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1章 女孩子爱生气
  秦羽墨被我的样子逗的笑起*| lai |*,她展颜欢笑的样子真是好kan啊,我都kan呆了。
  “老婆,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人家了。”这个时候冯俊伟适时的走过*| lai |*,重新揽住了秦羽墨的肩头,这个男人,不在我面前表现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的一面会死啊,我心里有些(bie)屈。
  秦羽墨大概是刚才fa xie 够了,她仿如小媳妇般点了点头,居然不吭一声的窝在了冯俊伟的怀里。
  我虽然不清楚秦羽墨的转变为何如此之大,正如余婷不知道我的态度为何转变的这么快是一样的道理。但kan到现在她能恢复正常的神态,对冯俊伟也不* na *么抵触了,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冯俊伟搂着秦羽墨走了,她的东西自有他的手↓*| lai |*提,所有东西都提走后,我发现整个屋子都冷了↓*| lai |*。这里面最难过的当属余婷了,她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朋友,而且本*| lai |*朝夕相伴的,当然会不习惯。
  余婷kan了我一眼,突然跑到里屋去了。余局长笑着对我说,“女大不中留,这个女儿是White(颜色bai )养了,我这个做爸爸的在家里是没一点di 位了。我chu *差去外di 一个月她都不会反映这么激烈。”
  余局长的话说的是没错,可能这就是女儿家的秘密吧,有的时候女人与女人感情一旦好起*| lai |*,绝对比跟男人还铁。我能理解此刻余婷的心情,毕竟她的妈妈现在也不在她身边,唯一的朋友又离去了,心里肯定是难过的。
  “你帮我多安慰安慰她,我局里还有事情,先回去了。”余局长在这个家里kan起*| lai |*也是不愿意多呆一会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余婷妈MD离去对他打击太大,所以连带的他也不愿意呆在家里。
  我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会照顾好余婷的,请他放心去做事。
  余局长走后,我*| lai |*到了余婷的房间,这个房间我并不陌生,曾经在这里我和余婷可是翻云覆雨了好几回啊。如今物是人非,其实也没有变化多少,她还是她,只是我们彼此的心境都不一样了。
  我静静的坐在余婷的chuang shang ,她俯卧在被子上,头都没有抬,我知道她心里难过,便也不开口说话,时间可以治疗所有的伤痕,但愿时间能愈合她内心的失友之痛。
  “你说羽墨是不是太傻了,就这样跟这个男人走了,我怎么劝说都没用,她难道还爱着他么?”余婷蒙在被窝中突然朝我说,由于声音是从被窝里透chu **| lai |*的,我都有些听不清楚。
  “她毕竟是嫁了人,肯定要以为重,而且她老公现在也*| lai |*接她了,并且不计前嫌,她跟自己老公回去,有什么不可么?”我说。
  “都是你不好,你这个墙头草,早知道你是这样想的,我叫你过*| lai |*gan 嘛,你说啊。”余婷刷的坐起身*| lai |*,她激动的xiong 部都抖个不停。
  我kan的心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但此刻的情况好像不允许我有* na *方面的想法,人家女孩子还在生我气呢。
  “好了,不要生气了,我慢慢说给你听,你就明White(颜色bai )了。”我耐心的开导余婷。
  她惊讶的望着我,“好啊,kan你说什么,要是说不chu *一个理由,我可不放过你。”说着还作势举起了拳头想揍我,我赶jin 装腔作势的一躲,她一抬手,* na ***就更**了,我几乎差点就kan到里面嫣Red(* hong *)的一点了。
  此刻我其实有些心猿意马起*| lai |*,头脑里也一片混乱,几乎有点词不达意了。但是该说的迟早要告诉她,如果我不解释的让她满意了,估计今天是chu *不了这个房门的。
  “得,得,小娘子手↓留情,小生这就如实道*| lai |*,你仔细听好了,”我故意逗了她一↓,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余婷听。很多事情我都是今天才明White(颜色bai )的,于是我把自己的感悟都全部告诉了她。
  “你的意思是说羽墨这辈子都怀不了小孩了?”余婷突然转过头猛的kan着我,我忍不住点了点头。
  “不会吧,老天也太不公平了,让* na *么好的一个女人没办法做母亲,这该是多么大的惩罚啊。如果,如果羽墨知道了,她该有多么伤心啊?”余婷kan着我说道。
  我当然知道,无法孕育小孩对于一个女人*| lai |*说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终身都不会有做母亲的快乐,体会不到这种感情。也难怪冯俊伟即使被秦羽墨误会也不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宁愿自己背负着这个强*老婆打掉孩子的罪名。
  这该是多么深沉的爱啊,虽然放在我身上,我也一定能做到。但鉴于之前对他的不好印象,一↓子全部明White(颜色bai )过*| lai |*后骤然就觉得这个男人的光辉形象一↓* gao *大了不少。
  “婷婷,你答应我一个事情。”我握住了她的hands(* shuang * shou *),用我的大手包裹住它们,然后轻轻的**。
  “什么事,你说嘛”余婷不好意思的低↓了头,玉面jiao (女乔)羞的模样让我只想狠狠的ken *一口。
  “你不要告诉羽墨事情的真相好么?冯俊伟为了瞒住她,都不惜让她误会了* na *么久,我们不能破坏了人家的苦心啊。而且羽墨听到了这个事实,肯定会伤心难过很久的。”我把余婷带到了怀里,然后轻轻的说。
  “嗯,我听你的,突然一↓就觉得冯俊伟其实ting *不错的,能为自己的女人做到如此di 步,也难为他了。”余婷缓缓的说,“对了,如果换作是我,你也会如此这般对我么?”
