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5章 要有证据
  要说我不气不恼就不男人了,特别是这次的事件男猪还是上次假男朋友事件的主角,所以我就更气了。谁知道这两人是不是真的早已好上了,故布迷阵*| lai |*的。我让老司机赶jin 跟上前面这辆车,请他务必不能跟溜了。
  老司机仿佛很* gao *兴似的应了一声,然后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向前开去。追了几个转弯,总算是kan到杨倩的Red(* hong *)色小跑车了,这个车子此时在我眼里特别的惹眼和刺眼。
  虽然杨倩的车子离我不过几米远的距离,但我却kan不清车子里的动向。此时我头脑里偏生幻想chu *好多副不堪入目的画面,她这个时候才↓班,而且还是跟这个眼镜男,太知道他们勾搭一起多久了啊。
  越想越不甘心,越想就越气愤,可有停不↓*| lai |** na *种莫名其妙的幻想,我只好不断的催司机块点开。
  “小伙子,急了啊?我告诉你,这个事情一定要沉住气,捉贼要捉赃,捉奸要在床,一定要拿到她的把柄,否则啊,你就算现在追上去了也是White(颜色bai )搭。”老司机慢条斯理的给我分析,kan起*| lai |*经验很*** feng ***富。
  我很奇怪的kan了他一眼,不会是开这个车专门跟踪这种事情,所以都有经验了吧?
  老司机接着呵呵一笑,“你别小kan我,我可是业务的侦探,经常没事就kan名侦探柯蓝还有* na *个外国的探案小说。”此时我真是打心眼里开始佩服这个深藏不漏的大叔了,想不到一个开的士车的还有这等觉悟啊。
  经过老司机这么一说,我的心情果然沉静↓*| lai |*了许多,也不开始漫无边际的乱想了。车子大约开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一个* gao *大的办公楼,杨倩的车子停在了旁边的停车场,然后只见他们二人走了chu **| lai |*。
  我特别的注意到杨倩跟这个眼镜男还不算是亲密,至少两人没有搂搂抱抱,但彼此间谈话确实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样子,有说有笑的。我这个时候的心情倒反而没有刚才的激动了,我牢牢的记住老司机的话捉奸要在床。
  这两人在这个小区样的楼房走着,估计是要到男方家里去了,kan*| lai |*他们是想连开房的钱都省了,我有些鄙夷这个眼镜男的吝啬。我↓了车,把车钱给了司机,然后向他道谢。
  心里感激司机大叔对我的安慰和劝解,我特意多给了他车钱,没想到他倒是实诚,还是找给了我,并且说我也不容易,上班辛苦↓班了还要顾着女朋友。
  我↓车了后,司机还在后面悄声的说,“记得一定要捉奸在床啊,要沉住气啊。”我苦笑一↓,朝司机摆了摆手,这人也忒hot(英文:hot,中文:re )情了点,好像巴不得我真的捉奸成功一样。
  顾不得再和司机大叔罗嗦了,前面两人已然走远,于是我连忙跟了上去。只见杨倩跟张飞在前面有说有笑的走着,而且时不时的张飞还侧过脸深情的kan着杨倩,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不发觉,很自然的继续跟张飞说笑。
  我kan到这一幕,心里的愤怒渐渐显著,虽然一再告诫自己要冷静,但我相信任何男人见到这一幕都是冷静不↓*| lai |*的。我kan着二人jin *了电梯,于是躲到一边,然后kan到二人上的楼层是十七楼。
  这个楼房有四十几层楼* na *么* gao *,要真找人还得费一番功夫,而且我渐渐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好像这个楼房不专门是给人住家的,倒有点像办公的楼房。我注意到十七楼有几间好像是顾问咨询的公司名字,还有一些是写字楼的样子。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好还是赶忙上了旁边的一个电梯,也上了十七楼。等我走chu *电梯的时候,已经kan不到二人的身影,于是我只好就近一间间找去,找了几间房间,不是办公室就是办事处。
  讨了没趣后,我还是不想放弃,而且心里更焦急了,都这么些时候过去了,即使二人真的有什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也早已发生了。这二人不去宾馆开房,奇怪*| lai |*这gan 什么呢?难道张飞在这里有房间?
  怀着疑问我又jin *了一家叫正大财税咨询管理公司,不过kan人家门面ting *大的,应该不会是什么不正当的营业场所,二人应该不在这里才是。于是我连询问都省了,准备离开这里继续找寻杨倩。
  谁知道就在我转过身想离开的时候,居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有点像杨倩的声音。
  “老师,这个公司的留存收益到底指的是怎么回事?我不太明White(颜色bai )。”杨倩的声音?我赶jin 转过了身,前台招待小姐居然只是朝我笑了一↓,就放我jin *去了,难道这里谁都可以jin *?
  我带着疑问走了jin *去,在门边我躲在暗处kan了一↓,只见一个培训室里坐了大概有三十*| lai |*个人。我放目四望,发现杨倩和张飞也在人群里,难道这些人都是再培训管理知识?
  杨倩这段(曰)ri 子瞒着我们都是在学习和培训?kan她这么熟稔的架势,应该也是不少一段时间,这本是好事,只是我感到不解的是,为何她要瞒着我们jin *行呢?
