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8章 chong *动是魔鬼
  既然已经起*| lai |*了,我索* xing *准备去上趟厕所,于是我慢慢把脚shen jin *了tuo *鞋里。* na *只伤了的* tui *在放jin *拖鞋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di 面,痛的我差点叫chu *声*| lai |*。
  我慢慢的移动脚步往厕所走去,亦步亦趋,真是特别的艰难啊。这边又不能吵醒了廖小琴,要是让她醒*| lai |*kan见了,指不定还要扶着我去上厕所,多尴尬啊。依她的体贴的个* xing *,可能还会站在门口帮我把风,想到这些,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于是我更加小心了,慢慢的,我渐渐移到了厕所门口。这该死的门槛,也太* gao *了点,虽然平时不会觉得,可现在我连抬起一↓受伤的* tui *都很艰难,所以当然觉得这道门槛太* gao *了点了。
  可人家医院是这样的设计的,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先迈上没有受伤的* na *只* tui *,然后上去后,再努力的把受伤的* tui *慢慢也抬起*| lai |*。可眼kan着就要成功的时候,突然听的后面一阵声响。
  “你怎么自己起*| lai |*了?怎么不叫醒我呢?”廖小琴的声音鬼mei (鬼末)的在我Behind(shen hou)响起,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我居然吓得一个惊颤,然后就这么嘭的一↓倒在了di 上。
  這一吓摔的我够呛,估计骨折的* tui *伤口又裂开了,kan*| lai |*不缝个几针是好不了了。我yu (谷欠)哭无泪,yu (谷欠)诉无声的kan着渐渐跑*| lai |*的廖小琴,她关切的在我身边蹲↓,然后急忙扶起了我。
  把我扶到chuang shang 后,她的小嘴里还念念有词,“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要上厕所叫醒我啊,我扶你去就是了,这↓可怎么是好。”
  我心里苦笑了一↓,我就是太小心了,本*| lai |*都已经万无一失的过了门槛就可以沆瀣一气了。谁知道这个时候冒chu **| lai |*一个你啊,让我吓得跌在了di 上,要是我真叫醒了你,估计这个时候我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啊。
  一想到廖小琴守在门外听我稀里哗啦的声音,我就忍不住的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女人不会真有这个嗜好吧。我抬眼悄悄的kan了她一↓,突然这个时候脚就开始剧烈的痛起*| lai |*,然后眼kan着受伤的di 方居然溢chu *了鲜血渗透了纱布。
  “不好了,伤口裂开了,要赶jin 叫医生*| lai |*,快,我chu *去了,你先呆一会,这可怎么办啊,唉。”廖小琴kan见了我* tui *上沁chu **| lai |*的鲜血,吓得六神无主的,她嘴里念念叨叨的急忙chu *去了。
  我独自忍受着这股剧烈的疼痛,等待着廖小琴请医生过*| lai |*,只是我的心里却非常的平静。因为今夜注定是要不寂寞了,有了这个意外的事故,我和廖小琴之间也不会再有什么了吧。
  谁能想到世事难料呢?有时候真是天意不可违,可能上天注定要成就我和她的这一段姻缘吧。
  不得不说说现在的医院serivce(中文:fu wu)质量真是没的说,本*| lai |*这次摔伤事件纯粹是我个人的原因造成的,可医院方却*ying *是主动承担了全部的责任。他们认为我在病房里摔到,而且是半夜的时候,使他们的医护人员照料不周所导致的。
  这样,在住院方的一再挽留之↓,我又在医院多住了几天。期间廖小琴当然是汤汤shui *shui *的侍候的我很是周到,没有想到因为这次骨折事件我倒长胖了几斤,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虽然两人时有接触了,但因为* na *晚的事件后,她倒是对我生分了不少。每次送完汤shui **| lai |*,坐一会之后,也是迫不及待的离开,好像我这里有什么咬人的东西一样。
  直到我伤痊愈chu *院,她接了我送到家附近,然后笑着说,“你jin *去吧,我就不送你jin *去了,免得……”
  我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所以笑了一笑,“这段时间真是多亏你帮忙了,还没好好感谢你呢。”
  “是我说感谢才对,要不是因为帮我赶小偷,你也不会受伤,是我对不起你。”廖小琴连忙抢着说。我kan的chu **| lai |*她的心里对我其实还是有很深的好感的,只是阴差阳错的,我们注定只能如此了。
  “* na *我jin *去了,你也回去好点休息吧,这几天都累坏了。”我自hot(英文:hot,中文:re )抬起了手帮她拂去了脸上的一丝碎发。她小脸瞬间通Red(* hong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chong *动,但既然已经行动了,我也就放开了心。
  “你,你不要这样做,被小漫kan到了可不好。”廖小琴羞答答的说,她真是容易脸Red(* hong *)啊,连耳朵后根都是通Red(* hong *)的,kan的我眼睛都直了。
  “哎呀你们怎么在家门口聊天啊,这外面风大的,快jin *去,秦,你说琴姐都到家门口了,也不叫人jin *去坐坐。”这个时候小漫从外边回*| lai |*,她还牵着奇骏。
  “爸爸!”奇骏kan到我就立马朝我扑过*| lai |*,这个姿势他是改不了了,我赶忙放↓手里的东西,接住了奇骏飞奔过*| lai |*的身影。
