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8章 误会了
  叶子jiao (女乔)冷笑了一声,“我从*| lai |*没有想过我和你会有什么结局,你误会了。”
  “是么,我也从*| lai |*没有想到一夜之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其实* na *次都是意外。”
  “既然是这样,我们就不要多说了,反正你也不喜欢我,我对你亦如此,明天吧,我约个时间一起去医院做手术,你kan可好?”叶子jiao (女乔)的语气很是冷静,我都有点佩服这个女人了。
  其实我心里还是觉得愧对她得,毕竟我没有想过会给她造成伤害,只是一次意外的亲密而已。可是我又能如何呢,难道让她把小孩子生↓*| lai |*,然后跟杨氏三女一起?
  上次杨微的事件之后,我就发誓绝对不让我身边的女人受到任何上海了,叶子jiao (女乔)的事一旦曝光,估计受伤害的人更多。既然如此,我唯有狠↓心*| lai |*了,而且人家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还犹豫什么呢。
  我答应了叶子jiao (女乔)的建议,约定星期天一起去医院。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杨微她们知道这件事情会如此的快。这一切都拜张小lang所赐,他告诉了小漫,小漫就告诉了众女。
  于是这晚我回到家,她们就开始三师会审,我就是被审的犯人。
  “你们这是gan 什么?怎么都坐在这里?”我一jin *屋就感觉气氛不对,但还*| lai |*不及反应,就kan到众女的面色凝重。奇骏不在,估计是睡觉去了,可能待会接↓*| lai |*要谈的事情也不适合小孩子参与吧。
  “秦,你跟叶子jiao (女乔)的事情小lang都告诉我们了。”我↓意识的kan向小lang,他正低着头kan,没抬眼kan我。这小子也知道对不起我了,↓午发生的事情这么快就公之于众了,果然是群众的力量大啊。
  “恩,你们既然知道了,我也不打算瞒你们了,这个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没办法。”我坦然道。
  “你之前的风流债我们不想管,也管不着,可这次,你居然跟她☆ɡao 扌高☆在了一起,你怎么对的起我?”杨倩的声音显得非常的气愤。
  我早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可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是被*的,谁知道一个晚上意外的亲密会造成今天这样的结局呢。
  “是啊,秦,这次你太过分了,你明知道叶子jiao (女乔)跟倩倩不合,你偏跟这个女人在一起……”小漫也接言道。
  现在只有杨微么有发言了,她的心里一直都是很支持我的,我所有的决定他都是默许的,所以这一次她也是站在我的立场考虑的吧。
  “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只是我也是有苦衷的,当初我并没有想到跟叶子jiao (女乔)有什么接触的,可事与愿违,我也没想的。”我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众女都用不能理解的眼神kan着我,大概是觉得我这样的借口太弱了点,其实感情的事情真的不是我们能控制的。虽然我跟叶子jiao (女乔)也谈不到感情的份儿上,但既然事情是发生了,我也只能如此了。
  “秦,你打算怎么办呢?”一直不吭声的杨微说话了,也算是为我解了围,我感激的kan着她。
  “明天,我跟她一起去医院,这次后,我不会跟她有任何接触了,请你们相信我。”我郑重的向众女保证。
  “恩,有你这句话我们也就放心多了,其实我们也不是要gan 涉你的交友自由,只是你应该有点自制力,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碰的。”杨小漫苦口婆心的跟我说。
  我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她的话。“放心吧,以后我会注意的。”
  没有想到这个事件还是很快的解决了,只是我还是低估了公司对我的kan法,因为这件事我差点被解雇,杨总监* na *老奸巨猾的(jia huo )差点就拿我开刀了。
  “秦总监,今天叫你*| lai |*相信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杨总监让秘书叫我到办公室里,然后请我坐↓,接着说。
  “还请杨总监明示,恕我愚钝。”狡猾的狐狸,有什么就放马过*| lai |*吧。不就是为了昨天的事么,难道想炒我鱿鱼不成?
  “哈哈,秦总监向*| lai |*是个明White(颜色bai )事理的人,怎么这会倒给我装糊涂了,是真不明White(颜色bai )还是故意跟我装不懂啊?”杨总监这个老狐狸似乎很中意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有些意犹未尽的kan着我说。
  我想了想,索* xing *打开大门说大话了,“杨总监,你这次叫我*| lai |*主要是为了昨天↓午叶子jiao (女乔)的事情吧?您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杨总监见我终于自愿走jin *了他的埋伏圈,所以满意的一笑,“既然秦总监自己都承认了,* na *我也就开门见山跟你谈谈。叶子jiao (女乔)是公司的名模,必须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可是她现在惹chu *了这样的事情,对我们公司的名誉是严重的损害。”
  杨总监这个狡猾的老狐狸,话语顿了顿,好像是kan我作何反应,我沉默不语。他接着说,“叶子jiao (女乔)当初是你介绍*| lai |*公司的,我们与她签约也是kan在她还算是有一定实力的份上。可现在你也知道,公司董事对这个事件大为恼huo *,连带我也受累了。”
  “我明White(颜色bai )您的意思,公司对这个事件具体有什么处理措施,不妨一起告诉我吧。”我打断了杨总监的话,让这个老狐狸绕*| lai |*绕去,估计一天都绕不到主题上,还不如速战速决*| lai |*的gan 脆。
  “是这样的,其实我们还是很kan好这个叶子jiao (女乔)的,只是你和她都是公司的职员,又chu *了这样的事情,你们两再一起在公司共事不太适合,公司的建议是……”杨总监突然kan了我一眼,“只能留一个!”
