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46章 见不得光的事情
  自从上次找她好好聊过一次后,就再没有同她单独说过话了,就连ml都几乎半个月没有jin *行了,难道她又外遇了?以前可是隔三差五的她就会找我索要的啊,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也开始不舒服起*| lai |*。
  想到自己女人躺在别的男人body(* shen | xia *)婉转###的样子,相信没有男人能受得了的。我拨打了杨倩的电话,居然是关机?这个时候都↓班了,还关什么机啊,难道真的是在跟别的男人约会。
  我不信邪的连续拨打了十多次电话,都是提示此用户已关机,听着电话里永远一尘不变的女音,我爆炸的差点把手机给扔掉。这个该死的杨倩,最好不要给我戴绿帽子,否则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男人就是这样,只允许自己在外面有女人,不允许自己的女人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晚上的时候,杨倩拖着有点疲乏的身子回*| lai |*了,我专程在客厅里等她,她见到我,也没有打招呼,而是跑到饮shui *机前面倒了一大杯冰shui *喝↓去。
  喝冰shui *?难道****身啊,还是做了见不得光的事情,心里虚?我没好气的想着。正想站起*| lai |*问她为何这么晚才回*| lai |*,这丫的,喝完shui *后把杯子一放,居然kan都不kan我一眼,就jin *房了。
  杨微这个时候已经睡着了,我不好jin *去打扰她睡觉,明天她还要去廖小琴的学校上班,找杨倩谈一谈的事情只好作罢。不过这一晚上我都没睡踏实,梦里老是梦到杨倩背叛我的场景,好几次我都被吓醒了。
  真是害人不浅啊,这个女人,我决定在明天上班的时候拦住她,好好跟她谈一谈。谁知道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问小漫杨倩起*| lai |*了没有,她居然告诉我杨倩早已上班去了,连早餐都没有吃,说是快迟到了。
  我一惊,平(曰)ri 里都是我吃完早餐她才chu *发的,而且龙华集团什么时候这么严谨了,对待一个堂堂的总监也这么kou 门,连早餐都不让吃就要去上班?我从*| lai |*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敢肯定,杨倩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们大家。
  我在去上班的路上也拨打了杨倩的电话,这回提示音是此用户接不通。nai (*&女乃*&)nai (*&女乃*&)的,我都想把手机给甩掉了,什么破手机,还不通?都什么年代了,还有哪个di 方时不通信号的,电梯?厕所?么有di 方是不通信号的。
  越是想着这个事就越是心急,我一上午都chu *错了好几次了,一次是签错了名字,居然在↓属递交的文件上签上了杨倩的大名。弄得自己尴尬不说,连↓属都是带着疑惑的神情秒杀我。
  还有一次是在去洗手间###的时候,居然jin *到了女厕,然后一路被一群女人追打着跑chu **| lai |*的场景。一切都是杨倩Red(* hong *)杏chu *墙惹的祸,杨倩,我迟早要找你算账的,我咬牙切齿的暗想道。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有想到怒气chong *chong *找我算账的反倒是杨倩这个女人。
  本*| lai |*我只是趁中午午休的空挡去喝了个茶,逛了↓街。其实离公司也不远,但怎么都没有想到就是离公司不远的di 居然碰到了两个熟人。
  我先是在商场里碰到叶子jiao (女乔)的,女人是天生的购物狂,我并没有任何异议。只是她kan到了我后,两眼发光,仿佛我比* na *些flower (hua )枝招展的漂亮衣服还有xi 口及引力,立马的向我扑过*| lai |*。
  “哎呀,真是一(曰)ri 不见如隔三秋啊,没有想到你在我心目中di 位这么重要了。”叶子jiao (女乔)俏皮的望着我,眉眼带笑的说。
  这丫的,今天是不是愚人节?没有想到居然从这女人嘴里蹦chu **| lai |*这么几句话,我真是晕了头了,半响做不得声。
  “好了,好了,kan你这小眉头皱的,我不逗你玩了啊。我还有事呢,buy(中文:gou mai)了衣服要去模特公司受训呢。现在为了你的活动,你kan我都瘦了不少了,晚上只吃* na *么一丁点东西。”说着叶子jiao (女乔)还拿手指比划给我kan。
  我还真的注意到了她是瘦了一点了,不过* na *巨无霸可是一点不小,还是* gao *耸的让人眼flower (hua )。并且还注意到周围经过的男人都会忍不住瞄上两眼,敢情心里都跟我想的一样吧。
  “你不要节食了,其实你身材这么好,你kankan周围* na *些流口shui *的男人就知道了。”我有些好笑的kan着叶子jiao (女乔)故意皱起的眉头,然后示意她kankan周围。
  这丫的还真的光明正大的kan* na *些男人,本*| lai |*人家只是偷瞄她的,她倒好,正儿八经的迎视大家的视线。这↓* na *些原本悄悄kan她的人都不好意思了,全都缩回了目光。
  “有什么好kan的,不就是一张嘴两个眼睛,我又没有比谁多个嘴巴。真☆ɡao 扌高☆不懂这些人,忒无聊了。你不会也这么无聊?经常偷窥我吧?”叶子jiao (女乔)说着说着就扯到我身上了。
  我懒得理她,她是没有比人家多什么东西,只是她的身上该有的都比人家的要大要ting *,你说能不多瞧上你几眼么。还真急了似的,被kankan又不会少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我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场,“你可不要胡*| lai |*啊,我是有老婆和孩子的人了。”
  “瞧你jin 张的,我又没有把你怎么样啊,放松点。对了,我这几天状态不太好,要调整↓心情了,活动☆ɡao 扌高☆完了,你陪我去外di 散散心旅游吧?”叶子jiao (女乔)这个小嘴蹦chu *的话真是让我吃惊。
  还说没有把我怎么样,这都算价我陪她去旅游度假了,请问孤男寡女的**碰在一起,能不发生点什么事情么?我还*| lai |*不及回答她的问题,就有一个人突然*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话jin **| lai |*,“我正好比较有空,要不我陪你去怎么样?”
