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42章 你要不要考虑↓?
  “我爸爸跟我相依为命,我今年十四岁,陈子昂是我的名字。”小男孩* gao *兴的报上了自己的年龄身* gao *还差八字没说了。
  “哦,你很想拜师学艺?”冷颜玉今天说的话算是比较多了,可是直到现在我还不清楚她到底想做什么。我kan了一眼叶子jiao (女乔),她也朝我摇了摇头,估计她此刻也正郁闷着眼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大姐大,我只想拜你一个人学艺,不想拜他人。”陈子昂说着还特别的强调了他人,然后若有若无的眼神扫she 了我一眼,我的* na *个心啊,真是拔凉拔凉的,难道我就* na *么差么?刚好就是他说的* na *个其他人。
  我此时的表情都落入了不远处的冷颜玉眼里,她突然面露笑容的朝陈子昂点了点头,似乎kan我(bie)屈她就很* gao *兴似的。真是个变态女,要么消失不见,要么就表现的像个无厘头。
  “你拜我* na *可不行,我这里有个不错的人选,他武功比我还* gao *强,你要不要考虑↓。”冷颜玉话音刚落,陈子昂就抬头朝我的方向孤疑的kan了一眼,我也↓意识的抬起了xiong 膛。
  难得的一次冷颜玉居然夸起了我,虽然听起*| lai |*有点名不副实。什么叫比她还武功* gao *强,这个世界上能比她武功* gao *强的人估计都没chu *生吧,不对,好像是有一个,难道是……black(hei )影?
  我头上开始冒chu *冷汗,现在我可不认为冷颜玉嘴里* na *个武功* gao *强的男人是我了,估计她说的是black(hei )影。只是,black(hei )影一向独*| lai |*独往惯了,又怎么肯收徒呢?她就这么有把握让black(hei )影收↓陈子昂?
  “大姐大,你要保证他真的比你厉害?”陈子昂一点都不今口 han 糊的问道,这个小男孩个子小,心眼可不小。刚还说除了冷颜玉谁都不认,现在一听有人功夫比她还好了,就立马改口了。
  这个小鬼精灵,我摇头笑了笑,叶子jiao (女乔)走上前*| lai |*,牵住我的手,“她说的* na *个比她还厉害的人是谁啊?你认识么?”叶子jiao (女乔)的好奇我是了解的,在没有接触冷颜玉的* na *个世界时,我是怎么也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如此鬼mei (鬼末)的身影。
  black(hei )影的身手真的是我见过最快的,虽然叔伯也常跟我说袭击敌人讲究一个快字,世上唯快不破。但是我怎么练都不会有* na *个身手的,这可能跟我的环境和天资也有点关系,虽然我一直不承认自己的天资有什么问题。
  “你跟我走吧,现在带你去见他。”冷颜玉没有正面回答陈子昂的问题,她一向跟black(hei )影是不对盘的,虽然不知道这次她怎么改了心意,决定要帮black(hei )影收徒了。对了,上次black(hei )影的伤势也不知道好了多少,我还要感谢他呢。
  “等一↓,”冷颜玉kan陈子昂答应跟她走了,就准备起身离开,我赶忙chu *声阻止了她。
  “还有什么事情?你不要陪你的美jiao (女乔)娘么?”难得的冷颜玉也会开玩笑啊,我有些自我嘲笑的想,不过她误会了,叶子jiao (女乔)也不是我的什么美jiao (女乔)娘啊,我的三个美jiao (女乔)娘此时窝在家里估计kan着电视剧呢。
  “我?她说的是我么?”叶子jiao (女乔)偏生这个时候指着自己问我,然后忽然笑了,“我就说怎么感觉你们直接怪怪的,原*| lai |*是因为我啊,呵呵,你误会了,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就不要生气了哦。”
  “谁生他气,我没* na *闲工夫。”冷颜玉面色一Red(* hong *),像被说中了心事般心虚起*| lai |*,眼神到处飘离,也不kan我一眼。难道刚才她* na *么冷淡的对我,都是因为身边的叶子jiao (女乔)?汗滴滴,女人吃起醋*| lai |*可是很恐怖的,这个女杀手原*| lai |*也是会吃醋的啊。
  “* na *个,呃,black(hei )影好些了么?”我终于如愿以偿的问chu *了口,也成功的打破了彼此的尴尬氛围。都是叶子jiao (女乔)这女人惹的祸,什么话不要轻易说chu **| lai |*嘛,人家会尴尬的。
  冷颜玉这才面色缓和一↓,“他恢复差不多了,不过身边正缺个继承他衣钵的人,所以就是他了。”指了指陈子昂,然后会心的一笑。我朝她点了点头,“你最近也还好吧?”
