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2章 功成身退
  第172章 功成身退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他,他现在怎么样了呢?”廖小琴在电话* na *端沉默了一会,然后急忙大喊起*| lai |*。
  这个时候知道焦急了,以为她不要自己的儿子了呢,我暗想,“他没事了,医生说注意休息就好了,我们在市第三医院”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 na *端迅速的收了线,然后是嘟嘟的声音。
  这个女人也太急了点吧,再怎么样也等我把话说完啊,我其实是想说她如果忙就把事情忙完再回*| lai |*,这边我会帮她照顾小军的。可kan这架势,估计不chu *几个小时,她就应该赶到了。
  我的估计果然没错,快到晚上的时候,我从家里带*| lai |*了小漫熬的粥,正一口一口的喂小军喝的时候。廖小琴风尘仆仆的赶了过*| lai |*,她的脸上满是焦虑的神情。
  “孩子,你没事吧,妈妈*| lai |*晚了,是妈妈对不起你。”廖小琴一↓就扑到了小军的病床边,然后搂住了小军痛苦chu *声。
  “妈妈,我没事了,你不要伤心,我很好,”小军还知道安** fu **Ta Ma妈了,这个乖巧的孩子,真是惹人怜爱。
  “嗯,妈妈不伤心,你没事就好。怎么会肚子疼的呢?我走之前不是让你住在nai (*&女乃*&)nai (*&女乃*&)家里么?怎么又自己跑回*| lai |*了?”
  “我才不要在* na *里kan人家脸色,婶子kan到我就骂我,我不要回去。”小军突然朝廖小琴怀里钻去,仿佛是想到了不开心的事情。
  我这才明White(颜色bai )原*| lai |*廖小琴是把孩子托付给了她的婆婆照kan,可是小军不喜欢婶婶,所以就偷跑回家了。这个事情本不怪廖小琴,毕竟她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想起刚才自己在电话里责怪廖小琴的语气,我有些不自在起*| lai |*。“谢谢你!谢谢你照kan我的孩子,如果不是你,他……”没有想到廖小琴转过身*| lai |*朝我道谢,我本*| lai |*还自责着呢,当然不好意思了。
  “其实也没什么,邻居家互相照顾是应该的,以后小军要是不喜欢到他nai (*&女乃*&)nai (*&女乃*&)家去,你就把小军送到我家*| lai |*吧,奇骏和小漫都很喜欢这个孩子。”我很gan 脆的说。
  我这么说当然不是因为曾经廖小琴在我骨折时照顾过我,或者我和她的不明的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关系,而是我确实很喜欢小军这个孩子。他很有悟* xing *,从上午的事件我就kanchu **| lai |*了。
  廖小琴听到我这么说,很* gao *兴,“* na *怎么好意思,总是去麻烦你,小军,还不快谢谢你秦叔叔。”
  “谢谢秦叔叔,小军不会忘记叔叔对我的好的。”果然是乖孩子。
  “* na *就这样吧,奇骏刚还嚷嚷着要过*| lai |*kan小军哦,只是病房里不适合人多,你要注意多休息,叔叔明天带奇骏过*| lai |*kan你啊。”我跟廖小琴说了声,准备功成身退了。
  “真是太麻烦你了,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这次要不是你,小军可能……”廖小琴突然语气有点呜咽。
  我赶忙摆了摆手,“真没什么事,只是你以后要小心了,既然小军不喜欢到nai (*&女乃*&)nai (*&女乃*&)家去,就一定有他的原因,小孩子的心*(咸心)min gan 着呢,谁对他好他是知道的,你能开导就开导吧,实在不能也不要勉强。”
  想到小军刚刚说到nai (*&女乃*&)nai (*&女乃*&)家时恐惧和厌恶的表情,我禁不住提醒了一↓廖小琴,同时又有点疑惑:为何小军的nai (*&女乃*&)nai (*&女乃*&)和婶子会不喜欢他呢?没有哪个做老人的不喜欢自己的孙子啊。
  我的疑惑kan在廖小琴的眼里,她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说,“其实小军nai (*&女乃*&)nai (*&女乃*&)人还是很好的,小军爸在世时,她可喜欢这个孙子了。可是他爸爸去世后,他nai (*&女乃*&)nai (*&女乃*&)把失去儿子的痛都怪罪在了我的身上,说我不是个吉祥的人,克夫命。”
  说道这里,她的语气变的很悲痛,“小军爸爸走之后,遗嘱里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我,只给了他nai (*&女乃*&)nai (*&女乃*&)一栋房子和一些钱。虽然这些钱足够他nai (*&女乃*&)nai (*&女乃*&)活的很好了,但他婶子却开始对我怀恨在心,事情就是这样的,没有想到连小孩子都牵涉其中了,真是我的错啊。”
  我远没有想到事情原*| lai |*如此的复杂,kan*| lai |*小军的爸爸走之后的确是给小军和廖小琴留↓了一大笔遗产,否则他婶子就不会这么极恨她们了。只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祸不及妻儿,小孩子又有什么罪过呢,要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kan着廖小琴难过的样子,我安慰了她几句,“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别人怎么说都让她说去吧,做好自己,把小军带大才是你的责任。”
  “我知道,但有时候只要一想起小军的爸爸,我的眼泪就控制不住了,我心里苦啊。”廖小琴突然扑倒在我怀里痛苦失声。
  这幅情景被不知名的人士kan到还以为我们是一对久别重逢的夫妻,难分难舍。我有些尴尬,这里人*| lai |*口杂的,我也不想她被人误会,但她的情绪显然一直被深深压抑着,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排泄口了,就让她宣泄一回吧。
  都说女人这一辈子不容易,一个单身带着小孩的女人更是不容易啊。
  从医院的病房里chu **| lai |*后我就一直在思索一个事情,如果我也这么去了,留↓小漫和奇骏她们,她们又该怎么活法?
