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1章 生气的前兆
  “我们走吧,成儿,我们回家。”陈素莹抱起了成儿,转过身打算往回走。
  “等一↓,”我赶忙喊住了她,陈素莹丫的,我帮她照顾孩子一个↓午,怎么也要感谢我几句啊,就这么闷不做声的走了,算什么?
  “你还有什么事情么?”陈素莹的身子顿了顿,然后冷声说。
  “我只是想知道,为何陈熙没跟你们一起回*| lai |*,你不知道成儿很想爸爸么?”经过刚才跟成儿的谈话,我已经↓定决定要帮成儿弄清楚到底陈熙是死了还是活着。
  “这个好像不关你什么事情吧?你就不要操心我们的事情了,你管好你自己的事。”陈素莹给我吃了个闭门羹,她得语气还是* na *么的冷。
  怎么说的好像是我欠了她几百万一样,这个女人,真是变脸比放屁还快。我心里有些不* gao *兴,但又无处发作,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我*ying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一脚可人家不理睬,我也毫无办法。
  但心里还是不甘心的,我索* xing *转过身去问梅娜,“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
  梅娜担忧的眼神kan了陈素莹一眼,陈素莹背过身去不离我们,她索* xing *抱起成儿一个人离开了。梅娜朝我走了两步,然后说,“你为什么这么多事呢?还有成儿怎么找到你的?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梅娜的眼神很担心,难道成儿会跟我说什么么?她们为何都这么担心我跟成儿见面。这里面又有怎样的秘密呢,我一五一十的把成儿遇到我的事情到后*| lai |*打电话叫她*| lai |*的过程都说清楚了。
  “就这样,没别的了?”梅娜不相信的眼神kan着我。“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么?”我也反过头*| lai |*问梅娜。
  其实我现在一头雾shui *,根本分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是想弄清楚而已。
  “你不知道也好,其实也没什么,既然成儿跟你说起了爸爸的事情,我还是有必要告诉你。其实在莹莹心里,成儿的爸爸早就已经死了,她现在是一个人** fu **养成儿,所以请你以后也不要提起成儿爸爸的事情了。”
  梅娜的一番话让我心里大大di 吃了一惊,原*| lai |*陈熙并没有死,只是陈素莹告诉成儿他的爸爸死了。她心里已经当陈熙死了,即使陈熙还活着,她也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认这个爸爸的。
  我不清楚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恨让一个女人恨自己的老公如此的深,而且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认回这个爸爸。虽然我百思不得其解,可梅娜也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我只好叹息了一声放弃了。
  “成儿kan起*| lai |*很怕陈素莹,是不是她平(曰)ri 里对成儿不好?”我担心的问道。
  “这个你放心吧,莹莹多数时候还是对成儿很好的,只是……”梅娜停↓*| lai |*突然奇怪的kan了我一眼,“只是在想起成儿的爸爸时情绪就会控制不住,因为成儿毕竟是他的骨血,所以连带的把气撒到成儿身上了。”
  “这怎么行呢?孩子还小,大人的恩恩怨怨怎么能让孩子*| lai |*担着,你没劝说她么?”我很气恼陈素莹的这种行为。
  “我全说了她很多次,可她的心结太深了,一时间还很难打开,可能终究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吧,时机到了,自然心结就打开了。”梅娜回过神*| lai |*kan向我,“你呢,最近好么?”
  “我很好,能吃能睡,呵呵,只是刚失业而已。”我苦笑着对梅娜说。
  “失业?你不是在辉煌实业当销售总监么?这么好的职位也放弃了?”梅娜对我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其实我又何尝想到会这么快失去工作呢。
  “没办法,被人赶走的,呵呵。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算了,就当做了一场梦了。”我故意装作很潇洒的说,我这玉树临风的帅哥模样曾经迷死了万千少妇啊,怎么能在梅娜面前露chu *遭人抛弃的可怜样*| lai |*。
  梅娜被我的表情逗笑了,她意味深长的说,“其实做人要脚踏实di 的好,对待感情也是一样,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认真的对待莹莹,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
  “等等,你说什么?我跟陈素莹没有什么啊,早就说清楚了的,你不会又扯到我身上*| lai |*吧?”我有些担心的说,陈素莹现在这个样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她可是选择了跟陈熙在一起,两人都结婚了,gan 我何事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最早开始的时候是你不要莹莹,她才伤心的转而投向陈熙的怀抱,你忘了么?”梅娜的语气也有些生气的前兆。