  这声音太熟悉了,好像是杨倩?我抬头一kan,果然是杨倩正寒着个脸站在我们面前,也不知道她悄无声息的站在这里多久了。我和叶子jiao (女乔)刚顾着说话了,哪里曾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这个女人啊。
  我的心情一↓子变得很复杂,本*| lai |*是满肚子的怨气要朝她fa xie 一↓的,这几天找不到她人都快把我急死了。现在她站在我面前怒问我,我倒反而觉得自己低了几分了。
  真Ta Ma的邪门,越是怕什么*| lai |*什么,其实叶子jiao (女乔)每次跟我见面的时候我都有点担心见到杨倩,她之前可是警告过我的不许我跟叶子jiao (女乔)再接触,我也答应了。现在这样,我该如何解释呢,真是要命的头痛。
  事情既然都发生了,只能想办法补救了,我打起了精神强笑着说,“你怎么*| lai |*了?今天不要上班么?”
  “哎哟,你还知道要上班啊,我刚才光顾着*| lai |*kan你,可是连午饭都没有吃,你公司同事说你chu *去外面吃饭了,我就只好到附近逛逛然后顺便等↓你了,谁知道,”说完杨倩还狠狠的刮了叶子jiao (女乔)一眼。
  这丫的,此刻倒闷不做声了,刚才【gou && yin】我不是ting *起劲的么。我kan了一眼叶子jiao (女乔),她委屈的缩在我的Behind(shen hou),用两个无辜的大眼睛kan着我。真是跳jin *黄河也洗不清了,我也有点哀怨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们是清White(颜色bai )的,你愿意相信么?我们也是刚巧在商场里碰上,只比你早了* na *么十分*| lai |*分钟。”我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底气不足,别说杨倩,连我自己都怀疑这句话的真实* xing *。
  可事情真Ta Ma的就是这样发生的,我没有编造一句谎话,谁知道她叶子jiao (女乔)为何有事么事的跑到我公司附近的商场逛街啊。然而人家杨倩偏生不这么想,她已经认定我和叶子jiao (女乔)勾搭在一起很久了,现在居然大White(颜色bai )天的一起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逛街。
  所以杨倩现在的心情非常huo *爆,一个不小心我们都会尸骨无存估计。她怒视的眼神在我们两个身上*| lai |*回的打转,只等找个目标先↓手了。
  “你别kan了,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如果你*ying *要帮我们安上一个罪名,* na *就是我即将成为他公司的签约模特。”这个时候叶子jiao (女乔)倒知道撇清关系了。只是这个事情怎么听着有些诡秘,我跟自己公司未*| lai |*的签约模特在一起逛街?
  本*| lai |*这个事情如果在平时告诉杨倩,估计她还能接受些,但这个时候说chu **| lai |*无异于是huo *上浇油,不仅我知道杨倩知道难道叶子jiao (女乔)就不知道?我怀疑她是故意的,就是想刺激↓杨倩,这两个天生的冤家啊,你说要刺激gan 嘛把我拉↓shui *啊。
  要说我现在比* na *窦娥还冤拉,“签约模特?你们si 禾厶底↓见过不止一次了吧?这个事情是秦天穷找你的?”糟了,连我全名都从她小嘴里chu **| lai |*了,这回是真生气了,虽然杨倩现在的语气有些冷静的过了分。
  “是啊,要不我哪能想到这遭啊,对了,我演chu ** na *天你可要过*| lai |*观kan啊,这可是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走t台,说实话还是有点jin 张的。”叶子jiao (女乔)jiao (女乔)笑的说道。这个时候是可以笑的么,我没好气的White(颜色bai )了她一眼,她朝我吐了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估计这一幕kan在杨倩眼里又走了样,认为我们两个是故意在她面前亲hot(英文:hot,中文:re )打情骂俏*| lai |*着,所以她的脸就更black(hei )了。
  “你哪用的着jin 张啊,把xiong 部一露,估计该jin 张的就是台↓的* na *些色男了。凭你这么多年在镜头前的经验,我kan秦天穷是请对了人,放心吧,你一定会比以前还Red(* hong *)的。”杨倩居然邪笑着说了。
  我听了如五雷轰顶,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杨倩这样说话摆明了是给叶子jiao (女乔)难堪啊,她这不是纯心的讽刺人么。叶子jiao (女乔)的***集是在网上广泛流传没错,可人家既然都愿意改过了,是否该放人家一马呢。
  我侧过头偷偷的kan了一眼叶子jiao (女乔),她果然面色沉了↓*| lai |*,kan*| lai |*是被杨倩击到了痛处,现在心里正吃瘪着。可是又做不得声,偏生杨倩说的确实也有几分道理,我倒是低估了杨倩这张利嘴了,从*| lai |*都是得理不饶人的。
  此时的氛围真是尴尬啊,我们三人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架势,都瞪视着对方仿佛斗鸡一般。我不是纯心这么想的,只是二女的脸都气的通Red(* hong *),不是斗鸡又是什么。
  我本*| lai |*应该像个旁观者一样的彻底把自己给置身事外的,虽然事情是因我而起的,可这二女的仇恨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她们的仇视对方可不是因为我,我只不过是导huo *线罢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着,但我动作上却没有停息,*ying *生生的走了过去*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两人的怒huo *中,“我午休时间快到了,要回公司上班,哪位可愿意随我离开?”我这是采用的以退为jin *的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