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48章 不要勉强我
  杨微的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觉得这一辈子亏欠她实在太多了,即使用尽我全部的爱都不足矣弥补她万分之一。一个女人只有深爱一个男人,才不会想他为自己忧心,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的。
  杨微实在爱我太深了,我心里想。
  跟公司告了几天假,专程陪到杨微chu *院,犹记得杨总监听到我要请假的原因,我请的是病假。
  “你生病了?要不要公司派人送你去kan↓?”明显是试探的口吻,nai (*&女乃*&)nai (*&女乃*&)的,我一个堂堂的总监,你凭什么这样跟我说话,难道我还假病不成,早知道就请事假了。不过估计就是请事假,他也要问个清楚吧。
  “不用了,又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最近body(* shen | ti *)不怎么舒服,可能是上次☆ɡao 扌高☆活动给累到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我故意提到上次活动的事情,希望他kan在我这么尽心为公司办事的份上,也不过过分的为难我了。
  每个人都是有个底线的,一旦被人触及到这个底线,就是佛祖也会发huo *的,估计五佛朝宗就是这么*| lai |*的。
  杨总监还算识相,他没有再为难我了,然后假惺惺的说,“听说你跟公司名模叶子jiao (女乔)走的很近嘛,你们是不是si 禾厶底↓经常接触啊?”
  我一听吃了一惊,他的消息也未免太灵通了点吧,跟叶子jiao (女乔)见面* na *还是她jin *公司之前的事情。自从* na *次活动后,我几乎把全部的心思都flower (hua )在了照顾杨微身上,哪里能分心顾到其它的事情呢。
  可kan着杨总监的样子又不是像诈我,肯定是有人告诉他了,没有真凭实据他也不会乱说话的。我心念一转,于是说,“哦,她啊,之前就是跟我认识的,她是我朋友的同学,所以见到了难免要寒暄几句的。”
  “哈哈,* na *就好,* na *就好,我也只是随便问问,毕竟公司人多口杂的,她有事公司的签约模特,要注意公众形象的,可不能乱了自己的阵脚叫敌对公司kan笑话啊。”杨总监这话说的是语重心长,其实骨子里估计早恨透我了。
  他难道对叶子jiao (女乔)就没有一丝的yu (谷欠)念?鬼都不会相信,光kan* na *天现场他流的哈喇子就知道了。只是这个时候我也不好明说了,就让他觉得我是不知道的,他在我心目中是个正人君子吧。
  “对了,董事长快回*| lai |*了吧?如果他回*| lai |*,请告诉我一声,我有事找他谈谈。”我对这个传闻中的人物很是好奇,据说他是White(颜色bai )手起家的,近两三年的时间就把公司做大做强了。
  据我估计,这个董事长没有五十也有四十多了吧,应该是比我年长许多了,所以论职位论年龄都应该是我去主动问好他的。虽然我也不是个擅长拍马屁的人,因为我这人脸皮是最薄的,自尊心是最强的,当然针对女人例外。
  在公司我工作上可从*| lai |*对都不马虎的,虽然在对待女人的问题上偶尔也会迷糊一两次。
  “这个啊,董事长回*| lai |*我再告诉他你的意思,如果他要见你,自然会通知我*| lai |*找你的,你放心吧。”杨总监言辞闪烁,总觉得这丫的适合去当革命年代的汉奸走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什么的,嘴巴上贴上两撇八字胡须就更像了,我有点坏心眼的想着。
  “嗯,* na *好吧,* na *我先走了。”我跟杨总监打了个招呼,然后匆匆忙忙的往杨微医院赶去,今天还要去给她送汤呢,去晚了她吃不到对body(* shen | ti *)可不好。
  匆匆忙忙的也没瞧见居然撞到了个人,“哎哟,你这风shui *huo *急的往哪赶啊,都撞疼我了。”叶子jiao (女乔)这个时候怎么没去赶通告,还在公司里瞎晃悠。想到杨总监此时可能在Behind(shen hou)监视我呢,所以我没敢跟叶子jiao (女乔)多说。
  “叶小姐好啊,这么巧,刚只顾着赶路,真不好意思撞到你了。”我有点刻意疏远的说道。
  “你吃错药了?还是发* gao *烧?”她的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居然朝我的额头探了过*| lai |*。姑nai (*&女乃*&)nai (*&女乃*&),你这事纯心往*口上撞啊,也不kankan这是在人家的di 盘,能让我们这么放纵么?我赶忙挡开了她shen 过*| lai |*的手,然后向后边努努嘴,意思是告诉她注意形象。
  可这丫的偏偏这个时候不开窍了,还大惊小怪的喊道,“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平(曰)ri 里你可对人家温* rou *着了。”说着还羞涩笑笑,路边闪过的几个同事都回过头*| lai |*亦步亦趋的秒杀我们两的存在。
  我这个时候是叫苦连天都没用了,罢了,反正是发生了,还不如装作的若无其事更好,于是我说,“我没病,只是我们两这样的关系被人监视了,有人跟我说要离你远点。”
  “什么?他们凭什么gan 涉我的si 禾厶生活,我交朋友* na *是我的si 禾厶事,他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叶子jiao (女乔)突然嚷起*| lai |*。
  “你忘了仔细kan合同了?* shang * mian *写了所有的模特都要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的。”我好意的提醒她,这丫的是玩大发了居然忘记自己是公众人物了,还以为是以前的上不得正台的明星啊。
