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3章 一醉方休
  我接到了White(颜色bai )云的*| lai |*电,她电话里的声音ting *起*| lai |*有些着急,说是要约我chu **| lai |*见个面聊一聊。
  诱人说,感情kong xu 的人容易胡思乱想,因为无所寄托,也因为寂寞。寂寞了,便有了很多不容易打发的时间;寂寞了,便想着怎样才能不寂寞,于是胡思乱想就开始了。
  寂寞的人特别的*(咸心)min gan ,对于外界的一切事物均是如此。寂寞的时候,想着昔(曰)ri 的种种,便开始觉得自己其实可以不寂寞的,可以过一种别样的人生的,于是,chong *动开始蠢蠢yu (谷欠)动,si 禾厶yu (谷欠)便强烈起*| lai |*。
  寂寞的人容易钻牛角尖,即使自己错了,也绝对不认错,所以,寂寞的人其实是一个极其自卑的人。
  这个时候的White(颜色bai )云和我同样是寂寞的,White(颜色bai )云约我chu **| lai |*聊的是她老公的事,她的老公背着她有了别的女人。
  又是一个老套的故事情节,男人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妻子是最晚一个知道的。妻子知道后,为了报复就去找了别的男人,也给自己的老公一顶绿帽子戴。
  我不知道White(颜色bai )云今天找我*| lai |*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在里面,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点* gao *兴的。虽然寂寞的人是清* gao *的、独立的,因为寂寞,便愈加的独立,因为想清* gao *,便觉得自己应该凌驾在其他人之上,要一切都优于他人,要别他人都优秀都chu *色。
  kan着White(颜色bai )云有些落寞的眼神,我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其实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White(颜色bai )云不解的眼神kan向我,我跟她苦笑着说了杨倩的事情,她突然掩着小嘴叫了起*| lai |*。
  “你说的是这个,我突然想起*| lai |*了,上次是见到杨倩跟一个男人一起用餐,当时我以为是她公司的客户,就没留意。”果然,连White(颜色bai )云都kan见她跟男人在一起用餐了,她有必要这么显摆到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交男朋友了么?
  我气愤的拿起桌上的汽shui *一口吞↓去,“慢点,你kan你急什么么,虽然她对你是不忠,但是你也没必要气成这样。女人嘛,总会有三心二意的时候,不要太在意。”
  我怎么能不在意呢,杨倩虽然* xing *格不是很好,可是我一直把她当作自己的亲人*| lai |*对待的。现如今她这样坚决的跟我划清界限,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了。
  不过White(颜色bai )云是体会不到我的这种心情的,她的心里也满满的装着老公对她的欺骗。所以我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真是说对了。
  “要不,我们去酒吧狂欢吧?”White(颜色bai )云突然提议,的确我们这么清醒的坐在这里可真不是个事,还不如gan 脆借酒消愁,喝个一醉方休。
  我同意了White(颜色bai )云的建议,两人buy(中文:gou mai)单离开,*| lai |*到酒吧后,我却见到了最不想kan到的两个人,杨倩跟张飞?只见两人搂着在舞池中央亲密的跳舞。White(颜色bai )云也kan到了,她有些尴尬的拉着我往外走。
  “真是不好意思,没有想到在这里也碰到他们。”White(颜色bai )云微带歉意的说。
  “没什么,他们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所以越是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人多的di 方准能找到他们。”我心里苦苦的说。
  是谁说失意的男人最值得同情的,可上天明显的是不同情我,我突然挣tuo *了White(颜色bai )云的手,然后猛di 往酒吧里面chong *去。
  我chong *到里面的时候,居然没见到* na *对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男女了,其实我这次chong *jin **| lai |*是想好好修理↓张飞的,让他知道谁的拳头比较*ying *。我是咽不↓这口气,其实我更想修理的是杨倩,只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女人,我↓不*| lai |*手。
  “你怎么了?走的这么急,kan到什么人了么?”White(颜色bai )云也jin 跟上*| lai |*说,她四周kan了kan,“你不会是在找杨倩和* na *个男人吧,我劝你算了啊,勉强的敢情不幸福,就随人家去吧。”
  随她去吧?开玩笑,我拥有过的女人岂是说夺走就可以夺走的,只有我不要她杨倩,她杨倩今天居然敢甩掉我。我愤愤的想着,脚步也不听使唤的走到了吧台处,问调酒师要了一杯最烈* xing *的酒。
  “你这又是何必呢?何苦为难自己?”White(颜色bai )云站到我身边,她kan到我把这杯酒一口喝掉,然后呛得眼泪都chu **| lai |*了,心疼的说。
  “你是在找我们么?”突然杨倩鬼mei (鬼末)般的站到了我们面前,杨倩?我抬头一kan,她正笑脸盈盈的站在我面前。
  这一大杯酒喝↓去,其实我已经有点头晕了,醉眼朦胧的我kan到杨倩chu *现在面前,以为是* na *(曰)ri 酒吧的女孩,我* gao *兴的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咦,你怎么又*| lai |*了?你爸MD病治好了么”
  我说这话的时候,只见女孩皱了皱眉,好像有些不开心的样子,于是我继续笑呵呵的问,“钱够不够?不够我再去取给你,一定,一定要把你爸妈病治好啊。”
