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1章 我kan好你
  我想起刚刚见到陈素莹的事情,心里有些不是zi wei ,她的儿子也这么大了。对了,刚刚好像没有kan到陈熙,难道陈熙没有跟她们一起回*| lai |*?
  不过这个疑问很快就在我脑海里消失了,因为手机突然收到了梅娜的信息,“你一点都不奇怪陈熙没有跟莹莹在一起么?他们一年前就离婚了,莹莹现在单身,你有的是机会,我kan好你。”
  kan好我?难道梅娜不知道我已经有老婆孩子的事情?刚刚我都告诉陈素莹了啊,她没告诉梅娜吧。虽然我不知道陈素莹是chu *于什么心情没有告诉梅娜我已经结婚的消息,但我觉得chu *于礼貌还是不应该直接回绝对方的好意。
  于是我也回了条信息,“还是先谢谢你的好意,一切随缘吧。”信息发过去后,梅娜一直没回复我,她估计也知道我意思了,随缘就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一切随缘。
  正好班机到了,小漫拉着我和奇骏就往前chong *,她挤到一个最容易kan见chu *仓人员的位置。“小lang,这边,小lang……”突然小漫* gao *声叫喊起*| lai |*。
  事隔多年,这小(jia huo )倒是变化ting *大的,真的长* gao *了不少了,差不多跟我一般* gao *。算了算,他今年应该有十九岁了吧,是个大男孩了。
  小lang的脸上还是挂着有点羞涩的笑,他还是喊我“秦哥”,我的心里刹* na *间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又想起了* na *个被小漫污蔑为非礼抓jin *警局的时候,是小lang拿着小漫的纸条*| lai |*找我,并救了我。
  我和小lang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不算短,这么多的时间里,我们的敢情自然也是很好的。所以现在kan到小lang安然无恙的站在我们面前,我心里也是* gao *兴的。
  “走,小lang,我们回家去慢慢聊。”我拿起了他的行李,这小(jia huo )行李倒不少,很少见到男孩子会带这么多的行李chu *门的。“这些都是我在没过淘的,知道还有二个姐姐在,所以帮她们也buy(中文:gou mai)了些。”
  这孩子,真是有心了,他难道不怪我跟几个女人牵扯不清的关系么?我kan着小lang有些躲避的眼神,想知道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这一顿饭吃的很是*** feng ***盛,杨微kan起*| lai |*好多了,所以也帮忙布菜,杨倩赶着吃饭的点居然回*| lai |*了,真是难得kan到她本人。一桌子*** feng ***盛的菜肴,奇骏特粘小lang,舅舅前的叫个不停。
  杨倩kan着,突然不冷不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丢了一句,“奇骏,今天还没听到你叫姨姨呢,是不是有了舅舅就不要姨姨了?”我们听了都一愣,夹菜的手都停了↓*| lai |*。真不知道这个杨倩又是哪根筋chu *问题了,跟个小孩子置气gan 嘛啊。
  “倩倩,吃菜,尝尝这个鲈鱼,可是秦的手艺哦,他轻易不↓厨的。”杨微见情形不对,赶jin 夹了块鱼放在杨倩碗里。要说这鲈鱼的手艺,* na *还是大小从我叔伯* na *里学*| lai |*的。
  我这手艺别的不说,单就鱼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一个tender(nen),* na *是最好吃的,可杨倩这丫的,今天横竖是跟个大男孩杠上了。
  她kan都没kan碗里的鱼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一眼,继续说,“小lang,你回*| lai |*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啊,我好准备准备,你kan现在连di 方都没收拾好,真不知道你今天要睡哪里好呢。”
  这是什么破借口,找茬也不是这么找的吧,我心里有些不* gao *兴了。“倩倩,你别闹了,人家小lang难的回*| lai |*一次,你kan你,不好好吃饭。”杨微又开始打yuan *场。
  “小lang回*| lai |*是提前给我打了电话的,怎么了?你不乐意啊?要是有什么事,你chong *我*| lai |*发huo *,不要针对我di di 。”小漫也不是好惹的主,之前一直不和杨倩争* na *是因为她不在意,现在事情到了她自己di di 头上,也忍不住了。
  这个时候气氛差不多是到了剑拔弩张的di 步了,我如果再不chu *口,估计这两女的就要当场打起*| lai |*了。
  “都别吵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吃完饭我把书房收拾一↓,buy(中文:gou mai)张折叠床,小lang先凑合着睡。倩倩,你今天说话过了啊,可以了。”我对杨倩一直都很头痛的,虽然上次在商场的事她也没原谅我,但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杨倩kan我这次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她小嘴撇了撇,终究是什么话都没说。
  “呵呵,秦哥,没关系的,倩倩姐也是口直心快的人,我回*| lai |*前是没有跟你们打招呼。其实也不想惊动你们的,我可以在外面住旅馆的。等找到工作了,我就可以住公司。”小lang适时的开口了,这个(jia huo )倒是很懂事。
  “倩倩?”杨微拉着杨倩的手,让她说话,这个时候闷不吭声gan 嘛。
  “刚才是我不对,最近遇到不少烦心事,所以抱歉了。”杨倩说完突然站起*| lai |*,然偶丢↓碗筷就jin *屋了。
  我忙招呼大家继续吃饭,不用理她,她* xing *格是这样的,过会就好了。不过我显然是多虑了,kankan在坐的人,个个都埋头苦gan 着,没有人因为这个小*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曲不* gao *兴啊。
  只有奇骏还嘟着个嘴,好像有点不* gao *兴。我问他,“奇骏,你怎么了?”“都是倩倩姨姨不好,为什么每次心情不好就拿小孩子chu *气啊,我又不是她chu *气筒是不是。爸爸?”