  刚才我还还怀疑她跟张飞有一* tui *,而两人现在坐在培训室里学习的样子彻底打消了我的悬念。虽然还是满腹的疑问,但心情却比刚才*| lai |*的时候好多了,之前是担心焦虑的,现在反而坦然了很多。
  我不知道杨倩这么一段(曰)ri 子瞒着我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现在kan到她跟张飞并没有什么***,心情就好多了。于是我也走jin *了培训师,坐在最后面悄悄的听了起*| lai |*。
  我注意到张飞老是主动找杨倩问东西,但杨倩却表情很自然的回复他的问题。所以我现在也肯定张飞对杨倩还是有企图的,只是杨倩可能真的对张飞没有什么别di 其他想法。
  虽然张飞是一厢情愿,但两人这样长时间的在一起(曰)ri 也相对,难保不会改变点什么。都说时间是最能改变一切事情的,所以我也不想去赌,也赌不起。想到这里,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决定。
  培训课程持续了大概二个小时,期间老师居然不叫休息,kan*| lai |*这个培训的老师还是ting *有责任心的。我听说很多培训室的老师打着培训的招牌其实不做实事,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一次课程↓*| lai |*,光休息时间都有几十分钟,更有甚至,就发一本书或一套卷子给你一做就是一堂课。我虽然在这里只听了二个小时,但却觉得还是受益匪浅的,所以我决定以后也报名参加这里的培训课程。
  虽然现在在辉煌就职,但我想自己开一个公司的想法却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如果要开一个公司,我也必须学习点管理知识,所以是有必要报一个培训班学习↓的。
  等到老师宣布↓课的时候,我仍旧坐在原di 没有动,杨倩跟张飞已经从他们座位上站起身*| lai |*。
  “倩倩,你也饿了吧,我们还去昨晚去的* na *家饺子馆吃夜宵吧,好么?”张飞突然笑着对杨倩说,他还体贴的帮她把外套拉起*| lai |*,而且* na *可恶的两hands(* shuang * shou *)还搭在杨倩的肩头上,趁机揩油?
  可杨倩也没有丝毫抗拒的任由张飞对她做这些举动,我心里有些生闷气,杨倩这样做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她可是我的女人,怎么能跟别的男人这么亲密呢?而且还如此理所当然的在一起,哪怕她稍微抗拒一↓也好啊。
  我这个时候一*| lai |*对杨倩参加这个培训班有点疑惑,二*| lai |*也有点怀疑她跟张飞真正的关系是否就是我之前猜测的* na *样,所以我有些冷着脸的坐在原di 没动。
  二人站起转过身*| lai |*kan到了我,“秦,你怎么在这里?”杨倩kan到我突然惊喜的叫起*| lai |*,我特别注意到了,她只有惊喜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和慌乱。
  这↓我悬了很久的心也放↓了一点,kan*| lai |*杨倩确实没有背叛我的行为,否则一个人在自己男人面前跟别di 男人在一起怎么都会有点不安的。反观张飞,倒是神情慌乱不安的随着杨倩朝我走过*| lai |*,就知道这小子又猫腻,我心里暗想。
  杨倩在我身边站定,然后kan着我说,“你今天怎么也*| lai |*这里了?也报了这里的名?”她得语气是惊讶的,大大di 眼睛无暇的kan着我。
  我笑了笑,然后若有若无的kan了一眼张飞,“我听说你在这里培训,所以转成*| lai |*等你,怎么样,今天的课程结束了么?”
  “真的?”杨倩先是惊喜的叫了一↓,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个培训课程我谁都没有告诉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你有通天眼。”望着杨倩掩嘴嗤笑的表情,我忍不住有些羞赧了。
  虽然我是因为正当的理由暗中跟着杨倩*| lai |*到这里的,但是这个跟踪的行为确是不应该的,绝对也是属于刺探别人si 禾厶隐的。我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说chu **| lai |*我的真正原因,当着张飞的面跟杨倩认错,怎么可能。
  所以我脑筋飞快的转着,然后说,“其实我也有想过报考一个培训班,刚好听同事说这里还不错,就想先*| lai |*kankan,没想到就碰到了你,对了,这位是张飞吧,他也跟你一起学习?”
  我把矛头指向了张飞,这傻小子还在原di 很感兴趣的听我们两个说话,以为没自己什么事,打算作壁上观呢。杨倩见我问起了张飞,就笑着说,“是啊,他跟我一起报读的这个培训课程班。”
  “哦,* na *真是巧呢,张先生真是很jin *取的人啊,现在很多年青人这个时候不是想着去找乐子玩就是回家睡觉,真是难得。”我话里带刺的说,然后意味深长的kan了张飞一眼。
  到底是年轻人,张飞比我小了五六岁吧,果然沉不住气了,他有点局促不安的说,“秦总监,我和杨总监也是碰巧在这里报读了同一个课程,呵呵,没想到在这里能kan到您。”
  张飞这么说着的时候,我kan到杨倩很惊讶的转过头kan了他一眼。杨倩当然惊讶了,张飞当时可是很认真的说要跟她报读这个培训的,现在又说是碰巧,天↓哪有* na *么多巧合的事,多半是人为罢了。
  不过这些我也不愿意点破了,只要这小子识相不再缠着我的女人不放,我也能大度的放过他一马,毕竟是年轻人嘛,我要好好爱护↓一代,嘿嘿。但我这么想,人家张飞却未必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