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极乐宝鉴

作者:粘叶不湿身

文字大小调整:
  第141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了叶子jiao (女乔)的chu *现,我的推广活动想不chu *名都不成了,到时候再加上张一顺聘请的* na *一大堆的名模,衬托chu *叶子jiao (女乔)。这次的推广活动对于我公司是一个不错的效应广告,同样的,对叶子jiao (女乔)也是个难得的转型的机会。
  我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这些了,所以一口气的跟她表明了我的心意,接↓*| lai |*就kan她是否愿意合作了。叶子jiao (女乔)明显的被我说的有些心动,不过她还未最后答复我。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盘钻chu **| lai |*一个小个子男人,他扑倒在我们的酒桌上。
  “Ta Ma的,居然敢到我们身上讨食,你是欠揍吧?”一大伙的人都围了过*| lai |*,其中一个kan起*| lai |*有些凶悍的男人走上前狠狠的踢了这个小个子男人一脚。
  “唉哟,”小个子男人被踢得整个身子都从酒桌上滑了↓*| lai |*,他的脸朝上仰躺在di 上,我越kan这张脸越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他一样。
  “你是找死啊,居然敢偷我们兄di 几个,没长眼是不是,要不要爷给你划几刀留个纪念?”这个自称爷的凶悍男人还真的手里攥着刀子,眼kan着就要抡上了小个子男人的脸上。
  我赶忙横身拦在小个子前面,然后拱手一让,好言对面前的凶悍男人说,“这位大哥,还请手↓留情,饶了这位小兄di 。”虽然只是觉得面熟并未想起*| lai |*在哪里见过,不过总不能见死不救,眼kan着这个人死在我面前吧。
  “你想管闲事?”凶悍的男人斜视了我一眼,仿佛在掂量我够不够资格管这档子事。
  我故意装的很淡然的样子,其实kan对方*| lai |*势汹汹起码有十几个人,我心里还是有点没底的。好久没跟人开战过了,要是丁亮* na *小子在这里估计要乐翻天了。他平生最大的喜好就是用他的铐子铐住所有想犯事的人。
  “不是,只是有点kan不过眼而已。”我淡然的说道。
  “哦。既然kan不过眼,就不要kan好了,要不要我顺便连你的眼睛一起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 lai |*浸酒喝?”这个男人太过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还是先忍一忍吧,毕竟对方人多势众的,一不小心,还可能会伤到叶子jiao (女乔)。
  我↓意识的kan向叶子jiao (女乔)的方向,之间她早已被对方的人围在中间。
  “咦,这个妞kan起*| lai |*有些面熟啊,哥们,你们见过么?”“是有点面熟,怎么一时想不起*| lai |*呢?不过皮肤ting *tender(nen)的。”“啊还等什么,一起上吧。”“上你的头,我们头都没发话呢,谁敢乱动。”
  听到身边的这些污言秽语,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在我准备chu *手之际,突然有一个black(hei )影比我更快的chu *手了。
  之间他穿梭跳跃之间,周围的十几个彪形大汉就都悄无声息的躺↓了,漂亮,我kan的眼都flower (hua )了。这种身段,这样的身手,我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而且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冷颜玉!
  她怎么*| lai |*这里了?我这段时间还真想找她呢,也算是好好的谢谢她上次帮我搭救回奇骏和微微她们。只见冷颜玉收拾完我身边的* na *些大汉后,朝Behind(shen hou)招了一↓手,然后上*| lai |*几个人一起收拾di 上的残局。
  这女人,敢情自从上次被black(hei )影设计陷害后,chu *门都带帮手了。我对她的敬仰* na *是如黄河之shui *绵延不绝啊,所以在她站定了身影后,我kankan叶子jiao (女乔)也安然无恙了,便赶忙走上前去,谄mei(女眉)的对着冷颜玉笑个不停。
  “见鬼了?”冷颜玉突然冷言冷语的说,没把我气晕过去。我* na *是天使一般的笑容啊,就想给他留↓一个好的印象,她居然这样说我,真是让我伤心啊。
  “好久没见你了,ting *想你的,你还好么?”我决定宽宏大量一次,原谅她的无礼和傲慢,天知道人家压根不觉得这是傲慢的行为,她我行我素惯了的。
  “还行,死不了。”冷颜玉是存心的跟我抬杠上了,我说一句她就顶一句,我是精钢的身子也受不了这个打击啊,索* xing *就不开口了,kan她打算如何办。
  没想到我不说话,冷颜玉突然奇怪的kan了我一眼,然后又斜视了一↓我* hou * fang *的叶子jiao (女乔),“这个女人是谁?”我顺着她的视线回头一望,叶子jiao (女乔)也整眼巴巴的kan着我,难道她们两个都想我介绍她们认识啊?
  不过这种状况↓不太适合吧,kan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我不认为此时介绍她们认识是明智的选择。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小个子男孩站了起*| lai |*,准确的说是从di 上爬了起*| lai |*,之前说他是男人,* na *还真* gao *估了他,最多一个小p孩。
  也是近kan之↓我才发现对方其实是一个未成年的小男孩,只不过打扮有些洋气,是有点流里流气的,所以觉得像个混混而已。他爬起*| lai |*后,突然朝着冷颜玉快步走了几步,然后扑通一↓跪在了冷颜玉面前。
  “大姐大,你就收了小di 吧,小di 现在是诚心的拜服你了,你叫我往东绝对不敢往西,你叫我偷鸡绝对不敢偷鸭,小di 对你的景仰* na *是如黄河之shui *滔滔不绝……”这小子越说越不像话了,怎么还套用了我的词了?
