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2章 不是长久之计
  “你觉得这样是长久之计么?* na *么聪慧有灵气的一个女孩,何苦这样?”我深深的叹息。
  “你的叹息是为了我吗?同情多于鄙视。其实没有什么,我已经习惯了,同情我的,鄙视我的,我都不在乎。我心已死,又谈何感情?”
  “是的,我是一个陪酒的女郎。我喜欢喝酒,也能喝。这是他们两个唯一遗传给我的优点吧,如果这也能称之为优点的话。但我为这个遗传而* gao *兴。没有了他们,我还有酒,我并不孤单!”
  “我只是一个招之即*| lai |*、挥之即去的陪酒女郎。有人请我的时候我就*| lai |*,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缩在封闭的空间里独饮。二年了,酒是我唯一的伙伴。我也靠它*| lai |*养活我。”
  这还真的是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接触到这样的女人,她本*| lai |*应该是洁White(颜色bai )无瑕的,现在怎么会这样。
  “值得庆幸的是,这二年我还保持清White(颜色bai )之躯。这也得归功于他们的遗传,他们的基因是如此,我便也不可能使人惊艳,即使穿着珠宝镶成的晚礼服,我也变不成天鹅。于是,我就安份做我的丑小鸭。穿着简单的牛仔ku ,大t恤,* gao *辫儿,不曾变过。”
  “你的客人都没有对你动手动脚或者非礼么?”我感到不可思议,这个女人身上的事情一切都是个奇迹。
  “他们只要我能喝酒就行,至于漂不漂亮都无所谓。在醉了的人眼里,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美丑、* xing *别之分。喝完了,生意也谈成了。我的手上便多了一叠养活我的东西。我可以功成身退,在暗处静静等待↓一个目标的chu *现。”
  我听了觉得酒劲也醒了不少,“你准备这样过↓去么?”
  “二年*| lai |*,一直这样过,很好。有时侯麻木的活着比有思想的活着要轻松许多。我也早已麻木。但* na *天却失措了,因为我kan到了他们,我惊慌的跑chu *ktv。我开始烦躁,开始不再麻木,开始想想起很多本该封藏在记忆深处的东西!”
  “你kan到了谁?”我问道。
  “我的父母,我kan着他们,静静的、远远的kan着。* na *两个拘偻的背影,瘦弱的影子,轻飘飘的,仿佛要飞起*| lai |*,是他们么?两年的时光,赶我离家时的暴戾;签↓断绝书时的果断,都哪去了?* na *曾经扬鞭抽打我的强壮的手臂呢,咋这么瘦弱?痛斥我的底气十足呢,咋是* na *一声接一声的咳嗽?老了,他们都老了,可自己一直坚持的呢?一直都想证明给他们kan的,现在变的毫无意义。心猛的一震,是心痛了?泪shui *无声的流了↓*| lai |*。”
  “既然是这样,为何你现在还在这里呢?你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就应该努力抛开以前的阴影,去过属于你自己的生活才对啊。”
  “他们年纪大了,一个还得了骨血病,他们需要钱治病,没有了钱,就没有了健康,我不忍心,所以我要筹够足够的钱。今夜谢谢你的酒,至少够我辛苦一个星期的了。”女孩苦笑着说。
  其实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或许到了明天早上我就不记得这个曾经chu *现在我生命中一晚的人了。但今天,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做一件事情,不知道是chu *于同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我觉得今晚很有意义。
  我拉着女孩跑chu *了酒吧,然后到最近的银行柜员机,把我的卡*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了jin *去,哪里有我近半年的工资,差不多十二万,我都提了chu **| lai |*。问了女孩的卡号,我把这些钱存jin *了女孩的账户里。
  她呆呆的kan着我的举动,两眼涌chu *了泪shui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不担心我骗了你么?”
  我摇了摇头,其实骗与不骗都不重要,我已经被最爱的女人欺骗一次了,还在乎被别人多骗一次么?“你拿着这些钱,不要在这里做了,把你爸MD病治好,然后好好的呆在她们身边,ci hou她们晚年,明White(颜色bai )了么?”
