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5章 你想做flower (hua )童么
  我笑了一笑,示意她们不要太担心了,“倩倩成人了,她不会乱*| lai |*的。我倒是知道她最近报了一个管理培训的课程,晚上要去学习。”说道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张飞这丫的,现在不是还晚晚都陪着杨倩一起学习吧?
  自* na *晚后,我跟杨倩说了以后不要让张飞陪同她回家,太晚了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也不安全。反正除了门就有的士车,自己打的士车回*| lai |*。如果实在害怕,就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去接她。
  杨倩当时就答应了,说没事,如果真有事再打我电话。可是自* na *以后,也没见她打我电话了,我因为忙自己的事情,倒把这茬给忘了。kan*| lai |*还是找个时间好好跟杨倩谈一谈,kan她是否跟张飞已经划开界限了,还真有点担心。
  我只是担心杨倩会跟张飞呆在一起时间久了,张飞对杨倩的企图之心会更加明显,却没有想到这老小子早已展开行动,准备对杨倩chu *手了。
  到吃饭的时间了,杨倩和小lang都没有回*| lai |*,我们也习惯了,照样各自吃自己的饭。吃完饭后,我跟二女说了王敏和丁亮婚礼的事情,然后跟杨微说,明天↓午和我一起去试穿婚礼所需的礼服。
  杨微笑着答应了,奇骏在一边听了,很开心的说,“爸爸,是不是婚礼上会有很多穿着漂亮衣服的小孩子啊?”
  “怎么了奇骏?你为什么这么问啊?”我感到有点奇怪。
  “我在电视上kan的,大人结婚的时候新娘子后面都有两个穿漂亮衣服的小孩子,她们捧着新娘子的衣服,可漂亮了,还有flower (hua )辛瓜辛 (ban) 呢。”奇骏羡慕的说。
  “奇骏是想当flower (hua )童呢,他kan电视上有小flower (hua )童,穿的很漂亮,所以也想做一回。”小漫笑着跟我解释奇骏刚才的问题。
  我听了忍不住笑了,“我们的奇骏真是长大了,还知道要做flower (hua )童啊,奇骏,你真的想做flower (hua )童么?”
  “想啊,爸爸,flower (hua )童可漂亮了,奇骏也要做个漂亮的孩子,”奇骏* gao *兴的拍起手*| lai |*。
  “* na *好吧,爸爸跟亮亮叔叔说一↓,让奇骏做他的flower (hua )童,好么?”
  “太好了,奇骏当flower (hua )童了,哦哦。”奇骏围在我身边转*| lai |*转去,* gao *兴的手舞足蹈着。
  “这孩子,太顽皮了,你可不能太惯着他了,小心把他宠坏啊。”小漫在一旁kan着笑着说。
  “奇骏才不会被宠坏呢,他小小年纪就很明事理了,是不是,奇骏?”杨微也笑着说。
  “恩,微微姨最疼奇骏了,奇骏长大后也要保护你,不让你被别的男人欺负。”奇骏一↓就扑到了杨微的怀里,嘟起嘴撒jiao (女乔)道。
  “这孩子……”我们都忍不住笑着摇头。
  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有汽车熄huo *的声音,难道是杨倩回*| lai |*了?车子停↓后,好像外面还有人交谈的声音,不仅我,连杨微她们也听到了,都用奇怪的眼神对视着。
  “好像还有男人的声音?你听听,秦,”杨微转过头跟我说,我叫小漫kan着奇骏,然后赶jin 打开门跑到外面kan个究竟。
  果然是张飞,他又送杨倩回家了,对于这个男人,我真是没什么好感。特别是此刻他还拉着杨倩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不放,依依不舍的样子kan了就让我特别的气愤。
  我唰的chong *了过去,站在杨倩身边,她被我吓了一大跳,回过身kan是我,jin 张的拍着xiong 口说,“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真是的,吓死我了。”
  “我*| lai |*了就会吓死你,* na *人家呢?这边*| lai |*个护flower (hua )使者你就不怕吓了吧。”我语带醋意的说。其实我也不是非吃这个醋不可,只是前几天才跟她说不要让张飞送她回家,今天就又送回*| lai |*了,这不是明摆着跟我作对么。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你今晚吃炸药了?”杨倩说着瞟了我一眼,虽说也是风情万种,可我kan着却更气恼了。这个女人怎么在外人面前也这么妩mei(女眉)外放,难怪会有不相gan 的男人对她馋涎yu (谷欠)滴了。
  “秦总监,我今晚碰巧送杨总监回*| lai |*,你可不要介意啊,”张飞不待我回答,居然抢先说道。
  碰巧?世界上哪有* na *么多巧合的事情,我呸。我还注意到他居然用以前在龙华的职位称呼*| lai |*叫我,这不是明摆着讥讽我么?想当年我chu *道的时候他张飞还不知道窝在哪里吃nai (*&女乃*&)呢,居然敢在我面前嚣张。
  我心里确实气炸了,可面子上还不得不保持颜面,冷静,我吁了口气,把* na *团怒huo *强压了↓去。
  “对了,杨倩上↓课就不劳你以后接送了,我自会亲力亲为。倩倩,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麻烦张先生了么,你kan你又不听话,晚上回去kan我怎么罚你。”我故意说的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语调,再配合我天生演戏*真的神态,简直天衣无缝。
  偏生的杨倩听了我的话后居然脸都Red(* hong *)了,她低↓了头不语。我这么说既证明了我跟杨倩亲密的关系,又把张飞给撇在了一边,彻底撇清了他跟杨倩之间的关系,真可谓是一石二bird(niao )之计。
  张飞的脸此时都涨成了猪肝色,被喜爱的女人身边的男人嘲讽的zi wei 想必不好受吧,这丫的,活该自找的。想觊觎我的女人,门都没有,虽说我对杨倩的感情一直是若即若离的状态,但我也不允许别的男人*| lai |*分一杯羹。
  杨倩大概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跟她示爱,而且又是在自己的公司同事面前,所以一直jiao (女乔)羞的低着头闷声不语。我见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顺势揽过了杨倩的肩膀,然后笑着说,“张先生既然已经到家门口了,不如jin *去坐坐?”