  她此刻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我怀里了,所以仍旧很平静的跟我说话。可我心里的yang (羊羊羊)却一直都没有停歇,反而越*| lai |*越剧烈了。
  我的手缓缓的爬上了她的纤腰,然后慢慢的钻jin *了她的↓衣摆,突然余婷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猛的握住了我的手,chuan xi不匀的说,“你,你要gan 什么?这可是在我家里。”
  我坏坏的一笑,“怕什么,上次不也是在你家里我们* na *个了,”我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低声的说,我的声音此刻充满了you huo ,“你爸爸刚走了,嘱咐我好好照顾你,我怎么能辜负他老人家的希望呢。”
  我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善举居然挽救了一个小孩子一辈子的命运。
  回到家奇骏就迫不及待的朝我跑过*| lai |*,“爸爸,你kan,我的小机器人又回*| lai |*了,他可是自己长脚走回*| lai |*的哦。”kan着奇骏献宝一般在我面前举起了一个小机器人儿,我有些好笑。
  正迷糊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漫走过*| lai |*笑着说,“刚小军*| lai |*过了,这孩子突然变得很有礼貌的,不仅换回了拿走的奇骏的玩具,还跟我们道了歉,说以后都不会这样做了,他说什么警察抓他去坐牢什么的,我都听糊涂了。”
  听到小曼这样说,我恍然大悟,原*| lai |*是上午跟小军的谈话对他起了影响,他不想自己成为一个偷盗犯被警察抓,所以及时改正了自己的错误。我会心一笑,“只要人家孩子自己愿意改过自新,你管他呢,这不是好现象么。”
  “是啊,小军倒是懂事了不少,只是奇骏烦了我一↓午了,他老说要去kan小军,还说小军可能病了。”我听了也感到奇怪,拉过奇骏,问他,“乖奇骏,告诉爸爸,你怎么知道小军哥哥病了呢?”
  “我听到的啊,他都咳嗽了好几声,只是妈妈忙着事情没有注意到哦。”奇骏抬起头kan着我,两眼扑闪扑闪的,“爸爸我们一起去kankan小军哥哥好不好?她一个人好孤单的。”
  “一个人?Ta Ma妈不在家么?”我奇怪的问。
  “小军说Ta Ma妈chu *差去了,要一个星期才回*| lai |*,所以我觉得他哦,病了都没有人陪,爸爸,我们去小军哥哥家里接他过*| lai |*我们家好不好?”奇骏特别的hot(英文:hot,中文:re )心,焦急的催促我快点带他去。
  我想了想,确实不放心一个小孩子在家里,如果奇骏说的是真的,小军现在body(* shen | ti *)又不舒服,很容易chu *问题的。想到这里我跟小漫说,“我去廖老师家里kankan,你带着奇骏,我很快就回*| lai |*。”
  “爸爸,你可要带小军哥哥回*| lai |*啊,”奇骏还不放心的在我Behind(shen hou)喊道,我回头答应了一声。
  廖小琴的家我不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 lai |*,跟小漫她们一起*| lai |*做客好几回了,可这次不同,越走近这个家,就感觉心情也有点jin 张起*| lai |*。
  我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然后我又使劲按了几↓门铃,还是没有人*| lai |*应门。我有些担心了,小军感冒了,这个时候应该不会chu *去乱跑的,不会是chu *什么事情了吧?
  想到这里我心急如*的跑到楼↓管理处,跟管理处的人说明了情况,他们感到事态严重,便派了一个人带着备用钥匙*| lai |*到小军家开了门。我们一起走jin *去后,屋内一片漆black(hei ),连灯都没有点着。
  我隐约听到一阵细小的###声从我的斜* hou * fang *传*| lai |*,我跟管理处的人循着声音慢慢走过去。眼前的一幕让我大吃一惊,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蜷缩在宽大的席梦思chuang shang ,手按着肚子不停的###着。
  我喊着小军的名字,然后快步跑过去,扶起了他,只见他的面色苍White(颜色bai ),眼神迷蒙,我探了探他的额头,天,* gao *烧了。这种情况得赶jin 送医院,我跟管理处的人交待了一↓,然后背起小军急步朝外面走去。
  小军这次不仅* gao *烧而且还腹泻严重,据医生说是吃了什么不gan 净的东西导致的腹泻。幸好我送医及时,否则这个孩子就要被烧成White(颜色bai )痴儿了,即使治好了,也会落↓后遗症。
  kan着躺在病chuang shang 苍White(颜色bai )着脸的小军,我忍不住对廖小琴起了一丝的责怪,她是怎么做人家母亲的,居然把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丢在家里,也不请人照顾↓。
  想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就chu *去病房外面拨通了廖小琴的电话。
  “喂,你好,找我有什么事?”电话* na *端的廖小琴显然kan见了是我的电话,但她的语气是格外的冷漠。
  我有点不解她为何这么对我说话,不过现在我有更要jin 的事情要跟她说。“你知不知道小军刚才* gao *烧差点就烧成脑膜炎了?如果不是我们赶到及时,你就见不到你儿子了。”
  可能是受了廖小琴语气的影响,我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说话也毫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