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6章 过早种↓情根
  这孩子,我和杨微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 lai |*。现在的小孩子多被tvb港台剧影响了,思想(曰)ri 渐成熟,早超越了本该属于她们的年纪了。虽然这些港台剧是师nai (*&女乃*&)们的杀手锏,但对于小孩子也确实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荼毒啊。
  我决定待会就跟小漫商量以后只要奇骏在电视机前,就一定不kan港台剧了。“奇骏,你从哪知道的英雄救美啊?”微微笑着问。
  “我们班的陈大雄昨天就救了赵小flower (hua ),然后我们班里同学都说* na *是英雄救美的行为,连老师都说陈大雄的英雄救美值得表扬呢。”奇骏很认真的说。
  “* na *,* na *你班的陈大雄是怎么英雄救美的呢?”微微诧异的问,不止她觉得不可思议,连我也是冷汗连连,怎么现在幼儿班的老师都这么前卫了,对小朋友们说这些?
  “好像是赵小flower (hua )跌到了,然后陈大雄经过扶起了她,还把她送到我们学校的医务室疗伤,然后两人就成了好朋友了。”奇骏羡慕的说。
  这小子,我敢担保,↓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义不容辞的chong *chu *去了。有了* na *个什么陈大雄的事件作榜样,奇骏还不有样学样啊,敢情这也承袭了我的优良传统呢。
  “奇骏,英雄救美是大人们的行为,你们同学之间互相帮助可不叫英雄救美哦。”我解释给奇骏听,省的在他小小的心理就过早的种↓了情根……
  “爸爸,老师就是这么说的,难道他说的是错的么?我明天找老师理论去。”奇骏听了我的话突然气愤di 说。
  我这个时候有点尴尬了,如果奇骏明天真的说到做到chong *到老师面前把我的话都复述一遍,估计我这家长也会被校方列为black(hei )名单了。
  “奇骏,爸爸的意思是说,英雄救美是别人对这种行为的称赞,可我们自己不能认为是这样,小朋友有难了,shen chu *援助之手本就是应该的,怎么能就因为这个小小的举动而接受别人的赞美呢?做人要谦虚点,懂么?”杨微总算是帮我解围了。
  奇骏听了居然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真怀疑他是否听懂了,因为连我自己都还是糊里糊涂的。这个时候小lang回*| lai |*了,他把身上的背包放↓*| lai |*,然后坐到我身边,傻呵呵的笑着。
  我奇怪的kan了他一眼,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怎么这幅神态。奇骏突然跑过*| lai |*,pa(足八)到小lang膝盖上,“小lang舅舅?你是不是吃糖了?居然自己一个人偷吃,都不给奇骏吃一颗,小气鬼。”
  “没有啊,我没有吃糖啊?你kan,嘴巴里什么都没有。”小lang说完见奇骏不相信,索* xing *张大了嘴巴让奇骏仔细搜查了一遍。
  “* na *你没有吃糖,怎么笑的这么甜蜜啊?”奇骏突然指着小lang不解的说。
  这是什么逻辑?难道笑的甜蜜就要吃糖啊?我和众人都不解的互望了一↓,真是快被奇骏的奇怪思想打败了,怎么现在的小孩子的思想都这么chu *人意料呢。
  “吃饭了,都块洗手去,”小漫从厨房里走chu **| lai |*,她手上还端着一碗hot(英文:hot,中文:re )气腾腾的汤。“咦,倩倩又没回*| lai |*吃饭?”
  “她在房间里,我去叫她。”杨微站起*| lai |*。
  “小lang,今天↓班ting *早的,工作还好吧?”小漫kan着小lang说。
  “解tuo *了,总算是解tuo *了,哈哈太* gao *兴了。”小lang yu无伦次的说。
  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这小子一回*| lai |*就傻呵呵的样子是为何了,敢情他真是标准的行动派,* na *天只不过说说而已,他居然就真的跑去把工作辞了。他说的解tuo *就是指从辉煌辞职的事吧,只是他觉得从辉煌离职了跟着我一起去南珠就是中解tuo *的话,* na *估计乐的太早了。
  我预感到了南珠绝对有一场*ying *仗要打,只是现在战队的号声还没有chui 口欠响而已。
  “小lang,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事情呢?”小漫把最后一碗菜端上桌,招呼我们开动后,问小lang。
  “我决定跟随秦哥去南珠了,所以辉煌的工作当然是辞了好啊,再说了在* na *个杨秃头手↓做事,很郁闷的。姐,你都不知道我没少吃他的暗算,明里暗里的,可(bie)屈了。”小lang筷子夹了一块Red(* hong *)烧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便吃边说。
  “可你秦哥这边的事情都没定↓*| lai |*啊,你就这么急着跟他去,会不会到时候chu *什么意外呢?”小漫不放心的说。
  “不会的,秦哥肯定早已想好了,对不,秦哥?”小lang见我在发呆没搭腔,忍不住提醒我说。
  “啊,哦,是啊,我* na *便刚开始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小lang跟着我估计享福是没有了,准备好吃苦吧。”我笑呵呵的说。
  “都说啥呢,这么开心。”杨微跟杨倩走了chu **| lai |*。
  “我们正说着小lang要跟秦一起去南珠呢,年轻人,也是贪玩了点。”小漫给杨微和杨倩递了烫过去。
  “哦?秦,头先我说跟你去,你都不答应,怎么现在倒愿意带个拖油瓶了?你成心的是不是?”杨倩不依不挠的跟我说。
  她之前的确提过一次要跟我去南珠,可我是去* na *里开荒的,怎么能带个女人上阵场呢,这要被* na *边的手↓知道不笑掉大牙啊。至于小lang则不一样,他本身在这边工作也没啥前景,而且他还年轻,可以磨练一段时间,他过去并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但杨倩其实心里何尝不明White(颜色bai )我的想法,可她就是要跟小lang过不去,她倒是成心的,故意找小lang的茬。
  我还没有开口,这厢小lang就按捺不住了,他急chong *chong *的说,“你这女人,是不是成心找茬啊?秦哥都说了你去不合适,还较个什么劲呢?”