  “怎么好意思打扰呢,刚才kan天色比较晚了,我就顺路送倩倩回*| lai |*,没有想到秦总监这么积极啊,一早在门口等着了,早知道就让秦总监*| lai |*接送倩倩了。”
  “我啊,就是知道有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借机亲近我的倩倩,所以才等候在这里啊。”我闲闲的说。
  “哦原*| lai |*是这样啊,* na *我真是误会秦总监的好意了,倩倩,明天晚上我们还一起去上课吧?”张飞突然转向杨倩说。可恨这妮子,居然垂着脖颈点了点头。
  “倩倩,明天我刚好有空,不如我陪你去上课吧,我也想学习学习。”我还真是闲啊,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女人,拼了老命了。“张先生要是不嫌弃,我们jin *屋聊吧?”
  张飞的脸由Red(* hong *)变White(颜色bai ),又由White(颜色bai )变Red(* hong *),几经周折,终于恢复了本*| lai |*的面目。“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晚安,倩倩。”他强颜欢笑的跟我们告别。
  我得意的kan着他落魄的样子,然后突然说了一句,“欢迎张先生参加我们↓个星期一的婚礼啊,到时候一定记得*| lai |*。”痛打落shu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行为是我一直欣赏并尊崇的。
  可这次我怎么就tuo *口而chu *这句话了呢?虽说说完后kan到张飞面如死灰的颜色,我确实感觉很过瘾,可后*| lai |*杨倩瞪视我的眼神却实在的让我吃不消。
  “你说什么?我要跟你结婚?我们的婚礼?你是说真的?”杨倩揪着我的衣领不放,她有些激动的说,又有些不可置信的意外。
  此时张飞已经走了,故杨倩才开始显露chu *她本*| lai |*的面目,对我严刑*供了。我苦笑一↓,其实只是突然想到了王敏和丁亮的婚礼,所以就想* na *这句话*| lai |*刺激一↓张飞,也好让他对杨倩死心。
  怎奈杨倩信以为真的*着我说chu *事情的真相,她估计是想结婚想疯了吧,kan她揪着我衣领的手用了多大的劲就知道了,我都快喘不过气*| lai |*了。“你,你先放开我再说,我快被你勒死了。”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杨倩见我真的喘不过气*| lai |*的样子,才不甘心的放开了我的衣领。
  我赶jin 喘了几口粗气,重新见到阳光的(曰)ri 子真是美好啊。这女人一旦疯狂起*| lai |*,* na *真是要命的事,我现在有些后悔刚才为了逞一时口快而造成了如今jin *退两难的局面,真是悔不当初啊。
  俗话说一个人一旦撒了谎,就不得不继续撒谎,因为要用一个谎言*| lai |*yuan *上一个谎言。
  我可不想终身都落入这样荒凉的局面里,所以我立马就对杨倩招供了,因为她是我见过的女人里最不屈不挠的一个。
  杨倩听完了我的解释,失望的神情是显而易见的,只是在这个是失望里我隐隐感觉到了她的深切的Yearn(*ke wang*)。而这个感觉也是我最害怕的,我目前给不了她需要的东西,我唯有选择逃避了。
  在女人的世界里,有的时候男人是天,可以事事以男人为尊;但有的时候却感觉男人始终要听自己的,这样才能充分感受到武则天的时代。而我肯定是不愿做这个男人的,而我身边的女人也断断不能重蹈武则天的覆辙。
  杨倩其实是一个极度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如果要说结婚,我是绝对不会有这个打算的。她适合当,有点距离,不要太亲密,可以玩可以疯的* na *种。如果做老婆,估计作为她老公的我会度(曰)ri 如年,身不如死了。
  当然我的这些想法是永远都不会摆在台面的,我把它们都深深的埋藏在心里最深处,杨倩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我安慰她,“不是说好不谈结婚的么?你kan我们现在四人在一起多好,互相关照,chuang shang 友好,有说有笑……”
  “讨厌,就你最会说,不理你了……”杨倩说着居然跑jin *屋去了,我很心安的kan到她嘴角挂着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
  刚jin *屋,杨微就笑着问我,“刚倩倩满脸通Red(* hong *)的跑了jin **| lai |*,你们都谈了些什么啊?是不是什么秘密?”说到最后,连一向* gao *贵大方得体的杨微都开始显露chu *三八的本* xing *,很哈的靠过*| lai |*问我。
  果然是江山易改本* xing *难移啊,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是不爱八卦的,而且有的时候男人显然也喜欢八卦。kan着奇骏和杨微一起望着我的好奇眼神,我忍不住hands(* shuang * shou *)举White(颜色bai )旗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了,你们有何感想?”我把刚才大门外发生的事情经过都重复了一遍。特别是痛打落shui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张飞的的一幕我更是描述的淋漓尽致。
  “爸爸,是不是* na *个男人想追倩倩姨啊?所以你就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然后倩倩姨就被你的英雄救美感动了,所以脸都Red(* hong *)了,我们叫她都不理我们。”奇骏听了后低↓头深思了一回,然后有模有样的把自己的理解说给我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