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4章 ☆ɡao 扌高☆鬼
  此刻我的心情是异常激动的,虽然这辆宝马还是* na *辆天天接送我上↓班的,并没有丝毫的变化。但心境截然不同,而且我们两的身份也不同了。
  虽然不明White(颜色bai )徐静这个南珠公司的经理身份到底拥有怎样大的权利,她又一次*| lai |*到我身边到底有何企图,对我是好或坏?我却无法深想许多了,因为此刻的心情是矛盾的。
  徐静在我身边悠闲的驾驶,我却如坐针毡的难以平静↓*| lai |*,这是多么鲜明的对比啊。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的让我觉得好像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是平淡无奇的过*| lai |*的。
  有时候人的记忆就是这么奇怪,有可能你记不得之前所有岁月时光发生的任何故事,但你对某一点所发生的事情却永久难忘。并且当你回过头再kankan过去的岁月,你会发现* na *一切就跟做梦似的,一点都不真实。
  我没有kan徐静,今天的她太深不可测,我在她面前显得跟tender(nen)芽似的,没有一点自信。我需要静静的想想,这一切已经tuo *离了我的掌控。
  徐静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烦乱的思绪,索* xing *打开音响放了一首优* rou *的慢歌。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一如既往的从我的大* tui *根部* shang * mian *移动过去,然后若有若无的从我的膝盖处晃过终于按住了车内音响的开关。
  她的细微举动我一点都没有放过,这个妖精女人,我咬jin 了牙关,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时不时的* tiao dou *↓我的情绪。我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忽略这毫不起眼的* tiao dou *。
  “放松↓,秦总,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战斗的号声都没chui 口欠响呢。”徐静突然转过头kan着我,轻轻的一笑。
  她的笑容很真诚,我从没有kan到一个女人会发chu *这种好似跟姐妹一样轻松的笑容。大多数在我面前的女人都是jiao (女乔)美可人,妩mei(女眉)万千的,即使情事的时候也多是风情万种的模样。
  徐静的笑容却好似一汪清shui *,没有任何杂质的,单纯的只是想笑才笑一样。kan着这样的笑容,我的心情却起了涟漪。
  “呵呵,是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一路估计得驱魔斩妖忙个不停了。”我意有所指的说,也对徐静绽放chu *一抹灿烂的笑。
  她仿佛是被我的笑容感染,好似呆了一↓,然后掉过头去装作没事般。车子我在我家门前停↓*| lai |*,“秦总,到家了!”
  我朝她点头道,“今天真是多谢你了,否则又要lang费我一张Red(* hong *)票了。”我故意哈哈笑道。不过我这话可不假,这几天搭的士车都flower (hua )了我不少钱了。而且本少chu *手大方惯了的,一张Red(* hong *)票算什么啊。
  其实我囊中羞涩很久了,* shang * mian ** na *些话纯属虚构,幻想中的。
  “不谢,以后你要谢我的机会多着呢,这次暂且记↓*| lai |*,哈哈,回见!”徐静朝我挥了挥手,巧笑倩兮的离去了。
  我kan着车子消逝的方向,却久久没有移动步子。直到电话声响起*| lai |*,“喂?”
  “是我啊,丁亮,我换新号码了,”丁亮在电话* na *端很* gao *兴的语气。
  “你这小子,没事换什么电话啊,我又要给你存一次号码,真lang费”我笑骂道。这丫的,老是会chu *其不意的给你*| lai |*这么一↓,天知道这次他又想☆ɡao 扌高☆什么鬼了。
  “我真的要做爸爸了,哈哈,恭喜我吧。”丁亮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起*| lai |*。
  “* na *好啊,恭喜你了。什么时候摆喜酒啊,敏敏可是不能White(颜色bai )跟了你,一定要请我们才行,特别是我这个媒人。”我强调了一遍。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让小漫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的跟了我,至今都没有领证,更不用说摆喜酒。
  但我也不是故意拖着的,只是心里觉得这样ting *好,现在跟几个女人在一起,生活还算美满,没必要再做改变了。但另一方面我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我不想跟小漫领证,是因为对微微还有想法,担心她会难过。
  命中注定我犯桃flower (hua ),身边一定会围绕很多女人,不是负了这个便是负* na *个,总之不能完美。虽然微微和小漫都没有说什么,但我都明White(颜色bai ),女人嘛,谁愿意kan到自己的爱人被别的女人拥有呢。
  “我打给你就是为了这个事啊,↓周一天我们在龙源酒店摆宴席,到时候你们一定*| lai |*啊,一个都不能落↓。”
  “你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啊?够speed(*su du*)啊,不亏是刑侦队chu *身的,王市长* na *边怎么说呢?”
  “还能说啥啊,对我肯定是赞不绝口了,我们两家父母都见过面,↓了礼了。敏敏让我告诉你一↓,让杨微当我们的伴娘,你就当我伴郎吧。”丁亮乐呵呵的说。
  做了准爸爸和准新郎双重身份的男人就是不一样,这喜气也*| lai |*得特别的猛,其实我也可以效仿丁亮一把的,只是这心里的坎怎么也迈不过啊。我叹息了一声,自己一直把敏敏当sister(* mei mei *)kan待,如今她有了好归宿,我应该为她感到* gao *兴。
  “* na *我这边要做点什么准备啊,我这准伴郎也需要打扮↓门面吧。”我有些* gao *兴的说。
  “你人*| lai |*就行了,不要穿太帅气,别把我这新郎给比↓去了就行,否则敏敏该怨我了。”丁亮故意笑着开玩笑。
  “本*| lai |*我就比你帅气,用的着比么”我得意的说,“但伴郎服装我也不知道穿什么样的啊?”确实,既没做过新郎也没做过伴郎,倒是先做了一回爸爸了,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不幸。
  “对哦,我都忘了这茬了,这样吧,明天↓午我们在婚纱店一起试婚纱,你和杨微一起*| lai |*,帮你们把伴郎和新娘的服装定↓*| lai |*。”
  “明天啊?”我犹疑了一↓,本*| lai |*想明天去逛↓商场buy(中文:gou mai)些去南珠要用的生活用品呢。kan*| lai |*只能以他们为重了。
  “明天不可以啊?* na *怎么办?你有什么事情啊?”
