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6章 谁敢欺骗你
  “我是又考虑报读呢,刚听了老师的课,确实还不错。”说着我成功的kan到张飞的脸色一变,然后我又笑着对杨倩说,“倩倩,我们回家吧,不早了,小漫和微微等我们回家呢。”
  我这么说就是要张飞识相点自动消失,可这丫的估计是耳朵有问题还是故意挑战我的耐* xing *。他朝我挑衅的一笑,居然转过身对杨倩说,“我们不是说去西街吃吃饺子么?要不现在一起去吧?”
  杨倩有些为难的kan了张飞一眼,然后回kan向我,我眼睛示意她了我的决定。果然杨倩突然很坚决的对张飞说,“今晚我要早点回家,你如果饿了自己去吃吧,明天见。”说着杨倩就走前二步,挽着我的胳膊。
  我也以牙还牙的朝张飞跑去一个嘲笑的眼神,然后说kan,“张先生,告辞了,明天见。”说完也不待张飞有所反应,我把被杨倩挽着的胳膊抽chu **| lai |*,改而搂住他的芊芊细腰。
  我也不是故意做这个举动想气张飞的,只是我自己的女人我习惯了这个占有* xing *的动作。
  但我没有想到的无心的举动还是刺激到了张飞,他的脸色变了又变,Red(* hong *)变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又变绿,最终回复了原本的颜色,只是他的眼神却变得很阴暗凶险的盯着我们远去。
  在我博大的xiong 怀里是从*| lai |*都不会去想会有男人因为对我身边女人的企图心得不到实现而向我报复的,所以我成功的忽略了张飞的恨意。
  我的疏忽也差点造成杨倩的被qj和我全家的灾难,因为在我搂着杨倩转过身去的时候,张飞的阴郁眼神就一直kan着我们远去,此时他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一些卑劣的想法。
  凡事皆有代价,快乐的代价便是痛苦。也许我的快乐是建立在张飞的痛苦之上,所以张飞就不甘心的想把这种痛苦转而加注在我身上吧,我能理解他的想法,但我不能原谅的是他却伤害了更多无辜的人。
  这晚我搂着杨倩吃了平生the first time(di yi ci )属于两人的一顿饺子夜宵,本*| lai |*杨倩是说要跟我一起回家的。但我念念不忘张飞无意说的一句话话,“待会我们还去昨晚吃过的* na *个饺子馆吃饺子吧”,就是这一句话,让我觉得不是zi wei 。
  所以我觉得如果今晚我和杨倩不去吃这个di 方的饺子,我的心里会非常的不好受,可能一整晚甚至以后都是。我跟杨倩走jin *饺子馆的时候,偏生里面这个时候人不多,饺子馆的老板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迎了上*| lai |*。
  “杨小姐,你*| lai |*了?咦,今天张先生没有陪你一起*| lai |*么?”饺子馆的老板真是异常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情,而且记忆力也惊人,饺子馆每(曰)ri jin *chu *的人* na *么多,他还能记住每一张脸孔,多不容易啊。
  我心里的怒huo *腾的冒chu **| lai |*了,如果不是二人经常往这里跑,人家能识得你们么?我带着责怪的眼神kan着杨倩,她估计也是有所察觉了,这个时候倒知道不好意思了。
  只见杨倩玉面有些羞赧了,她突然不自然的kan向别处,然后轻轻的说,“老板,先给我们安排位置上单吧。”做小生意的人是最会察言观色的,一kan气氛不对,赶jin 应了应了一声是,就退↓了。
  我跟杨倩在靠窗的位置坐了↓*| lai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件感到不好意思,一坐↓*| lai |*就使劲的喝茶,然后kan着手里的茶不语。我抬头kan了她一眼,她果真是有点在乎张飞的么?要不现在怎么一副不自然的神态?
  我故意说,“kan*| lai |*这个饺子馆的老板跟你们ting *熟悉啊,应该是经常*| lai |*这里吃吧?”
  “平时↓了课饿了就*| lai |*这吃点东西,其实也不是很多,不过这个老板人倒是很好,每次还给我我们赠送一个小点心。”杨倩娓娓述*| lai |*,反倒没了刚才的局促不安。
  还说不是很多次,人家老板都能准确的喊chu *你们的名*| lai |*,还不算多啊?kan*| lai |*你丫的离开了我身边倒是过的有滋有味的,每天*| lai |*这里跟别di 男人约会吃着pen( 口贲)香饺子然后谈心事一定是很惬意的事情吧,否则* na *个张飞不会还说今晚又*| lai |*。
  我心里的huo *是没处发了,只好也猛喝着手里的茶shui *,借此浇熄心里的一团怒huo *。“你怎么了?口很渴啊?”kan我猛喝茶,杨倩有些惊愕的说。
  “没什么,只是觉得心里非常不舒服,你试过别人欺骗的感觉么?我现在就又这种感觉。”我毫不客气的kan着杨倩然后一字一顿的说,我说的特别的大声,饺子馆其他的人都掉过头*| lai |*kan着我们。
  “欺骗?有人欺骗你了么?是谁?”杨倩一八零的智商在这里没有起一点作用,她居然傻傻的问我。
  “你说呢?”我意有所指的kan着她,这里除了她难道还有别人么?居然还装傻充愣,这敢情也是跟张飞学的吧,耳濡目染之↓,也学到了。
  “你是说我?我欺骗了你?我欺骗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杨倩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带着质问的神情kan着我。
  “你这些天*| lai |*神chu *鬼没的都是做什么事情你自己清楚,如果不是我今天撞见了你们,你还要瞒我们多久?”一口气把心里的不快都吐露了chu **| lai |*,我就是要让杨倩知道我的不* gao *兴。
  其实一开始我都已经准备不追究了,虽说是两个人在一起,但毕竟杨倩也是为了学习,这本是件好事。但kan着后*| lai |*饺子馆老板的说话还有杨倩死不认罪的样子,我心里就彷如被点起了三截huo *焰,越烧越旺。
  只是杨倩当然不明White(颜色bai )我的此刻的心情,她怒睁着两个杏眼huo *冒三丈的kan着我,仿佛在kan一个杀父仇人般。我被她kan得有些mao *mao *的,忍不住别过脸kan向别处。
  就这当口,杨倩突然站起身*| lai |*,拉起放在凳子上的小包,腾的chong *到店门口去了。我一惊,也顾不上跟店老板打招呼,赶jin 随后跟chu *去。
  杨倩这丫的穿着* gao *跟鞋还ting *能跑,她不知道是不是哭了,边跑着还hands(*yong * shou *)抹着脸上。她得speed(*su du*)很快,似乎是到了不要命的程度,只想甩掉跟在她Behind(shen hou)的我。
  我也加快了脚步,几分钟后我成功的抓住了使劲挣扎的杨倩的胳膊,“你为何要跑?”
