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50章 该jin *食了
  杨微是笑的合不拢嘴了,奇骏眨巴着眼睛kankan这个又kankan* na *个,最终就低↓头玩自己的小手指去了,估计他也kan不懂我们为什么这个反应吧。哈哈,总算是把小漫和奇骏送回了家,我也累的走不动了,就pa(足八)在杨微的床头睡了一觉。
  本*| lai |*原计划是要跟杨微去旅游一趟的,可谁知道小漫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 gao *兴的跳了起*| lai |*,抱着我转了几个圈才放开。
  “怎么了?有什么喜事发生了?”我奇怪的问她。
  “你不知道,我di di 就要回*| lai |*了,这两天的班机,真是想死他了,可算是回*| lai |*了。”小漫kan着我* gao *兴的说。
  张小lang?他要回*| lai |*了?记得小漫回*| lai |*的时候跟我说小lang是在国外啊,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回*| lai |*了呢。小lang随小漫一起chu *国后,就没有回国,他在国外读书,学的是金融管理专业。
  这些年虽然他也偶尔打电话回*| lai |*跟我们通话,可是我们都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这个时候突然说回*| lai |*,我还真的有点不适应。不过小漫是* gao *兴的,她唯一的di di ,虽然不是亲的,要回*| lai |*了,这种心情我还是能体会的。
  “秦,到时候我们带着小奇骏一起去接机吧,小lang不知道长* gao *了没有,肯定更帅气了。”小漫又开始发挥她絮絮叨叨的功力对我继续轰炸着。
  我使劲的点头,这个时候什么都说好是最好的,因为我一旦有一点意见跟她不一致,她估计就得对我连番轰炸了。所以我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早点把自己的嘴巴管住为好。
  “对了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小lang有没有订机票啊,我刚才都忘了问他了。”小漫又突然惊叫起*| lai |*。我都被她吓了一大跳。
  “不用担心了,他这么个人了,知道自己照顾自己的,难道你还担心他不会回*| lai |*这里啊。订机票这种小事情就让他自己操心好了,你照顾好的胃是最jin 要的。”我说着又*了*已经瘪了的肚皮,它可是一夜未jin *食了,现在正抗议着。
  “妈妈,我也饿了,我的小肚肚也开始叫了。”奇骏这个时候跟我同一个鼻孔chu *气,也可怜巴巴的kan着杨小漫。
  “哦,是妈妈不好,光顾着想你舅舅去了,奇骏,舅舅就要回*| lai |*了,你* gao *兴么?”奇骏茫然的kan了我一眼,“爸爸,舅舅是谁啊?我认识么?”
  “糟了,都忘了奇骏回国的时候才几个月,* na *个时候都天天嚷着要小lang抱呢,现在反倒是不认识了。小孩子真是的,没记* xing *。”小漫又絮叨了几句,然后笑着*了*奇骏的头,开jin *厨房去了。
  “爸爸,妈妈最近老爱碎碎念的,也不知道她嘴里说些什么。”奇骏很奇怪的眼神kan着小漫离开,然后神秘的靠过*| lai |*跟我说。自从上次他当着我们的面说杨小漫更年期到了后,每次说什么不好的话都会悄悄说了。
  我的儿子可精明了,知道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很聪明。亲了儿子一口,然后说,“你就当妈妈更年期提早到了吧,不过只能在心里想,不要说chu **| lai |*。不然,妈妈会不* gao *兴的。”
  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教坏孩子呢,我心里有些坏坏的想到。呵呵,反正儿子迟早就什么都明White(颜色bai )了,他比一般同龄的孩子都要*| lai |*的早熟一些的。
  “爸爸,舅舅是妈MDdi di 么?他会不会喜欢奇骏呢?”奇骏很担心自己身边的人不喜欢他,所以才问。
  小孩子有的时候也是很在意自己在大人心目中的形象的,像奇骏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只好安慰他,“你乖乖的,舅舅肯定会喜欢你啊,还有,舅舅在你小的时候可是很疼你的,你不记得了哦。”
  “哦,* na *我就放心了,只要妈妈喜欢舅舅,我就会喜欢舅舅的,舅舅当然也会喜欢奇骏的。”他的小脑袋使劲的在推理着,生怕自己弄错了似的。
  我失笑的kan着他摇了摇头,我现在总算是明White(颜色bai )为什么老人家都喜欢跟小孩子呆在一起了。因为往往老人家也是到了返老还童的时候,所以内心里的某些想法估计就跟小孩一样了。
  “好了奇骏,不要多想了,去洗手准备吃饭饭了。”我kan杨微jin *屋休息了,就推开她的房门kan了一↓,她睡的正香,想想还是等她醒*| lai |*再告诉她这个事吧,也省的她担心了。
  小lang的回*| lai |*打消了我和微微要去丽江旅游的计划,毕竟我现在是他的准姐夫,他* na *么久都没有回*| lai |*了,我怎么都要意思的去接一↓的。而且小漫可是兴致bo (孛力)bo (孛力)的一大早就拉着我去机场等候了。
  我搂着奇骏,这小子开心极了,他打从有记忆开始这还是第一*| lai |*机场呢,以前最多chu *门就是到动物园啊,游乐场或者商场这些di 方逛。现在到了机场,这里的人更多了,外国人也不少。
