始眩晕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我还*| lai |*不及反应,* na *边杨微就在叫我了,“秦,快过*| lai |*一↓,我的礼服卡住了。”
  丫的,礼服卡住了叫我有啥用啊,我连这身礼服怎么穿上去的都记不得了,就是*| lai |*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啊。不过杨微发令了,我不得不过去kankan,更何况茹小mei(女眉)不也说要我过去么。
  我倒了杨微的身边站定,然后kan着她等候着↓一步指令。只见杨微kan着我突然笑了,“秦,小mei(女眉)说的* na *个建议还真不错,你这身段和相貌是可以给她店里做个活招牌呢。”
  什么?我大吃一惊,敢情叫我过*| lai |*是为了给人家做活招牌啊?我什么时候这么吃香了,再说我这次都尽量韬光养晦了,就怕抢了丁亮的风头,连礼服都是对边扯了一件穿上的。
  虽然不知道茹小mei(女眉)kan中我body(* quan | shen *)上↓哪一处di 方了,不过我还是很感激她的慧眼识英雄的。所以我也朝她感激一笑,然后微微的说,“谢谢茹小姐的抬举,只是我担心自己做不*| lai |*这个,恐怕是会辜负了你的美意。”
  其实nai (*&女乃*&)nai (*&女乃*&)的,我心里都有点沾沾自喜了,就因为这个女人的一句话,我的hot(英文:hot,中文:re )血澎湃起*| lai |*。不过表面上我还是要装的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想被她一眼就kan穿我的真正目的。
  茹小mei(女眉)当然不知道我内心的波涛汹涌了,她微微一笑,“其实人生贵在尝试,秦先生,难道就这么畏首畏尾么?”
  丫的,居然用激将法了,只可惜激将法对一般人可能又用,特别是美女用这个法子,多数男人都抵挡不住吧。但我不是一般男人,我是比一般人还要多半点理* xing *的男人。
  于是我又一次堂而皇之的拒绝了美女的殷殷期盼,我美其名曰是为男人争口气,绝不能轻易拜倒在这个女人的石榴裙↓。毕竟依照这个女人的杀伤力,估计有不少男人是丧魂在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