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6章 我仅有的耐心
  “你真是神了,我正准备告诉你这个好消息呢,没有想到你就打过*| lai |*了,kan*| lai |*我们两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少废话,你啰嗦了这么久,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别人啊,我和王敏还不打算让大家都知道。”这个牛屎,真是一坨牛屎。
  “快说吧,我都没兴趣听了。”我的耐心真的是有限的,这有限的耐心还只限于对待美女,丁亮这一辈子是绝对没有资格享受我这仅有的耐心了。
  “别恼嘛,好消息当然要等待好时机了,实话跟你说吧,我快要做爸爸了。”丁亮在* na *边一阵欢呼。
  “什么逻辑?快要做爸爸?”我是在不能理解,如果王敏怀孕了,* na *丁亮就是准爸爸了,如果没怀孕,他就做不成爸爸,现在说快要做爸爸了,是什么意思?我额头的三条black(hei )线直直降↓*| lai |*。
  “王敏觉得自己可能怀孕了,现在我们两都很jin 张,虽然很期待这个宝宝的降临,但是我们又害怕还不够资格做一对好爸爸妈妈,你明White(颜色bai )我们的心情么?”丁亮在电话* na *端有些jin 张的说。
  丫的,敢情还没确定怀孕啊,没确定就这么jin 张兮兮的。哎,我扶着额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丁亮说了,这老小子怎么跟* na *种五六十岁老*| lai |*得子的人一样反应啊。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快帮我们chu *个主意啊,敏敏都急得快要哭了了。”丁亮忧心如*的说。
  我真不想趟这趟子浑shui *,你说怀个孕而已,而且还不知道是不是真怀孕了,就☆ɡao 扌高☆了这么大的阵状。丁亮这老小子平(曰)ri 里雄风万丈的,真kan不chu **| lai |*还有这么娘们的一面。
  “我劝你们赶jin 去医院做* na *个什么妇科检查,杨小漫她们几个都是这么过*| lai |*的,我比你有经验,不要再这纠结了,误了时辰可不好,到时候你们宝宝都不愿意*| lai |*到这个世上了。”我故意吓唬她们,哈哈谁让她们没我有经验呢。
  “你说真的啊?宝宝还有不愿意*| lai |*到世上的事?”丁亮明显的怀疑我话中的真实* xing *。
  “信不信在你,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还有,恭喜你们了,希望检查chu **| lai |*后,你真的如愿以偿做爸爸了。”我还是提醒了她们一句,等检查结果chu **| lai |*后再* gao *兴吧,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 na *好吧,我们明天一早就去医院做检查去,本*| lai |*还一直↓不了决心呢,真是多个人多点谋划,谢谢了。”丁亮在电话* na *端对我抛了个飞吻。
  “去死吧,你,哈哈。”我哈哈笑着挂断了电话。估计这回丁亮应该是抱着王敏在原di 转圈了,这老小子跟王敏总算是修成正果了,也不枉我当了一回免费得媒人了。
  “什么事这么* gao *兴?”我正笑着的当口,廖小琴jin **| lai |*了,她手里提着一个小罐子。
  还真给我煲汤了,我心里刹* na *间溢满了感动,这个女人对我真的很好啊。
  “这次煲的汤骨头淮山,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我放了一点盐,你尝尝。”我着迷的kan着她的芊芊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从小罐里盛chu *了汤,瞬间浓郁的骨头香味溢满了整个病房。
  “好香啊,一定很好喝,”我故意装作很* gao *兴的说。其实这种汤我经常在家里喝,小漫和杨微煲汤的技术都是一流的,我每次都喝的肚子yuan *滚滚才罢休。
  “呵呵,* na *多喝点,刚接过骨头要多喝点骨头汤才好的快。”廖小琴其实不是医生,真不知道她这些论调是从哪里得*| lai |*的,难道喝了骨头汤对骨头复原真有帮助么?
  暂且不管是或者不是了,现在美女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端着一碗香味扑鼻的汤送到了我的手中,我岂有不受之理。虽然汤很烫,kan得chu **| lai |*她是打的士车一路分奔过*| lai |*的,所以汤还保留着刚chu *锅的hot(英文:hot,中文:re )烫。
  “好喝么?”kan着我喝了差不多半碗了,她终于忍耐不住问chu *了口,可能女人都是介意自己亲手做的东西是不是被别人接受,味道好不好吧。我连忙点了点头,然后一口气喝光了剩↓的半碗,其实我嘴里都快烫的气泡了。
  真是为了博得美人一笑,我连嘴巴都牺牲了。果然,廖小琴kan我喝的这么津津有味,马上又给我盛了一碗,然后笑着递给我。
  我有些为难的kan着她,然后又kan了kan她手里的碗,其实我在医院刚刚已经吃过晚餐了。这个时候喝了一碗汤已经差不多撑到肚子了,如果再喝一碗,估计我整晚都不用睡觉了,光上厕所得了。
  但kan着廖小琴殷殷期盼的眼神,我还是忍不住的顺从了她的意思,接过汤碗*| lai |*,一口一口的把它喝光了。
  “真好喝,我从没有喝过如此好喝的烫,”末了,我把碗递给廖小琴,还不忘加了这句拍马屁的话。
  她信以为真,jiao (女乔)羞了笑了一↓,然后扶着我躺↓*| lai |*,其实我至是* tui *不能行动,上半身还是可以行动自如的。不过美女既然愿意shen chu *援助之手,我也乐得享用了。
  廖小琴的hands(* shuang * shou *)很* rou *ruan (车欠),不像是经常做家务的样子。她的骨架非常小,两个胳膊扶着我躺↓*| lai |*的时候,我又一次成功的闻到了她身上浓郁的女人香,还有* na *深深的###。