  我此刻的心是为了廖小琴的遭遇而悲痛着,这样一个女人实在太不容易了,失去老公本就是世上最悲惨的事情,不容于婆婆和妯娣之间,又更加的雪上添霜。
  以后能帮衬的时候就多帮忙点吧,只是我现在这样的状况即使有心相帮,也只是心有余力不足,嘿嘿,做点苦力活还是可以的。
  我没有想到在自己还没自哀自怨够的时候,一个电话却短暂的改变了我的命运。
  “你是秦天穷?我是辉煌实业的董事长,我们可以谈一谈么?”我从接到电话开始到对方开始讲话,一直都是懵的,辉煌实业的董事长,我一直想要见的人,但却始终没见* shang * mian *,没有想到他居然给我电话了。
  说不清此刻的心情是* gao *兴还是别的,我奇怪对方想找我谈什么,“哦,请说吧,我在听着。”对这个神话般的人物我还是有一些意见的,他放任杨总监为所yu (谷欠)为的行为,让杨独揽大权对公司员工肆意妄为,我还是不能苟同。
  “呵呵,kan起*| lai |*你对我有很深的意见啊。”对方居然豁达的笑chu *了声,其实从听到他声音的* na *刻开始,我就发现自己错了。他的声音年轻而有朝气,一点都不是我猜测的迟暮之年的声音。
  难道他还很年轻?他大笑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声音有些熟悉,可一时间有想不起*| lai |*在哪里听到过。
  “对不起,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我小心的试探道,据说辉煌实业的董事长姓马,这个人不会是*| lai |*蒙我的吧,这年头什么无聊的人都有,虽然我无财又无貌,但防范着总是没错的。
  “我姓马,如果你不放心,我们谈完后,你可以到辉煌实业*| lai |*找我。* na *里会有人接应你的。”对方如此的自信,倒显得我有些小家子气了。
  我没再说什么,认同了他的话,然后等着kan他想说些什么。
  “秦先生的遭遇我才知道,是杨总监冤枉你了,其实你本不应该离去的,像你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公司一直迫切需要的。这样,你回*| lai |*我公司复职,我会给你安排一个适合你的工作岗位。”
  对方停顿了一↓,然后接着说,“这对于你*| lai |*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因为你的工作范围是负责一个市的工作,可以这么说,你将会是* na *里的第一把手,你做事只需对你自己负责,不用受任何人包括我的限制。”
  我听了更懵了,还会有这种事。给我一个工作岗位,给我财力资源,居然不要我听任何的吩咐做事,这不等于是山大王嘛,我有点忐忑不安,对方究竟是什么目的呢?
  可能是感觉到了我的心情,他又笑了,“秦先生应该不只这点胆量吧,所谓成大事者一不拘小节,二要胆大心细,我kan秦先生二者都具备嘛,怎么样考虑↓?”
  其实我心里确实开始打起了小鼓,这是一个难得锻炼自己的机会,一直想开个公司,只是苦于没有经济支援,现在对方不是纯粹给我送了一个机会么。
  “你能从中获得什么利益?你这么做纯粹是帮我么?”我一针见血的指chu *了疑点。
  “当然不是,我们素未平生,我没必要为了帮你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lang费了自己的金钱。你这家公司的法人是我,也就是说你做好做坏所有的责任和利益归属都属于我全权负责。”对方也谈成了他的目的。
  “你这么肯定我一定能给你赚钱?你不怕我利用你的公司做非法的事情然后连累你么?”我还有这个疑惑,他如果真的跟我素昧平生,为何会如此的相信与我呢?
  “哈哈,秦先生,你也太不自信了,我都愿意相信你,难道你不相信你自己么?”对方采用的是激将法,其实我本可以不上当的,可是心里的一股斗志还是被他的话语给激发了,我决定接受他的挑战。
  “我答应了,马董事长,也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不会对我诸多限制,我可不想像在辉煌实业* na *样被人整天压着施展不开手脚。”
  “哈哈,好说,我答应过你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反悔,你可以再考虑几天,对了,我要派你去的di 方是南珠,* na *里离这边比较的远,不知道你家人会不会同意,你可以回去再考虑↓。”对方收了线。
  我却怔在当di ,半响都在想这个事情。这件事*| lai |*的太快了,从开始到结束,我都没有任何思考的余di ,一个陌生人在我遇到绝境的时候愿意shen chu *援助之手,这真是天上掉↓了馅饼?
