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3章 神一般的人物
  我决定要去辉煌实业找马董事长了,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我已经↓了决定。再一次*| lai |*到辉煌实业,这里的环境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我走到前台,还是* na *天* na *个漂亮的小姐。
  “秦总监?”前台小姐很惊讶的kan着我说,她大概不知道我为何还会到公司*| lai |*,↓意识的又称呼了我以前的职位。
  “你好,麻烦你找一↓马董事长。”我笑着对她说。
  “请问你有预约么?”她有礼貌的问我,毕竟我已经不是公司的员工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
  “我跟马董事长已经越好了,”我也客气的回答。
  “* na *请您稍等一↓,”前台小姐接通了总务的电话,然后电话被转接到了董事长秘书室,这些个流程我还是知道的。
  “秦先生,请您直接上二十四楼,董事长在* na *里等你。”前台小姐kan我的眼神透着奇怪,大概是觉得我既然辞职了,为何董事长又召见我吧。
  我朝她有礼貌的笑了笑,这些个事情不是她一个前台可以了解的。整理了↓行装,我踏入了电梯,在电梯徐徐上升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已经组织了一些呆会见面会用到的词句。
  此刻的心情真的是蛮jin 张的,又有点激动,这个心情可是我从没有过的,即使在龙华集团跟杨董事长见面的时候也不曾如此啊。电梯门开了,我chu *了电梯,却意外的kan到了一个人,徐静?
  就在我几乎忘掉了这个人的时候,她突然活生生的chu *现在我面前,她怎么又回*| lai |*辉煌实业了?不是说帮她老公的忙了么?
  “秦总监,又见面了!”徐静站在我面前笑盈盈的说。我还没反应过*| lai |*,她突然噗哧一声,“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啊?还是忘记该怎么称呼我了?”
  她的巧笑倩兮在我kan*| lai |*都如迷雾般深不可测,我没有忘记今天自己*| lai |*这里的目的,便问道,“你在这里上班了?还是有事过*| lai |*的?”
  “跟你一样啊,怎么了?你能*| lai |*我就不能*| lai |*么?”她故意歪着头kan着我笑得乐不可支。
  我是实在拿她没办法,我*| lai |*这里怎么可能跟她是一样的目的呢,真是可笑了。不过我没有再问她什么,而是径直走到秘书室,敲了敲门,一个美丽精致的女人抬起了头,这个女人比起徐静可毫不逊色。
  辉煌实业美女也不少啊,“秦先生,您跟徐经理jin *去吧,董事长在等你们。”
  徐经理?我一时反应不过*| lai |*,可kan到徐静笑呵呵的站在我面前时,才明White(颜色bai )原*| lai |*徐静还是辉煌实业的经理啊。
  “走吧,秦先生,董事长可在里面等着我们呢,就别傻站着了。”徐静居然挽着我的胳膊面带笑容的jin *去里面的房间。
  我忙不迭的想把手抽chu **| lai |*,她倒也没有强*ying *的拒绝,而是随便我怎么办了。jin *了董事长的办公室,意外的却没有kan到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董事长在这里等着我们么?人呢?
  我想chu *门去问董事长秘书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徐静却一把拉住了我,“你去哪?”
  “问一↓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董事长呢?他不是说等我们*| lai |*么?”
  “哈哈,你真可爱,董事长不在这里就说明肯定不在公司了,你还找什么?”
  徐静倒是一派悠闲的随便捡了个di 坐↓*| lai |*,她居然还有心情翻阅杂志。
  我正yu (谷欠)上前问个究竟,此刻手机响了,“秦总,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本*| lai |*今天约好了跟你会面的,可临时有点事情急着我去处理,又不得不shuang XX大XX约了,秦总不介意吧?”
  既然人家老大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应了一声,“您忙工作要jin ,只是现在……”现在真是一团乱,我都不知道自己要gan 什么了,感觉被人耍着玩一样。
  “不要急,你kan到徐经理了吧,她是这次全力协助你工作的人,你和她一起到南珠,* na *边所有的事情她都熟悉,前不久已经排她过去打理了一段时间了,所以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她。”马董事长还算是言无不尽,说的很清楚。
  “哦,* na *好吧,我们什么时候能见面呢?”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按理不会有这么迫切的相见之心,我也没* na *么方面的嗜好,只是这个马董事长真是神一般的人物啊,我越是相见,就越是见不着。
  总感觉他有点神秘,好像故意躲着我似的,不过这种怪异的感觉我也说不chu *原因,只能说是自己的心理作祟了。
  “该见面的时候自会与你相见的,你在* na *里做什么事情都不用经过我,你可以自己处理。还有什么疑问么?”马董事长问。“没有了,”我回答道。
  马董事长挂了电话,我无奈的望着手里的电话,心里一阵的不舒服,人家这么果断的把公司交付与我,我却老觉得浑身不自在,感觉有点疑神疑鬼的现象。其实这样也无异于现在的状况,kan*| lai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转过身去,徐静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kan着我,她的脸上时刻挂着微笑。我心里有点恼她捉弄于我,她其实早就清楚一切事情了,只是瞒着我不说,kan着我急的如无头苍蝇的样子,她很开心吧。
  这个可恶的女人,虽然时隔一段时间不见了,她倒是chu *落的越发*** feng ***韵多姿了,眉眼之间都带着一种jiao (女乔)艳的神情。我忘不了在她的车上* na *特别的女人香,此刻想起*| lai |*,也是难得一段美好的回忆。
  “怎么了?还在怪我?”徐静突然站起身朝我走过*| lai |*,她主动的*着我的脸说。
  “你,你别乱*| lai |*,这里是董事长办公室。”我真是想不到徐静为何如此的大胆,她居然敢在董事长办公室里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犹如被上司调戏的小男人一般,手足无措。
  “哈哈,你可真是可爱,我又没把你怎么着。经过这么些天,你胆子倒反而小了许多,是不是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叼走了?”徐静故意拿话激我,我可没* na *么容易上当。
  我猛然握住了她的手,然后说,“你上次跟我说回去帮自己老公的公司做事,难道就是在南珠?”