  一夜好梦,准确的说是一夜春梦,本*| lai |*自从廖小琴走后我是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这个害死人的妖精,点燃了huo *,又不负责任的逃走,留↓我独自默默忍受着人世间最痛苦的煎熬。
  可没想到最后让我想到了个办法,我闭起眼睛默默的念着数美女数,也就是把绵羊替换成美女,一个美女,二个美女,我边数着,还边幻想这些美女都在身边陪着我一起睡觉。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在数到一千个美女的时候居然真的睡着了,这可又是我的一项伟大的发明啊。所有深夜里睡不着的男同胞都可以用我的这个催眠办法了,☆ɡao 扌高☆不好我申请专利去,还能稳赚一笔呢。
  第二天一大早,廖小琴又*| lai |*了,这丫的都不用上班么?我kan杨微每天准时打卡上↓班,怎么她就这么悠闲呢。
  她手里又提着一个昨天的小罐子,估计这里面又装着什么汤了,嘿嘿,又有口服了。
  廖小琴jin **| lai |*病房,并不kan我一眼,她仿佛失去了昨天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但眉目之间却独有一种特别的神韵。只是这种神情对于我*| lai |*说再熟悉不过了,她的yu (谷欠)语还羞的模样正是女人被爱着的男人临幸过后的样子。
  可是我昨晚并没有临幸她成功啊,虽然在我的梦里是狠狠的爱** fu **了一回没错了。难道昨晚她回去后,又找到别的男人*| lai |*临幸她了?我心里狠狠的不是个zi wei ,被别的男人抢先↓手了,真是不甘心啊。
  我这厢胡乱想着,廖小琴当然不知道,她都不敢抬眼kan我一↓。只顾忙着手里的东西,我有意逗她一↓,便突然假装疼痛的叫了一声,果然她迅速的扑到我的床边,还差点把手里的粥打翻。
  “哪里不舒服了?让我kankan,需不需要叫医生?”她焦急的神态kan*| lai |*不像是假的,我不禁为刚才自己的龌龊思想而感到惭愧。
  女人跟男人不一样,男人可以因为喜欢一个女人而见面the first time(di yi ci )就可以立刻上床,而女人即使再喜欢这个男人,但顾及颜面或者其他的一些东西,即使再怎么爱的深夜害怕轻易上床。
  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本质区别,男人果真是↓半身思考的动物啊。我现在开始有点痛恨自己了,居然对廖小琴这样的气质美女有如此龌龊的想法。
  我朝她笑了笑,“没事,只是刚刚不小碰到了一↓,对了,今天带什么好吃的过*| lai |*了?我迫不及待的想尝尝了。”
  “是莲藕八宝粥,早上吃点清淡的通通肠胃对body(* shen | ti *)健康比较好。”廖小琴又恢复了jiao (女乔)羞的神态,kan着我说。
  这丫的,居然成了一个护理专家了,她随便说一个什么东西都是对body(* shen | ti *)有益无害的,不会为了我还专门上网查了吧?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廖小琴已经盛满了一碗浓香四溢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粥给我。
  这个粥煮的却是很有shui *平啊,滑而不腻,有一股清香在唇齿之间滑动,真是美味。“真好喝,还有么?”我狼吞虎咽的吃完一碗,然后把空碗一举,还要。
  “慢点,要觉得好吃,我以后天天给你做。”廖小琴给我又盛了一碗,我接过就急忙往嘴里扒拉,她见状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我心一惊,什么意思?天天做给我吃?* na *我不是要住到她家里去啊。可是她也是知道我是有家有口的男人了,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
  我这厢在百思不得其解,而廖小琴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一句话让我思虑万千,她自己倒是没有在意的。
  “kan*| lai |*你康复的不错哦,医生说你过两天就可以chu *院了。”中午廖小琴扶着我在庭院里休息,她的脸蛋Red(* hong *)扑扑的,煞是好kan。
  这个时候的太阳其实有点烈,但她为了我的健康着想,还是扶着我*| lai |*到外面的草坪上晒晒太阳,有利康复。其实女人都是爱保养,害怕晒太阳的。这个从杨倩身上我最能体会得到。
  平(曰)ri 里有什么太阳↓的活动,她一定全副武装的,什么防晒霜,bb油,墨镜,帽子,还有包的严密不透风的大衣。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在* na *么hot(英文:hot,中文:re )得天气里,她弄这些玩意就不会难受?
  可现在廖小琴全然不顾自己的皮肤会受到的伤害,而坦然的陪着我在太阳底↓散步,可越是这样,她的自然之美就越是让我着迷。
  这种美可比涂了胭脂染上的Red(* hong *)晕要*| lai |*的自然的多,也美丽的多。廖小琴没有体会到我的心思,她见我有些累了,便停了↓*| lai |*,然后找了一处树荫让我靠在树gan 上坐着。
  真舒服啊,凉风微微的拂面,而且身边又有她独特的女人香迎面扑*| lai |*。“小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禁不住想问chu *心里的疑惑。
  “你问吧,我一定回答你。”廖小琴注视我说,她仿佛知道我要问什么似的,率先给了我吃颗定心丸。
  “你深爱你的老公么?现在还忘不了他是么?”我就这么tuo *口而chu *了,其实我还是想婉转点问chu **| lai |*的,但kan着她直视我的眼神,嘴巴就不受控制的说话了。
  “他是我生命中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这是我在他坟头发誓的话。我永远忘不了他,他待我的好,没有一个人能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