  我当然不会愿意相信天底↓有这么好的事情,可是目前的情形也容不得我多想了,眼前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南珠,是一个偏离我现在位置很远的一个城市,如果是坐汽车,估计要一天才能赶到。
  不知到杨氏三女听到我这个消息会不会很惊讶,她们会怎么想呢?我决定还是回去后跟她们商量了再决定。
  “什么?你要去南珠?”杨倩率先交chu *了声,小lang正吃着饭被人打扰了,他不耐的kan了杨倩一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点都不像个淑女。”
  杨倩这回到没有跟小lang吵,她kan都不kan他一眼,然后急急的对我说,“你说的是真的?你要去南珠?* na *我们怎么办?* na *儿离这里可是差了几万八千里啊。”
  kan着众女望着我的jin 张神情,我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其实我也还没做好决定,如果你们觉得不妥,* na *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了。”
  “* na *怎么可以,秦,虽然南珠离这里比较远,但我们还是可以时不时见上一面的。再说了男人当以事业为重,你就放心去吧,我和奇骏都会等着你凯旋的。”小漫阻止了我的放弃。
  “可是,* na *样的话,我一年可能真的只能回*| lai |*几次了,奇骏到时候都不认识我了。”
  “哪有* na *么严重啊,这次对你可是个好机会呢,别人梦寐以求的,你都不好好珍惜。你不是一直想自己开公司么,现在有人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的送个公司给你管理,你一定要振奋起精神*| lai |*,做chu *一番事业让大家刮目相kan才对。”杨微的话彻底的打动了我的心。
  我的梦想很快就可以实现了,就这么放弃我确实不甘心啊。“倩倩,如果我们想秦了,也可以过去kankan他嘛,而且以后他* na *边发展好了,我们也可以一起去帮他忙的,不是么?”
  杨倩起初是绷着个脸很不乐意的,可kan到大家都赞同我去,她也就拉不↓这个脸了。
  “你chu *去外面一个人我不放心啊,要不我跟你去吧,也可以顺便照顾你一↓。”杨倩不依不挠了。
  “倩倩,我是chu *去外面工作的,你有你的工作要做,照顾好自己就好了。”
  “秦哥,你可不能让二女情长绊住了你的脚步,古代帝王有爱江山不爱美人之说,这个就是最好的例子。你放心去吧,我也愿意跟你一起去。”这个时候小lang突然蹦chu *了惊人之语。
  “你在辉煌做的好好的,gan 嘛要跟我去呢,我* na *边是福是祸都还说不定,你去了万一不好,可是没有回头路的。”我劝阻小lang的决定。
  “好什么啊,kan到杨总监* na *个bird(niao )人就生气,他太可恶了,不仅欺压我们一票同事,而且还整天耀武扬威的在我们眼皮子底↓晃*| lai |*晃去,就等着揪着我们的小辫子好向上边领奖。”小lang恨恨的说道。
  这个我倒是知道的,姓杨的子在我在的时候不就是天天揪着我不放么,公司里四处是他的眼线,只要犯了一丁点的错误,他都能整的你死去活*| lai |*的。
  “可你现在踏足社会的经验还不足,你这样冒然的跟我去了,是没有将*| lai |*的,说句不好听的,连怎么死在* na *里都不知道。”我还是觉得小lang跟随我去是不明智的举动。
  “秦哥,你就别说了,我意已决,不管怎样,我都愿和你一起面对,你都能应付的事情,我照样能,别忘了,我这些年洋墨shui *可不是White(颜色bai )喝的,明儿个我就去辉煌辞职,甩* na *姓杨的一耳刮子,kan他老脸挂不挂的住。”
  小lang此刻的心情是激动异常的,他愿意跟随我一起去开荒,我也是开心的。只是我心里同时也忧心很多事情,这次前去真的不知道是福是祸,希望一切都能顺从人意才好。
  “爸爸,你要去外di 工作了么?奇骏会想爸爸的。”奇骏抬起可爱的小脑袋侧着头跟我说。
  “不会的,爸爸也会常回*| lai |*kan奇骏,奇骏有妈妈和姨姨们陪着就不寂寞了,对么?”奇骏越*| lai |*越大了,现在长个的时候,我担心要是我隔一段时间回*| lai |*,我都会不认识他了。
  “嗯,爸爸chu *去努力工作,赚好多好多钱钱,然后奇骏在家里照顾妈妈和姨姨,爸爸就没有* na *个……* na *个后什么*| lai |*着?妈妈?”奇骏转过头问小漫。
  “后顾之忧,你这孩子,不知道成语还老喜欢乱用。”小漫笑着说。
  “是啊,后顾之忧,奇骏知道了,爸爸,你就放心去吧,我会让你无后顾之忧的。”奇骏说完,我们整屋子的人都笑开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