  其实我这话问的有些多余了,简直就像没话在找话一般,她站在我面前多时,我才想起*| lai |*问这个,人家好与不好不就kanchu **| lai |*了嘛。不过冷颜玉显然是不介意的,她kan到我关心她,* gao *兴还*| lai |*不及呢,于是便朝我嫣然一笑。
  “这件酒吧是我旗↓的,你们以后要*| lai |*随时可以,还有遇到麻烦跟酒保说一声就好,我的人会随时照应着的。”冷颜玉突然chong *我Behind(shen hou)说,我知道她是说给叶子jiao (女乔)听的。
  我奇怪的是她怎么一↓子对叶子jiao (女乔)hot(英文:hot,中文:re )情起*| lai |*了,难道是因为她多嘴告诉冷颜玉我不是她的男朋友的缘故?不过叶子jiao (女乔)明显的很* gao *兴,她虽然是这里的常客,但还没有* na *么*ying *的后台可以zhao的住她,像今天这个事件,可是确实吓人啊。
  冷颜玉朝我们点冷点头,然后带着陈子昂走了。我kan着她离去的背影,禁不住感慨,这样的女子终究只是我生命的过客,我们不会有将*| lai |*的。
  其实对冷颜玉我心里一直有一种扯不清的感情,这种感情很奇怪,不想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一旦想起了,又有点不可遏制的chong *动。
  叶子jiao (女乔)见冷颜玉走了,也走上前*| lai |*拉住了我的手说,“我们也chu *去走走吧”。我点了点头,结账后跟叶子jiao (女乔)一起走chu *了酒吧。
  此时已是夜晚,凉风习习,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的独自一人在街上漫步着。一个人的寂寞,谁人能懂,或许真是知已难觅吧。叶子jiao (女乔)kan着我惆怅的表情,突然(拟声词)pu chi (口赤)一笑,“你真是个奇怪的人!”
  “哦?哪里奇怪了?”我不解的问道。不缺鼻子眼的,也没多什么东西,我body(* quan | shen *)上↓左右仔细的搜寻了一遍,没发现自己哪里有奇怪的。
  “你身边的人和事都很奇怪,平(曰)ri 里kan你玩世不恭的,没有想到你还有副侠义心肠,刚刚真是把我吓坏了,都差点忍不住报警了。”叶子jiao (女乔)回想着刚才的情形,还忍不住的拍了↓* gao *耸的xiong 部,我kan的心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跳,真担心她一不小心拍坏了。
  nai (*&女乃*&)nai (*&女乃*&)的,忍不住就报啊,刚才要是冷颜玉不*| lai |*,我肯定要挂彩了,叶子jiao (女乔)估计也没好果子吃,指不定现在在哪被* na *些男人zao * ta 呢。女人啊,有时候真的是优* rou *寡断。
  这些话我当然是(bie)在了肚子里,我可不想让身边的女人kan不起自己,“* na *又什么,比这更惊险的我都经历过,没把握的事情我能做么?哥不是* na *么chong *动的人。”谁人说chong *动是魔鬼,刚chong *chu **| lai |** na *会我真的是被chong *动chong *昏了头脑了。
  叶子jiao (女乔)果然相信了我的话,她靠在我身上甜蜜的一笑,“你真是个很木奉(bang)的男人,我爱死你了。”这句话很有杀伤力,特别是在ml完,如果有一个很美丽身材很正点的女人这么对我说,估计得让我奋死都要再拼搏一次的。
  而且叶子jiao (女乔)此时说话的表情恰到好处的jiao (女乔)mei(女眉),真的是让我百kan不厌啊。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一个劲的傻笑了事,其实我的木奉(bang)还不只体现在我的英勇杀敌上,chuang shang * na *才是更木奉(bang)的,这句话我多想对着她美丽的大xiong 部说啊。
