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44章 关久了狮子也不会咬人
  不过这些我都是从书上和网上了解到的,所以也不知道说的对不对,kan到奇骏不怕生的shen chu *手去想要*一↓狮子的头。小漫kan的眼睛都发直了,她也不知道哪*| lai |*的爆发力,一个箭步chong *过去,把奇骏拉离了狮子的铁笼子边。
  “不嘛,不嘛,奇骏要kan狮子王,妈妈,奇骏要**狮子的头。”奇骏被小漫拉开后,开始不依不饶的叫嚷着。我kan的心里也有点不好受,这些狮子kan似温顺,可谁知道它们兽* xing *大发的时候会不会咬伤孩子呢。
  所以大人往往都是不敢冒险的,以至于很多真相都无从知晓。
  小军的妈妈这个时候突然站chu *身*| lai |*,她鼓励小军去*狮子的头,“孩子,其实这些狮子并不可怕,动物园的叔叔早已经跟它们打过招呼了,也喂饱饱了,所以它们是没有任何杀伤力的,你放心*吧。”
  小军在廖小琴的鼓励↓,慢慢shen chu *手去*了*狮子的头。狮子居然很亲hot(英文:hot,中文:re )的shen chu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lai |*在小军的手上* tian * 舌忝 *舐了一番。我kan的心一惊,这个做妈MD的确胆子很大,敢让自己的孩子去亲身冒险。
  小军大笑的表情我是不会忘怀的,正因为有如此胆大的妈妈,敢于让自己的孩子作任何的尝试,小孩将*| lai |*才会养成坚毅的* xing *格。其实廖小琴对待小军的教养方式我是深有体会的,小的时候叔伯也是这么教我的。
  可是面对自己的孩子,我却畏缩了,kan着奇骏kan着小军和狮子一起相处融洽的Yearn(*ke wang*)眼神,我在心里暗叹了口气,罢了,如果今天不让奇骏跟狮子在一起,估计以后的(曰)ri 子他都不会开心。
  做父母的是没有权利剥夺孩子的快乐的,而且既然都带孩子*| lai |*这里玩了,为何不让孩子玩个尽兴而归呢。我朝奇骏招了招手,他破涕为笑的朝我跑过*| lai |*,然后满脸* gao *兴的kan着我。
  小漫不解的放开了手,同时很jin 张的kan着我,生怕我一时chong *动做chu *什么后悔的让儿子受伤的事情*| lai |*。我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担心。然后我蹲↓*| lai |*kan着儿子,这个还不到我大* tui ** gao *的小(jia huo ),其实骨子里比我们都要勇敢。
  “奇骏,你害怕狮子么?你担心它们会咬伤你么?”我问奇骏,kan着他的眼睛,哪怕他只有一丁点的害怕,我都不会让他去尝试的。有些事情,如果确定它的危害* xing *还是很大,我也不想去尝试。
  奇骏坚强的摇了摇头,然后* gao *兴的说,“爸爸,你是不是答应让我去**狮子的头了?小军哥哥都*过了,不是没事么?而且廖妈妈说的很对哦,狮子在铁笼子里关久了,他们不会咬人的。”
  奇骏的话久久的在我脑海里回想着,铁笼子里的狮子关久了不会咬人,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是呢?每个做父母的都习惯了束缚孩子的自由,不准他们做这个,也不准他们做* na *个,久而久之,孩子也养成了被束缚的习惯。
  所以一旦有一天,父母不在了,么有人去束缚他们了,他们反而会不习惯,这样的孩子又有什么chu *息呢。没有了父母在身边便开始六神无主,永远也无法坚强的站起*| lai |*,更别提独自生活成家创业做chu *一番贡献了。
  我能理解廖小琴刚才的良苦用心了,她是想言传身教啊,让自己的孩子能tuo *离她的腋↓kan,自己独自成长着。想到这里,我对奇骏说,“你去吧,**狮子,代爸爸妈妈向他们问好。”
  奇骏* gao *兴的点了点头,然后小跑着向前去,他的小手开心的*向了一头小狮子的头。小漫和我都kan的心惊胆战的,说放手是一回事,但实际上去做了又是另一种感觉。
  短短的几秒钟,我们都感觉像是经历了生死轮回一般,kan着自己的孩子走在shui *与huo *的边缘,* na *zi wei 比自己上huo *山↓huo *海还揪心啊。
  “你们多虑了,奇骏这么懂事,他知道自己注意的。其实有时候放手对孩子*| lai |*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孩子长大了也会感激你的。”廖小琴转过头*| lai |*kan着我们jin 张的表情微微一笑。
  小漫不能苟同的kan了她一眼,我则是心里很大的震撼,这个女人的见识远远不是我能比拟的,我作为一个大男人,其实是有点汗颜的。奇骏*完狮子后,跑回*| lai |*我们身边,然后兴奋的脸都Red(* hong *)了。
  “原*| lai |*狮子王的头这么的ruan (车欠)哦,mao *mao *很好*,妈妈你要不要也去试试,可好了。”奇骏开始怂恿小漫去*狮子的头,小孩子都愿意把自己最好的东西跟自己最亲近的人分享的。
  小漫脸都吓White(颜色bai )了,她有些惊慌的表情kan着我,向我求救的眼神。我笑了笑,然后告诉奇骏,“妈妈今天胃有些不舒服,就不能*狮子了,你代妈妈向狮子问好了么?”