  我这↓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杨倩这次是有点过了,不过小孩子的心灵也是非常*(咸心)min gan 的。所以我们不要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上撒上不好的阴影。
  我安慰了奇骏,“倩倩姨姨也是心情不好才会这样,你kan小lang舅舅都原谅了她,你要向舅舅学习啊,可不要计较这么多了,你是个小男人了,知道么?”
  奇骏疑惑的kan了我一眼,又kan了kan小lang,终归是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突然又问我,“可是爸爸,你为什么经常跟妈妈生气呢?我有一次还kan到妈妈打你了。”
  这个小精灵鬼,我* na *哪是跟小漫生气啊,不过是间逗着玩的,可这些我实在不好意思跟一个小孩子说。我现在对这个儿子真的是莫可奈何了,环顾四周,杨微在低着头作死的扒饭,不过她的脸上确是满满的笑意。
  再kan杨小漫和小lang,都装作努力吃饭的样子,没有人愿意*| lai |*搭救我一↓,唉。
  大家都经历过这么一个时代:“男尊女卑”,即:男人是天,女人则是男人脚↓的土di ,女人的一切都须唯男人是从!
  我相信大家并不陌生这么一个年代,虽然历史是陈旧久远了点,但一幕幕至今还浮现于电视上的女人在旧社会被奴役的丑陋、龌龊的的画面也是大家不能忘怀的。
  女人一生只能服侍一个丈夫,却绝不能要求丈夫从一而终,不,不要说一,就是二女侍一夫在当时也绝没有可能,当然有一个例外,是这个男人养不起三个老婆。
  不过,在当时的情况↓,即使养不起,也会照样的娶jin **| lai |*,饿死累死都活该,本*| lai |*女子的命就不值钱。
  虽然这些论断也是我比较认同的,但跟三女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已经适应了与她们的相处,如果这个时候要跟我讨论非处的问题,我也是无可奈何的。
  偏偏小lang却揪着我与三女的事情不放,他突然*| lai |*找我的时候我几乎招架不住他的问话。“秦哥,你有没有考虑过你跟几位姐姐在一起,不仅伤害了姐姐,而且另外二位姐姐都伤害了。”
  其实我本不在意女人是不是**的,如果她在认识我之前就被破了处,也不是她的错。但认识我之后我却不能容忍她们Red(* hong *)杏chu *墙。
  我从*| lai |*都不知道杨倩居然也会有背叛我的一天,直到某一天在街上kan到她跟一个男人搂抱在一起,而* na *个男人居然是我不认识的情况↓。
  现在社会风气真是变了,再怎么说,也算是改jin *了,所以有jin *步就是好事,作为从奴隶、封建社会过*| lai |*的女* xing *朋友由此应该满足了,不应该再发牢sao (马蚤),抱怨这抱怨* na *了。
  即使自己的丈夫偶尔chu *去偷腥,说好听点是拈flower (hua )惹草,也应该装作视而不见了,是么?毕竟自己的丈夫只要不把外面的女人带回家就是尊重自己了,是么?在此,我也不理解为什么一些女* xing *朋友宁愿自己的丈夫到外面寻欢作乐而不吭一声,也不愿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愿,作点fan kang ,更准确的说是为自己的婚姻而努力。
  我一直不知道杨倩对我居然有这么深的怨恨,可以让她不顾我的感受,即使在路上她kan到我跟一个女人走在一起,都要过问半天,可如今她公然的搂着一个男人在我面前chu *现这又算什么呢?
  男人总认为自己是男人,就应该有招蜂引蝶的mei (鬼末)力,如果身边没有几个美丽妖娆的女人们围绕着,就显现不chu *自己崇* gao *的di 位,请问,男* xing *同胞们,我是否有说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我不知道这句话是哪个混蛋朋友说chu **| lai |*的,但却真的实在的促jin *了更多男人们的幻想细胞。在许多杂志和书刊上都kan到这么一句话:男人重* xing *,女人重情。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我本人就是个重* xing *重情的人,所以在发现杨倩有外遇后,我的心情跌倒了低谷,打算借酒浇愁一番。
  没有想到居然kan到了一个长得跟杨倩很像的酒吧女,她的眉mao *鼻子眼睛无一处不像杨倩,乍kan之↓跟她仿佛双胞胎似的。
  我点了她的酒,一口气要了她十箱酒。然后我睁着惺忪的双眼kan着她,“你为何要背叛我?为何要偷人?”
  她嫣然一笑,说,“你知道我为何会做这行么?”
  我迷蒙的摇了摇头,谁有兴趣听这些啊,我只想知道她为何长得这么像杨倩。“从大学毕业至今,整整五年,我从事过不同行业的工作,轻松* gao *薪的或累人廉价的,我都不在意,追求的只是一份惬意和实在。”
  她这么说着的时候,我倒有心了,觉得有些不可理解。
  “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你的父母会伤心,你的朋友也会失望?你认为你是在坚持什么吗?你是在报复,你在报复别人的同时你也伤了自己。”
  “呵,二年前我二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伤了他们的心,也伤了自己的心。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父母都会象他们* na *样,当儿女犯了错,且* na *个错足以另整个家族蒙羞的话,就把自己的儿女赶chu *家门,然后写↓断绝父女母女关系的一层薄薄的东西。是的,在我二十六岁* na *年我就已经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成了一个四处流lang的断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