  徐静眨巴着眼睛,朝我抛了个mei(女眉)眼,然后笑着说,“是的,我迫不得已向你撒了个谎,你不会怪我吧。”这个女人是纯心* tiao dou *我,她吐气如兰的在我耳边说着,我的心开始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
  这个是**的前兆,我太清楚不过了,为了控制这种**,我赶忙转过头kan向别处,然后冷静的说,“我对* na *里一无所知,以后所有的工作还希望你能配合我完成,希望你能帮到我。”
  “帮你?我怎么是帮你呢,应该是我听你命令做事才是是啊,只要你一句话,我一定粉身碎骨在所不惜的,你让我做什么都会去做的,嗯?”徐静* rou *ruan (车欠)的身子在我身上四处磨蹭着,我额头的冷汗开始一滴滴的冒chu **| lai |*。
  “你别这样,正经点好么?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虽然我的说话ruan (车欠)弱无力,但没有想到居然起到了震慑徐静的作用。
  只见她迅速的直起了身子,hands(*yong * shou *)** fu **了** fu **头发,“以前我怎么样的,你了解过我么?”
  我在心里暗暗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解tuo *了,只是这个女人前后的变化如此之大,让我还是kan的目不暇接。
  “我不了解你,相信以后的工作接触会让我们彼此更了解的。”我自信满满的说。你丫的,以后跟我一起工作,你还不是我手里的一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让你怎么样就怎么样。
  kan丫的现在横得很,居然* tiao dou *了我好一会,幸好我定力够深,撑住了,否则现在沆瀣一气的就是我自己了。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起身?”徐静突然转过kan向我,语气变得很严肃的说。
  “过两天吧,我还没有开始准备好,一些必要的东西还是要带的,我们坐汽车去么?”毕竟我自己不会开车,总不成让我搭的士车去就任吧。
  “我开车,你只管坐就行了,还有以后你所有的*| lai |*回都有我负责接送,如果你一时寂寞了,想回家抱抱小娘子,也可以让我载你回*| lai |*。”徐静说着突然有jiao (女乔)笑起*| lai |*。
  我真是*不透这个女人的* xing *格了,时冷时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在这种变化中,我倒是kanchu *了一个事实,这个女人的权利不小,她在南珠的根基一定很深。虽然董事长说是让我自己全权处理* na *边的事情,可他毕竟还是信不过我啊,一早就给我埋↓了一颗di 雷了。
  这颗di 雷就是徐静,kan过潜伏的人应该知道,她就是潜伏在我身边的一颗不定时炸弹。虽然是一颗危险的炸药,但这个女人的mei (鬼末)力确实是无人可以抵挡的,随随便便几句话就【gou && yin】的我* xing *趣盎然了。
  如果这个时候不是在董事长办公室,我且还有一丝理智尚存的话,早就收拾她了,还容她在这里对我大放阙词啊。
  “* na *就这样吧,我先走了,起身* na *天你给我电话,”我觉得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di 比较好,谁知道她又会chu *什么幺蛾子*| lai |*整我啊。
  “哦,你就走了啊?我送你回去吧,反正你家我也熟”徐静马上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说。
  我见她盛意拳拳,便也不托词了,接受了她的好意,再一次坐上了她的宝马车。
  张小娴说过,两个喜欢的人现在不能一起,她希望某年某天,他们可以在某di 重新开始。直到某年某天,他们在某di 相遇,才想起某年某天,他们曾经有一个约定。可惜,所有的重逢,都是想像比现实美丽的。
  我跟徐静的重逢确实chu *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从没有想到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还会在现实生活中再度相遇。我的确是把徐静kan作了一个过客的,毕竟我们也只有刹* na *间短暂的交集。
  人的一生是漫长的,相对于在辉煌实业的* na *两个多月的时间*| lai |*说,确实显得很短暂。自己对于徐静的感情一直是捉*不定的,甚至可以说我们之间可能都没有感情,存在的也只有* na *么一丁点的感觉。
  所以说我从没有想到能从徐静身上再得到哪怕是* na *么一点点的温情,可此刻的情景完全变了。
  从一开始坐上了徐静的宝马,我就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会有所变化,或许从电梯门口遇见她的* na *一刹* na *开始我就预感到会有一些什么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