  “你醉了,我扶你回家。”女孩突然笑着说,她笑起*| lai |*真好kan,然后我感觉头越*| lai |*越晕,实在支撑不住了,就* tui *一ruan (车欠),在吧台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之际,我听到好像两个女人的声音,“他是怎么了?怎么喝这么醉,你也不管管他。”
  “还不都是你,他是见你跟* na *男人在一起,受刺激了,我就说这招行不通吧,你非要我帮你。”
  “得,得,我谢谢你了,算了,反正横竖这辈子就这个男人了,我不管他谁管他啊,我先扶他回去,你自己回去小心点啊。”
  “我知道的,你也注意点。”
  第二天醒*| lai |*的时候我头痛yu (谷欠)裂,这就是醉酒后的后果,不仅头痛连我的整个身子也仿佛被车碾过般酸痛的厉害。难熬昨晚我被酒吧的众女###了?我只记得找不到杨倩的人后,自己喝了一大杯的烈酒,随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醒了?*| lai |*喝碗醒酒汤吧。”小漫笑盈盈的端着一杯东西jin **| lai |*,我接过一口气喝光了。感觉人也精神了很多,我问小漫,“昨晚我是怎么回*| lai |*的?谁送我回*| lai |*的,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其实说一点都没有还是骗人的,我记得迷糊中有个* rou *ruan (车欠)的身子jin jin 的搀扶着我。我昏迷后,两个* tui *都没劲,几乎全部的重量都压在对方身上,鼻翼里能闻到对方气喘吁吁的女人香。
  “你真一点都不记得了?”小漫突然用很怪异的眼神kan着我,“是啊,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倒是快说啊。”我有点急了。
  “哦,是倩倩送你回*| lai |*的,我还在奇怪你们怎么跑到一起喝酒去了,还担心你们是不是打起*| lai |*了。我问杨倩,她居然抿嘴一笑,什么都没跟我说。”小漫说着突然kan着我。
  “我还以为你自己明White(颜色bai ),kan*| lai |*你跟我一样的糊涂啊,自己被人送回*| lai |*了,还不清楚是谁送的,kan你以后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小漫嘲笑的对我说。
  “我昨晚是被打击了,想起*| lai |*就伤心啊,”我故意装的很苦的说道。在杨倩* na *边受的苦,要一并在小漫这边讨回*| lai |*,借此慰藉我受伤的心灵。
  “怎么了?我的小乖乖,跟姐姐说说。”小曼难得调皮kan着我,然后把我的头搂到了她怀里,轻轻的**,我怎么有种母亲** fu ***儿子的感觉呢。
  “没什么,就是不舒服,要不,你慰藉我一↓。”我抬起头贼贼的kan着她,她猛di 一惊,“这个时候?奇骏还在外面玩耍呢”
  “关门嘛,去吧,把门关上,我保证速战速决。”我催促小漫快点去关门。她犹豫了一↓,kan到我可怜兮兮的表情,还是起身去把门关上了。
  然后我立马一个饿虎扑羊的姿势把小漫牢牢的按在了body(* shen | xia *),开始上↓其手忙了个不亦乐乎。
  一番大战,还是在奇骏不断敲门的过程中结束的,我这心里真的是纠结啊,被儿子一闹,差点就不能high了。
  小漫努着嘴好笑的kan着我的表情,“你现在知道生儿不养的后果了?你要平时对奇骏好一点,他就不会捣蛋了。”小漫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暗暗想,难道儿子是故意在我们要好的时候*| lai |*捣蛋的?
  在小漫* na *里得到的慰藉终于暂时的安** fu **了一↓我难过的心情。只是我脑海里又突然想起了昨晚的* na *两个女声,有点熟悉,又有点亲切,到底是谁呢?
  如果昨晚是杨倩送我回*| lai |*的,* na *会不会是杨倩跟White(颜色bai )云的对话?昨晚我喝醉的时候,可只有White(颜色bai )云一人在我身边啊。
  想到这里,我赶jin 拨打了White(颜色bai )云的手机,打不通。我收拾了↓公文包,然后挎着去上班了。中午我特意去食堂逛了一圈,都没有见到White(颜色bai )云的身影。这个女人是不是在躲我啊,不会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却不知道吧。
  小lang打电话问我他找工作的事情,“秦哥,你说我学的是金融专业,jin *证券公司上班如何?”
  我听了点点头,不过想到他在* na *边kan不见,便说,“好啊,证券业很有前途,你jin *去锻炼一↓也好。怎么突然想到要到* na *里去找工呢?”
  “今天有人打电话让我过去面试,估计是我网上的简历起了作用了。不过我还在犹豫,其实我也想jin *大公司实习一↓的。”小lang的苦恼我了解,一般刚毕业chu **| lai |*找工作的人都会有这种纠结的心情。
  我劝解他,“其实第一份工作在哪里做都无所谓,主要是自己要把握好尺度,刚开始的时候要脚踏实di 的做事。”小lang听了应了声好,便挂断了电话。
  我突然想到White(颜色bai )云的事情,便去找了杨总监,他kan到我去他办公室有点惊讶,因为我是轻易不到他* na *个di 方去的。
  这个男人我是能避则避,实在不行了,我才会找他。他有些惊讶的说,“有什么事情么?给我个电话,我↓去找你嘛。”
  这话说的,我怎么敢劳烦他大驾啊,我这次*| lai |*找他也是有事找他帮忙,所以我尽量客气的跟他说,“杨总监,我有个事情跟你商量一↓,你kan现在方便么?”
  “嗯方便啊,太方便了,你能*| lai |*我太* gao *兴了,”这男人怎么说话这么的夸张啊,我只觉得他的话里话外的都透着一股的怪异感觉。
  “是这样的,我原*| lai |*公司的助理现在刚好失业了,你kan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让她*| lai |*做我的助理,毕竟她还是比较熟悉我的工作喜好的。”我尽量说的清楚明White(颜色bai )。
  “哦,是这样啊,她叫什么名字,你让她改天*| lai |*见见我,我跟她谈谈。”nai (*&女乃*&)nai (*&女乃*&)的,这个时候倒装爷爷了,本*| lai |*我招个助理是不用这么多麻烦的,可是在辉煌公司他就是老大,除了董事长他最大,我能不听他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