  “爸爸,你这几天到哪玩去了?都带奇骏一起,我可无聊了。”奇骏赖在我怀里撒jiao (女乔)道,然后她又抬起了头,“琴姨姨,小军最近怎么了?都没过*| lai |*找我玩哦,我叫他也不理我,好像心情不好。”
  我们都没有想到小孩子的心思转变的如此之快,刚说了自己的事情一↓就跑到人家身上去了,所以都*| lai |*不及有所反应。还好廖小琴可能习惯了小孩子的思维方式,她连忙回答说,“小军可能是最近功课多了,他有空了就会*| lai |*找你玩的,呵呵。”
  “嗯* na *就好了,我还以为小军哥哥心情不好呢,每次kan到他都低着头,叫他也不理。”奇骏嘟起了小嘴。
  “奇骏,不可以这么说小军哥哥,人家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哦,你跟爸爸回家玩啊。”小漫见奇骏开始埋怨起*| lai |*,赶忙先chu *声。
  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小军之所以不开心,是因为廖小琴这几天都陪我呆在医院里,难免会冷落了自己的儿子。
  廖小琴估计也是想到了这些,她突然脸色一变,然后急忙对我们说,“我家里还有点事情,先走了,过几天再带小军过*| lai |*玩啊。”说完也不等我们回应,就匆匆走了。
  “这个琴姐也是怪人啊,刚说着就突然有事了,别不是奇骏说了什么话惹她不* gao *兴了吧?”小漫*着奇骏的头,有些担心。
  “没事的,她可能也是家里确实有事情,我们回去吧。”我搂着小漫的肩膀一起jin *屋了。
  “秦,你这几天都在哪里呆着啊,kan*| lai |*生活调理的不错,都胖了一点了。”小漫边收拾家里的东西边回头kan着我说。
  我心里有一阵慌乱,她不会是kanchu *了什么吧?都说女人的观察能力是最敏锐的,我↓意识的低头kan了kan自己身上,不会留↓什么女人的长发之类的证据吧。
  事实证明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小漫压根都没有怀疑我是否有外遇。她突然走到我面前jin jin 的抱住我,“秦,前一阵你工作突然辞去了,我好担心你会想不开,虽然是二股东陷害你丢了工作的,但你可要记得还有我们在你背后支持你啊。”
  我心里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原*| lai |*小漫是担心我因为工作的事情不开心,所以我这次在外逗留了几天回*| lai |*她发现我没有憔悴反而精神更加好了,所以心里也开心。小漫真是我的好女人啊,我心里感叹着。
  “小漫,我有个事情跟你商量↓,不知道你意↓如何呢?”我放开了小漫说。
  “什么事?很重要么?”小漫又搂住了我的腰,奇骏在一边kan着嘻嘻笑了。
  “前不久微微跟我说,现在奇骏也大了,你在家整天带孩子差不多跟社会tuo *节了,我想问问你的意思,你有想过chu *去工作么?”我问chu *了心中的疑惑。
  其实这个时候我开口说这个事情有点不太适合,自己刚刚丢了工作就迫不及待的让老婆chu *去找事做,这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点。但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其实我早就想问问小漫的意思,kan她是愿意呆在家里带孩子,还是做个独立的自由女* xing *。
  “秦,其实我还是想chu *去找份工做的,正如你所说我都块跟社会上的人tuo *节了。虽然我爱奇骏,但女人还是必须有自己的事业,女人一旦没有了事业,依附男人而活,就等于没有了自我一般。”小漫突然kan着我认真的说。
  “其实这些话我早该跟你说了,只是奇骏还小,我担心你不愿意让我chu *去工作,故一直都没有表现chu **| lai |*。没有想到微微这么了解我啊,我心中的想法全被她kanchu **| lai |*了。”小漫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
  女人怜惜女人的时候应该就是这等景象吧,小漫现在心里估计装满了对杨微的感激之情。我抱她在怀,欣慰的说,“你也不容易啊,把奇骏带这么大了,明年就让奇骏去幼儿园学习吧,* na *里小朋友也多,奇骏* xing *格也比较活络。”
  小漫点了点头,“你不生气我chu *去找工作么?”
  “不生气啊,* gao *兴还*| lai |*不及,以后你可要养着我了,我的后半生都靠你养活了,”我故意装的很可怜兮兮的表情kan着小漫。
  “哈哈,真能装,好吧,姐以后zhao你了,要钱用找姐要,要吃的也找姐。”这丫的倒真会顺着瓜藤往上爬,这会子就自称姐了。
  不过kan到小漫* gao *兴的样子,我心里还是ting *舒畅的,只是我同时也有点担心小漫已经tuo *离社会* na *么多年,她再chu *去找工作会比杨微还要艰难许多。我是不忍心让自己身边的女人这么操劳的,暂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晚上聚在一起吃饭,好不容易所有人都到齐了,杨倩一回*| lai |*kan到我,就跟奇骏似的缠着我问个没完,杨微则是在一边笑着。她的眼神时刻放在我身上,估计我脸上有几根汗mao *都被她数得清了。
  只有小lang还是一脸爱理不理的表情,他在这个家里说话最多的就是奇骏,除了跟奇骏玩耍,其他就只跟他姐小漫说了。对于其他二女,他是爱理不理的样子,所以杨倩每次kan不过都想拉着他吵架。
  这个家一直都是弥漫着硝烟的气息,虽然我们不愿意承认,但这几人的战huo *迟早是要打开的。
  “小lang舅舅,你怎么只吃这么少饭啊?奇骏都比你吃的多。”奇骏kan着小lang心不在焉的扒拉着碗里的饭粒,小lang吃的的确比较少,奇骏碗里的饭都比他的要多。
  “吃不↓,没胃口,奇骏长body(* shen | ti *)的时候要多吃点,妈妈做的饭可好吃了是不?”小lang哄着奇骏,担心他也学自己不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