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2章 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我也不清楚,他们二人大概是有什么生意上的往*| lai |*吧。”我若有所思的说。其实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翻江倒海好一阵了,直觉告诉我这二人的关系没* na *么简单,应该有什么别的阴谋诡计,只是一时间我又说不上*| lai |*什么。
  “哦,我越kan这个杨总监越面熟,就是一时想不起*| lai |*了。”张一顺这小子挠挠头说,真是的,关键时刻掉链子就是说的他这样人,我不抱希望的kan了他一眼。
  二股东和杨总监按理最多也就是生意上的往*| lai |*,可我在辉煌实业几个月都没有跟龙华做过一笔交易啊,难道他们是si 禾厶底↓的生意?可kan二人现在亲密异常有说有笑的画面,感觉二人不仅是生意搭档这么简单。
  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张一顺突然拍了↓脑袋,然后急急的附耳到我耳边,“我终于想起*| lai |*哪里见过这个杨总监了,他*| lai |*过我们公司找二股东,我刚好去他办公室。然后好像在门外听到他们在谈事情。”
  “哦?他们谈什么?”我有点感兴趣的问,说不定能从他们的谈话里猜到一丝端倪呢。
  “隔着门板我也不是听的很清楚,隐约好像是把谁赶离公司,然后说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之类。可惜当时隔太远了,没太听明White(颜色bai )。”张一顺努力的回想当时的场景,然后短短说了几句话。
  我听了大吃一惊,难道他们讨论的是关于我的事情?我赶忙问,“把谁赶离公司然后少不了你的好处是谁说的?”
  “这个我知道,是二股东说的,他的声音我还是很熟悉的。”张一顺很快的回答我,“你怎么对这个这么感兴趣,难道跟你有关?”
  我点了点头,照张一顺这样kan*| lai |*,我从辉煌实业离职应该是二股东在其中作梗。我一直也在怀疑为何杨总监总是针对我,起初以为只是他担心我夺了他的权,我的存在可能对他*| lai |*说是个威胁。
  可之后kan他在公司呼风唤雨的,我却连董事长的面都没见上,我就不这么想了。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又是二股东☆ɡao 扌高☆的鬼,这老小子不把我*到绝境他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啊。
  此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愤怒,我恨不得就此chong *到这两个阴人面前给他们一人*| lai |*上一拳。但头脑里尚有一丝理智在劝阻我,即使我真的把他们打pa(足八)↓了,可又如何?我除了赔医药费外,能得到其他便宜么?
  这两个人有钱有势,又岂是现在的我可以对付的?可我也不甘心就此被他们踩在脚↓,特别是二股东,他总是阴魂不散的围在我周围想要把我置于死di 而后快。
  我该怎么办?手头无四两钱,头上无任何官帽,我怎么能斗得过他们?虽然一直以*| lai |*我都没有想到过要跟二股东誓死为敌,可现在的情形他终究是不容我的,不是我死就是他亡。
  “你这小子,不会是得罪了二股东,他找人整你吧?”张一顺突然醒悟过*| lai |*般对我说。
  何止是整我这么简单,这架势敢情是连一条活路都不给我留啊,我苦笑道。
  “不会真被我猜中了吧?你到底哪里得罪人家了?要这么整你?”张一顺大惊小怪的叫道。其实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他知道二股东曾经请black(hei )道杀手差点要了我的* xing *命的事,他估计得吓破胆。
  “不说这个了,你现在怎么样啊?”我索* xing *撇开话题去,视线里二股东和杨总监的身影也有些朦胧了,反正都这样了,我抱着死猪不怕开shui *烫的心态继续跟张一顺喝酒,难不成他二股东还能再刺杀我一次?
  “我还好啊,妞有泡,饭有吃,衣食不愁,我知足了。”张一顺开玩笑的说。
  “哦?就没打算找个漂亮女孩子定↓*| lai |*?”