  “是啊,倩倩,现在吃饭呢,先吃饭待会再说吧。”杨微赶jin 打yuan *场。
  我们家每次争吵的主线一定是杨倩跟小lang,这两人是天生的不对盘,只要遇到就是huo *星撞di 球了,不拼个你死我活的绝对不罢休。我无奈的叹口气,放↓了碗筷。
  “倩倩,你比小lang年长* na *么多,怎么老是跟小孩子过不去呢,这样叫我怎么放心走,我还指望你能帮我和小漫照顾奇骏嗯。”说着我又故意的叹口气。
  深知杨倩的秉* xing *,这一招对她*| lai |*说是最有效的了,她最受不得的就是激将法。当然不能明着激将她,只能委婉的jin *行激将,这不,果然上钩了。
  只见杨倩鼻子忽然xi 口及了↓鼻子,然后把碗筷一放,“我吃饱了,回房了”她站起身*| lai |*的动作倒是把我们大家吓了一大跳。她的手居然是直直的拍在了旁边小lang的肩膀上,哈哈笑着,“刚才是逗着你玩的,别介意啊。”
  说完不等我们众人的反应,她已经一扭一扭的往房里走去。
  “这又是抽什么疯?今天是愚人节么?”小lang抬起头莫名其妙的kan了杨倩离去的背影,然后呆呆的说。这小子刚被人*了tender(nen)豆腐了,尚不自觉,还傻傻的笑着。
  杨倩当然是做给我kan的,她是想向大家证明她并没有真的跟小lang吵闹,她还是个优雅的女人。我心里暗笑杨倩这招玩的太明显了,不过骗骗小lang这样愣头青还是绰绰有余的,这小子到现在都没缓过神*| lai |*呢。
  “微微,明天↓午你要跟学校吿个假哦,我们一起去王敏* na *试礼服,kankan人家还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毕竟结婚可是人生头一大事,不能马虎了。”吃晚饭后,我们围坐在一起吃shui *果,我对杨微说。
  “恩,我记得了,明天一上班我就跟领导请假,不知道这次他们打算把婚礼办多大呢?”杨微吐chu *了一颗葡萄籽,然后说。
  “像秦说的,结婚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肯定要隆重点好了。”小漫接口道,她的语气里有掩不住的落寞。
  我突然开始后悔挑起了这个话题,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当着大家面*| lai |*说的,众女都是女人,没有不想有个隆重的婚礼的。可是我却给不了她们一个这样的承诺,永远都不行。
  这个时候是有必要有人说个什么笑话*| lai |*缓和↓现场的jin 张气氛的,我搜肠刮肚,终于想起了一个冷笑话。“蜗牛被乌龟撞伤后,说:一切都太快了。”
  还确实有点冷啊,我说完后,发现现场没有一个人笑的,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听力有问题呢,我说完了,居然小lang还扯着脖子问,“开始了么?然后呢?”
  我这厢无语也就罢了,众女也装作若无其事的互相继续唠嗑着,敢情都没把我* na *一句话当回事。痛苦啊,这个时候奇骏开口了,“爸爸,乌龟和蜗牛哪个爬的更慢啊?”
  奇骏这一开口,众女齐刷刷的都望向了我,她们多么希望我能给她们解答啊,因为这个疑惑也是(bie)在了她们心里老久了的。都说国王的洗衣服里* na *个小孩子是最美的,因为他敢于直视谎言,现在奇骏是我们家最美的天使了。
  我这个时候思维也开始停顿了,奇骏问的问题多么简单,可我还真没见过乌龟和蜗牛赛跑过,不过人家乌龟既然连Rabbit(tu zi)都赢了,估计赢蜗牛* na *是小菜吧。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嘴里也不由自主的tuo *口而chu *。
  “奇骏,蜗牛和乌龟如果比赛了,勤奋的* na *个一定会赢的。”奇骏听了我的话显然是不相信,他连头都没有点一↓,“爸爸,如果两个都勤奋呢?”
  “傻孩子,两个都勤奋,也总会有一个更加勤奋的。这就像你班里啊,你这次考了第一,是因为你比人家多勤奋点,但↓次人家也会更勤奋的,说不定就拿了你的了,对么?”
  “爸爸,我明White(颜色bai )了,虽然这次我得了五朵小flower (hua ),但说不定↓次就是别的同学得五朵小flower (hua )了,所以我不能偷懒,必须更加勤奋对不对?”奇骏很* gao *兴的跟我说。
  我也很欣慰的点了点头,有个这么聪明的儿子真是我的幸运啊。经过我和奇骏的一翻对话后,后知后觉的众人明显是醒悟过*| lai |*了,都用赞许的目光kan着奇骏。
  小lang突然笑着说了,“秦哥,你这个乌龟蜗牛赛跑的笑话太经典了,我真是受益菲浅啊。”
  “你受益匪浅?你倒是说说kan,在哪里受益匪浅了?”杨倩突然冷笑着打断了小lang的话,然后一幅kan好戏的神情。
  “这,这……你管我呢,我为何要告诉你。”小lang回答不上*| lai |*,急的gan 脆不理杨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