  虽然给钱的是大爷,但我这样说也无非是想女孩能好好的活↓去,不要像多数风尘女子一样越陷越深,其实我们的生活本就不是一帆风顺的。只要我们坚持自己的信念,好好活着,就一定会有chu *路的。
  但是我的信念呢?女孩对我千恩万谢,kan着眼前这张相似杨倩的脸孔,我突然忍不住重重的抱了她一↓。我仿佛觉得内心深处的某个东西失落了,空落落的,许久,女孩在我怀里不安的动了一**子,我才放开她。
  女孩大概担心我改变主意吧,等我放开她后,她再次朝我匆匆鞠躬,然后深深kan我一眼,离去了。
  我越*| lai |*越浮躁,这样的浮躁。谁也不能安慰我。中途死掉了的“坚持”,究竟会在心里带*| lai |*多大的伤害,烧成多大的hole(dong )?我有时侯会想,但是没有答案。
  只是我的生命,呈现chu *一种奇异的静态。我越*| lai |*越不想说话,容易发呆,一个人做着就坐掉整个↓午。又浮躁又安静。我仿佛kan到,远方两个拘偻的背影在眼前晃动。
  我没有想到自己跟杨倩的男人居然这么快就见面了,上次在路上匆匆一瞥,并没有kan清他的庐山真面目。只是这次却kan得很分明,因为杨倩居然给我领到家里*| lai |*了。
  我和二女还有小lang和奇骏一起坐在客厅迎接了这个男人的到*| lai |*,他估计也是没想到居然现场阵容这么的庞大,有点发怵的站着。杨倩走上前*| lai |*为我们介绍,“这位是张飞,我的男友,这位是秦天穷,我的姐夫,几位就是我姐姐了。”
  杨倩说的如此的轻松,她介绍我的时候,丝毫没有任何的停顿。敢情我在她心里已经如死了般,也只配做她的姐夫了。我不知道她为何会(曰)ri 渐的对我有这么深的怨恨,以致于交了男友也偷偷的瞒着我们jin *行。
  这个叫张飞的男人长得不错,五官端正,身材也* gao *大,可* na *wei suo的眼神我却受不了。他的眼睛贼溜溜的在杨小漫和杨微的身上打转,而后还用很羡慕的眼神kan着我,“姐夫真是好艳福啊,身边这么多美女围绕着。”
  姐夫?我和众人都是一愣,这称呼也*| lai |*的太早了点吧,他和杨倩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居然就叫我做姐夫了。杨倩显然也吓到了,她一时没忍住,剧烈的咳嗽起*| lai |*。
  杨微赶jin 过去帮她拍了拍背部,顺顺气。活该,我心里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彻底的藐视杨倩的存在。既然她要这样,我也不用客气了。
  “张飞是吧,你这是头一次*| lai |*我家里做客,也没有什么准备的,请喝杯茶吧。”我指着放在茶几上的冷茶,这个是小lang上午泡了准备自己*| lai |*喝的,也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吐口shui *在里面。
  张飞笑着应了声,然后低头端起了茶杯,突然他的表情就愣住了。他大概也是感觉到了手里的茶shui *是冷的了吧,我暗自一笑,这↓kan你怎么办,你不喝也得喝。
  没有想到张飞并不卖我的帐,他也知道我对他不怀好意了,虽然他心里可能迷惑我为何这么对他。“姐夫,我响起*| lai |*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了,↓次再*| lai |*拜访。”
  我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还算你小子识相,要是再多呆一会,有好果子让你吃的,我几乎是愤怒的kan着他离开。杨倩居然也拿起了包包,然后kan都不kan我们一眼,果断的跟在wei suo男的Behind(shen hou)chu *去了。
  我这心里真的是拔凉拔凉的,都说女人背信弃义的多,可也没有想到杨倩背叛的如此彻底。才短短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她不仅勾搭上了别的男人,还与之公然chu *现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刚我真该揍对方一拳的,真是Ta Ma的窝囊,我心里愤慨的想着。杨微把手轻轻的搭在了我的手上,她朝我暗暗的摇摇头,示意我不要太chong *动用事。
  我想到家里还有小漫和小lang这两姐di ,奇骏此时也张着大眼睛不解的kan着我,“爸爸,为何倩倩阿姨跟别的男人走了呢?她不要我们大家了么?”
  “你倩倩姨有事去了,她要chu *去工作上班的啊,你kan有爸爸妈妈陪着你,还有舅舅和微微姨,不是很好么?”小漫低着头对奇骏说。
  奇骏仿佛听懂了一般,郑重的点点头,然后对我说,“爸爸,你也去上班吧,奇骏有妈妈陪就好了,还有舅舅,也要快点去找工作了,不能老呆在家里陪奇骏,爸爸说过男人要以事业为重的。”
  “爸爸今天不要上班,今天休息,不过奇骏该去睡觉了,这个时候可是奇骏的午休时间了哦。”小漫站起*| lai |*笑着对孩子说。奇骏每天都有睡午觉的习惯,这个习惯维持了二年多了。
  奇骏很乖巧的站起身*| lai |*,跟大家道别,“哦,妈妈,我一定会做梦梦的,希望能梦到倩倩姨回*| lai |*了,她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对我们好,不会跟* na *个陌生叔叔走。”然后随着小漫一起jin *屋去了。
  我心里真是安慰啊,有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奇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安慰了,所以跟杨倩的背叛比起*| lai |*,有奇骏在我身边,我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爱一个人本没有罪,但因为爱而做chu *伤害他人的事情便是一种罪孽。人因为有**,便难免不犯错,如果能静心对待所想、所求,又何尝不是一件善事。
  伤害了对方,被对方伤害,人,始终未曾走chu *这个互相残害的局面。从古至今,都是。感情的伤害尤其为最。有时候不是纯心的想伤害,甚至于连伤害了对方而自己都还不知道。即使如此,误会还是产生了,心结慢慢的拧jin ,而生命却还在延续,子子孙孙,世世代代。
  杨倩的背叛虽然最终还是伤害了我,但di 球没有了谁都照样转动。
  被人伤害的时候,会难过,会愤怒,会想要抱负,很少人会毫不理会,除非是没有被伤害到。被人伤害,而后去伤害另外的人,这是否是报应?我不知道。
  身边有两个认识的人都是信佛之人,我是从不曾关注这个的,但今天跟一朋友聊了后,心里也开始的有些踌躇,报应真的有,即使不是上苍给的。
  但一个人如果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并且还不知悔改,一而再的错↓去,必定会遭报应,其实这个报应是自己给的,并非上苍在惩罚自己。社会讲求公平和法律,没有罪恶是可以永久活在庇佑之↓的,绝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