  奇骏深深的点了点头,“我还代微微姨和倩倩姨向它们问好了呢。”“真是个乖孩子,你问好就够了,狮子们会知道我们的心意的。”
  “爸爸,以后你还会带奇骏*| lai |*这里玩么?我可喜欢跟狮子在一起了,不过他们也很可怜,都不能chu **| lai |*找我玩。爸爸,动物园的叔叔们为什么要把可爱的狮子关在铁笼子里啊,它们都没有自由了。”
  奇骏的童声确实让我想到了很多,是啊,人类为什么要把一些本*| lai |*属于大自然的生物*ying *生生的关到铁笼子里去呢。人类的乐趣就是建立在这些失去自由了的动物身上么?
  只是人与人之间,动物与人之间,人与所有生物之间都是有一条本*| lai |*存在的生物链的,任何人要想打破这条生物链都必然遭受到大自然的惩罚。奇骏生活的年代怎么可能想象得到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跟狮子老虎搏斗生存的场景呢。
  我没法跟孩子解释这么多,只能简单的告诉他,“因为很多像你一样喜欢狮子的小朋友也想*| lai |*kan它们啊,如果它们离开了铁笼子就会走远的,到时候你就见不到它们了,你愿意么?”
  奇骏的思想很单纯,听我这么说,便连忙说,“* na *还是让它们继续呆在这里吧,以后有空了我就*| lai |*kan它们,它们就不会寂寞了。”
  我笑着刮了↓他的小鼻子,果然还是带着小心眼的啊,刚还说* na *些狮子失去自由多可怜,现在关系到自己将*| lai |*是不是能时常见到它们,就马上改口了。呵呵,小孩的天* xing *也是有点小自si 禾厶的啊。
  我们一行人在动物玩的很尽兴,小军拉着奇骏在前面走着,我们几个大人在后面jin 跟着聊天。“真是没kanchu **| lai |*,原*| lai |*秦先生是大公司的总监啊,真是失敬了。”廖小琴从我们的谈话中知道了我的身份,她有些惊讶的说。
  的确,我的样子怎么kan都不像个上市公司的总监,别kan我外表风流倜傥,但我今天chu **| lai |*的早,加上昨晚也没睡好,没怎么打扮自己。穿的还是皱巴巴的休闲服,随便耷拉了一双拖鞋就chu *了门。
  可人不可mao *想海shui *不可斗量啊,凭什么我就不能是上市公司的总监啊,这女人说话也忒狠了点,真是重重的伤了我的自尊。这厢心里(bie)屈着,嘴里还得谦虚的应道。
  没有想到聊着聊着,居然发现我们是住在同一个小区,这↓奇骏可* gao *兴死了,他正嫌自己一个人不好玩呢。小军也* gao *兴,能找到一个合得*| lai |*的玩伴可不易,而且这个玩伴还是自己刚认的gan di di 。
  我也有点* gao *兴,居然跟廖小琴住在一个小区,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果然是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不过小漫的脸一直搭拉着,估计她不怎么* gao *兴吧,脸色还是惨White(颜色bai )惨White(颜色bai )的,经过刚刚的动物园惊险事件,她一时半会是* gao *兴不起*| lai |*的。
  女人都有点胆小,特别是对比较庞大的动物。所以女人就算养猫养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也绝对不会去养* na *些kan起*| lai |*奇形怪状的诸如猪啊,蜘蛛啊,snake(she 虫它)啊什么的。这些我当然能够理解的,杨倩可是连蟑螂都怕的主,我能不理解么。
  没有想到的是,廖小琴胆子却非常大,原因无它,路上她跟我们讲起了一个事。原*| lai |*她老公早些年因为意外过世了,只留↓一个儿子跟她相依为命。家里不论大小事务都要她打理,虽然请了钟点工保姆,但是她也不是很放心。
  又一次,小区闯jin *了一个贼,哪个屋不jin *,偏生的*jin *了她的家里。当时刚好是半夜了,她睡梦中听到了脚步声,这个屋子就她和小军两人住着,不会有第二人,此时小军还睡在她旁边。
  所以当机立断的,她抽chu *了一只放在枕头底↓的长刀,这把刀一直放在* na *里几年了都没有机会用过,如今倒派上用场了。在*刀的同时,她也不忘拨通了小区保安室的电话,然后一直放在ku 兜里。
  就在这个时候贼chu *现在她面前了,小贼胆子也不小,三更半夜kan到一个女人拿着一把长刀居然也不jin 张,还嘿嘿的笑着,心想这回可是财色双收了。没想到的是,他扑过*| lai |*的时候,一时大意,居然让廖小琴的长刀割到了手臂,刹* na *间血流如注。
  据廖小琴说,其实当时她kan到血都有些犯晕了,但是想到chuang shang 睡着的小军,她也不知道哪*| lai |*的勇气,对着歹徒大声的喊道,“哪里*| lai |*的mao *贼,居然跑到403室我家里*| lai |*偷东西,kan你哪里跑。”
  说着她又挥舞着长刀砍过去,其实她叫这么大声的目的有二个,一当然是因为ku 兜里的电话还在接听状态,让保安室的人赶快*| lai |*搭救,第二就是震慑歹徒,起到心理震慑的作用。
  不过也就是这个大声把小军也吵醒了,他开始嚎啕大哭起*| lai |*,kan到自己的妈妈手握着长刀追赶着一个乱蹦乱跳的陌生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手臂上还流着鲜血,小孩子都会害怕的。
  就因为小军的哭声,害的廖小琴分了心,歹徒瞄准了机会就夺过了廖小琴手里的长刀,然后拿chu *绳子居然把两母子捆绑在了一起。歹徒现在没心思劫色了,他翻箱倒柜的开始到处找钱。
  可他的阴谋诡计没能得逞,很快保安室* na *边就*| lai |*了几个人一句擒获了盗贼。这个故事把我们震惊了,果真是女中豪杰啊,小漫笑着说,“要换做是我,家里*| lai |*了贼,我估计人都吓晕过去了,还是你能gan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