  “我不想kan到你,你快走。”杨倩果真是哭了,没想到女强人也有这么感* xing *的一面,哭起*| lai |*跟个小孩似的。
  kan着杨倩脸上的(gou)(gou)壑壑,她精心打扮的脸孔此时被泪shui *chong *刷的惨不忍睹,丑死了,我忍不住一笑,所有的怒气也都烟消云散了。
  当一个女人为你哭泣的时候,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你心中所爱之人,我想男人即使有再多的怒气也都该收场了吧。
  也许我的心是特别的* rou *ruan (车欠),所以我几乎是立刻的就原谅了杨倩之前对我所做的事。她见我笑了,反倒是恼怒的chong *我的xiong 膛捶打了好几拳,这丫的↓力ting *狠的啊,虽说是flower (hua )拳绣* tui *伤不得我分毫,但这样使命捶了几↓,还是有蛮疼的。
  我突然握住了她捶打不休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然后放在唇边亲了一口,她玉脸都羞Red(* hong *)了。抬头斜睨了我一眼,“你gan 嘛?”
  “gan 嘛?肯定是###爱做的事情了。”不待她说完,我突然把脸迎过去,重重的吻上了她得Red(* hong *)唇。
  记忆里这张小嘴可是ting *能* tiao dou *我的啊,每每让我yu (谷欠)罢不能,###。此刻小嘴仿佛是受到了惊吓,她微张在* na *里,所以我又忍不住的亲了过去。
  “不要,这里人多,你不怕别人kan见啊。”杨倩抗拒着我的引诱,我却更加的**横生,已经顾不得* na *么多了。
  我更jin 的搂住了杨倩,死命的在她小嘴上ken *着,呵呵,真是香甜好吃啊。
  “等一↓,你要说清楚,不说清楚不让你亲”杨倩突然气喘吁吁的推开了我,这个女人,都这个时候了,还纠结什么啊?我真是****身了,恨不得拉着她就去附近的酒店解决了这把***。
  “说什么?”我没好气的说。
  “你刚为什么说我欺骗你啊,我到底欺骗你什么了?”这丫的不会是短路了吧?同样的问题又重新问了我一遍。
  “没什么,我不想说了。”
  “不行,你一定要说。不说清楚,我们心里就永远有个疙瘩,这样以后我们还怎么信任彼此啊?”杨倩执拗的说道。
  “你真的要我说?”我确定了一遍,省的到时候说chu **| lai |*她又不* gao *兴了。
  杨倩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的kan着我,等待我说↓去。
  “你跟张飞真的没什么?”
  “你就是要说这个?你还在怀疑我们?”杨倩为我说chu *的话感到不可思议。
  “是你要我说的,现在说了你又这样态度,你可以不回答我的。”我也采取怀* rou *政策了,这年头男人真是没啥di 位了,还需要用弱者的态度去博得女人的同情。
  “我跟张飞真的没什么,如果你实在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了。我自认问心无愧,虽然他可能对我有点想法,但我绝对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杨倩说的君子坦dang dang ,我也已经相信她了。
  “你既然知道张飞对你有点想法,* na *为何还总是跟他在一起?”我就是觉得这点不能理解。
  “我没有总跟他在一起吧?好像我跟你的时间比较多点吧。”杨倩突然斜视了我一眼,我一懵,怎么拿我跟* na *个男人比?我可是她的男朋友啊,不对,我可是跟她住在一块的人,能不朝夕相见嘛。
  “你们怎么报读了同一个培训班?他难道刚巧也要学培训管理?”我就奇了怪了,这个男人总是阴魂不散的,四处招惹蚊子。
  “不是的,是我无意跟他提起了要报读晚上的培训课程,然后他说担心我回家有危险,就也陪同我一起报名了,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人家也是关心我的安危啊。”
  “他是关心你没错,可你也不能就这么接受了啊?你知道张飞本*| lai |*对你就又* na *么点想法的,你这样一默许,人家还以为你对他也有意思,kan你以后怎么收场。”我有些生气的说。
  杨倩这个猪脑袋,真是不开窍了,她真以为天↓的男人都是单纯的小绵羊啊,你不喜欢人家,偏默许了别人对你的献殷勤。到时候万一发生点什么*走huo *的事件,再后悔就*| lai |*不及了。
  “哦,* na *你说他会觉得我是在给他希望了?”杨倩扬起了一脸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