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4章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这种心态其实已经有点不正常了,甚至可以说还会发展到心理变态和畸形。只是这里我无法跟小漫说清楚,也不想吓到她,所以我还是决定找廖小琴了解清楚小军的真实情况然后再对症↓药。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几乎我是时刻牢牢的记在心里的,虽然我也偶尔犯一些桃flower (hua )劫,但却未犯过什么大错。
  而当我隔* na *么久好不容易去一趟菜市场,却阴差阳错的抓住了一个小偷,但我见小偷认错态度比较好,最终还是决定放了小偷时,我开始后悔了。这个世界上多的是孰能无过的人,但知错能改的实在没几个。
  小偷原本是把他的爪子shen 向我的钱包的,但我练武人天生的敏锐* xing *让他才挨着我ku 边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觉并且把他的手牢牢的钳住了。
  小偷疼的大叫起*| lai |*,我单手都可以& nie (一种手法)破一罐装啤酒,& nie (一种手法)住这个kan起*| lai |*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手臂简直是小菜。但在小偷叫了第三声后,我还是仁慈的放开了他的手。小偷kan起*| lai |*也不过二十chu *头,比我小很多,kan着他慌乱的神情,我开始有了一丝怜悯之心。
  我给了小偷一张Red(* hong *)票,让他去buy(中文:gou mai)身好点的衣服,然后吃饱喝足去找份稳当的工作做,不要再从事这行业了。他听了对我千恩万谢,然后笑着心满意足的离去。
  在不知姓名的小偷离开后,我发现自己钱包里只有不到五十元钱,最近本*| lai |*经济就jin 张,所以chu *门带点钱都只够自己搭车使用了。没有想到因为一次难得仁慈,导致今天只能buy(中文:gou mai)White(颜色bai )菜回家做饭了。
  我优哉游哉的逛着,kan能不能buy(中文:gou mai)到比较便宜点的菜,毕竟我只有五十元钱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又听到了一阵惊叫,“抓小偷啊,抓小偷!”我猛然转过头去,之间斜前方有一阵慌乱,许多人围在* na *里熙熙攘攘的。
  难道又有小偷在作乱?今年都还没到过年,怎么这些小偷就迫不及待的chu **| lai |*作案了。其实听小漫说,这一带都chu *过几起这样的事件了,很多大妈级的人物钱包都被小偷给牵走了。
  我问了小漫,她倒是谨慎得很,没有丢过一次钱包,所以我也就没想要管这闲事了。但今天这样的事情连着两次在我面前发生,我不能不管了。而且这些小偷我有预感是一伙的,要不怎么都在这一带↓手呢。
  现在我开始后悔放了刚刚的小偷,没有把他扭送警察局,然后顺藤*瓜的把这个组织一锅给断了,真是后悔啊。
  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时候,这么快就跟* na *个拿了我一张Red(* hong *)票的小偷再次见面了。我chong *到吵闹的di 方仔细扫she 了一↓周围人的反应,然后我眼角斜视到左侧方有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一闪而逝。
  我赶忙顺着这个身影离去的方向追去,追了差不多三条街,才把这个人给拦截住。我是随手捡起了一个White(颜色bai )萝卜砸倒了小偷的,没想到这年头White(颜色bai )萝卜都长的跟木柴头似的,又大又重,这一↓就把小偷打pa(足八)↓了,半天爬不起*| lai |*。
  难道我的功夫又长jin *了?我疑惑的kan着自己的hands(* shuang * shou *),没有想到就一↓就把小偷拿↓了。正当我喜滋滋的准备过去验收成果的时候,突然仰面躺着的小偷突然豁的爬起*| lai |*,然后双膝着di 咚咚的给我磕起了响头。
  我还分不清什么状况时,小偷已经在叫苦连天,“大哥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次一定不敢了,我一定改邪归正,好好找份稳当的工作,好好做人。”
  我一听这词,怎么这么熟悉啊,好像是我刚说过的一样。对了,我对之前* na *个小偷就是用的这词,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盗用了,而且还是个小偷。
  “你抬起头*| lai |*,我kankan你。”我走过去命令小偷,他一直低着头在* na *磕着,我是一↓都没有kan清楚他的脸。
  小偷突然半响不语,也无任何动静,我是在没耐心了,走过去hands(*yong * shou *)中的另一个White(颜色bai )萝卜勾起了小偷的↓巴。真是lang费了我的White(颜色bai )萝卜了,本*| lai |*想buy(中文:gou mai)了回去煮鱼吃的。
  “是你?你又偷东西?”我大吃了一惊,原*| lai |*一直觉得熟悉的身影居然是刚刚拿走我一张Red(* hong *)票的小偷。
  这个时候我的心情真的是千种zi wei 上心头,本*| lai |*难得发一次善心饶了这个小偷,而且还把自己兜里仅剩的一张Red(* hong *)票赏给了他。可么有想到,自己却成了助纣为虐的人。
  难怪现在社会上多数人都是麻木不仁的,即使kan到有小孩子或者残疾人沿街乞讨都视而不见。不是我们真的麻木不仁,而是这个社会上的骗子实在太多了。
  “大哥,你饶了我吧,↓次一定不敢了,我一定好好做人,踏踏实实找份工作做,绝对不辜负你的期望。”小偷又开始跟我告饶,瞧这字正腔yuan *的,真是可惜了一个人才,居然去学做小偷。
  我缓过神*| lai |*后,朝小偷shen chu *一只手,“拿*| lai |*!”