  “别提了,这年头到哪去找好女孩啊,一个个不是仰慕你的金钱就是你的相貌。如果无财无貌者,估计连瘸* tui *女都会嫌弃你。”张一顺撇了撇嘴角,不以为然的说。
  kan到他这样子,我倒是突然想起了陈素莹当初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张一顺ting *属意人家的。我心里一动,现在陈素莹不是单身么,而且正处在敢情的低潮阶段,如果可以……
  kan着张一顺一脸的无聊,我突然心生一计,“你这小子,别怪做兄di 的没提醒你啊,眼前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就kan你会不会珍惜了。”
  “啥?你是说有美女?在哪?”我敲了他一记,“就知道惦记美女,难怪人家好女孩都不要你了。你知道我*| lai |*见你之前遇到谁了?”我故意卖关子。
  “谁啊?九天仙女啊?”张一顺摇着手中的酒杯,随意的说。
  “陈素莹!”我嘴里轻轻的吐chu *这几个,没有想到张一顺的反映如此剧烈,他突然跳了起*| lai |*,而后朝我大喊道,“你说的是真的?她回*| lai |*了?她现在在哪里?快告诉我。”
  我摇头失笑了一↓,正准备说话,突然感觉到一道锐利的视线朝我扫she 过*| lai |*,我心里一惊,这是二股东他们所处的位置。我倒是不怕他们发现我的存在,而是这个时候正面接触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控制住情绪。
  张一顺的震惊过后,他开始重新坐↓*| lai |*,然后握住我的肩膀作死的摇,“快告诉我,陈素莹在哪里?我要去找她。”
  “你确定你还爱着她?人家现在可是拖家带口的哦。”我凉凉的说。
  “什么?拖家带口?她结婚了?生孩子了?”张一顺kan*| lai |*对陈素莹的事情知道的少之甚少。他yuan *睁着眼睛很惊讶的kan着我,我其实知道的也不多,不过好过他吧。
  “是的,她刚从国外回*| lai |*,不过好像跟老公离婚了,如果你有意的话倒是可以跟她联系↓。”我其实也是临时起意,不管两人成与不成,都是朋友嘛。两人之前敢情就不错,要不是陈素莹突然失踪,估计张一顺与她也还在联系。
  “我还有机会么?她都有儿子了,估计也对敢情kan透了吧。”张一顺有些没底气的说。
  “你这人,刚说你大胆,怎么一碰到真格的,就退缩了?刚才泡妞的勇气拿chu **| lai |*,就不信拿不↓一个陈素莹。”我煽风点huo *的说,其实是ting *期待张一顺能跟陈素莹在一起的,也给成儿一个完整的家,他就有爸爸了。
  自从见过成儿以后,我心里就对他有些念念不忘的,总觉得这个孩子跟我有莫名的渊源。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心里却老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他瘦小的身影还有* tian * 舌忝 *舐糖葫芦的可爱模样。
  他比奇骏小一点,可是跟奇骏一样的可人,大概是因为这点吧,我心想。
  “老大,我就这么冒冒然的chong *过去也不太好吧,毕竟都* na *么多年没联系了,谁知道她现在怎么想呢。”张一顺还在犹豫着,他纠结的心情我是能理解的。面对心目中一直爱慕的对象,确实是很多话都难以启齿的。
  男人有时候很奇怪,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会踌躇不前,但如果是对着一个陌生的美丽女人,却可以畅所yu (谷欠)言。张一顺就属于这类型的男人,所以他即使身边有很多美丽的陌生女人,但却往往会错过生命中最爱的女人。
  感情这种事要靠自己去努力争取,我这个外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而且即使我有心帮忙,这个时候也无暇顾及了。
  我眼kan着二股东和杨总监站起*| lai |*朝我们所站的位置走*| lai |*,他想gan 什么?这是我脑海里闪过的第一句话。我不担心他会对我有何动作,但如果我*不透敌人心里的想法,我也会有种恐惧感。
  张一顺kan到二股东,很客气的问好了一句,二股东朝他点点头,他的神色很平常,然后kan向我。仿佛是遇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他的脸上瞬间绽放chu *灿烂的能溺死苍蝇的笑容。
  “好久不见啊,秦老di ,最近都做什么大事去了?”二股东笑的真的让我鸡皮疙瘩都掉了一di ,不仅我有这种感觉,连身边的张一顺都不自在的咳嗽了好几声。
  我朝二股东笑了笑,然后又kan着杨总监说,“二股东,杨总监,别*| lai |*无恙!”
  “好一个别*| lai |*无恙,本*| lai |*以为秦总监离开公司后,我们短期不会见面了呢,谁知道,哈哈,真是有缘分啊。”杨总监笑起*| lai |*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子,kan的我想吐。
  “是啊,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很重要,你kan,我和秦老di 也是很快就见面了嘛,怎么样,老di ,最近在哪* gao *就呢?”二股东得意的kan着我,两个小眼睛都眯的只有一条缝了。
  我心里的怒huo *腾的冒chu **| lai |*了,nai (*&女乃*&)nai (*&女乃*&)的,你倒跟这装好人*| lai |*了,背di 里怎么暗算我的以为我不知道啊。可kan着二股东信心在握的样子,我的怒huo *又突然消失了,我怎么能这么chong *动凭一时意气而中了对方的圈套呢。
  现在二股东和杨总监光明正大的走到我面前*| lai |*挑衅,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根本不担心我知道他们陷害我丢了工作的事,反而是期待我能闹chu *点什么事情的。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我能因此把事情闹大,最好闹到警局去。
  我这个时候倒是非常理智了,毕竟这么多年在社会上*打滚爬不是瞎混的,还是有点实战经验了。我笑了一笑,“托您的福,刚丢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哦,是么?* na *真是可惜啊,像秦老di 这样的人才,到哪都会抢着要啊。如果秦老di 不介意就到龙华*| lai |*工作吧,我一定给你一个什么组长之类的职位,决不食言。”二股东说的信誓旦旦,真诚的脸上kan不chu *一丝挑衅的样子。
  可偏偏他的话语确是* na *么的伤人,我以前在龙华怎么也是总监的职位,居然说给我个组长当。Ta Ma的,这不是摆明了侮辱我么。我心头的怒huo *再一次燃烧起*| lai |*,可没等我发作,身边的张一顺已经开口帮我挽回了面子。
  “于董事长,您贵人事忙,这点小事就不劳您操心了,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你们慢慢聊。”张一顺可能也是感觉到了我的怒huo *,他赶忙抢先一步灭了我心中的huo *,把它熄灭在摇篮里。
  我没有任何抗拒的任由张一顺拉着往前走,只是在经过二股东的身边时,我凌厉的眼神狠狠的扫了他们两个一眼。虽然只能以眼神示意我内心的愤怒,但我还是清楚的kan到二股东他们眼睛里散发chu *的一点点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