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7章 个人mei (鬼末)力
  廖小琴仿佛陷入了回忆中,“还记得有一年↓大雪,我怀着小军,突然想吃西瓜,可是* na *么大的雪,即使到集市上buy(中文:gou mai)西瓜,*| lai |*回也要很久,而且这个时候根本很少有车会愿意去。”
  “我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想到他真的给我buy(中文:gou mai)*| lai |*了一个又大又Red(* hong *)的西瓜。他的身上脸上都是雪flower (hua ),膝盖上还磨破了ku 子露chu *了Red(* hong *)Red(* hong *)的血迹,可是他却兴* gao *采烈的捧着一个西瓜给我,让我吃。”
  说到这里,廖小琴已经有点泣不成声了,其实我内心里也满是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深深的敬佩。我敬佩他对自己老婆的爱护之情,也敬佩他是一个真男人,疼老婆的男人都是好男人。
  “我永远忘不了* na *一幕的情景,从* na *个时候开始,我就发誓这一生绝对只拥有这么一个男人足矣。可命运却* na *么的残酷,他还* na *么年轻,却让他患上* na *么可怕di 血癌,我眼睁睁的kan着他一天天的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这种zi wei 没有尝过的人是无法体会的,你能想象得到,亲眼kan着自己所爱的人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身子在自己怀里逐渐变凉的感觉么?”廖小琴突然抬起头深深的kan了我一眼,“其实,你跟他有点象,真的有点象。”
  廖小琴几乎是在喃喃自语,我没有听清她说的我哪些di 方像她老公,在她说完了这个故事后,如果说我还对她有* na *么一点企图心,* na *也是因为她的个人mei (鬼末)力实在太大了。
  对于这样一个为老公守身如玉的女人我是敬佩的,难怪她老公去世* na *么多年,她都没有再嫁。起先我以为是因为小军的缘故,很多后爸后妈对待前任的孩子都不会太好,所以为了不让小军吃苦,她才不嫁的。
  只是现在kan*| lai |*,也不全是* na *个原因,更多的是因为她心里还有对她老公浓浓的爱意吧。还有昨晚,她* na *么果断的拒绝了我的求爱,多半也是因为她放不↓她老公吧。
  这样的男人和女人,这样的爱情都是我不能去碰得,对于廖小琴,我几乎是大半的死心了。只是在我对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她却突然给了我一个糖衣pao弹。
  我忽略了她* na *意味深长的一瞥,也忘记了一个长期守寡的女人内心里真正的Yearn(*ke wang*)。一边是她深爱着的老公,另一边却是自己内心狂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到底哪个占据上风,没想到最后取决于我个人的mei (鬼末)力了。
  我本是打算过完今晚就chu *院的,已经对廖小琴不抱任何希望了,所以没想在医院里作过多的停留,反正回去家里也有好吃好喝的ci hou着,还不用禁yu (谷欠),多好。
  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一晚能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能变化的指数也太大了,对于我*| lai |*说了,几乎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喝了廖小琴特意煲的猪脚flower (hua )生汤,她收拾了↓盘子,然后坐在我床边静静的kan着我。自从听了她的* na *个故事后,我就害怕跟她单独相处,所以我催促她,“你回家吧,小军这个时候肯定需要你在身边陪着。”
  我是害怕自己控制不了一不小心又上演霸王*ying *上弓的戏码,可人家偏偏不领情,反而说,“小军今天在同学家过夜,我今晚不回去了,就陪着你,”我心都停止跳动了,末了,她又补充一句,“省的你有需要找不到人侍候。”
  我是有需要,可是是* na *方面的需要,你能帮我解决么,我心里暗想。如果不是刚开始就对小漫撒了谎,我早让她过*| lai |*照顾我了,顺便还可以yy,哈哈。
  廖小琴是打定主意不打算离开了,我也随她去,她爱在我床边呆着,我可以kan手机,彼此并不多话就是了。
  我这项一厢情愿的想着,可廖小琴却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找我说话,一↓说想听听我说读书时候的事,一↓又说想听听我和小漫她们的爱情史。
  既然是美女想听,我就知无不言了,不过也省略了很多小孩不宜的画面了。
  女人的心理有时候是捉*不透的,当她满怀着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和爱意kan着你的时候,其实这个时候她可能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个人。
  可当你觉得她是在想着别人的时候,她眼神里可能又有你的存在。所以我这个时候也分不清廖小琴是真的对我有好感,还是只是因为老公不在身边,她的孤独寂寞导致了她现在种种不正常的心态。
  我说话的时候她听的津津有味,即使我说的是一些无聊琐碎的小事情。这个时候我又不想她走了,因为身边有个女人陪着再怎么说都比一个人过的好。
  “你应该是很爱杨小漫的吧?”她突然问我。
  我心里一怔,突然响起*| lai |*她只知道我和杨小漫的夫妻关系,知道我们有一个儿子,就这些了。其他的事情我并没有透露给她知道,也难怪她会如此问我。
  想了半天,也猜不chu *她这样问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谨慎的回答,“都老夫老妻了,也谈不上爱,小漫给我生了个儿子,她对我很好。”
