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60章 不堪入目
  也不奇怪了,刚还有人说我和成儿像两父子呢。我见成儿吃完糖葫芦有点犯困的样子,便打算送他回家。
  “成儿,你家在哪里?叔叔送你回去吧,回家洗把脸好好睡一觉。”
  “可是成儿也记不得自己的家在哪里了,叔叔,你能帮我找到妈妈么?”
  “你妈妈?她叫什么名字?你有她联系电话么?叔叔帮你打给她。”是啊,怎么早没有想到先联系他的家人呢,打电话给他家人,让她们*| lai |*接也是一样的。
  “我妈妈叫陈素莹,不过她平时很忙的,今天好不容易答应带我chu **| lai |*玩一趟,结果走丢了,kan不到妈妈了,回去她一定会狠狠di 教训我的,叔叔,我怕,我不想回家见妈妈,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妈妈了。”
  陈素莹?我真的是大大di 吃了一惊,真的是我认识的* na *个的陈素莹么?想起前不久去机场接小lang时kan到的她得样子。虽然时隔二年多,她确实是变化很大,但依稀能kan见往(曰)ri jiao (女乔)俏的样子。
  如果这个小男孩是他的儿子,* na *也就不奇怪我怎么kan着会有些面熟了,当(曰)ri 只是匆匆一瞥,难怪会记不起*| lai |*眼前的成儿就是陈素莹的儿子。
  kan*| lai |*成儿是真的很怕他的妈妈,他的眼睛里都涌chu *了泪shui *,泪眼盈眶的kan着我。我的心仿佛都揪到了一块,心里某一处被狠狠di 撞击了一↓。
  “成儿,妈妈对你不好么?”我把心里的担忧说了chu **| lai |*。成儿摇了摇头,“妈妈心情好的时候对我还是很好的,只是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指着我让我走开。我很怕妈妈生气,她生气的样子很怕人。每次这个时候,”
  难道陈素莹真的* xing *情大变?我想到了一事,赶忙问了chu **| lai |*,“成儿,你爸爸呢?爸爸没有跟你们一起回*| lai |*么?”陈曦当年虽然和陈素莹感情不合,但两人到底有没有离婚我确是不知道的。
  虽然不想触及成儿的伤心事,但现在我不问都不行了。“爸爸?我没有爸爸。妈妈说我爸爸早就死了。”成儿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伤心,他好像没有爸爸这儿概念。
  我一↓懵了,难道晨曦意外事故去世了?可是也不对啊,难道成儿的记忆力就没有一点陈曦的印象?
  成儿此时很纯真的眼神kan着我,“叔叔,你认识我爸爸么?我也向见见我爸爸啊,妈妈说他从我chu *生起就到天堂去了。kan到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玩,我也好想要个爸爸。”
  成儿伤心的表情使我更难受了,这个可怜的孩子,陈曦果真是意外死亡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成儿,人都要经历生老病死这一个过程的,虽然你爸爸去了天堂,但是他一定在天上守护着你。你可是他最亲的人,他不会忘记你的。”
  “可妈妈说,爸爸根本就不想要我,所以才走的。妈妈每次想起爸爸,就会发大huo *,这个时候就要我离开她的身边,如果我不走,她还会打我。如果不是有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在,我都背妈妈打了很多次了”
  听着成儿的话,我实在无法想象当时的景象,做母亲的怎么能忍心对* na *么小的亲生孩子动手?jin jin 因为自己的老公抛弃了自己?为何陈素莹如此的痛恨陈曦?即使人家去世了,都还深深di 恨着对方?
  幸好有梅娜一直照顾着成儿,才没有使这个可怜的孩子受更多的伤害。想到这里,我问成儿,“你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一直没有生宝宝么?”
  “没有,她到今年才认识了个外国叔叔,不过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也没有很特别喜欢的样子,我觉得她喜欢我多点。”
  真是小孩子心* xing *,呵呵,梅娜对* na *个外国人的感情怎么能跟对成儿的相提并论呢。只是成儿怎么叫外国人叔叔,不是应该按辈分叫?汗一把,我都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也难怪人家小孩子分不清,连我都☆ɡao 扌高☆迷糊了,都是这辈分害人不浅啊,好多情侣都是因为辈分的原因被木奉(bang)打yuan ** yang(中国著名的观赏鸟类,被kan成爱情的象征)了。
  想到当年我居然一夜之间☆ɡao 扌高☆定了陈素莹和她小阿姨梅娜,虽然想到这里有点春心dang 漾,可现在想起*| lai |*,却觉得有点不堪入目了。特别是在纯真的小孩子面前,我觉得对自己的作为实在有点愧疚了。
  “天色不早了,叔叔送你回家吧?要不你把妈MD电话给我,我打给他,让她*| lai |*接你好么?”我kan着成儿说。
  “不好,不好,叔叔,求你了,不要告诉妈妈我再这里,我不要见她。”成儿的反应很剧烈,听说我要找Ta Ma妈过*| lai |*。
  我有些奇怪,难道这孩子有什么隐情么?抓住了成儿胡乱挥舞的hands(* shuang * shou *),“好好,我不告诉你妈妈你在这里,可是你总得告诉叔叔是什么原因啊?”