  nai (*&女乃*&)nai (*&女乃*&)的说了半天,终于到正题了,敢情一直一直以*| lai |*都耍着我玩呢。什么只能留一个,全都是废话,还不知道他一直想把我处之而后快。
  杨总监的话也是引起了我的深思,这次的事件只是一个导huo *线,其实公司杨总监早就kan我不顺眼了,只是苦于没机会↓手罢了。昨天↓午的事刚好给他一个朝我↓手的借口,叶子jiao (女乔)也不过是成了替罪的gao yang 了。
  我现在的心情真是百感交集,说不寒心是假的,可是职场的斗争就是这么复杂,不拼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我没有什么好怨的,只是这次拖了叶子jiao (女乔)↓shui *,我心里还是有一点愧疚的。
  “怎么样?秦总监,你想好了么?”杨总监在一旁kan我不语,忍不住提醒我道。他倒是先沉不住气了,我就☆ɡao 扌高☆不懂了他为什么一直针对我呢?难道我的存在也危险了他的di 位了?
  我抬起头猛然的kan着他,然后慢慢di 说,“自从我jin *了公司,杨总监,就一直觉得是个麻烦人物吧?还是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jin **| lai |*这里?”我把话都挑明了说,因为在我的心里已经做chu *了一个决定。
  杨总监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扯到他身上*| lai |*说,所以一愣,但很快反应过*| lai |*,“秦总监真是说笑了,我怎么会对你有别di kan法呢,你jin *公司以*| lai |*,我可是百般照顾的啊。”
  他开始跟我打哈哈,是百般照顾没错,可惜是时刻的监视,派人无处不在的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拿住我的把柄,然后好狠狠di 给予我沉痛的一击。
  我心里对他是极端厌恶的,但为了待会还要jin *行的计划只能勉为其难的朝他笑笑,“呵呵,刚刚只是开了个玩笑,既然杨总监一直以*| lai |*对我都很照顾,我也没什么可感谢的,不如杨总监再做一回好人?”
  “哦?这句话怎么说?”杨总监带点戒备心理的kan着我,他是担心我chu *什么flower (hua )招吧。
  我淡然一笑,“既然刚刚杨总监也说了,我和叶子jiao (女乔)两人只能留一个,* na *我愿意立刻就走,不过我是有条件的。”我没再说↓去,其实按理如果确实是不能留两人在公司办事,我这样提chu *条件是不应该的。
  但杨总监见我同意走了,他急于能kan到我的离去,所以即使我提chu *条件他也是愿意答应的。“你快说,能办到的我一定答应。”果然这个老狐狸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chu *口了。
  “我走后,你不得为难叶子jiao (女乔),必须保证她在跟公司的合同期内不得因为任何事情而解约,你能做到?”杨总监显然是没有想到我这次开口居然是因为叶子jiao (女乔),他愣了一愣。
  但果然是只老狐狸,他突然朝我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一笑,“kan*| lai |*秦总监是很维护叶子jiao (女乔)啊,果然是英雄怜惜美人,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我没心思跟他纠缠这些,而后又追问了一句,“我就这些要求,你是否答应?”
  杨总监沉思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秦总监的这些要求我可以答应,但也请秦总监记住自己的承诺,今生不再回辉煌实业。”
  我也点了点头,回不回这里我一点都不在乎,此处不留爷,自由留爷处,到哪不是个活,可饿不死我。
  但我最担心的是跟我有牵扯的叶子jiao (女乔),她现在好不容易摆tuo *了以前的* na *种生活,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世人面前了。我不想她又要回到以前的* na *种见不得光的生活里去。
  还有张小lang,我这里刻意不提,因为杨总监也没有问,他既然不问,我就不说。因为张小lang虽然是小漫的di di ,但他确实跟我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如果我不说,我希望公司也不会查到。
  小lang刚chu **| lai |*社会就能碰到辉煌实业这么好的公司,是他的福气,所以我不能破坏了他的升职之路。难道昨天的事件并没有牵扯到小lang?否则今天怎么杨总监一个字都不提呢?
  是咯,当时人虽多,但大家都关注在我和叶子jiao (女乔)的身上,小lang也是惊鸿一现,我* na *个时候让他赶jin 回去上班是正确的。想到这次居然能让小lang置身事外,我还是安慰的。
  我的离开虽然是如了杨总监的意,但我一点都不后悔,其实在这里做事情我也没多大兴趣了。虽然贵为辉煌公司的销售总监,但其实权限少的可怜,做了也没啥意思。
  我站起身*| lai |*朝老奸巨猾的杨总监告辞,“杨总监,后会无期!”
  “呵呵,不忙着走啊,要不再坐一会?”杨总监也站起身*| lai |*笑脸相迎。
  我kan的很是纠结,恨不得不再kan这个老怪物一眼,我朝他抱拳,然后彼此深深di 凝视了对方一眼,这一眼已经包今口 han 了所有的内容,我的不满厌恶和恨意,他的自鸣自得、得意和沾沾自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