  我也☆ɡao 扌高☆不清自己到底想说什么了,按理不应该在一个自己有企图的女人面前说另外一个喜欢的女人的事情的。但我又不想事情越演越烈,到了不可收拾的di 步,就好像飞蛾扑灯,即使知道会自取灭亡,也要奋不顾身的扑上去。
  其实我一直佩服飞蛾的勇气,就为了* na *一刹* na *间能触*到的光亮,就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可我没有它* na *样的勇气,廖小琴跟杨微同在一处工作,而小军跟奇骏又经常在一起玩耍,如果我跟她真有点什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关系,我实在无法想象众女怎么kan我。
  这一夜的时间真是漫长啊,我跟廖小琴唠了一会磕,kan着她昏昏yu (谷欠)睡的样子,我这个时候反倒精神奕奕。由于我住的是单人病房,这是廖小琴特意要求的,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真的为我的body(* shen | ti *)考虑,但至少她每次*| lai |*kan我就只有我们单独相处在一起。
  既然是单独处在一块,就方便多了,很多话不用顾及有外人在旁,特别是这个夜晚的时候,值班医生都休息了,没有我们的叫唤是不会jin **| lai |*的。我见廖小琴开始有点点头如捣蒜了,跟我说话也不能聚精会神的。
  这丫的居然能死撑到现在,在我心里除了杨倩和叶子jiao (女乔),所有女人都应该是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早睡早起的主。就好像杨小漫一样,她自从生了儿子后,几乎是跟儿子同一作息时间。
  也正因为这么有规律的作息,所以我感觉即使小漫比杨倩大个几岁,但kan起*| lai |*两人几乎差不多的年轻。当然这些话我是不会跟二女说的,虽然说了,小漫会欣喜若常,但另一个估计就得找我拼命了。
  我可不想得罪任何一个女人,廖小琴应该也是* na *么多个女人中的一个,我感觉的chu **| lai |*她保养的很好,脸上一脸岁月的痕迹都无。如果她不是带着一个儿子,估计到外面去征婚人家不会相信她嫁了人。
  “你去睡会吧,夜很深了,我没什么事情的。”我突然低声对廖小琴说。
  “啊?你说什么?”她的头在我面前鸡啄米一样,可就是死撑着不倒↓去。估计她这样子只要kan到床都会想爬上去吧,就是不知道她介意不介意说我这张床,嘿嘿。
  单人病房就是有这个照顾,除了我睡的这张病床,还有另外一张床可以睡病人家属的。我指了指边上的* na *张床,然后说,“你去睡会吧,我现在感觉很好,没什么事情。”
  其实就是一个骨折,要以我的脾气早该chu *院了,如果不是碍于廖小琴的情面,还有心里的丝丝Yearn(*ke wang*)。廖小琴突然抬起头kan了一↓我,“你自己可以应付么?* na *我去躺会了,实在太困了,”她突然朝我不好意思的一笑。
  她站起身*| lai |*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又俯过身*| lai |*为我放好了枕头,然我躺好,然后体贴的帮我盖上杯子。我此刻的心里是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她真是体贴啊。不过我心里也有个尴尬的di 方,就是呆会起夜的时候该怎么办。
  昨晚起夜我都没好意思叫医生是自己*ying *撑起*| lai |*慢慢移动卫生间解决的。我打定主意等廖小琴睡着了再去###,她帮我盖好了杯子,还顺势*了↓我的额头,我呆怔了一会。
  kan着她放心离去然后在旁边的病chuang shang 躺↓*| lai |*,很快就发chu *了均匀的呼xi 口及声。这女人,不会拿我当她儿子了吧,居然*我额头,而且* na *动作多么自然啊,不过她的眼神倒是迷蒙的,估计没分清是我还是小军。
  对于自己糊里糊涂的当了一回人家的儿子这个事情我还是很在意的,不过kan在人家辛苦照顾我的份上,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得心里甜甜的。我gan 脆侧过身去,脸朝着廖小琴侧卧的方向,这样,她的脸就光明正大的放大在我面前。
  “你睡了么?”我轻轻的问,其实我这样问多此一举,这个女人早已闭上了眼睛,发chu *均匀的呼xi 口及声。我其实也是为了确定一↓她是否真的睡着了,不过我这样做可没别的什么目的,只不过想更加光明正大的审视她而已。
  晚上kan她,觉得特别的安静和恬静,她的睫mao *很深,扑闪在眼睑上,微微的颤动,好像* shang * mian *停驻了无数个隐形的精灵般。她的Red(* hong *)唇很**,微微一张一合,能kan到里面雪White(颜色bai )的贝齿。
  kan着,我突然心里就起了一股***,特别是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不会是因为最近喝多了汤的缘故吧。这股***总会时不时的*| lai |*袭,让我总是无力招架,我赶jin 闭上了眼睛,不敢再kan对面的廖小琴。
  但我的心情却久久的不能平静↓*| lai |*,我总觉得心里有团huo *再烧,不仅有越烧越烈的迹象,而且我body(* quan | shen *)也开始发hot(英文:hot,中文:re )起*| lai |*。这种种征兆是我以前未有过的,难道这次把* tui *骨折了,也伤到了我其他的神经系统?
  我心里是有疑问的,但是内心的huo *焰却控制不了,鬼使神差的我慢慢做起了身子,然后开始移动双* tui *到了di 上。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廖小琴突然翻了个身,我吓得赶jin 不kan她了,装作要起身去厕所的样子。
  没有想到廖小琴只是睡梦中翻了个身而已,她侧过身去继续睡着了。我吓得chu *了一身的冷汗,然后心里的* na *团***也莫名的被扑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