  “没事了,明天就明天,”我说,“嗯,就这样定↓*| lai |*,我让杨微去kankan,她们女人在一起好商量。现在敏敏怀孕了,结婚是件累人的事,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否则我可不饶过你。”我顺便警告↓丁亮,省的这小子乐得什么都忘了。
  “是,是,未*| lai |*的gan 大舅子,小的一定遵命,好了,挂了,记得准时*| lai |*啊。”丁亮说着挂了电话。
  我握着电话想了一会,禁不住发chu *会心的笑容。然后想到了过两天去述职的事情,便又打了个电话给徐静,“喂,徐静,我是秦天穷,你到家了么?”
  “到了啊,这么快接到你电话真是意外啊,秦总就开始想我了?”还是一贯调戏的口吻,她的语气轻快而mei (鬼末)惑,即使是隔着电话,她的mei (鬼末)力也不减分毫啊。
  我心里抽了一↓,太不争气了,“别说笑了,我真有事找你呢。”
  “哦,* na *说吧,我可在洗澡呢,刚洗到一半,您老的电话就*| lai |*了,这不急忙接电话,都忘记穿衣服了,现在冷的很,你要说快点啊,我感冒了可不饶过你。”徐静说了一大窜话。
  nai (*&女乃*&)nai (*&女乃*&)的,你有这说话的功夫,听我讲的都已经讲完了。什么?她在洗澡,我的心弦忍不住的又颤动了一↓。
  虽然是隔着电话,我却开始不由自主的幻想她美妙的酮体此刻站在我面前,今口 han 羞待放。不着寸缕的她,jiao (女乔)美可人的模样,还有* na *一双勾魂的mei(女眉)眼,天,我开始呼xi 口及沉重了。
  “怎么不说话了?你再不说话我可挂了。”徐静听了我这边动静,没有kan到我说话,觉得奇怪。
  我刚的确是晃神了,惊醒过*| lai |*后,忍不住责怪自己太大惊小怪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又不是没见过。唉,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老是chu *现幻想。
  “是这样的,我过两天可能走不了,必须推迟几天。”我把自己的目的说了。
  “哦?是有什么事情么?如果不是太急我觉得还是不要推迟的好,毕竟我跟* na *边的一票管理都通过电话告诉他们了。”徐静想了想后说。
  “有个朋友结婚,我是伴郎,必须参加的。请你再通知一↓* na *边吧,实在不好意思了。”为了丁亮,我是准备把自己的事业摆在后面了,这回够兄di 了吧。
  “原*| lai |*是这样啊,* na *好吧,正好我也有个喜酒要喝,本*| lai |*还打算推了,迁就一↓你吧。明天我就打电话给他们,再通知一↓。”徐静在电话* na *端笑着说。
  “你也有喜酒喝?真是巧了,最近喜事还真多啊。呵呵,* na *先谢谢你了,就这样,拜拜。”我挂断了电话。
  有一句俗话,愚笨的女人盯着男人的缺点,老是生气!聪明的女人欣赏男人的优点,很是开心!
  可能我身边的女人都属于后者,所以她们都很开心,也或者是我太完美优秀,没有一点缺点让她们可以盯上,所以她们都很开心。
  其实做我的女人很简单,能宽容对待我身边的其它女人,不争风吃醋,可以打情骂俏。杨氏三女做的都还不错,所以她们能和平共处,并且处得很开心。
  jin *到屋子里,杨微正逗着奇骏哈哈大笑,可能是在学校里呆了一段时间的缘故,她最近很喜欢逗小孩子。自从上次她决意打掉了肚里的孩子后,我总觉得亏欠了她,但她自此以后却只字不提打掉孩子的事情。
  我知道她是怕自己会伤心,所以宁愿flower (hua )费更多的精力在奇骏身上,让自己的愧疚之心能更少一点。她也是真心喜欢奇骏的,她的一言一行都能kanchu **| lai |*这点。
  我站在门边kan着她们,半响,脑海里总是回想起丁亮和王敏举行婚礼的场景,然后是小漫落寞的眼神,奇骏的责问。大White(颜色bai )(曰)ri 的,我居然开始做梦了,不受控制的想着这些。
  “秦?怎么了?怎么傻站在门口不jin **| lai |*?”还是杨微发现了我的存在,她走过*| lai |*我身边奇怪的问。我恍如初醒,甩了甩头,把这些奇怪的思想都抛到脑后去,可能是今天太疲劳了,才会有这些幻觉,我想。
  “没什么,吃饭了吧?倩倩和小lang都没有回*| lai |*?”我随口问道。
  “她们两个啊,总是最晚回*| lai |*吃饭的,特别是倩倩,你可得说说她了,一个女孩子成天的在外面疯,总担心她chu *什么事情。”正好小漫端菜chu **| lai |*放在桌上,听到我的话,接口说道。
  “是啊,我也有点担心她,你说她这早chu *晚归的到底是在gan 什么啊?”杨微一点担心的神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