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9章 给个机会吧
  从辉煌公司chu **| lai |*后,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记得上次从龙华集团chu **| lai |*,我至少还带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但在辉煌的这段时间,我确实没有什么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点都没有。
  仿佛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原本不属于自己的梦,好像是闯jin *别人的梦里。梦里面的人和物都是别人的,不属于我。我走在小道上,心里一直都再想这些天的事情,现在自己又失业了,照顾一大家子的重担也落在了杨倩和杨微的身上。
  虽然我一直反对靠女人而生活,但又时候迫于生计很多男人都不得不靠女人养活着,我难道也是其中一个?幻想着以后自己裹条围裙每天围着小孩和灶台转动,我几乎不能想象* na *样的生活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喜欢小孩子,也喜欢与世无争的生活,但毕竟作为男人,应该承担起照顾一大家的责任。所以为今之计,我只能有一个选择,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创业之路。
  谈何容易呢?我此刻可说是White(颜色bai )手起家,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主要是没资金啊。银行里还有二股东当时给的一百万元,但对于成立一个公司*| lai |*说,其实是杯shui *车薪。
  我走在小道上,心情的失落可想而知,想到了张一顺这小子,打算找他喝几杯。
  打电话给他的时候,这小子正在二股东办公室里谈事情,我约他↓班后在朝阳的酒吧见面。他* gao *兴的应↓了,毕竟我们可是很久都没有在一起畅饮过了。
  剩↓的三个多小时该如何打发呢?我烦的不想回家,杨氏三女她们都还不知道我辞职的消息,我该如何启口告诉她们呢?这也是我比较烦心的事情。哪个男人不想在自己的女人面前神气威风呢?
  虽说这次是为了保叶子jiao (女乔)才失业的,但其实叶子jiao (女乔)的事情也是因自己而起,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杨总监这么想踢我chu *局?我记得以前跟他没有任何的仇怨啊,而且我在公司一切都听他派遣,也造成不了他任何威胁的。
  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我听到卖糖葫芦的声音在叫唤,这个时候倒对这个小东西有点兴趣了。都说生活是苦涩的,现在连我的嘴巴里面都是苦苦的不是zi wei 。
  我走到卖糖葫芦的小饭前,问小贩要了两窜糖葫芦,kan着糖guang * hua *亮的糖葫芦,我却好似失去了胃口。这个时候,身边跑过*| lai |*一个小孩子,童稚的声音响起,“伯伯,这个糖葫芦一定要用钱换的么?”
  我惊醒了思绪,赶忙掉过头kan过去,只见一个小男孩站在我面前,小身子骨ting *得笔直。他眼巴巴的kan着小贩手中的糖葫芦,估计也是想吃了吧,我只是他问的怎么这么奇怪。
  “这个是当然啊,不卖钱我喝西北风去?”小贩毫不客气的回答道,好像还在怪眼前的这个小孩子碍事,很不耐烦的语气。
  我眉头一皱,忍不住说,“人家小孩子还小,你怎么这么对人家说话,好好回答就是了。”小贩见我维护这个小孩子,倒也不好说什么,连忙笑着应了声是。
  “伯伯,我今天身上没带钱,我跟妈妈走丢了,你能不能先借给我尝一↓,等↓一次我一定给钱给你。”小男孩kan着糖葫芦这会口shui *都流↓*| lai |*了,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伯伯,这个是妈妈buy(中文:gou mai)给我的新手表,要不我一起留给你抵押,不过我会赎回*| lai |*的。”
  小贩突然哈哈笑了一笑,“你这小孩子,倒是奇怪,当我这里是玩家家酒啊,去,去,到别处玩去,我这里还要做生意呢。你挡在这里吵闹不休,我还怎么做生意啊。”
  小男孩明显是受打击了,听了小贩的这番话可爱的yuan *眼睛也垂了↓*| lai |*,他再一次忘了小贩手里的糖葫芦一眼,然后垂头丧气的,转过身往回走。
  我有点兴趣的kan着这一切,本*| lai |*是不打算管这档子事,但kan着小男孩垂头丧气的身影,我禁不住起了一丝怜惜的心情。尾随了小男孩,悄悄的走在他Behind(shen hou),只见他虽然耷拉着脑袋,但嘴里却是念念有词。
  “成成好想吃哪糖葫芦啊,都是成儿不乖,要是不离开妈妈就好了。妈妈,你在哪里啊,都不*| lai |*找成儿,成儿好害怕啊,好害怕,”小男孩念着念着突然蹲↓*| lai |*不走了,然后抱着胳膊哭的泪如雨↓。
  我赶jin 走前两步,轻轻的扶起了小男孩,然后在他诧异的眼神中,拿chu *纸巾轻轻帮他擦掉了泪shui *。真是个俊俏的小男孩啊,跟奇骏一般无二的俊俏,还别说,这二人要是放在一起,还真有点神似呢。
  我把手里的两窜糖葫芦各放一一个在小男孩手里,然后说,“你是叫成儿么?”小男孩乖巧的点了点头,“叔叔,我叫陈成,妈妈和姨nai (*&女乃*&)nai (*&女乃*&)都叫我成儿,你也可以这么叫的。”
  说着还kan一↓手里的糖葫芦,好像担心我会抢回去似的,带点讨好的神情kan着我,“这个糖葫芦叔叔是打算送给我么?”