  “公众形象?我现在没有不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啊,不就是跟公司总监聊个天嘛,这有啥,难道规定了公司员工不可以跟总监聊天的啊。”叶子jiao (女乔)还是觉得不能理解这种非人的待遇。
  她居然继续的用hands (yu shou 保养的好)在自己xiong 部上###着,动作又you huo 又huo *爆,我kan的眼都直了。回过神*| lai |*后,赶jin 咳嗽了几声,示意她要注意形象。
  这↓她倒是知道自己做错了,赶jin 放↓手,“还不是你撞的我,这里疼死了,不信你**。”**?我又不痛,*你能感觉到你疼么,我现在头都有点大了,这个女人估计真的是纯心kan我chu *糗的。
  我不再理会她,然后嘱咐了她几句以后不能在公众场合对我拉拉扯扯的,便自己一个人闷头走了。
  “常联系哦,秦总监,”末了,Behind(shen hou)还传*| lai |*她大呼小叫的声音。路上的同事自然是对我格外关照,除了(曰)ri 常的打招呼外,都对我行了特别的注目礼。所以拜叶子jiao (女乔)所赐,我的名声在公司也(曰)ri 渐大发了起*| lai |*。
  这边的事情才刚解决,医院* na *边*| lai |*电话说杨微要chu *院,我赶jin 挂了电话就往医院赶。一路飞车到了医院,就kan到杨微情绪非常的不稳定,我问医生到底是怎么了,之前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医生说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只知道杨微找护士说申请chu *院,护士也做不得主,就找了医生。医生一*| lai |*,杨微就拉着医生嚷着说要办理chu *院手续。可她眼↓的情形还需要在医院观察个一天的,毕竟她现在body(* shen | ti *)太虚弱了。
  我听了医生的话,已经明White(颜色bai )了,转向杨微,她此刻的眼神很焦急的kan着我,我有点不解,问道,“你怎么突然一↓要chu *院呢?”
  “你不知道刚廖老师给我*| lai |*电话,说我们学校*| lai |*了一些上级领导要*| lai |*视察财务部的工作。我作为副经理不能不chu *现啊,所以我想马上到学校一趟。”杨微的语气有些着急。
  操,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呢,不就是* shang * mian *领导要视察↓属的工作嘛,找个人顶替↓就完了。我有些怨廖小琴怎么这个事情都要告诉杨微,难道她不知道杨微现在body(* shen | ti *)虚弱需要住院的啊。我想了想,好像廖小琴是真的不知道杨微怀孕的事。
  我安慰了↓杨微,“没事的,我帮你打个电话去跟廖小琴说一↓,找个人替你一↓也没多大关系。你都这样了,他们如果实在不通人情,大不了把这个工作给辞了,我们再找工就是了。”
  “* na *可不行,这个工作不能辞,我做的正起劲呢,你别给我帮倒忙啊,反正替人可以,就是不准说辞工的事情,否则我现在就办理chu *院手续。”这妞还知道威胁我了,我好笑又好气的kan了她一眼。
  “好好,都听你的,一定不提辞工的事。”我走到病房外面,给廖小琴打了个电话,她的手机号是一早就在我手机里存着的,所以随时可以拿*| lai |*查kan。
  “喂,天穷?”廖小琴可能没有想到我会给她*| lai |*电话,有点惊讶的惊呼我的名字。她的嗓音温婉* rou *润,听的我内心一阵的舒坦。美女就是美女,连叫我名字都特别的好听,我心想。
  “哦,是我,有个事想麻烦↓你。”我跟她说。“什么事,你说吧,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对方也不今口 han 糊,快言快语。
  “是这样的,杨微前不久body(* shen | ti *)刚动完手术,现在body(* shen | ti *)比较的虚弱,连↓di 都有点困难,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你kankan,是不是今天就不要去了?”我故意把杨微的状况说大发了点,尽量有多大说多大。
  我很了解人* xing *,越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对方才会有所放松,如果给了一点希望,估计都会让你按着这个希望达成自己的愿望。
  果然廖小琴在* na *边犹豫了一↓,然后说,“我上午给她电话不知道她body(* shen | ti *)不好,她现在没大碍了吧?”到底是做老师的人啊,先不忙着答应我的事情,反倒是问起杨微的body(* shen | ti *)状况*| lai |*了。
  我有点难过的说,“body(* shen | ti *)倒没大碍,就是有点情绪不稳定,还有精神也不大好。”
  “哦,是这样啊,* na *我呆会得空了去kan望一↓她,你kan我,也是忙的一团乱了。对了,她现在在哪个医院啊?”廖小琴kan起*| lai |*是真的关心杨微了。我心里还有点微微的歉意,撒了这个谎,让人家瞎担心了一回。
  这慌給扯的,我又不得不用另一个谎言去yuan *上一个慌,都说人是不能撒谎的啊,我心里感叹着。
  我赶忙说,“不用了,你忙自己的事,她休息↓也就没事了,而且医生说她现在的body(* shen | ti *)还不适合探见。就是这个事还拜托你了,又要麻烦你了。”
  开玩笑,要是廖小琴真的过*| lai |*kan到杨微能生龙活虎的在di 上走着,还不得怨我撒谎骗她啊。
  “既然是这样,* na *我就不过*| lai |*打扰了。你放心吧,这个事情包在我身上了,让微微安心养好body(* shen | ti *)再*| lai |*上班,其它的都不用担心了。”廖小琴答的shuang XX大XX快。
  这个女人,在学校好像有非常重要的di 位一样,只是她不是一个教英语的老师么,按di 位远没有杨微的这个副经理* gao *啊。我真是☆ɡao 扌高☆不懂了,而且当时说让杨微jin *去就jin *去了,真是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