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章 引人侧目的一件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直奔吴集县城,当然没忘了回公司打卡顺便拿点资料放在我公文包里装装门面,临走时,余静附耳跟我悄悄说,让我小心王经理,他跟杨倩有暗鬼。
  暗鬼?莫不是勾搭了?想象杨倩这个清* gao *的女人跟发福的王经理勾搭的场面,确实有够wei suo,真是可惜了一朵带刺的玫瑰了。我不禁暗自摇头。
  吴集县城真的称不上是个合格的城镇区域,散散落落的商铺参差不齐的排列在街道两旁,路上行人稀少。
  我走jin *去一点,在靠近菜市场的一条街道,倒是很hot(英文:hot,中文:re )闹,有卖混沌饺子的福建名饺,有潮汕人开的砂锅粥店,还有烧烤麻辣,当然其中有我最喜欢四川酸辣粉的香味,一路kan过去,大大小小的店面不↓三十*| lai |*个,也算是个闹市区了。只是人流虽然拥挤,但入店吃的却没几个,都是逛完菜市场,手里提的满满一袋子菜。
  难道我*| lai |*早了?还不到午饭时间,于是我便四处闲逛起*| lai |*,当然也不忘勘察di 形,kan从哪家先↓手才好。
  逛着都感觉饿了的时候,我在一家叫“七哥”的酸辣粉店停了↓*| lai |*,七哥,这名字取得好,又亲切又有范儿,就是它了,头一个目标。我jin *店后,发现桌椅都还算整齐gan 净,装修的也很新,kan样子刚经营一段(曰)ri 子,我找了个di 坐↓*| lai |*,一个伙计模样的年轻女孩跑过*| lai |*,长的还算眉清目秀,口齿也很伶俐。
  “老板,你要点什么,我马上开单。”小姑娘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招待我,给我倒了杯shui *,用的普通的* na *种玻璃杯。
  玻璃杯大概是洗了一↓,但不是很gan 净,仍然能kan到杯口上有一层油渍,我拿着玻璃杯端详了会,小姑娘很诧异的kan着,大概是没遇到比我更奇怪的客人了,居然对普通的玻璃杯这么感兴趣。
  “姑娘,你能给我换个一次* xing *杯子么?”我笑着说道。丫的,什么时候我也这么客气了。还不是为了拉拢生意嘛。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供应一次* xing *杯子,这个玻璃杯也是我们洗gan 净在消毒柜消毒了的,您放心用吧。”小姑娘皱眉说道。
  “哦,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习惯用一次* xing *杯子了,你们店为何不使用一次* xing *杯子和餐具呢,既免了洗的程序也省了消毒的过程,还gan 净卫生。”我试着让这位姑娘接受我的建议。nai (*&女乃*&)nai (*&女乃*&)的,我从jin **| lai |*就把整个店都扫she 了一遍,除了放碗的柜子,哪里有消毒柜的影子?坑爹啊,说是消毒,其实洗都不一定洗gan 净了。我心里有点mao *mao *的。可不敢在这里吃了。
  “对不起,老板,您要么点餐,要么请离开。”一个中年男人肩膀上搭着一条mao *巾走过*| lai |*说,一kan就是厨师级的,kan小姑娘跟我墨迹这么久,*| lai |*解围*| lai |*了。不过这态度可不怎么样。
  “怎么的?还不让人吃饭了?你这什么态度啊?”我故意装作生气的大声嚷道。
  “这个…也没说不让您吃饭啦,只是我们小本经营的,您说的* na *个一次* xing *餐具和杯子要真在这使用了,我们成本可不就* gao *了,哪能负担得起呢?”这个厨师倒ting *懂经济学,还成本呢,不会是老板吧?
  “得了,我也不吃了,你是老板么?”我试探的问道。
  “我们老板去批发东西了。”小姑娘抢嘴到很快。
  “哦,这样啊,我先走了,小姑娘,谢谢你啊,真有礼貌。”我准备打道回府,没想到小姑娘被我一夸,脸都Red(* hong *)了,低着头默不作声。
  只有* na *厨师的眼神一直跟着我chu *店,真是奇怪的人啊,他肯定在想。
  我buy(中文:gou mai)了一个面包和一瓶矿泉shui *打算凑合着解决一顿,谁知道就在我找di 蹲↓*| lai |*解决我的午餐的时候,一个事情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个kan起*| lai |*五十*| lai |*岁的老人推着一辆货柜板车吃力的往前走,我注意的不是老人,而是* na *个货柜板车由于长年累月的风chui 口欠(曰)ri 晒,某些di 方已经破旧不堪,甚至每推动一↓都吱嘎作响。
  老人前面有个小坡,我就站在小坡的边上,离老人不过十米的距离,老人明显的吃不住了,heng(哼哈二将)哧heng(哼哈二将)哧的喘着粗气,板车把手在老人的手里也不住的颤动,仿佛随时都要从他手里tuo *落↓去。
  就在这个时候,板车一震,估计整到了石子类的突起物,于是板车上的一包很大的gan 货掉了↓*| lai |*,沿着小坡往↓滚去,我连忙小跑↓去拾起了gan 货送到老人的板车上,然后自动自发的从后面帮老人推着板车向坡上走去。
  “小兄di ,真是太感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老人上了坡,停↓车后,不停di 向我道谢,老人的脸很沧桑,是* na *种饱经风霜后的持重。我这人虽然平时玩世不恭,但绝对尊重所有靠劳动力靠自己hands(* shuang * shou *)讨生活的人。所以,我很尊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