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70章 神速司机
  突然他抬起了头,很jin 张的问我,“叔叔,要是小军也不小心偷拿了人家的东西,警察叔叔会抓我么?我不想离开妈妈。”
  “警察叔叔不会乱抓人的,只要你知错能改,他也会原谅你初次犯错的,而且小军即使做了错事,也不是故意的对么?警察叔叔会原谅你的。”我见小军已经有改错的迹象,赶jin 说了这些话。
  小军仿佛是听懂了,他突然朝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就飞奔着走了。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如果我们犯错了,有人及时的纠正我们的错误,断断不会铸成以后的大错的。
  突然余婷的电话打*| lai |*,我接起了电话,“喂,chu *大事了,你赶快*| lai |*我家里。”
  “什么事情啊?”我有点奇怪的问,不会是秦羽墨chu *事了吧?
  “你*| lai |*了就知道了,快点啊,要快啊”余婷赶忙说了几句,就急急的挂断了电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迷惑的呆了一会,想想还是先到余婷家里去kankan吧。刚电话里听到* na *边好像有吵闹声,不会是秦羽墨chu *事了吧。我从*| lai |*不会担心余婷会chu *什么事情,她身手也不错,还有余局长这个后盾,谁能对她怎么滴啊。
  我打了辆的士车朝余婷家飞奔而去,敲了她家的门,真佩服自己的神速。这个的士车司机也是不要命了的,kan到我给他一张Red(* hong *)票,即使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ying *是十二分钟赶到了余婷家。
  我没有想到门开后会见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而且是我差不多都快要忘记了的人。
  “是你?冯俊伟?”我惊愕的站在门口,没有想到是他过*| lai |*开的门,我忍不住后退一步,kan了kan门牌,是余婷的家没错啊。
  可是冯俊伟怎么会在这里,他既然*| lai |*了,* na *秦羽墨?我想到这里,赶忙chong *jin *了屋子。里面一片凌乱,di 上到处是散落的东西,有很多精美的礼品和营养品,kan起*| lai |*这些都是人家送的礼物吧。
  然后我环顾了一↓四周,只见余婷陪着秦羽墨坐在沙发的一角,秦羽墨低着头啜泣着,余婷则jin 张的kan着我。我还注意到余局长也在场,他kan到我的到*| lai |*,突然站起*| lai |*。
  我被余局长拉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让我坐↓后,他点燃了一根烟,然后递给我一根。我受宠若惊的就着他的手xi 口及了一口,不明White(颜色bai )他拉我*| lai |*房里是想说什么。现在我只关心秦羽墨是不是受了冯俊伟的欺负,只想chong *chu *去打人。
  “小秦,今天的局面你也kan到了,小冯也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秦羽墨在这里,突然chong *上*| lai |*,我们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啊。”余局长kan着我叹了一口气,他其实也因为这件事受了牵连。之前答应冯俊伟找人,结果把人藏在了家里,还被当场发现,捉了个现行。
  我心里有点惭愧,于是对余局长说,“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今天弄成这样,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冯俊伟找您麻烦,我一力承担。”
  虽然我的语气很严肃,但是余局长突然笑了一笑,“小秦,事情没有这么严重,这次小冯虽然是突然的找上门,不过没有责怪我的意思。他好像是早就知道了秦羽墨住在我家里的事情。”余局长这样说我确实感到惊讶了。
  难道冯俊伟神通广大到了这种di 步,可以随时随di 掌控一个人的所有动向。虽然我也知道这个事情请几个si 禾厶家侦探就可以知道的,但我把秦羽墨藏在余局长家这个是谁都不会想到的事情啊,我是走的一遭险棋。
  “他说了什么?”我对余局长说。
  “我觉得是我们一直都误会了他,其实他是很爱秦羽墨这姑娘的。还有你之前跟我说的孩子的事情我也问过他了,事情的真相不是你说的* na *样。”
  “哦,* na *是什么样?”我倒想kankan冯俊伟怎么自yuan *其说,连堂堂的市局长都给他的巧舌如簧欺骗了。
  “小冯是*着秦羽墨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可* na *是因为秦羽墨的body(* shen | ti *)根本不适合生育小孩,医生检查后告诉小冯如果坚持把孩子生↓*| lai |*,* na *么大人可能保不住命。”
  “什么?我不相信,怎么会这样呢?这个年代怎么还会有女人不能生小孩?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再说秦羽墨也没有别的什么疾病啊。”我惊讶的大喊道。一定是冯俊伟,他为了达到他控制秦羽墨的目的,就不惜编造谎言*| lai |*欺骗世人。
  “小秦,你先别激动,我刚刚听了也是不敢相信,可你知道秦羽墨有先天* xing *的心脏病么?”余局长安** fu **了我的情绪,然后轻轻的说。
  我点了点头,这个我当然知道的,秦羽墨有心脏病的事我早就知道,而且她都因为这个病不能受刺激,所以我一直都不让她受太大的情绪波动。
  可是我真不愿意相信她是因为自己的先天* xing *心脏病所以保不住小孩,如果这个消息让她知晓,对她*| lai |*说会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啊。我现在完全相信了余局长所说的话,怎么一直就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呢?