  “停”冷颜玉估计也是受不了,她抬起一个手*| lai |*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小(jia huo )果然立马就住了嘴,还是ting *有效率的。kan*| lai |*这个小男孩对冷颜玉* na *是绝对的恭敬,只是我心里有点酸溜溜的不是zi wei 。
  想想刚才* na *么凶险的情况↓我都甘愿冒着生命危险*| lai |*拯救这个可怜的gao yang ,现在他却只对冷颜玉一个人效忠和感谢,而且现在都还跪着不肯起*| lai |*呢。
  kan着他这样子,我倒突然想起*| lai |*了,他不是陈司机的儿子么?* na *次在警局我和他有一面之缘的,想想* na *次他还说要zhao着我,让我以后有事都找他的。这个小(jia huo ),也是个ting *有意思的人。
  冷颜玉可不像我这么想,她有些厌恶的眼神kan了一眼跪在面前的小身影,然后朝我努了努嘴,“你家的?”我赶忙摇了摇头,这可不能赖在了我身上,虽然刚才是想一展我的侠义心肠不错,但收养这么大的孩子我可不gan 。
  “不是你家,你瞎操什么心啊?”冷颜玉明显的一幅kanWhite(颜色bai )痴的表情kan着我,她大概觉得我是欠扁了,自己的事情还☆ɡao 扌高☆不定还有闲心操这份空心。其实我也冤啊,只是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哪知道把她这尊大神给请了*| lai |*啊。
  “起*| lai |*,滚chu *去。”我还没说话,冷颜玉重又冷冷di 对这个小男孩说。果然小男孩委屈的站起*| lai |*,然后耷拉着小脑袋,他心里估计伤心死了,被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打击的zi wei 不好受吧。我心里有些乐滋滋的想着,谁让你刚才不崇拜我*| lai |*着。
  我幸灾乐祸的表情只维持了十秒钟,都说人啊不能huo *上浇油的,这↓惹huo *上身了吧。小男孩见冷颜玉不带搭理他,他突然朝我走过*| lai |*,然后在面前故技重施,扑通一↓跪了↓去。
  可怜了这双小* tui *,我都替它们叫屈了,成天这样跪着可怎么长* gao *啊,难怪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小个。kan着面前这个跪着的小身影,我头都大了,冷颜玉这会倒幸灾乐祸的kan着我了。
  叶子jiao (女乔)也好奇的走到了我身边,她指了指di 上跪着的小男孩,“你认识他么?他怎么也朝你↓跪啊?”
  我无言的摇了摇头,这小子,以后要教会他男人膝↓有黄金,可不能给女人和随便什么人都↓跪的。我扶起了他,然后kan着他的脸,这是一张秀秀气气的面孔,跟他的打扮和外表一点都不像,只要假以时(曰)ri ,将*| lai |*一定是一个优秀的男人。
  “你爸爸呢?他知道你chu **| lai |*做这些事情么?”我没忘记刚才追他的* na *些人所说的话,他应该是偷了人家什么东西吧,要不然人家也不会平White(颜色bai )无故的拿刀砍他。
  “我没偷他们东西,是他们想偷一个女人的东西被我撞见了,然后我喊了chu **| lai |*,他们就说是我偷了他们的东西。”小男孩说的话让我吃惊了,kan他的样子也像撒谎,难道是刚才* na *些王八蛋污蔑他?
  真是好险啊,如果刚才我不拦在他面前,估计现在躺在di 上被清理chu *去的就是他自己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义勇为是好事,只是也要kan自己的本事,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扛着个责任,否则害人害己,懂了么?”
  我说这话的时候,身侧传*| lai |*一阵嗤笑声,我当然知道是冷颜玉的冷heng(哼哈二将)和叶子jiao (女乔)的(bie)笑声。她们两个大概也认为我刚才是不自量力吧,只是刚才的情形如果我不chu *手,小男孩就完蛋了。
  所以事情的轻重缓急都有个度的,不能一棍子都打死。不过这些道理我跟这个小男孩说还太早了些,他一定不明White(颜色bai )的。“大哥,你肯让* na *位大姐大收我为徒么?”男孩突然shen chu *手指朝着事不关己* gao ** gao *挂起的冷颜玉一指。
  我皱了皱眉,他怎么这么死心眼,还不打算放弃?冷颜玉也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他怎么就对人家这么念念不忘呢,她是给小男孩施了什么迷药了?
  其实也是我多虑了,人家小男孩压根都没有考虑过我,刚才跪↓估计也是为了这个事,我的心血White(颜色bai )费了。说不失望* na *是必然的,其实我的身手也不差啊,只是刚才一直都没有施展的机会。
  我kan了kan冷颜玉,她两手一摊,表示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别扯上她。kan着眼前男孩子充满希冀的眼光,我实在不忍心拒绝,可怎么开口才不会彻底的伤害到他呢。
  我又想到了陈司机,* na *么老诚的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儿子居然愿意低↓头*| lai |*恳求人。他对这个孩子是给予了很大的希望啊,他知道自己的孩子经常chu *入酒吧这些di 方么?这个年龄的男孩都应该在学校教室里读书才对啊。
  “大哥大,你到底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男孩子有些不耐烦的催促我,我头真的大了,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小麻烦。
  “你过*| lai |*,”冷颜玉的声音在Behind(shen hou)响起*| lai |*,小男孩一听到冷颜玉发话了,立马屁颠屁颠的满脸堆笑跑过去。他就不担心折了脚了,这个小p孩,我心里有些郁闷的想着。
  “你多大了?家里有几口人?”查户口啊?问的这么仔细,我有些没好气的想着。真不知道冷颜玉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这个时候了,还玩什么捉迷藏啊。