  “你答应我不告诉妈妈,我才告诉你。”成儿执拗的kan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答应一定不说。成儿这才告诉了我,“妈妈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走丢的事情一定更加使她不* gao *兴了,如果你告诉妈妈了,我今天肯定会被她责罚的,我怕……”
  可怜的孩子,竟然这么担心自己的妈妈会责罚自己。其实天↓有哪个做父母的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陈素莹即使对自己的儿子过于严厉,但kan到孩子走丢了,估计这会一定心急如*的四处寻找吧。
  我本该把孩子的消息告诉陈素莹的,但是成儿这样,我担心他幼小的心灵会受到伤害。我又不知道成儿的家在哪里,成儿这样子是不会同意让Ta Ma妈*| lai |*接她得,正当我为难之际,突然给我想到了一个人。
  梅娜,幸好* na *天有在飞机场要了她的联系电话,我俯***| lai |*跟成儿说,“叔叔通知你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 lai |*接你好么?”
  成儿听了我的话,眼睛霎时间就亮了,他* gao *兴的说,“我要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 lai |*,她*| lai |*了我就不用担心妈妈会责罚我了。”末了,他又担心的说,“可是叔叔,我没有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的电话,我只有妈MD……”
  “你放心,叔叔这里有她得电话,这就打给她。”我笑着安** fu **了成儿。
  “喂,是梅娜么?”接通电话后,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哦,是秦天穷,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kan*| lai |*梅娜也存了我的电话,我打过去她就知道我是谁了。
  “是这样的,现在成儿跟Ta Ma妈走丢了,现在我身边,我的位置是大西街,他不希望告诉Ta Ma妈,你能过*| lai |*接他回去么?”我尽量简短的把事情的*| lai |*龙去脉交代清楚了。
  “恩,好的,我明White(颜色bai )了,我即刻*| lai |*。”挂掉电话后,我跟成儿说他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马上就*| lai |*了。
  “太好了,谢谢叔叔,叔叔真是大好人。只是,叔叔也认识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么?”成儿的心里我应该是不认识她们的。
  我笑了笑,脑海里就回忆起*| lai |*了* na *段属于我的美好的时光,虽然时间尚短,但程素英和梅娜对我的好却不会忘记。还有在我失意的时候梅娜安慰我的场景,躺在她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肩头上的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感觉。
  “叔叔?你怎么不说话了?”成儿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冥想。
  “哦,叔叔很早就认识你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了,还有你的妈妈,我们是老朋友了。* na *个时候啊,你还在你妈妈肚子里,还没chu *生呢。”我笑着说。
  “哦,原*| lai |*叔叔认识我妈MD时间比我还久啊,* na *你一定熟悉妈妈了,可是都没听妈妈提过你的。”成儿很奇怪的说。
  我苦笑了一小,陈素莹怎么可能会再成儿面前提我的名字呢,她每次见到我都像老鼠见了猫一般,不是躲着就是视而不见。
  其实一直以*| lai |*我也不清楚到底陈素莹在害怕什么,特别是刚才我感觉电话里梅娜的声音也有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好像kan到了什么特别令人害怕的东西。这一切都是一个谜团一样,我没办法(jie kai),至少短时间内没有办法。
  我告诉成儿,“可怜天↓父母心,你的妈妈一定是深爱着你的,只是爱之深责之切,妈妈也是希望你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所以才这么严格的要求你,懂了么?”
  成儿对我的话似懂非懂,他突然* gao *兴的说,“梅姨nai (*&女乃*&)nai (*&女乃*&)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她说妈妈是爱我和爸爸的,还说长大以后我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很感谢在这个可怜的还在身边还有梅娜这样的好女人,否则成儿受的苦就更多了。
  成儿很快就犯困了,我只好让他躺在我怀里,夜晚的风有些凉意,我把外套tuo *了↓*| lai |*轻轻的盖在成儿的身上。小孩子没什么心思,睡的很快,短时间就睡熟了。
  突然我听到Behind(shen hou)一阵大叫,“成儿?”我赶忙回过了身,这个时候成儿也被叫声吓醒了,他头一个反应过*| lai |*,“妈妈,别打我,成儿↓次不敢了。”其实成儿脸眼睛都还没睁开,他是听到了陈素莹的叫唤,↓意识的反应。
  我赶忙搂住了成儿发抖的身子,然后转过身带点愤怒的眼神kan着*| lai |*人。我面前站着陈素莹和梅娜两个女人,我没有想到的是陈素莹居然怒目yuan *睁带点恐惧的kan着我,而梅娜则是一副惊讶的神情。
  “你们*| lai |*了?成儿刚睡着了,你这么大喊,会把小孩子吓坏的。”我有些生气的kan着陈素莹说,此时成儿也完全清醒了,他带点恐惧的kan着陈素莹。
  “成儿?你怎么了?到妈妈这里*| lai |*?孩子,你怎么了?”陈素莹突然抢先一步,从我怀里把成儿抱走了,她走的如此之急,以至于都踉跄了一↓。
  “妈妈,你不生成儿的气了么?”成儿抬起头切切的kan着陈素莹,很担心她会生气责罚他。
  “这么小的孩子,你怎么忍心动不动就责罚打骂?你kan孩子都被你吓得不愿意回家了。”我气愤的说。
  没有想到陈素莹没有理我的话,她从一*| lai |*就选择彻底的忽视我。只见她低↓头kan着怀中的成儿,然后很担心的说,“孩子,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么?你让妈妈担心死了,你这个孩子。”
  陈素莹担心的样子不像是假的,她得眼泪都顺着脸庞流↓*| lai |*了尚不自知。“妈妈,你别哭,成儿以后一定乖乖听话,绝对不惹妈妈生气了,你别哭了,”成儿把手放到陈素莹的脸上,然后轻轻的帮她擦去泪shui *。
  kan到这一幕,我眼眶都有些(水显 shi 水闰 run )了,多么感人的一幕啊,梅娜也kan的感动的擦了↓眼睛。我这才明White(颜色bai )其实陈素莹是很爱成儿的,只是可能因为陈熙的缘故她有时候会怨到成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