  小偷抬起头莫名其妙的kan了我的手一↓,然后又疑惑的kan了我的脸,“大哥,拿什么啊?”说着还用两手环住了自己的上身,好像担心我会随时扑上去非礼他一般。
  “我的钱!”我一字一句的说。
  “什么钱?大哥,您给我的钱还要拿回去啊?您不会这么小气吧,我都已经buy(中文:gou mai)衣服用掉了,还吃了几个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包子,您实在要,我也吐不chu **| lai |*啊。”
  我的耐心消失殆尽,特别是kan到小偷贼眉鼠眼的四处偷视的样子,他敢情是趁着空挡在偷瞄猎物↓手呢。我心里的怒huo *一↓就冒chu **| lai |*了,对付这样的惯偷我实在用不着手↓留情。
  可令我想不到的时候,小偷原*| lai |*也是有几把刷子的,就在我抬* tui *准备往他身上招呼过去的时候,他居然腾的站起*| lai |*避开,并且耍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的* tui *还悬在半空中的时候,小偷突然从腰里抽chu *了一个木木奉(bang)子狠狠的往我* tui *上招呼了过*| lai |*。我惊愕之↓,闪躲不及,也是自己太大意了,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小偷居然有反击之力。
  于是我的小* tui *跟小偷的木木奉(bang)子亲密接触了一次,然后我痛呼chu *声,可是已经晚了,我的半个小* tui *估计是骨折了。小偷见这空挡,闪身几个跳跃,钻到人群里不见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要感激小偷的手↓留情,他偷袭成功之后,并没有趁胜追击,否则我的这条* tui *估计有残废的迹象了。但我后*| lai |*猜测小偷也是慌乱中击中了我,他并不知道我的底细,所以慌忙中只顾自己逃tuo *了。
  我的半条* tui *已经骨折了,钻心的痛击打着我的心脏,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哪里痛了。只觉得body(* quan | shen *)都钻心的痛,头上的汗珠也是大颗大颗的往↓落。可是路人都只是漠然的从我身边走过,并没有一个人愿意过*| lai |*询问一↓。
  我冷笑世人的冷漠,也懊悔自己的大意,之前如果自己不手↓留情,也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突然我kan到身边有一个钱包,我挣扎着*在了手里,这是一个精致的女用钱包。
  这个钱包大概是跟小偷打斗中掉落在了di 上,小偷走的太慌张所以没有顾得上拾走。kan着手里的钱包,我又是一阵冷笑,自己本是做了一件好事,可是现在我半躺在di 上无法动弹,又有谁*| lai |*关心一句。
  “秦天穷?怎么是你?”还真有人过*| lai |*关心我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很好听,我猛di 抬起头,果不其然kan到了一个气质美女,廖小琴?
  “是你?”我也惊呼chu *声,没有想到在这个di 方,在我这么落魄的时候让一个美女撞见了我的狼狈,我真的想找个di hole(dong )钻jin *去了。
  “你怎么受伤了?这个钱包,我的钱包怎么在你手里?”廖小琴赶jin 蹲↓*| lai |*询问我的伤势,其实任何人只要kan到我现在的这个姿势和我的神情,都不难猜chu *我肯定是受伤了。
  可除了廖小琴*| lai |*询问我外,没有一个路人愿意shen chu *援助之手。这个钱包是小偷留↓的,难道刚刚小偷偷的对象就是廖小琴?还真是阴差阳错了,这个时候我倒不后悔刚才的义举了。
  我赶忙咬牙把钱包递还给廖小琴,然后强自深呼xi 口及了几↓,急忙说,“刚追了一个小偷,不慎被他偷袭了,钱包是他落↓的。”短短几句话就把整个过程给说清楚了。
  只见廖小琴听完了我的话,也似被我的义举深深震撼了,虽然我描述的很是轻松,但各种情由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估计廖小琴也是稍微知道的,即使不知晓,kankan我现在的模样也应该清楚一二了。
  廖小琴赶jin 为我叫了救护车,然后拿chu *餐巾纸给我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她的动作很轻* rou *,带着一股芬香在我眼前弥漫着,我都有点陶醉在这个温* rou *乡里了。
  此刻我倒觉得不是* na *么疼了,难怪古人云,牡丹flower (hua )↓死,做鬼也风流啊。果不其然,即使是骨折这么严重的痛,在廖小琴的清风拂面之↓,我也只觉得舒shuang XX大XX之极。
  “还疼么?”廖小琴其实是在说废话,我就这么半躺在di 上,连动都不能动一↓,能不疼么?
  不过人家美女既然这么问了,我怎么也得意思* xing *的配合一↓,即使真的疼痛如命,也要强自咬着牙说不疼。
  廖小琴kan着我死鸭子嘴*ying *的样子,突然掩嘴笑了。美女一笑,真是倾国倾城啊,我一↓kan呆了眼,果然是忘记了疼痛的事。
  男人真是食色* xing *也,连我这样的伟男子也不能例外。
  救护车*| lai |*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感觉不* na *么疼了,有廖小琴陪在身边,她的轻声细语,巧笑倩兮,都是我止疼的良药啊。kan廖小琴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菜,我以为她是急着回家做饭的,所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她会送我到医院了。
  就在我张口想要她帮我打个电话给杨微让她*| lai |*医院陪↓我的时候,突然廖小琴从兜里掏chu *电话,拨了几个数字,然后接通后,“喂,小军啊,我是妈妈,你中午去楼↓餐厅吃饭好么?妈妈有点事情回不*| lai |*了,晚上再做饭给你吃。”
  估计电话* na *端小军闹脾气了,廖小琴很耐心很温* rou *的哄了他半天,而这个时候她已经随我一起上了救护车了。我有些感激的kan着廖小琴,她此刻已经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