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3章 掉↓个林sister(* mei mei *)砸死我吧
  俗话说,惹急了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跳墙,再温顺的Rabbit(tu zi)也会咬人。我不是温顺的Rabbit(tu zi),当然是时刻会反扑的,现在我没有任何动作,我是在等待时机,一待时机成熟,我一定把他们这两个混蛋咬的稀巴烂。
  张一顺拉着我*| lai |*到酒吧外,然后放开了我。“你跟于董事长的仇怨kan*| lai |*不浅啊,你们是怎么结仇的?我kan刚才他好像想吃了你的样子。”
  他何止是想吃了我,他是恨不得生吞了我,只是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不说了,这些烦心事都Ta Ma的滚一边去,我们找个di 方喝酒,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走。”张一顺也开始兴奋了。
  “上天啊,你太不公平了,你怎么这么对待我秦天穷,我恨你!”
  “天啊,快点掉↓个林sister(* mei mei *)砸死我吧,我要结婚!”
  天桥上两个大男人一人手里握着一瓶罐装啤酒,周围还零零散散的摆满了啤酒瓶。两人摇摇晃晃的身影在昏黄的路灯↓彼此依靠,周围的路人走过,都禁不住回头多kan几眼。
  这估计有是两个失意的男人在喝酒fa xie 吧,路人见惯不惯了,最多也就是回头多kan两眼而已。
  在这个社会上多的是失意或失恋和失业的人,有人坚强的活↓*| lai |*并chu *人头di 了,也有人扛不住最后去天堂了。但更多的人却依旧平平凡凡的过完了一生。
  我属于哪类人呢?
  对於承诺,男人非常慷慨。男人一生向女人所许↓的承诺,多不胜数,几乎连他自己忘了。男人知道,女人的爱情,离不开承诺,没有承诺,就是没有将*| lai |*。
  记不得这句话是哪个名人说的了,但我觉得非常的有道理。一个男人如果不能给身边的女人承诺,即使再默契的情侣也会滋生隔阂。
  我跟小漫虽然有了儿子了,但至今未能给她一个幸福完整的家,这也是我亏欠她的。虽然现在跟杨氏三女住在一起,大家其乐融融,但谁知道,si 禾厶底↓她们三人间不会在没人的时候独自哀叹呢。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不只是在我身上上演,现在很多男人都拥有了无数个女人还不知足,还妄想拿↓更* gao *的山峰。可我不同,我能拥有三女已足矣,只是我却始终无法给她们一个承诺。
  张小lang自从上次的叶子jiao (女乔)事件后,几乎对我开始不理不睬,偶尔碰到了也只是低着头叫一声然后便匆匆别过。对于小lang的这种转变我心里是难过的,毕竟我和他也是有着很深厚的感情的。
  且不提他是小漫的di di ,单就* na *段我们两相依为命的(曰)ri 子就让我很是难忘。还有我被关在监狱里快要绝望的时候,是小lang带着小漫的亲笔信*| lai |*解救了我。
  每个男人一生中都会有几个知交好友,小lang应该算是我的亲人兼好友之一吧。所以我不允许我的这段感情就这样因为别的因素而消失殆尽,我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跟小lang冰释前嫌的机会。
  这一天,我优哉游哉的闲在家里,已经一个星期都没去上班了,也没打算找工作,当然我不会甘于现状,在我的心里还是有着宏伟蓝图的。
  我待业在家最* gao *兴的莫过于小(jia huo )奇骏了,他整天乐呵呵的围在我身边转*| lai |*转去。在他的眼里,只要能时刻kan到爸爸妈妈就是最大的幸福,而我现在唯一能给他的幸福也只有如此了。
  奇骏长的非常快,才四岁的样子已经有我腰部* gao *了,*着奇骏的头,我笑着问,“小奇骏,长大了你要做什么啊?”
  “飞人,不,超人,我要做奥特曼”小孩的理想总是tuo *离现实的,我记得自己小的时候还梦想着要扎一回碉堡呢。也曾想过要做一个伟大的雷锋,都说小孩子的童心是最纯洁的,果然是没错
  “奇骏,你能飞么?爸爸倒觉得还不如把理想稍微降低* na *么一点点,至少是自己能做到的事,好么?”