  奇骏kan的津津有味,还悄声问我为什么有的人长得* na *么black(hei ),有的人又* na *么的White(颜色bai )。我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汗滴滴,偏生的让他kan到一个black(hei )人和一个White(颜色bai )人勾肩搭背的走在了一起。
  敢情现在混血儿组合是最吃香的,我都kan到好几对皮肤迥异的男女手牵手走过了。不过这些也没法跟小孩子解释,就说人家长这样也不是他们的错,是从妈妈肚子里钻chu **| lai |*就成这样了。
  奇骏好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不再吭声了,静静的呆在我身边。
  小漫焦急的在我身边踱*| lai |*踱去,这个班机都误点三十分钟了,怎么还没到呢。“秦,你说飞机会不会chu *事啊?”她在我身边着急的问。
  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了,这么这班机误点这么久呢,我放↓奇骏,对小漫说,“我去询问处问问,你kan着奇骏别让他走丢了。”
  小漫朝我点点头,然后我朝着咨询处走去,在经过一对母子的时候,我不小心撞到了他们的行李。小男孩眼尖kan到了,连声的叫着妈妈。
  * na *个女人听到了儿子的交还,立刻转过身*| lai |*,我一kan,好面熟,居然是陈素莹。只是她变得比以前成熟多了,一头长长的头发微微烫卷披在肩上,穿着橘Red(* hong *)的大衣,kan起*| lai |*既* gao *贵又美丽。
  我朝她笑了笑,她kan到我先是惊愕了一↓,然后迅速的恢复了脸色,她突然挡在了小男孩和我中间,↓意识的把小男孩搂在了Behind(shen hou)。然后说,“真巧,好久没见了。”
  我也笑了笑,“是啊,快一年了吧,真是好巧啊,这个是你儿子么?”我指了指小男孩,她偏不让我kan,我就偏要提起。
  “是的,你是到机场*| lai |*接人么?”陈素莹kan着我的脸,仿佛有刹* na *间的犹豫和迷茫,她的表情若有若失的。
  “我*| lai |*接老婆的di di ,”我实话跟她说了。“你结婚了?”她突然惊呼。
  我点了点头,这个没必要隐瞒吧。反正和她已经是过去了,她现在儿子老公也有了,不用担心我会再*bao & lu*过去的事情。
  可kan着陈素莹还是有些恐惧的眼神,这个眼神与之前的躲我时如chu *一辙,我心里又有些懊恼了。她到底在怕什么,担心什么?我对她没有一丝的妨碍啊。
  “哟,你们都见面了,真是有缘分啊,kan我说什么*| lai |*着。”突然梅娜钻了chu **| lai |*,她也变得比以前更**了,岁月真的其实对待这些女人都ting *公平的,没有在她们的脸上留↓丝毫的痕迹。
  “是啊,好久没见了。”我笑着跟梅娜说,对她的好印象可是一直都没有消失的。
  “这位是我老公卡拉,他是美国人。卡拉,这是秦天穷,我中国的朋友。”美女突然介绍身边的蓝眼珠* gao *鼻子男人给我认识。这个男人居然是她老公?她也嫁人了,还嫁了个外国人。
  梅娜介绍我们认识的时候,对我用的中文,对* na *个洋人用的是嘀咕语。何谓嘀咕语,就是我听不懂的语言,反正是英语一类吧,我这里英语不好就不翻译了,但kan美女的嘴型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了。
  “你好!”没想到卡拉还会说一两句的问候语,他主动shen chu *手*| lai |*,我也赶忙握住,外国人的手好宽大啊,我的手几乎是被他包裹在里面了。听说外国人哪方面ting *强烈的,不知道能否满足了梅娜。
  想起以前跟她们住一屋的情景,我有些怅然若失了,谁说岁月没有改变什么,失去的终究是永远的消失了,时光不再。
  “这次我们回国是打算长住的,考拉在这边有一个公司要搭理,所以也会呆一段(曰)ri 子。”梅娜笑着跟我说,* na *个卡拉好像是听懂了梅娜提了他的名字,所以低↓头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在梅娜嘴上亲了一↓。
  梅娜反过头就与之hot(英文:hot,中文:re )吻起*| lai |*,两个人足足hot(英文:hot,中文:re )吻了一分多钟才彼此放开。这一分多钟里,我就目瞪口呆的kan着,早听说外国人很开放的,但是不知道居然可以当中亲吻,太随便了,我有些咂嘴。
  不过我心里还是ting *喜欢的,这样恣意的拥抱接吻是多少间梦想的事情,我kan了kan陈素莹,她和小男孩仿佛习以为常了,都见怪不怪的。“不好意思,卡拉就是这样,我们已经习惯了,对了,秦天穷,要不要一起去用餐?”
  kan着他们大包小包的,我也不好意思多做停留,毕竟人家才刚↓机,还要很多事情要处理呢。我摇了摇头,“以后还有大把机会见面,对了如果方便的话可以留个电话联系的。”我们互相留↓了对方的手机号码。
  只是陈诉因不知道chu *于什么原因当作没有听到我说的话,她不吭一声的站在哪里,搂住儿子发呆。我只好跟梅娜告别了,没有要到陈素莹的电话虽然有点小失落,但继续kan梅娜跟卡拉亲hot(英文:hot,中文:re )我也不愿意,所以迅速的离开了她们的视线。
  我问了咨询处,说是小lang的这班机误点一个多小时,可能还要十几分钟才会到。
  于是我赶jin 找到了小漫,她正焦急的四处张望着,“怎么去* na *么久?我还以为你也丢了。”她嗲怪的kan了我一眼,然后又急忙说,“问到了么?serivce(中文:fu wu)台怎么说?”
  “飞机还要误点十多分钟,总共是一个小时十分钟。要不我们再等等吧。”我这么说,小漫当然是失望的,不过也只能这样了。我们找了个座椅坐↓*| lai |*等,奇骏早熬不住躺在小漫身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