  我笑着点了点头,“叔叔buy(中文:gou mai)给成儿吃的,快吃吧。”
  “可是妈妈说不能拿陌生人的东西,不能随便受人恩惠,还说……”小男孩突然闭起了嘴巴,声音越说越小。
  “还说什么?告诉叔叔,叔叔不是坏人,我一定不说chu *去,要不拉钩?”我突然想起了奇骏经常说要告诉我秘密,然后不让我告诉妈妈,就非要跟我拉钩的事。
  果然成儿很* gao *兴的shen chu *了手,跟我拉了勾勾。“叔叔,拉了勾勾你就是成儿可以相信的人了,不许骗成儿哦。”
  我也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这样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男孩手拉着手相视而笑的场景还是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我居然听到他们在说,“这个对父子的感情真是好啊,我家里* na *个就不会有耐心这么对待小孩子。”
  “是啊,这两对父子几乎一个模子刻chu **| lai |*的,都说儿子像父亲事业心重的,kan*| lai |*这个孩子将*| lai |*肯定以后chu *息的。”
  我几乎傻眼了,路人议论的是我和成儿么?我和他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什么时候成了父子了?kan大家说的煞有其事的,不会我自己真的多了个儿子而毫不自知吧。
  成儿也睁着好奇的眼神kan着我,“叔叔,他们说什么成儿一点都听不明White(颜色bai )。”
  “成儿乖,你先吃糖葫芦,不明White(颜色bai )以后叔叔再告诉你。”我** fu **着这个小孩子的头,心里突然di 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
  “叔叔,你还要不要听成儿告诉你秘密啊?”小孩子就是这样的可爱,还念念不忘刚才说要告诉我秘密的事情。每次奇骏也是这样,其实他要说什么我早都知道了,但还是拉着我说要说秘密给我听。
  “好你说,叔叔一定听,并且绝对不告诉别人。”我向成儿做chu *了保证。
  成儿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的开始说了,“妈妈说很多人都是心怀不轨的,她说要我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吃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要跟陌生人单独走在一起。”
  我听了心里一惊,虽说这个社会上确实是很多坏人,但这个做妈MD这样直White(颜色bai )的教孩子我还是the first time(di yi ci )听说。其实我们做大人的本不应该在小孩子幼小的心灵里埋↓太多阴霾的种子。
  现在很多家长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社会经验都一股脑的灌输给自己的孩子,生怕他在社会上受苦了被人欺骗了。可怎知强*ying *灌输的知识远不如让自己的孩子去亲body(* shen | ti *)验*| lai |*的强。
  而且成儿现在还这么小,他的妈妈就迫不及待的拿他当大小孩*| lai |*kan待,告诉他这个社会上的很多black(hei )暗面。这样难免会给小孩子的成长造成不良的影响。
  这些我当然不可能跟成儿说,我笑着跟他说,“成儿乖,赶jin 把糖葫芦吃了,这个可好吃了。”
  “恩谢谢叔叔,成儿一定会记得叔叔对成儿的好的,将*| lai |*会报答叔叔。”成儿郑重的朝我点点头,然后* tian * 舌忝 *着手里的糖葫芦说。
  真是一个可人的孩子啊,虽然小男孩的妈妈对他是要求严格了点,但却是教的这个孩子很不错。成儿不仅乖巧,还懂得知恩图报,而且说话很有条理,一点都不像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
  kan着成儿津津有味的* tian * 舌忝 *舐着手里的糖葫芦,他的小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连嘴角的一丝糖汁也舍不得放过,不断shen chu **| lai |** tian * 舌忝 *舐。我kan的笑了,记得叔伯说我小时候对糖葫芦也是情有独钟的,而且也喜欢做这个###嘴角的动作。
  可能天↓所有的小孩都是喜爱这个玩意的吧,甜甜的。我突然注意到成儿的字里行间老是说自己妈妈怎么样,没有听到他提到他的爸爸,难道成儿没有爸爸?
  我不好问孩子这个问题,毕竟他还小,很多事情能忘记就忘记了,不想再勾起他一些不愉快的回忆。成儿迅速的消灭了手中的两窜糖葫芦,他抹着鼓zhang (**月长**)的肚皮心满意足的笑了。
  “叔叔,真好吃,谢谢叔叔。”成儿笑着kan着我说。
  “呵呵,真是没想到你这么能吃,叔叔小的时候最多就吃一窜呢,这个东西太甜了,可不能多吃啊。”
  “咦,叔叔小时候也跟成儿一样喜欢吃糖葫芦么?”成儿侧着小脸很兴奋的kan着我,仿佛找到了志同道合的道友一般。
  我好笑的说,“这个甜甜的东西啊,天↓所有小朋友都爱吃的。叔叔当然也不例外了。”
  “才不是呢,妈妈说她小时候就不爱吃,所以就不准我吃,说吃了对肠胃不好,还说牙齿也会让虫子蛀掉的哦。”成儿想起了妈MD话,有些担心的说,“可今天我都吃了两窜了,牙齿会不会长虫子呢?”
  我笑着说,“不会的,只要成儿记得晚上回去漱口,把糖分漱gan 净了,就没虫子了,知道么?
  这个成儿的妈妈也真的是太严格了,其实小孩子何其无辜啊,本*| lai |*是一个小小的愿望却*ying *是遏制了。在小孩子的心里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想要,这不,他跟妈妈一走丢就马上想起要吃糖葫芦。
  还不如满足了小孩子的愿望然后在旁循循引导,这样反而更有利于孩子对这个世界新鲜事物的认知度。
  我现在倒是对成儿的妈妈有些好奇了,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可以教chu *这样的孩子*| lai |*。虽然一直觉得眼前的成儿有些面熟,却一时想不起*| lai |*在哪里见过。可能人有相同物有相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