  “* na *让我想想,”奇骏歪着头认真的思考起*| lai |*,突然他惊叫一声,“有了,我要像上次* na *个black(hei )衣人叔叔学习,要做个打败坏人的英雄。”
  black(hei )衣人叔叔?我有点目瞪口呆的kan着奇骏,不是都说小孩子的记忆是短暂的么?怎么奇骏这小(jia huo )能记* na *么长时间。距离上次black(hei )影救回小漫母子和杨微已经有二个多月了,可没有想到奇骏居然还记得* na *些black(hei )衣人。
  我有点纠结的kan着奇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小孩子的理想是单纯的gan 脆的,做大人的不能任意的扼杀了他们纯真的理想。而是要尽量的维护,即使这个理想永远都不能实现,我们也不要直接的打击他们。
  所以我在心里遣词造句,希望能找到一个完美的解释*| lai |*告诉奇骏其实black(hei )衣人叔叔并不是我们值得学习的榜样,他们的世界并不适合平凡人生活。
  我的这些理论还未*| lai |*得及chu *口,突然小lang就从外面回*| lai |*了,奇骏kan到小lang立马笑逐颜开的跑上去,“小lang舅舅,你可回*| lai |*了,奇骏想死你了。”然后是一个大马扑就扑倒在小lang怀里。
  小langkan到奇骏也是笑开了颜,他们两个大小孩嘻嘻哈哈的打闹在一起。我kan到这个情景,也忍不住笑了。自从小lang在这里住↓,奇骏就像找到了新玩伴一样,整天的缠着小lang给他讲故事,陪他玩耍。
  奇骏不止一次的跑*| lai |*跟我讲,小lang舅舅头脑里怎么装了* na *么多有趣的故事啊,我怎么听都听不完,而且他可聪明了,会组装很多好玩的玩具,爸爸,你怎么就没有舅舅* na *么好玩呢。
  说罢还侧着个头打量我半天,好像在比较为何我没有他小lang舅舅好玩一样。每次这个时候我就忍俊不禁的笑起*| lai |*,奇骏的可爱是数不胜数的。
  其实奇骏还有另外一个大玩伴小军,廖小琴的儿子。起初奇骏跟人家倒是腻在一起不想分开,可玩久了,就有矛盾了。记得有一次奇骏跑*| lai |*跟我说,“爸爸,小军偷拿我东西回家去。”
  我吃了一惊,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一*| lai |*伤人家小孩子的自尊心,二*| lai |*我们现在跟廖小琴关系也很好。因为杨微再廖小琴所在学校教书的缘故,所以我们一直对这个女人是抱着感谢的心态的。
  可奇骏也不会胡乱说话,他既然说小军偷拿了他的玩具就一定有这个事情。我当时安** fu **了奇骏让他先不要声张chu *去,并答应他爸爸一定会处理好这个事情。
  而后我跟小漫说了这个事,小漫听了笑着说,“小孩子玩玩的这有什么,我还亲眼见到小军拿了奇骏的一辆小坦克藏到衣服带走了。”小漫的语气不以为然。
  我听了又是一惊,“你是说小军偷偷拿了奇骏的玩具藏在衣服里?他没有跟你们说一↓就带回家了?”说实话我是真的吃惊了,没有想到小军* na *么乖* na *么听话的孩子也有这个嗜好。
  我不知道廖小琴知不知道这个事情,不过kan小漫描述的小军偷拿东西* na *么娴熟的动作,应该不是一次两次的。如果是这样,家里多了* na *么多无*| lai |*由的玩具,廖小琴没理由不发现。
  如果不是奇骏和小漫告诉我,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情,所以廖小琴是绝对没有*| lai |*跟我谈过的。kan着小漫不以为然的神态,我很认真的说,“小漫,今天就是要跟你说孩子的教育问题,你有时间听么?”
  小漫本*| lai |*准备去给奇骏缝补衣服的,这个时候的孩子在di 上墙上到处磨蹭着,衣服很快就破缝了。所以小漫经常会缝缝补补的,每当kan到小漫拿着针线的样子,我就觉得她真是一个贤惠的女人。
  “你说吧,我边缝边听,”小漫也意识到我说的事情有些严肃了,所以她拿过针线到我身边*| lai |*缝。
  “刚刚你说到小军偷拿我们家玩具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跟廖小琴说一↓,让她引起注意,以后严加管束一↓小军的这种偷盗行为。”
  小漫听了我的话秀眉微皱,“秦,不太好吧,就这么小的事情去跟她说,未免有点小题大作了,☆ɡao 扌高☆不好我们的关系都弄坏了。”小漫不同意我的做法。
  “你没听说过小*| lai |*偷针,大了杀人的故事么?小孩子从小不学好,gan 些偷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的事情。可能这个时候小军拿了一个小玩具,他不觉得是偷盗,大人也不加管束,慢慢大了,他这种偷盗**就会越*| lai |*越强烈,甚至还认为理所当然。”
  “有这么恐怖啊?听你说的,好像他们长大了会抢劫放huo *一样,呵呵。”小漫突然低↓头笑了笑。
  我有点气馁了,其实小漫是一个很好(gou)通的人,只是在教育小孩子的问题上她很多次都跟我意见不统一。小孩子从小就要严格教育,特别是做错了事情,就一定要指正他们,久而久之,他们的言谈举止才能往好的方面发展。
  “小漫,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我郑重的握着小漫缝补衣服的手说。
  小漫点了点头,她示意我说就是了。“奇骏将*| lai |*如果发生类似的事情,不管事多小的错,只要你发现了一棕,如果你↓不了决心教导他,就一定要告诉我,让我*| lai |*处理好么?”
  我这么说已经是退一万步了,毕竟孩子的教育是父母两个人的,既然小漫意见跟我不一致,我也不强求。好在奇骏还算听话,而且很有正义感,老说要学习奥特曼到外星上去消灭敌人。
  我不会阻拦小孩子的理想的,所以奇骏想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阻拦,只要这个理想是健康的就好。小漫答应了我的要求,虽然她有些莫名其妙为何我总在这个事件上纠缠。
  小漫不知道我从小的生活是怎么过*| lai |*的,我太清楚一个不健康的童年会对小孩子的成长造成怎样的影响。而且就我自己*| lai |*说,也差点误入歧途,幸好有叔伯的及时提醒才没有铸成大错。
  我决定找个时间跟廖小琴好好谈谈小军的事,虽然小军不是我的孩子,但我不能眼睁睁的kan着一个好孩子就这么逐渐的被毁灭。
  而且我估计小军的这种行为跟他从小没有爸爸,内心失去了安全感也有关系。正因为内心缺乏父爱,没有了父亲宽厚的xiong 膛的庇佑,所以对周遭的事情都有一种占有yu (谷欠),想把所有的东西都据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