  “刚才* na *个事我也不考虑了,听你的,明(曰)ri 我就报名学模特秀去,到时候需要我了就call我吧,一定随时听候你的差遣。当然没事也可以call我的,你知道的”说着这女人还用芊芊玉指在我xiong 前画着yuan *圈儿。
  我的整颗心都悬起*| lai |*了,you huo 啊,可恶的you huo ,你*| lai |*的如此的突然,让我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kan着我喘气如牛的样子,叶子jiao (女乔)突然jiao (女乔)声笑了起*| lai |*,然后抽身离开,跟我道晚安。
  这一晚梦里都是叶子jiao (女乔)jiao (女乔)mei(女眉)的身影,这个妖精果真是害人不浅啊,入睡前还跟微微chan (缠)mian(纟帛)了好一阵的,没想到居然成效不大。
  幸好第二天是星期天,答应了陪奇骏去kan狮子,晚一点也没多大关系的。可没想到第二天天还没亮,奇骏就醒*| lai |*了,这小(jia huo )每次醒*| lai |*都要闹好久才睡着,我迷糊着踢了踢小漫,让她去☆ɡao 扌高☆定奇骏。
  小漫一向睡眠比我浅,这次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ying *是不起*| lai |*,我踢了她的脚几↓,都没反应。于是只好自己认命的从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大chuang shang 爬起*| lai |*,*| lai |*到奇骏的小床边上。
  “爸爸,现在几点了?”奇骏很兴奋的kan着我,两个black(hei )葡萄似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lai |*转去,精灵般的样子。我kan的心里得意极了,我的儿子真是越长越帅气,越*| lai |*越像我了。
  只是这种得意的心情在维持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后就告终结。我抬头kan了kan窗外的天色,天都还没亮,最多不过五点吧,这小子是不是昨晚上吃错东西了,破天荒的这么早起啊。
  我此时的心情真的有点yu (谷欠)哭无泪的样子,奇骏啊我的好儿子,你就乖乖的睡吧,我心里这么喊着。可kan着他生龙活虎的样子,哪有半点要睡觉的样子。于是我只好哄着他,“乖,现在是半夜,你不睡觉狼会*| lai |*咬你嘴巴的哦。”
  这个故事还是前一段时间我说给奇骏听得,说的是一个不听话的小男孩老爱跟爸爸妈妈作对,后*| lai |*让狼给叼走了的故事。我估计这招对付奇骏绰绰有余了,他虽然胆子很大,但却很怕小Red(* hong *)帽故事里的大灰狼。
  “爸爸,我很听话的,你不是说今天带我去kan狮子王么?”奇骏兴奋的说。
  狮子王?今天?我昨天是答应了这小(jia huo )今天陪他去kan狮子王的,可现在才五点啊,老天,有人五点去动物园等着开门kan狮子的么?我此时很纠结,一直在回想是不是上天派了这个小(jia huo )↓*| lai |*整蛊我的。
  “奇骏,你听话,先睡一↓,然后天亮了就*| lai |*叫爸爸一起陪你去动物园,现在人家kan门的叔叔也在睡觉呢,不会给你开门的。”我好言好语的说着,哈欠连天了,再不睡觉我就要崩溃了。
  儿子kan着我无精打采的样子,突然可怜的眼光kan着我,“爸爸你是不是很想睡啊?奇骏以前每次想睡觉的时候都会打哈欠的,而且很想哭。”儿子就是体贴啊,知我者莫若我儿也。
  我差点想跳起*| lai |*拥抱一↓这个可爱的(jia huo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特别的困,想困的哭。“你去睡吧,我不困,所以我就kan着你睡,然后顺便等天亮,天亮了我就*| lai |*叫爸爸起床,到时候可要陪奇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