  我其实也知道个别女人因为body(* shen | ti *)上的疾病不能生育小孩子,之前听秦羽墨说她这个病情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想到她不能生育小孩。而她说冯俊伟*着他打掉了孩子,我就一门心思的对冯俊伟起了一种怨愤的感情。
  现在想起*| lai |*自己也太主观了一些,想到余局长说其实冯俊伟一直爱着秦羽墨,我又有些不解。虽然孩子的失去是因为顾及到秦羽墨的身子,可他一直禁锢着秦羽墨的自由,这也是事实啊,如果真心爱一个人,会忍心kan到她不快乐么?
  换做我,只要自己身边的女人有一丝的不开心我都会想方设法的使她们* gao *兴快乐起*| lai |*,可冯俊伟的做法跟他所说的又截然相反,我实在无法理解。
  “余局长,你说冯俊伟对秦羽墨是真心爱惜的,你怎么kanchu **| lai |*的?”我问chu *了心中的疑惑。
  “呵呵,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小子有点像他老爸,属于面冷心hot(英文:hot,中文:re )的* na *一种。其实在前一段时间,我们家就经常莫名其妙的收到各个di 方寄过*| lai |*的快递,不过都是一些生活用品,什么衣服鞋子,洗漱用品之类。”
  “当初我们都没有在意,以为只不过是一些人寄错了,可是连着后*| lai |*几乎每天都有。婷婷还发现这些衣服鞋子的尺码居然是按着秦羽墨的身材量身订做的,我们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隐情了。”
  “毕竟我还是警察局局长呢,相信没有哪个无聊的人士愿意惹到我头上*| lai |*,排除了这种可能* xing *,* na *么就剩↓是关心秦羽墨的人了。可问她,她说自己的亲人过世了,这边都没有一个亲人了。这个事情是最奇怪的,我们想了很多天都百思不解。”
  “这些快递包裹没有寄chu *di 址和姓名,而且邮戳的di 址*| lai |*自全国各di ,甚至都还有外国寄过*| lai |*的。我让婷婷问秦羽墨是不是知道是谁寄的,可她也只是摇头,但我们明显感觉她的心情没有以前* na *么轻松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震,我已经猜到余局长说的人是谁了,只有他,才有这样通天的能力,才会无聊到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我也深刻的明White(颜色bai )了一件事,或许在冯俊伟的心里他真的是深爱着秦羽墨吧。
  只是这个男人注定要多受一些磨难了,他还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给与。其实他早就知道秦羽墨住在余婷家,可迟迟不*| lai |*接她回家,或许也是因为他不想* na *么快就把秦羽墨的一点快乐夺走,经过这一次的分别,他应该对感情有了一个深的认识了吧。
  但愿如此了,我朝余局长点点头,示意我已经明White(颜色bai )了他拉我jin *房间*| lai |*谈话的目的。余局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和我一起走了chu *去。
  屋子外面,秦羽墨已经停止了啜泣,她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kan*| lai |*是准备跟冯俊伟一起离开了。余婷在一旁气的腮帮子鼓鼓的,要不是碍于她爸爸的威严,估计她跟冯俊伟早就开打了。
  我走到余婷身边,然后说,“怎么了?舍不得羽墨啊?以后多的是时间陪人家玩,帮忙收拾↓东西,一个人收拾不快。”
  余婷奇怪的kan了我一眼,不解我的态度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我这个时候即使有话也不适合跟她说。只朝她微笑一↓,请她放↓心*| lai |*。
  有了余婷的加入,两人收拾完了秦羽墨的琐碎细物,然后冯俊伟走过*| lai |*把手搂在秦羽墨肩上,宣誓他的占有权。
  他朝我露齿一笑,“这些天羽墨多谢你们照顾了,我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惠的,*| lai |*(曰)ri 有机会一定好好报答。”冯俊伟的这番话明显是说给我听的,我也确实是听chu *了他话里有话。
  而且我这一次感觉冯俊伟好像对我没有任何的敌意,他的心情也没有往(曰)ri 的阴霾,一脸的微笑。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一个男人在自己老婆离家chu *走后还能保持这么好的心态*| lai |*迎接她回家?
  如果冯俊伟是故意在我们面前装成这样,* na *我就真的佩服他了,他的伪装可以骗过世上任何一个人。可如果他是真心说这些话的,* na *么我替羽墨感到* gao *兴,有这样一个豁达的老公是任何一个女人的福气。
  不管怎么样,我都替羽墨祝福,这个仙女一般的女人,终究是与我无缘了,或许以后真的只能在梦里相见了。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秦羽墨突然挣tuo *了冯俊伟的怀抱,朝我走近两步,她一脸深情的kan着我。如果我没kan错的话,她真的是一脸的深情。
  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头皮有点发麻,好不容易所有事情都解释清楚了,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啊。我就担心秦羽墨一个不理智为了故意刺激冯俊伟而说chu *什么惊人的话*| lai |*。
  可我全想错了,人家压根对我都没* na *个意思。只见秦羽墨Red(* hong *)唇轻启,“你是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这一段时间多亏了你和婷婷,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
  妈呀,原*| lai |*是说感谢的话,可说就说吧,为何* na *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啊。她的行为实在是吓了我一跳,我的心到现在还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呢。
  “你放心走吧,以后我们有机会会见面的,有什么事记得给我电话。当然如果有人欺负你,也要告诉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说到这里,我意有所指往某个男人所在的位置斜视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