  我赶忙在脑海里仔细的回想了一↓跟陈素莹认识开始的前后过程,可实在没有搜索到梅娜说的我甩掉陈素莹而后导致她伤心的琵琶别抱的情景。我茫然的kan着梅娜,估计她也kanchu *了我的想法。
  “罢了,事过境迁,许多事情想再追究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其实你们的事早已过去,也是你们没有缘分罢了。”梅娜kan着我突然叹了口气,然后悠悠的说。
  缘分?我和陈素莹还是有缘分的,至少我们能在一个公司工作并且还共同揭破了办公室的阴谋诡计。只是我跟她真的算不上情侣,而且我和她也只有过短暂的肌肤之亲而已。
  “陈素莹,她现在还好么?”我问梅娜,不是因为关心她,只是觉得既然梅娜都提起了,再不说点什么好像ting *不好↓台的。
  “她就是这样了,现在一心扑在事业上,不再谈敢情。”梅娜淡然的说。
  我正想说点什么,这个时候张一顺的电话打*| lai |*了,这小子肯定是在酒吧等我不见,所以问我在哪里。我跟梅娜说了句抱歉,然后接了电话。
  “喂,你小子约了我在酒吧见面,自己怎么没*| lai |*啊?”张一顺在电话* na *端大声吼着,酒吧的吵闹声太大,他要不大点声我还真听不见。
  我赶忙回答他,“你稍等↓,我就过*| lai |*,我这边遇到了老朋友。”张一顺在* na *边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催促我快点,就挂断了电话。
  挂了张一顺的电话,我转而kan向梅娜,只见她脸上挂着一抹了然的微笑,“kan*| lai |*你的风流生活并没有终结嘛,莹莹跟我说你结婚了我起初还不相信,现在kan*| lai |*果然是蒙人的啊。”
  我听了有点纠结了,kan*| lai |*梅娜是听到张一顺在* na *边吼叫的大嗓门声音了,可这次我确实没有什么啊,不过约个朋友在酒吧喝酒谈心而已。可kan着梅娜是笑非笑的嘲笑表情,我又觉得即使我解释了她也未必相信。
  “梅娜,我要走了,朋友约我有事情,要不要我帮你叫辆车?”我尽量很绅士风度的对梅娜说,也把刚才她的问题避开不谈。
  “不用了,我自己叫,你有事就先走吧。”梅娜kan着我叹息的说。虽然我弄不清她现在的真实想法,为何要kan着我叹息呢?可她显然不想跟我多说的样子,我也只好转过身准备离开。
  “梅娜,我有老婆和一个儿子了。”在离去前我对梅娜说了这句话,然后果然kan到她吃惊的样子。我没有再去研究她的面部表情,而是迈开大步往前走去。
  其实在我心里也弄不清楚为何要在临走前对梅娜说这句话,难道我是怕她对我还有什么非分之想,想撮合我和陈素莹么?我弄不清,心里确实还是ting *纠结的。
  赶到西街酒吧的时候,张一顺这小子早已坐在吧台前等我,他可是不放过任何一丝泡妞的机会啊。只见他身边坐着一个**White(颜色bai )皙的长发美女,两人调笑着,张一顺的色爪还肆意的放在长发美女的肩上磨蹭着。
  我没有想过要打扰眼前这幅旖旎的画面的,只是这小子好像一时间还没有要收敛些的迹象,于是我只好径直走过去二人身边,然后有礼貌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打扰一↓,请问现在方便我说几句么?”
  张一顺显然没有想到我*| lai |*的如此的快速,他意犹未尽的把色爪从美女的肩上挪开*| lai |*,然后没好气的回答,“你真是煞风景啊,兄di 。”
  “这位是?”**的长发美女kan到我突然眼睛一亮,然后直直的kan向我问道。
  “狂魔乱舞shui *上* yin *棍秦少,就是他了,你可千万别被他的表象给骗了,死在他手里的纯情少女都不知道有多少了。”张一顺这小子见自己的猎物改变了目标朝向我,马上提前↓手作死的污蔑我。
  对面的**美女掩嘴笑了起*| lai |*,我没好气的瞟了张一顺一眼,今天就当是给他做了一回结实的垫背的角色。无聊的四处望了望,我倒是kan到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是杨总监?真是巧啊,还有一个人,是二股东?龙华的二股东?
  他们二人怎么狼狈为奸到一块去了,这两人在我的生命中都扮演了阴险的角色,所以kan到二人一块我就联想到了狼狈为奸一丘之貉这两个成语。
  张一顺这小子见我没搭腔,有点没意思的跟美女说了句有事,美女见我们二人都无搭讪的兴趣,只好悻悻然kan了我一眼然后走了。我此刻的心确实不在美女身上了,我现在的兴趣都在二股东和杨总监两人身上。
  “嗨,gan 嘛呢?有美女在身边都没有心情,你转* xing *了?”张一顺凑上*| lai |*哈巴哈巴的说。我又kan了一↓二股东的* na *个方向,确实是* na *两人没错,我赶jin 招呼张一顺小声点,然后搂住他的肩膀。
  “你gan 嘛,还真转* xing *了?突然对我这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我还真不习惯,别……”张一顺故意很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麻的说道。
  这小子,我要真转* xing *也不找他这样没啥kan头的身材啊,没好气的kan了他一眼,然后低声说,“你注意kan我们的九点钟方向,kan仔细点。”
  “啊?有美女?你这小子发现绝世美女也不告诉我,害我刚才还……二股东?”张一顺总算是开窍了,突然低声的喊道,明White(颜色bai )了我让他小点声的今口 han 意。
  “不会吧?二股东怎么在这里啊?对面的男人是谁?”张一顺kan了我一眼,突然jin 张兮兮的说。
  “辉煌实业的杨总监,上次推广活动可惜你没去,要不就能kan到他盯着叶子jiao (女乔)流口shui *的伟大壮观场景了。”我有些嘲讽的口语。
  “哦,是么?二股东跟这个你以前的上司认识?”虽然杨总监其实跟我平职位,但我反正都离开辉煌了,也不介意张一顺这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